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九十二章 真正的烟花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22更新时间:2020-08-13 09:02:29
    而这个时候聂清歌已经跑回来了,见琳琅缩着肩膀,似乎有些寒冷的样子,连忙将自己身上的墨绿色外袍脱了下来,披在琳琅的肩膀上笑着说道:“你不是吵着闹着要去烟花之地吗?我让你看看真正的烟花之地。”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簇火花腾空而起,在这漆黑的夜空之中,高高升起,升到半空之中后,大开了一朵五彩璀璨的花儿来,那些花儿开到极致,然后纷纷下落,还未真正下落,便接着有第二朵火花腾空而起,紧接着第三朵第四朵……

    琳琅看的目不暇接,她心中依旧沉浸在那第一簇火花升上空中的震惊感,紧接着便是越来越多的火花充斥了她的眼睛也充斥了她的心。

    她的双手竟然不知不觉的攥紧了聂清歌披在她肩膀上的外袍,这样的盛景,她自小活在圣教,只在书中的只言片语的描绘中看到过,但是没有见过真正的烟花,她的脑海中无法想象那会是什么样子。

    热吗?冷吗?会烫人吗?会让人害怕吗?那可是爆炸呢!

    “那……那就是烟花吗?”琳琅声音颤抖,她的双眼竟然噙满了泪水,在满天的烟花辉映中,那泪水也被映衬的五彩斑斓。

    “对,那就是烟花。”

    聂清歌点头,他与琳琅并排站在一起,双手背在身后,这个时候琳琅在看烟花,而他却在专心致志的看着琳琅。

    少女微微抬着头,眼神专注,双眼噙满泪水,似乎对这样的场景热泪盈眶,聂清歌不懂为什么,但是也不会问。

    此时此刻,漫天的烟花盛景让人目不暇接,聂清歌不知道布置了多少烟花,在天上炸开了许久,竟然还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啊。

    琳琅一直仰着头,直到脖子有些酸痛,才慢慢回过神来,她转过头想与聂清歌说话,是转头的一瞬间,才发觉你清歌温润黑亮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他的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看起来温柔如玉。

    她在看烟花,而他在看她。

    这样的盛景之中,琳琅竟然不由自主的再次想到了方才遇见飞行时与聂清歌的亲密接触,她再次不由自主的觉得一股热气冲上了脸颊,心跳也不由得加快,想到方才聂清歌将她拥在怀中时,他的心跳也同样是急促的。

    他们……这是怎么了?

    琳琅眼中噙着的泪水终究没有落下来,她定定的看了聂清歌好几秒,在漫天的烟花升腾又落下的盛景中,她看着聂清歌温柔的眼睛,轻轻开口问道:

    “你不是说你没钱了吗?哪来的钱买烟花?”

    聂清歌本意为良辰佳景,此时琳琅该说些有意境的话,没想到居然还揪着这个问题不放,然而偏偏是这样,他就觉得更加有意思了。

    “实不相瞒,为了买这些烟花我算是倾家荡产了,在飘渺山攒下所有的积蓄都花在这烟花里了,今后恐怕是再也没钱娶媳妇了。”聂清歌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琳琅看着他故作忧伤的眼神,莫名觉得有些想笑,但是又强迫自己板着脸严肃说道:“又不是我强迫你买的,是你自己要买的,还要深更半夜把我带过来看,你有没有钱娶不娶得上媳妇,关我什么事情,就算实在没钱了不也一样有大把的姑娘喜欢你倒贴你吗?那个尹雪珠可是少城主,我看她倒是挺有钱的!”

    聂清歌失笑道:“我怎么听你这话里竟然莫名有几分酸味儿?那尹雪珠与我只是相识罢了,我与她没有任何男女私情,我聂清歌今日可以对着你保证,从前我从未与任何女子有过男女之情,只在见你之后对你琳琅一人如此,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今后仍是只对你一人如此!”

    琳琅听着聂清歌一本正经的话,仔细想了一下,他们二人才认识多久呢,不过十来天的时间罢了,然而聂清歌却对他说出如此深情的话,若是普通男人当着她的面对她说出这样的话,她只会认为是登徒子,从前她觉得聂清歌也是这样的人,而今晚在漫天烟花之下,她的心不知不觉竟然有些动摇了。

    “你们男人惯会空口无凭,花言巧语说的这些话我全都不信,要是想让我相信的话,必须向我证明才是。”琳琅压住自己心中那一丝异样的感觉,冷着脸跟聂清歌说道。

    “如何证明?”

    琳琅看着他认真的眼睛,突然歪着头,半认真半开玩笑地问道:“若是哪一天我要你杀了飘渺山大长老,你会去吗?我知道你有这个本事,世人现在都道聂清歌才是飘渺山的第一人,就连大长老也望尘莫及。”

    聂清歌沉默了,他看着琳琅的眼睛,脸色沉静如水。

    琳琅突然转过头“噗嗤”一笑道:“我跟你开玩笑的,好端端要你杀什么大长老呢,只不过是想考验一下你的真心罢了!”

    是不是考验真心还有待商榷,聂清歌方才分明在琳琅玩笑戏谑的眼神中看到了认真的神色,她转头继续去看满天烟花,侧脸带着柔和的笑意。

    但是她的眼睛里,却分明写满了讥诮的笑意。

    她是真心想要飘渺山大长老聂寒的命!

    聂清歌不由得心里一冷,他来到这个世界认识大长老聂寒也有十六年了,那不过是个脾气好玩的小老头罢了,并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也从没见过他结什么仇家,当时山上的子弟和民间众多普通民众对他十分尊敬。

    纵然聂清哥如今被许多人称为飘渺山第一人,但是他的影响力跟大长老比起来确实远远不够大。

    “若是今后你有正当理由、或是大长老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确实该死,不用你说,我也会杀了他。”聂清歌认认真真的说道。

    琳琅楞了一下,眼中讥诮的笑意顿时停住了,她转过头看聂清歌的眼睛,那双眼睛明亮而又有神采,此时此刻竟是比漫天的烟花更加耀眼夺目。

    她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在这一刻宁静了下来,她的心也前所未有的沉静了。

    不知道为什么,琳琅宁愿相信此时此刻,聂清歌对她说的话确实是认真的。

    “我只是开个小玩笑罢了,你不必当真,也不用记得这句话。”琳琅嘻嘻笑着又补充道:“否则的话,改日我不光要你杀大长老,还要你杀四大家族所有家主,你岂不是要忙死了?忙也就算了,指不定还要受到世人唾骂。”

    聂清歌却是正色说道:“说道世人唾骂都是无所谓,只要能还很多人一个公道,若是他们四大家族的家主,正在背后做过许多龌龊事,那也应当付出代价。”

    琳琅却是不回答了,她经查街头看着天空烟花一朵接着一朵盛放,美丽的场景转瞬即逝,随即又升上了天空。

    “今晚的烟花可真好看,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美的烟花。”琳琅由衷地感叹了一句。

    “你喜欢就好。”聂清歌看着琳琅微微扬起的侧脸,笑了笑。

    “你刚才提到飘渺山的大长老,我倒是有一件好玩的事情想跟你说说。”聂清歌突然说道。

    “什么好玩的事?”

    “世人都以为飘渺山大长老是一位七老八十的糟老头子,但是其实并非如此飘渺山的所有长老都驻颜有术,那你那天看到的六长老其实已经六十有余,但是却如同十六七的小姑娘,一般儿大长老修为有成,自然也不例外,而大长老却有所不同。”

    琳琅来了兴趣,她没有见过这个飘渺山的大长老,但是却好奇关于他的事情,于是转过头问道:“哪里不同?他比别人老的快些?”

    聂清歌摇了摇头,“不,他七老八十的模样都是假的。”

    “假的?”

    “对,假的,他是飘渺山上最有声望的人物,也兼任所有子弟的最大教习,按照正常情况,他如今的容貌看起来顶多三四十岁罢了,但是她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权威,硬生生扮成了七老八十的模样,可是即使这样……上课的时候,还是会有许多弟子与他争辩,甚至有些弟子会以收集他被弃掉的胡子为乐。”

    琳琅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她想象不到飘渺山上是怎样的情景,于是便问道:“飘渺山的大长老是最大的,我其他人不应该都是他的属下吗?属下怎么可以跟大长老争辩?难道就不怕受罚?”

    聂清歌笑道:“不会,飘渺山上没有属下主子之分,就算是那些大长老,也不过是传道授业解惑的师傅罢了,弟子们需要尊重,但却不需谄媚,所以弟子们和大长老们算是平等的,若是弟子们犯了错,按照飘渺山的规矩做小惩罚罢了,这些惩罚都是无关紧要的,对我来说这些惩罚就像不存在。”

    琳琅更加稀奇了,她更加没办法想象飘渺山是怎样的情景了,若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乱了套,没有人听管理者的话,她想象不到圣教若是所有人都不听爹爹的话,那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不是说你是飘渺山最厉害的那一个长老吗?难不成你也会受罚?都会因为一些什么受罚?”琳琅突然对聂清歌好奇了起来。

    “我啊,虽然我现在是票面上的第十一位长老,但是并不是一开始就是长老,十六年前,我跟别的长老一起下山,然后在与魔教的对战之中,被红莲魔教的一位黑袍使刺伤了胸口,听说那一剑让我伤的非常严重,长剑从前到后 洞穿了我的心脏,眼看着就活不成了,后来其他弟子强行,为我输送飘渺剑气,让我支撑着一口气到了灵药谷,那谷主当场摇头觉得我活不成了,然而为了道义还是例行为我做了医治,医治之后,我依旧不治身亡。”

    “所以说你死了?你以前死了?那你现在又是什么怪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