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章 下蛊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26更新时间:2020-08-17 09:02:32
    小二愣了一下,“这酒量虽然小,但是却十分容易醉人,客官可以品鉴之后再说,向来来我们酒楼的点了这酒,就没有能撑过一壶的。”

    琳琅更加不满了,“不要拿我们跟那些俗人相比,知道他是谁吗?飘渺山的十一长老,这酒不够!赶紧再上,有多少上多少,怕我们十一长老给不起钱吗?有的是钱!”

    聂清歌哭笑不得,琳琅出来总是借着他的名头狐假虎威,那小二表情有些为难,看了看聂清歌,聂清歌点头道:“上吧,有多少来多少。”

    小二这才下去了,接下来又上了十壶同样的酒摆在一边。

    琳琅这才稍微满意了一些,拿起酒壶先给聂清歌倒了一杯道:“你先尝尝,我倒要看看那小二说的是真是假,若是这些喝完你不醉,那就是他们店大欺客了!哼!”

    聂清歌看她这个样子,不动声色的将酒杯放下,又拿起琳琅的酒杯倒满一杯道:“既然要看这酒是否厉害,自然我们两个都要喝才行,到时候我说厉害你却说不厉害,那我岂不是有嘴说不清?”

    琳琅想了想,点头说道:“你的话有道理。”

    说完便拿起桌子上的酒杯放在唇边仰头一饮而尽,聂清歌愣了一下,观察琳琅脸不红心不跳,将酒杯稳稳放下之后看着聂清歌道:“我都喝了你却不喝,真没意思!”

    聂清歌心中隐隐有些奇怪的预感,琳琅似乎很能饮酒,今晚也是特意要与他来酒楼看看能否将他灌醉。

    这酒他从前喝过,若是不用内力逼出酒劲的话,确实很容易让人喝醉,而方才琳琅作为一个娇滴滴的女子,喝完一杯竟然毫无反应,说明她本来就对自己饮酒这方面十分自信。

    于是聂清歌便有些玩味的摇晃了两下酒杯,里面是琥珀色的美酒,闻起来香气扑鼻,他似乎是犹豫一下,才对琳琅说道:“可惜缥缈山上规矩多,我们这些弟子自小到大都不许饮酒,大长老总是担心我们酒醉误事,因此山上的人都不怎么会喝酒,而我更是两杯就倒,现在要我喝酒的话,待会若是倒下了谁送你回去?”

    琳琅却是丝毫不信的样子,她哼了一声道:“我自己有腿有脚,自然是想回去就回去了,不过今晚的这一杯我已经喝了,你当然也要喝才行,你还是先想想自己怎么回去吧!”

    聂清歌露出苦笑,为难道:“可是我实在酒量欠佳,这一杯若是非要喝的话,除非你亲自来喂我。”

    琳琅瞪大了眼睛,瞪了聂清歌几秒之后,走过去拿过了他的酒杯,当场放在自己的唇边一饮而尽,冷着脸将酒杯倒过来给聂清歌看,道:“你这分明就是在耍无赖,真要我喂你的话,除非你喝了这一壶!”

    聂清歌当场答应下来,“好,一壶就一壶,只是我若是醉了,还希望琳琅小姐能看在我们往日的情分上,让小二送我回去才是。”

    琳琅不耐烦了,拿起酒壶送到聂清歌的唇边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总是磨磨唧唧的?我已经先饮两杯了,你还在找这些托词,莫非是想食言?”

    聂清歌看她实在有些不高兴了,便伸手抓住琳琅拿着酒壶的细嫩小手,琳琅有些烦躁的挣扎了两下,但是都没能挣脱开。

    “你这人……怎么喝酒也不忘记占便宜?”

    聂清歌笑了笑,就着琳琅的手,高高举起酒壶仰头让琥珀色的佳酿送入口中,酒入喉头,一股热气席卷而来,这酒果然是好酒。

    琳琅看着他一边喝酒,一双眼睛一边看着自己,那双黑亮的眼睛逐渐由清亮变得有些混沌起来,他白皙清冷的面颊也就此渐渐染上了一层红晕,看起来如同上好的羊脂白玉渡了一层红色的光晕一般。

    他是真的不能喝酒。

    琳琅这样想着,酒壶里的酒已经尽数被聂清歌印下,他看着琳琅的眼睛,满眼都带着迷茫与笑意,然后在琳琅震惊的眼神中,他整个人栽倒在桌子上,周围的杯盘酒盏也顿时散落一地。

    他喝醉了。

    醉了的聂清歌与平时差距很大,他栽倒在桌子上,衣服皱了头发乱了,就连平日里如同白玉一般的耳朵也轻轻渡上了一层淡淡红晕,看起来煞是好看。

    琳琅惊了一下,然后轻轻摇晃聂清歌的肩膀,喊了两声都没得到回应,这才有些郁闷的看了看那些酒壶。

    “没意思,本以为你可以多喝些的,没想到真是一喝就倒下,不过这样倒也好。”

    琳琅轻轻叹了一声,扶着聂清歌的肩膀让他向椅子后面靠过去,聂清歌闭着眼睛,柔软的唇也紧紧闭着。

    他看起来已经睡熟了,琳琅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描画过他的双眼他的面颊,最后到温热的嘴唇处停了下来。

    “睡的这样死,看来要搞定你也很简单,只需要将你灌醉就好。”琳琅自言自语说着,看聂清歌睡的正熟,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思,她捏住他的鼻子,又捏了捏脸颊,可是聂清歌都没有醒来。

    确定聂清歌是真的睡死了之后,她这才放心了下来。

    琳琅身上挂着的小锦囊,里面的东西在收到她的召唤后全都躁动起来,于是琳琅将锦囊打开一个小小的缝隙取出一只红色的小小虫子,对剩下的说道:“你们都继续睡觉吧,需要的时候会叫醒你们的。”

    四只虫子立刻安静下来,而她手中那只红色的虫子则是兴奋不已,它已经迫不及待要开始自己的使命了。

    “聂清歌,我本来与你素不相识,我也不想害你,是你非要招惹我的,况且……这本来也非我本意,若是今后有机会,我会让圣虫离开你的身体让你恢复正常。”

    琳琅说着,将手心里的红色虫子放在聂清歌的鬓角,聂清歌本在睡梦之中,但是此时眉头却微微皱了一下,琳琅看的胆战心惊,生怕这个时候他醒来了。

    然而聂清歌没有,那红色虫子到了他的鬓角,立刻开始活跃起来,最后如同闪电一般迅速找准位置,从聂清歌的耳朵里钻了进去最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琳琅屏息凝神,直到圣虫消失的一瞬间,她才缓缓呼出了一口气,这是她第一次使用圣虫,整个人几乎都紧张的手脚发麻。

    在虫子消失之后,聂清歌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痛苦,那张带着一些酒后红晕的脸也开始有些微微扭曲,琳琅看着他这样,莫名心中有些难言的愧疚和难受,但是事已至此她也没什么好后悔的。

    “你不要怪我,怪我也没有用。”琳琅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但是说话的声音却在微微颤抖。

    “怪你什么?”

    聂清歌突然张口说道,他的眼睛也缓缓睁开,虽然眼中还有一些酒后的迷茫,但是更多的却是清明。

    “你……你怎么醒了?”琳琅被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聂清歌居然这么快就醒来了。

    “我一直都是清醒的,只是饮了酒之后头痛欲裂罢了,我还知道你方才捏住我的鼻子。”

    琳琅难以置信的看着聂清歌,跌跌撞撞后退几步,大口喘息了几下尖声说道:“你一直都是清醒的?那为何要假装醉了?我方才所做的事情你全都知道?”

    聂清歌叹了一口气,看着她的眼睛坦然点了点头,道:“全都知道,这酒是厉害,但是以飘渺剑气催之,我可以保证千杯不醉。”

    “那你为什么……”

    “让你做你想做的事情,我若是不醉,你怎么敢又怎么能呢?”聂清歌脸上带着笑意,面颊和耳朵上的红晕此时已经完全消失了。

    而琳琅则是颤抖着看着聂清歌,随后咬牙冷声道:“圣虫已经进了你的身体,今后我便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仆人,你不能再违抗我的命令,并且永远不能伤害你的主人,知道了吗聂清歌!”

    聂清歌脸色一下变得有些苍白起来,他看着琳琅,认认真真而又恭敬的回复道:“知道了,主人。”

    琳琅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体内的圣虫跟自己是有感应的,而她如今也确实能够掌控聂清歌了。

    想到这里,琳琅顿时松了一大口气,她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额头上已经积聚了很多汗水,伸手擦了擦汗水,又看了看目光有些呆滞的聂清歌,这才道:“好了,做你自己吧。”

    聂清歌应了一声,然后眼中迅速恢复了清明,他看着琳琅,挑眉道:“圣虫?果然很厉害,刚才我竟然被完全控制了,看来你就是传说中的魔教圣女。”

    琳琅轻轻点头,“不错,我的确是圣女,既然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这些事情告诉你也无妨,今后有圣虫联系,我们会更加亲密,甚至以后不用我出言命令你,只要我心中有想法,你就会按照我的想法去做。”

    聂清歌如今已经恢复了自己的意识,他点了点头,又叹了一口气拿过桌子上的一壶酒,给自己满了一杯,又给琳琅倒上一杯。

    “这样好的酒菜,不要浪费了。”

    “你不生气?现在你是自己,我并未再控制你。”

    聂清歌点头,饮了一杯酒放下酒杯看着琳琅道:“我都知道,只是都是我心甘情愿的,若是我不愿意,这世上还无人能够让我醉倒,许多年前魔教有个黑衣人给我下过子母蛊,那蛊虫也很厉害,只是进入我的体内不久便死了,如今你下的圣蛊我却是无可奈何,但是倒也不怨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