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八十七章 放风筝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62更新时间:2020-08-02 18:02:16
    聂清歌懒得搭理他,转头看向一脸纯真无害的琳琅道:“走吧,这里太吵了。”

    琳琅显然还不大想走,主要是聂清歌解决事情太快了,而且比她下手还狠,她用鞭子也就是皮外伤而已,但是聂清歌用飘渺剑气的内劲儿,就是想折磨他。

    “要不再玩一会?”琳琅试探着问道。

    聂清歌冷着脸,在黄满胜的骂声中伸出右手再次伸向了她的后脖子,很明显是又打算把她拎起来。

    琳琅连忙一缩脖子强笑道:“走走走,现在就走,不过还没给钱呢!多给点,这几个美人儿都受惊了!”

    聂清歌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直接扔给老鸨,然后拽着琳琅的衣袖快步走了出去。

    身后出来黄满胜的哭骂声,“为什么他可以带人走?就因为他是飘渺山的而且长的好看吗?”

    老鸨连忙解释着:“那姑娘不是我们温柔乡的,人家是来找乐子的,黄公子小点声吧,这飘渺山可不是好得罪的……”

    琳琅被聂清歌半拉半扯走出了温柔乡,花了钱又给他惹了事,自己还爽了一把,一出来觉得神清气爽,笑嘻嘻问聂清歌:“接下来去哪儿玩?”

    聂清歌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也看到了,我把钱袋子都扔给她了。”

    琳琅却不以为意,挑眉笑道:“那些女子能去卖笑营生,而你作为传闻中的第一美男,想来卖笑也是有不少女子乐意的,不如……”

    聂清歌脸色再次难看了起来,他看了琳琅一眼道:“我答应你了不碰别的女子。”

    琳琅仔细想了一下,实在想不起来他何时答应了,歪着脑袋喃喃说着:“答应了吗?什么时候答应的?不管这些,就算是答应了,只是笑一笑又不会少块肉,不然没钱你如何带我去玩?”

    聂清歌却一脸认真道:“答应了就是答应了,除非打斗或是迫不得已,我不会碰其他女子分毫,既然你要去玩,我倒是有一个好想法。”

    琳琅带着疑惑,看聂清歌脸上竟没有丝毫生气,心中不由得暗暗觉得奇怪。

    她方才是故意的,任是个傻子都能看得出来,但是聂清歌却不跟她计较,还愿意护着她,这让琳琅更加觉得聂清歌接近她实在是别有所图。

    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聂清歌带着琳琅离开了烟花之地。

    ……

    “什么?清歌带着那刁蛮女子去了温柔乡?还打伤了人?”尹雪珠瞪大了眼睛,属下的汇报让她觉得难以置信,她又重复问了一遍:“是清歌打伤的吗?是清歌还是那陆琳琅?”

    下属连忙小意回答:“是十一长老,那黄家草包大公子调戏陆琳琅,因此他才打伤了她。”

    “又是陆琳琅!”尹雪珠简直咬牙切齿。

    一边坐着的城主尹龙腾却是有些皱眉看着尹雪珠,沉声道:“坐下!”

    尹雪珠这才惊觉她方才因为惊怒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此时连忙坐下赔不是,“对不起义父,我方才一时心急。”

    “一时心急?你心急什么?自从认识了聂清歌,只要他在你的目光就围着他转,满城谁不知

    道你心系于他?虽然你是玄武城的少城主,倒也是一个女子,怎么能为一个男人如此低声下气呢?他聂清歌再好,但也不值得你如此,尤其是这几天出了个陆琳琅,你是愈发沉不住气了。”

    尹雪珠满脸惭愧,但心中终究是不平,她有些落寞道:“除了聂清歌,别的男子都无法入我的眼,雪珠也知道义父说的对,可是……”

    “你现在的身份是少城主,自然要沉稳一些。”尹龙腾说完又看向汇报的下属,问道:“黄家那草包告了吗?”

    下属连忙回答:“没有,本来是想告的,但是他率先抢人调戏女子本就是他不对,况且飘渺山……那也不是他一个富庶草包公子能惹得起的。”

    尹龙腾满意的点了点头,“黄家倒还识相!你不必再跟着聂清歌了,以他的修为,你跟着他他必然心知肚明,只是没有揭穿罢了。”

    尹雪珠低头不语,这人是她安排的,自然也知道不妥当,但是她就是想知道聂清歌的一举一动,这两人下属每次回来汇报聂清歌与陆琳琅的动向,都让她觉得心如刀绞。

    下属走了之后,尹龙腾叹了一口气,道:“雪珠啊,你一向努力,天资也不错,私下里我甚至认了你做义女,我对你寄予厚望,你可不要让我失望了!”

    尹雪珠咬着牙,沉声应道:“是,雪珠这几日着实失态了,今后会谨记义父的话,时刻反省自己,绝不辜负义父的期望!”

    尹龙腾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好歹,这孩子还是听话的!

    烟花三月草长莺飞,正是踏青游玩的好季节,孩童们都在父母的带领下外出游玩,城中路边也有许多小摊摆着花花绿绿的风筝。

    琳琅没见过风筝,更没有看过放风筝的场景,只是看到路边有孩童被抱着,咧嘴笑着手里拿着风筝,不由得将目光追了过去,倒不是因为那风筝,而是因为那样的情景在她的记忆中是从未有过的。

    七岁的时候她妄想跟爹爹撒娇想要他抱,最后抱也抱了,但是却因为几句不太恰当的话让他回头狠狠的惩罚了若兰奶娘,从那以后琳琅对那个爹爹就再也亲近不起来了,来到外面之后,看到寻常人家言笑晏晏其乐融融,她甚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想放风筝吗?”聂清歌看到琳琅眼中的渴望和艳羡,以为她想放风筝,但是琳琅却摇了摇头。

    她羡慕的并不是能放风筝,而是寻常孩子看起来都很开心,他们有父母陪伴,而她只有一个对自己总是冷着脸的爹爹,她的母亲在她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姓甚名谁,只日复一日的听到他们说,母亲是被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杀死的。

    聂清歌见她沉默摇头,以为她是觉得不好意思,便从摊上拿起一个燕子模样的风筝递给琳琅问道:“这个风筝怎么样?是一只燕子,飞上天之后会很漂亮,你以前有放过风筝吗?”

    琳琅定定的看着那燕子风筝,大大的黑白翅膀看起来十分漂亮,琳琅出了圣教之后看到飞鸟,总是羡慕它们能够自由自在,可以无拘无束的翱翔于天际,而她却只能常年被困在阴暗的圣教地宫下面不见天日。

    想到这里,她突

    然看着那燕子风筝就开始生气起来,聂清歌的笑意瞬间也变得十分刺眼,她右手接过风筝,在聂清歌措不及防的时候突然就狠狠将风筝摔在了地上,并恶狠狠的踩了好几脚,本来可爱的燕子现在被踩了个稀巴烂,风筝的骨架也七零八落。

    “谁要放风筝,谁稀罕你的风筝!你现在有钱吗?能买的起风筝吗?”琳琅踩完之后心中的怒火尚未完全消除,冲着聂清歌冷笑了两声,她眼中浓浓的嘲讽和厌恶让聂清歌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个风筝,似乎在哪里刺伤了她。

    “不管买不买的起,这是我的风筝,哎呀呀!你们不买也不要毁掉嘛,这还让我怎么做生意啊!”卖东西的小摊贩一脸苦相,心疼的看着地上被踩成破烂的风筝,但是看到这两人都样貌不凡,心底里知道不是普通人,到底还是不敢说难听话。

    “不喜欢风筝咱们就不放风筝,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好不好?”聂清歌试着轻声细语哄她,他完全没明白本来好好的,她怎么看着那些孩子发了会儿呆就生气了。

    琳琅发完脾气之后本以为聂清歌好歹会有点反应,没想到他依旧是那种不温不火的样子,不知怎么的顿时火气也就下去了,看了看小贩又看了看地摊上的风筝,蹲下身子拿了一个巨大翅膀的雄鹰,看了两眼之后似乎是很满意,拿着头也不回的说道:“把缥缈山的十一长老抵押给你了,他不赔别让他走!”

    聂清歌看着琳琅离开的背影,身材纤细窈窕脊背崩的笔直,看起来十分骄傲的样子,想了想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块碎银子交给小摊贩,“这些够了吧?”

    小摊贩开心点头的时候,聂清歌已经转身追了上去,而小摊贩则是在背后喊着:“还要找钱呢!等等……唉!真是两个怪人!”

    琳琅快步走在前面,知道聂清歌追了上来,冷哼了一声道:“你骗我,你说你没钱了。”

    “怀里没钱了,袖子里还有。”

    聂清歌走过来与她并排,看着有些艰难的拿着巨大的雄鹰风筝,伸手道:“我帮你拿着,什么时候要我再还给你。”

    琳琅停下脚步,一双明亮的眼睛仔仔细细的盯着聂清歌,好像第一次见到他一样,她面露疑惑问道:“你怎么不好奇我为什么生气?”

    聂清歌笑了笑,“你想告诉我的时候当然会告诉我,不想告诉我的话,现在在你心中我们两个还不熟悉,自然也不会轻易告诉我,所以我又何必问呢?”

    琳琅轻轻哼了一声,将风筝塞到聂清歌的怀里,道了句“算你识相”,然后转身只顾着往前走。

    聂清歌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哑然失笑,还真是一个喜怒无常极为有个性的女子。

    两人找了郊外的一片空地,周围正是杏花烂漫,草地柔嫩极为美丽。

    琳琅气喘吁吁的跑了几步,丧气的将风筝扔在地上,不满道:“都是孩子玩的东西,我不玩了!一点意思也没有!”

    聂清歌刚刚眼睁睁的看着她满眼兴奋想放风筝,但是学着别人的样子跑了一圈,巨大的雄鹰风筝并未飞起来,于是她又生气了。

    还真是挺容易生气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