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零五章 横死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00更新时间:2020-08-19 18:04:53
    天字号房内一片狼藉,血污满地。黄岐委身下去,用手指蘸了蘸腥臭的血味,甚至抵在嘴边,用舌头舔了舔,眉头皱起,叹了口气才说:“不错,这边是他们魔教众人惯用的伎俩,这蛊毒不仅能任意操控人心,甚至连爆体而亡,都是轻而易举之事。”

    目睹了师兄弟横七竖八的死状,再铁石心肠的人,恐怕也难以自持,更何况这些人在四大家族的人看来,更是亲兄弟一般。

    聂清河点点头,道:“我等是各大家族派出的代表弟子,此番前来玄武城灵药谷,自是应了谷主的邀约,前来一举铲灭魔教。只是……出了这种事,谁也没想到,还望谷主替我聂家还上一个公道。”

    黄岐站起身,雪色的长袍抖了抖,他从腰间取出一方丝绸绒布的手帕,轻轻擦拭掉手上的污渍。

    他的手简直像是年轻女孩儿的细嫩手掌,哪里像是一个老人?圆润的曲线当中,吹弹可破的肌肤看得有些瘆得慌。黄岐抖了抖手帕,问:“聂贤侄可出此言?老朽又能给你什么公道?”

    聂清河逮着机会,忙道:“我家同门兄弟聂清歌也在此行当中,他素来行正事,光明磊落,恩怨分明,如今却遭一些是非不分的小人妒忌,说出陷害栽赃的话来,实在是令人痛心。”聂清河这话说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好你个姓聂的,你还学会恶人先告状了?”

    “就是!什么光明磊落!谁不知道,他聂清歌跟一个来路不明的妖女天天纠缠,说不定他早就被魔教给收成上门女婿了,还在这装!”

    “各位!”见大伙儿又要吵起来,黄岐赶紧起身喝止,道:“聂贤侄的话不无道理,现如今情况未明,咱们理当和气共勉,而不是内乱。”

    聂清河心里一暖,没想到素未谋面,这老头儿说话还颇为中听。

    谁知道这黄岐话锋一转,顺了顺胡须,又道:“只是,聂贤侄,如今大家伙儿的话也有几分道理。昨晚上出现这样恶劣的事,是我黄某人的失职不假,但你说的这位聂清歌贤侄,他如今又在哪里?既然有误会,让他给我们解释一番,误会也就消失了。”

    “就是,你让他赶紧出来,是男人就别做什么缩头乌龟!”有人见机大喊。

    聂清河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挺不是滋味。

    黄岐来到聂清河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我知道你此时一心袒护友人,只是要让大伙儿信服,咱们还需要还聂清歌贤侄一个公道,就非得查清此事不可。”

    聂清河毕恭毕敬地问道:“不知道黄老仙师有什么高见!”

    黄岐顺了顺粗大的胡须,思忖片刻,蘸了蘸手边的茶盏,在桌上写下了三个字:“灵台山。”

    ————————————————

    灵台山前,北风萧瑟,一盏大旗飘扬在空中,龙行蛇走的一条长队从山腰延展到了山脚,赤橙青紫黄五色样式的身影忙前忙后,山脚下,一片墨绿色的浓雾当中,几道模模糊糊的影子戳在一处墨色的巨石上,其中一道雪白的身影格外亮眼。

    “爹……”她

    朱唇轻启,喊了一声“爹”,未免有些心不在焉。

    但显然,“爹”并不是这么想的,他背手立在山旁,萧索的脸上爬满岁月峥嵘,一挥手,土黄色服饰众人刷地,整齐布满山间,从半山腰到四周,齐刷刷地冒出许多影影绰绰的人头来。看到这里,他忍不住放开了嗓子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这几个月的操练果然非同凡响,好,好,好!”

    他一连说了三个好字,却把一旁女儿轻唤的声音抛在脑后。

    “爹!”

    又连续叫了三声,这中年男人才总算有了反应。

    “啊,是琳琳。”男人仍不回头,问:“什么事?”

    “您吩咐的事,我已经办妥了……”琳琅嘴唇微微颤抖,道:“现在……聂家已经受我控制了。”

    “很好。”男人还是不回头。

    这时,男人身旁出现了一个青色服饰的男人,全身罩着深色衣服,瞧不清脸。只见他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拳,道:“教主,我等探查回了!”

    男人挥挥手,示意他先不要声张,背着手看向一旁的女儿——琳琅,问:“你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琳琅道:“知道……下一步,铲除聂寒。”

    男人沉默了片刻,忽然道:“最近,你跟那姓聂的小子可是一直厮混在一起?”

    琳琅转过身去,脸一红,道:“这是女儿为了……为了接近聂家……”

    “我知道。”男人——这圣莲教宗主,教主却露出一张和煦的脸孔来:“你心里想什么我会不清楚?”

    琳琅沉默了。

    “你心里所想,父亲一清二楚。”教主转身来到灵台山的山崖路边,道:“但是有句话我得告诉你——这聂寒,跟那姓聂的小子关系非同一般,据我所知,聂寒对他是恩同再造——如果姓聂的知道你要做什么,我恐怕,他会对你产生改观。”

    琳琅还是不说话,只是嘴唇抖了抖。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接近聂家,种蛊他们么?”教主耐心问道。

    琳琅直摇头。

    教主叹了口气,从腰间解下一颗锈蚀了的铃铛,上面沾满了灰尘:“这个你知道么?”

    琳琅不清楚,她只知道,这铃铛是父亲常年佩在腰上的东西,年纪看起来比自己还大。

    “这是雪柔……你母亲死前留下来的。”教主怔怔看着手里的铃铛,来到琳琅身前,从容地戴在了琳琅的颈间,又道:“当年雪柔固然有错,但罪不至死。这姓聂的——是他一手缔造了咱们父女俩二十来年的悲剧。”

    琳琅心里一紧。她早猜到一些,但是却没想到会是如此。

    “那是个雪夜,深雪盖住了整个灵药谷,在玄武城山阴河畔,正邪不两立的所谓宗族争斗持续了两百年——而那一次,死在正道剑下的,正是你母亲。如果不经历被万剑罡气剖开肚子,连身体的四肢都切得粉碎,你永远不会懂那天夜里父亲心里的感受。”教主说这话的时候,眼球里爬满了血丝,脸色由青转红,最终蓄满了怒意。

    “……是……聂寒。”

    “

    没错。”教主转身,登上了灵台山,道:“二十年了,我已经筹备了二十年——今天,就是他姓聂的死期。”

    教主转身没入浓厚的山雾当中。

    琳琅捧着手里的铃铛陷入了沉思——它显然已经很多年没有维护过,无论怎么摇晃,都不再响了。琳琅一咬牙,从腰间取出一个口哨模样的木器,放在嘴边,轻声吹响。颇有节奏的簌簌声不断响起,紧接着,山谷不远处,传来人声几不可闻的呼声。

    琳琅眉头一紧,小心翼翼地藏起颈间的铃铛,转身没入浪潮一般涌动的林子里。

    ————————————————

    聂清歌意识到自己中了埋伏,偏偏心口的蛊毒起了作用,肆意使用法力颇为危险,他又警惕的不敢随意动用冥王法力,以免惊动上天道,于是急中生智,喝问道:“什么人在这里鬼鬼祟祟,出来!”

    他一出声,身后的茂密丛林里果真有了动静,不一会儿,钻出几个贼眉鼠眼的人来,各自手里都捧着大小各异的异色葫芦,眼珠子晃来晃去,在聂清歌身上打量起来。

    “看他这打扮,果然是名门正派的公子哥儿是吧。”

    “没错,就是这小子跟了我们一路。”

    这声音十分熟悉,聂清歌眯着眼看过去,这俩不是别人,正是在客房他跟踪的那两个怪人,现如今看得仔细,身上穿着魔教的五色服装,扫过一眼看去,不光长得一个个奇形怪状歪瓜裂枣,人数还颇不少,晃晃荡荡地插满了山。

    聂清歌这才明白,原来这魔教势力早就蔓延在了灵药谷里,盘踞在灵台山一带。这灵药谷灵台山是玄武城的第一要冲,如果连这一带都被魔教给渗透了,那说明聚首的四大家族也陷入了困境。聂清歌抵在一棵苍翠的大树旁,眼看四周的人亮出家伙,聂清歌也摸出符剑,缓缓注入法力。

    本打算合围聂清歌,把他一网打尽,众人手里的葫芦生了墨绿色的暖烟,在山谷当中连绵成片,一瞬间笼罩在聂清歌四周。

    “这小子还准备负隅顽抗!”

    有人见到聂清歌的脸上居然没有一点恐惧,不禁叫了起来。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另一人道,一步步逼近聂清歌,手里的葫芦开始闪着温煦的光芒:“就算是聂寒这狗东西在这里,咱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了不成?”

    聂清歌抿抿嘴——要对付这些散兵游勇并不难,但是如果动用冥帝的力量,自己恐怕会惊动天道——如果这么做,琳琅此世的前程又将难以预测,一时间,聂清歌陷入两难之中,肩头上的蛊毒开始逐渐扩散,一点点蔓延到了胸口。

    “上!”见到距离足够,四周的布局也都差不多了,带头的一名赤色教徒一声令下,漫山遍野的信众从上而下,如同吞涌的巨浪,朝着聂清歌用来。

    聂清歌捏紧了剑诀,正要催动,忽然间脚底摇晃起来,一道雪白色的身影从茂密的丛林中钻出,在空中翻身虚踏,手里掷出两道螺旋状的刀刃,分别钉在了众教徒的身边。聂清歌瞟了一眼,此人竟是琳琅!.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