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九十三章 暧昧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48更新时间:2020-08-13 18:03:12
    琳琅目瞪口呆,没有想到聂清歌还有这样的历史。

    “当时确实是死了,只不过又死而复活了,不知道是那个灵药谷的谷主确实厉害或是怎样,总之我又重新活过来了,活过来之后却莫名其妙地丧失了之前的全部记忆,我对于从前的所有事情一概不记得,身边的人也一概不认得,但是他们还是带我回了飘渺山。”

    “那你现在能记起来了吗?”

    聂清歌摇头,“还是记不起来,只是这么多年听其他人说了许多,便也大概知道从前的我是什么样子,在那之后我虽然失了记忆,飘渺山却对我十分和善,观察了一阵确定我并未被魔教控制,之后对我便如同对其他弟子一般,只是因为我失了忆,许多人都不认识,从前的事情都不记得,所以问题比较多,大长老教学的时候,我会问他许多问题,惹得他不胜其烦。”

    这些事情对于琳琅来说是十分新奇的,她的记忆之中从未有过人可以这样平等而友好的交谈,除了奶娘之外,然而奶娘若兰也同样对自己毕恭毕敬,言语之间充满了谦卑。

    “烦了就会罚你吗?都会怎么罚你?”

    “有时候是抄书,有时候是面壁思过,还有的时候是约我去单独谈话训斥我,但是每次单独相处的时候训斥都变成了教诲,他总会教我一些新的东西,而我自从伤在魔教手下之后,突然间转了性子变的天资聪颖,后来又立了大功,所以才能够破格提升为飘渺山的长老。”

    这段往事听聂清歌说起来,他嘴角挂着几分笑意,看来对他而言是十分有趣的事情,琳琅心中莫名有些羡慕。

    “那当年伤你的魔教……后来你变得强大了,是不是回去报仇了?”

    没想到聂清歌却摇了摇头失笑道:“没有报酬,当年伤我的据说是一位红莲魔教黑袍使,魔皂大多都穿着黑色衣服,脸又全部遮盖着,压根分不清谁是谁,就算我想复仇也找不到究竟是哪个,不过这么多年飘渺山一直致力于寻找魔教的踪迹,我也一直下山帮忙捣毁魔教的据点。”

    琳琅心中一紧,聂清歌所说的魔教就是她所在的红莲圣教,她一直都知道红莲圣教与正道之间有着不可调节之仇,所以今后若是聂清哥知道了她的身份,他们两个会为生死仇敌,这是注定的。

    到这里琳琅心里莫名升起了一些难过的情绪,她抬起头漫天的烟花仍在不断上升,这一次烟花盛宴,想来聂清哥是花了很大心思的。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自己心中会觉得难过,大概是因为今晚的烟花太美,而很可能今后两人互为仇敌的时候又太尴尬吧。

    “那你是不是恨魔道中人?每一个都恨?若是见到了魔教中人,你会每一个都杀了吗?”怀着异样的情绪,琳琅突然问聂清歌。

    聂清歌心中一动,他转头认真看着琳琅说道:“你可知道魔主为什么会被称作魔教?”

    琳琅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但是此时此刻她面对着聂清歌坦荡磊落的眼神,确实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之所以被称作魔道,是

    因为他们我是无差别害人杀人,他们没有信义,卑鄙无耻,自私残忍,前些年的时候我听说魔教最横行的时候,红莲圣教可以随意当街将人掳走,他们擅长用人血做邪恶的仪式,让普通的人的身体备受折磨,或者将人的身体当作邪恶的容器,早些年间有许多骇人听闻的事情,红莲魔教在民间搜刮刚出生的婴孩,用婴孩和刚生下孩子的产妇来制作子母蛊。”

    琳琅心中莫名抽动,她从小就在红莲圣教长大,对于这些秘闻自然是有所耳闻,只是制作子母蛊的过程却从未亲眼见过,在漫天的烟火之中,她披着聂清歌的墨绿色外袍,但是依旧觉得身体发冷。

    “子母蛊……是怎么做的?”

    她听到自己艰难的声音问出了一个自己早有答案的问题,子母蛊如何制作她早就有听说,也在那阴暗地牢的外面听到过婴儿可怜凄惨的啼哭声,只是她从来不愿意去看一眼,是因为恐惧,也是因为厌恶。

    “子母蛊的制作过程十分残忍,无非是利用母子之间舔犊情深的血脉之情,将蛊虫的母虫和子虫分别放在母子身上,放够七日,让那蛊虫吸食母子的血吃她们的肉,最后到了第七日,人无疑已经奄奄一息了,然后分别剖开母子的心脏,让那蛊虫吃他们的心头血,这样一来子母蛊就算是完成了,期间若是母虫子虫、或者母子死了一个都不算成。”

    尽管琳琅早就知道这些事情,但是从聂清歌的口中再次听到还是觉得残忍异常,她裹紧了身上的墨绿色外袍,你打了个哆嗦说道:“那些母子……他们可有犯什么错?”

    从小在圣教之中听到这些哭声,周围的黑袍使或是若兰奶娘都会告诉他:是因为这些人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所以他们应该受此惩罚,让琳琅不要放在心上,犯错受罚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但是尽管如此,琳琅内心里依旧觉得很不舒服。

    聂清歌叹了一口气道:“都是寻常的农家妇人罢了!她们能有什么错呢?孕育孩子难道能算是错的吗?况且新生的孩子又能有什么错呢?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便被无情杀害。”

    琳琅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袍子之中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听了这些话之后内心悸动,她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一个新生儿能有什么错呢?

    只是转念一想,她突然想到了自己当年也是母亲肚子之中的一个小婴儿罢了,母亲为了生她受尽苦楚,被那些伪君子毒害之后身体日渐虚弱,但是却拼死生了自己。

    然而自己从小身体也十分不好,得需要秘术才能够维持生命存活至今,如果不是爹爹每年用那些鲜血为自己沐浴去毒,恐怕如今世上已没有现在的琳琅了。

    当年的她娘亲和她又有什么错呢?想到这里琳琅刚刚有些软下来的心又莫名的硬了起来。

    “看来魔教确实是该人人得而诛之,”琳琅面无表情的看着烟花,又道:“不过我听说你们所谓的正道人士似乎也没有多干净,尔虞我诈恃强临弱,背后里男娼女盗杀人放火的事情也不少吧?”

    聂清歌看着琳琅平淡的表情,注意到

    她话里的那句“你们正道人士”,他心中莫名一紧。

    “正道之中也有这样的事情,我不能否认,而魔道之中也不乏本性善良但走投无路加入魔道的,这个世界很多事情并非非黑即白的,不能一叶障目一概而论,我只知道惩恶扬善便对了,无论正道魔道,只要做了恶意杀人害人的勾当,那本就该死。”

    琳琅听到这句话之后,她的内心突然受到了极大的震荡,这么多年以来别人给她输的想法向来都是非分即白的,然而到了聂清歌这里,一切却都似乎不一样了。

    她脑子里一下子像是跟着天空一起炸开了一朵璀璨的烟花一般,纷纷乱乱扬起一大朵五彩斑斓的烟花,然后再盛开最璀璨的时候,凋谢降落。

    “或许你说的对吧。”琳琅轻轻说了一句,像是感叹又像是释然,她的这句话伴随着烟花绽放,又如同烟花一样随风散落。

    聂清歌在她身边定定的看着她的侧脸,脸色也慢慢沉静下来。

    一场盛大的烟花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才结束,琳琅轻轻吐出一口气,她在晨曦微露中看向聂清歌,道:“我该回去了。”

    聂清歌点头,双手将她身上披着的墨绿色袍子紧了紧,然后小心的将她横抱起来,这一次琳琅没有挣扎,只是静静的靠在聂清歌的怀中闭上了眼睛,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和凌晨的虫鸣鸟叫声,以及聂清歌强烈有力的心跳声。

    她莫名觉得十分安心,短暂的时间之后,她感觉到聂清歌重新停了下来,而她睁开眼睛,眼前是那片小小的普通的院落,白马烧饼在睡梦中打哼哼,似乎依旧在美梦之中,院子里偶尔的虫鸣声都没有丝毫变化。

    曙光微微升起,琳琅抬头看天,傅菁业的一场绚烂烟花,只是她所做的一场美梦而已。

    “该回去了。”琳琅轻轻说着,然后聂清歌没有停留,抱起她直接跃了下去,临走时开的窗户依旧开着,聂清歌温柔的用外袍包裹她跳进窗户放她坐在床上。

    “今晚是不是很冷?看来以后不能在深更半夜带你出去了,除非天暖和一些。”聂清歌的声音温柔。

    琳琅不置可否,她放下身上披着的外袍,递给聂清歌说道:“你这虚伪的人,都带过了才说这样的话。”

    聂清歌轻笑一声,接过外袍利落披上,随后跟琳琅道别:“你抓紧时间睡一会儿,今天若是想赖床的话,就好好赖床,我今天就不来烦你了。”

    琳琅点了点头,而聂清歌独自翻窗出去,临走之前还贴心的将她的窗户关好,窗外的小马驹烧饼此时在晨曦微露之中打了个喷嚏,摇头晃脑地醒来,看到房廊上越过的黑影,惊异的瞪大了眼睛。

    聂清歌走了之后,琳琅独自躺在床上,但是却久久的睡不着,她将红色长鞭放在枕边,翻来覆去想着今夜的那场盛世烟花,惊艳的一幕幕竟然都让他觉得无比回味。

    御剑飞行时在聂清歌的怀中搂着他的脖子尖叫,耳边吹过的风和林间飞鸟的鸣叫声,聂清歌的心跳声,都让她回想起来不由得心乱如麻。.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