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八十八章 往事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80更新时间:2020-08-03 09:04:26
    眼看着琳琅抬起了小脚又要踩那风筝,聂清歌这一次连忙阻止,道:“你抓住风筝的线,待会儿一直放线就好,我让它飞上天。”

    琳琅还没反应过来,就赶紧一只温暖的大手包住了自己的手,并将风筝的线轴塞到了她小小的手中,这温暖一触即逝,她有一瞬间的愣神。

    而聂清歌很明显并不是要占她便宜,给了线轴之后他便立刻捡起来地上的风筝,然后拿着那风筝腾空而起。

    别人都是在带着孩子奔跑放风筝,以便让风筝乘风而飞,但是聂清歌与众不同,他直接带着风筝飞了上去。

    淡淡的银色光华覆盖在他的身上,此时春光灿烂万物生长,他带着大风筝飞起来,到了一定高度之后竟直接一跃脚踩在风筝上,竟是将那风筝当成剑了。

    “这就是飘渺山的御剑飞行吗?”琳琅愣愣的看着,她逆着光仰头,已经看不清聂清歌的脸了,手中的线轴随着风筝高飞在不断放长线出去。

    “看那个风筝啊!上面是不是有个人?”

    “有人在风筝上!他在飞!”

    “姐姐,你的风筝为什么能带着人一起飞呢?”

    童稚的声音在琳琅耳边响起,不知不觉间风筝已经飞的老高了,那风筝也似乎变成了一只真正的雄鹰在天上翱翔,而站在鹰上的人身姿潇洒衣袂翩跹。

    “是人在带着风筝飞。”琳琅想了想,难得好脾气的跟旁边梳着垂髫发髻的小萝卜头解释。

    小萝卜头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天上,又看了看琳琅,突然间有些害羞的捏着胖乎乎的小手道:“姐姐真好看!比我看的画儿里面的仙女都好看!”

    从小到大圣教里面几乎无人夸她好看,因为在圣教中呆着的女人们,凡事美貌的,美貌必然是她们的一种武器,琳琅虽然长的好看,但是却厌恶容貌也要拿来被利用。

    后来出了圣教,那些男人们看自己的眼神都是惊艳而又带着垂涎的,让她感觉恶心。

    但是身边这个小萝卜头的眼神黑亮、纯真无邪,让她心里变得柔软了些,竟是难得真心实意笑了笑。

    男孩见她不说话,又扭扭捏捏道:“等我长大了,我要娶姐姐回家!”

    “姐姐已经有我了。”就在说话的功夫,聂清歌不知何时已经下来了,琳琅下意识的抬头看天上的雄鹰风筝,它飞的高高的,在迎着风自由翱翔。

    “小豆子!”一个看起来十分温柔的女子跑了过来,一把搂住男孩摸了摸他的脑袋道,“一会不注意就跑没影了!还放风筝吗?”

    “娘亲!这个姐姐好看,我长大了想娶她回家。”男孩眼睛亮晶晶的。

    女子愣了一下,斥责道:“胡说八道什么呢!”

    又赶紧抬头对琳琅道歉,“对不起啊姑娘,孩子小不会说话,姑娘生的太好看了!”

    琳琅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她看着这母子,心里莫名也变得温柔起来,但是温柔的同时却有些落寞。

    原来这就是有娘亲的感觉。

    女子带着男孩离开了,男孩一步三回头看琳琅,女子分明是在斥责他,但是语气却充满了温柔疼爱。

    琳琅看着他们的身影慢慢远去,心里有些莫名的难受,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线轴,线已经所剩无几了,天上风筝也飞的只能看到一个影子了。

    “没了线,这风筝还是会飞,而且会飞的更自由。”琳琅意味不明的说了一句,突然就脱手扔了线轴,那线轴呼噜噜的卷着线,慢慢竟随着风筝一起升空飞了起来。

    聂清歌感觉她突然有些伤感,还没想好怎么安慰她,突然听琳琅凶巴巴的质问,“你刚刚说有你了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娶我?”

    “这难道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情?我以为你一开始就知道我心悦于你。”聂清歌面露笑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琳琅瞪大眼睛,看着聂清歌的眼睛,里面分明写着认真,她突然有些不懂了,后退两步站定,扬起头让自己看起来更有气势一些,然后指着聂清歌的鼻子骂:“你这个伪君子,肤浅!不过是看着我生的好看所以喜欢我,可是你对我一无所知,还说什么心悦于我,分明就是骗人的!”

    聂清歌一脸无辜,道:“虽然你生的确实好看,但是我难得就不好看了吗?”

    琳琅:“???”

    此话有理有据实在无法反驳,她琳琅长的好看,但聂清歌也实在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怎么就配不上她了?

    但是琳琅已经认定了他是伪君子,嗤笑了一声道:“那又如何?像你这样我一眼就看穿了,恐怕骗了不少纯真女子了,那尹雪珠长的也不赖,很明显对你有男女之情,你是不是曾经欺骗过她?”

    聂清歌无奈摊手,“此话从何说起啊?我对她一向都是君子之交,至于她的心思我怎么能知道?”

    琳琅完全不信,不过不信归不信,这会儿跟聂清歌争执这种话题完全牵扯不清,她鼻子里哼了一声道:“看你是个惯会花言巧语的,说什么我都不信!不跟你说了,我想吃好吃的,还有钱吗?”

    聂清歌从善如流,“有。”

    “看,我就说你总是骗我,今天都骗我几次了。”

    “身上确实没钱了,但是我难得还不能去找别人拿么?总不能把你饿着。”

    “骗了就是骗了!哪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歪道理!”

    两个人一路说着离开,而天上那风筝早已飞的不见踪影了。

    琳琅傍晚打着嗝儿回去的时候,若兰已经在院子门口远远等着了,她看到这一幕莫名觉得心里有些酸酸的,飞快跑过去道:“奶娘,快天黑了风大,你怎么不回去等我?”

    若兰看了一眼她身后不紧不慢走着的聂清歌,温声道:“都一样的,再不回来恐怕我就要去找你了。”

    琳琅嘻嘻笑着拉住若兰的手,转头对聂清歌道:“好了,你回去吧!”

    聂清歌点了点头,含笑应了句“好”,然后转身离开。

    身姿挺拔风流倜傥,琳琅看了两眼,心中感叹这男人还真是好看,也怪不得会引来众多女子为他芳心暗许呢!

    她拉着若兰回到院子,刚一进去,若兰眼中的笑意就消失了,她着急的拉着琳琅的手上下左右看了看,问道:“今天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在外面有没有惹事?”

    琳琅笑嘻嘻的将脑袋靠在若兰的怀里,撒娇道:“有缥缈山的十一长老在,哪个不长眼的还敢欺负我?就连那个女人也没法欺负我啦!”

    若兰叹了一口气点着她的额头道:“你呀你,奶娘就是怕那十一长老欺负你,你现在年少无知,对这世间又不了解,那聂清歌是个男人,男人惯常会花言巧语哄骗女子,虽然现在看起来还不错,但是你一定要小心他,这可是主上十分注意的人。”

    琳琅想了想,骗人这倒是真的,她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两人挽着手回了屋子,坐下之后若兰帮她倒了一杯热茶,琳琅喝了两口,突然问道:“奶娘,你知道我娘亲叫什么吗?她是什么样的人?”

    若兰猛然抬头,她放在袖子里的手也在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关于琳琅的亲娘尹雪柔的死,她到如今还历历在目,并且她的死,算是自己间接造成的。

    “你娘……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若兰脸上的笑意变得有些僵硬起来。

    琳琅没有注意到,只是歪着头叹气道:“只是有些好奇罢了,这些年在圣教里也问了许多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告诉我,在外面看到每个孩子都有娘亲,因此好奇罢了,你们都说我娘是被那些正道人士害死的,我连她是谁,为什么被害死都不知道。”

    若兰内心复杂,她努力控制住颤抖的双手道:“你娘,她是个很美的女子,也很温柔。”

    “像奶娘一样温柔吗?”

    “不,比奶娘还要温柔,若是她还活着的话,一定会十分宠爱你。”若兰背过身去,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道:“我去为你准备热水洗漱。”

    可是这一次琳琅却不依不饶,她站了起来迅速绕过去挡住若兰,问道:“我想知道,为什么总是要瞒着我呢?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不是吗?”

    若兰闭了闭眼睛,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道:“那我就慢慢告诉你。”

    春日晴天的夜里,夜风清冷虫鸣声声,天上星子如同洒在黑幕中上的闪烁光点一样。

    琳琅静静的看着若兰,等待着她开口,她们已经这样静坐了许久了,而若兰似乎一直在回忆什么,眼中出现了时而痛苦时而挣扎的神色,最后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终于开口了。

    “我认识你娘的时候,是主上让我去服侍她,因为我是灵药谷萧家的女子,精通医理方便照顾她,当时她已经怀胎六个月,若是寻常有孕的女子那个时候必然胎像已经稳固,但是你娘不一样,她从怀胎的时候开始,就十分凶险,当时主上一直用名贵的药材续着她的命,而你娘一天的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昏睡,因为身体原因她无法像寻常女子一样。”

    若兰停顿了一下,琳琅连忙问道:“我娘为什么会那样,是被人下毒了吗?”

    “是,被人下毒了。”若兰看着琳琅,眼中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一些怜悯,她动了动嘴唇,心中思绪百转千回,但是最终还是拿出了那套早已被设计好的说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