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零八章 灵魂拷问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73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想到这里洛雨涵说道:“那好吧,既然你非要跟我谈谈,那我们就谈谈吧,你想找个什么地方谈谈,应该是隐蔽私密一点的地方吧?”

    文魁点头说道:“那是自然。”但是说完话之后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女子从一见面到现在就一直在坑自己,现在怎么给出自己一个这么良好的方案,指不定里面又有什么猫腻吧?

    洛雨涵道:“那你就跟我来吧。”

    事实上这一次她没有打算再有什么猫腻,她也想要跟这个小神官好好谈一谈了,但是究竟该怎么谈谈什么,还是要好好思考一下。

    洛雨涵带着两个神官一起走到了医院背后的一个花园那里,这里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来,但是方圆几十米的地方却有街道人来人往,如果小神官想要在这里对她动手的话,周围凡人众多,他恐怕也会有所顾忌。

    在洛雨涵强烈要求一对一的谈话之后,文炙只好跟童乐一起先走开了。

    “好了,现在就我们两个了,你有什么私密的话想跟我说就随便说说吧,不过如果是表白的话,我可不接受,我是有男朋友的人,要是有什么猥琐的想法的话,也请你赶紧收起来吧,我不是那种人。”洛雨涵有些戏谑的说道。

    事实上她基本上已经确定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从天界下来调查西方地神之死的神官了,但是该装傻的时候还是要继续装傻的。

    文魁盯着面前女子的眼睛,似乎想要从她的眼中看出什么东西一样,但是嘴唇却一动不动,他盯着洛雨涵的眼睛,半晌都没有说话,洛雨涵正想要问他究竟想要问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脑海之中出现了一种强烈眩晕的感觉。

    “好了,现在我要问问你,这是几?”文魁缓缓竖起了自己的一个手指,然后问洛雨涵这是几。

    这个问题问的简直毫无价值,但是堂堂的一个天界神官就是问出了这种弱智的问题。

    洛雨涵呆呆的看着小神官的手指,然后随着他的摇晃动作慢慢转移目光,随后轻轻开口呆呆的说道:“这是几……这不就是一吗?这种问题你还要问我,你是不是生下来脑子就被驴踢了,还是根本就没有长脑子,或者是脑子里长了一团蘑菇,这种简单的问题也要问我。”

    文魁险些一口老血立马吐出去了,他甚至有些怀疑现在自己使用的真言法术究竟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所以才会听到这样的回答,但是按理来说,一旦使用了真言法术像洛雨涵这样修为远远不及他的凡人是根本没有任何能力抵抗的,尤其是看着她现在眼神痴呆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破解了他的法术的样子呀。

    洛雨涵说完话之后便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句话也不说了,似乎把心中所有的话说完之后,使命就算是达成了。

    文魁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怀疑,因为真言法术就是这样,一旦使用之后便是问一说一,不问的时候就不会得到任何回答,所以刚刚那个回答应该是这个女子心中真实的回答,只不过可能她教养比较差,出口成脏而且是一连串的脏话罢了。

    “好,刚刚的那个问题回答的很好,不过我还有一点别的问题要问你,现在我要问问你这是几?”文魁说这话又竖起了一根手指,一共两根手指,在洛雨涵的面前晃来晃去。

    洛雨涵在此眼神痴呆的看着文魁晃动的手指,然后缓缓开口说道:“这是几……这他妈不就是二吗?这是二!二你还要来问问,我连二都不知道吗?就连三岁小孩子都知道,二是几你居然不知道,二就是二,二就是你,你就是二!现在知道了吗?”

    文魁不出意料的再次得到了一个让他足以吐血的回答,然后他再次观察了一下面前女子的眼睛,她的眼睛仍旧是一副痴呆的样子,好像完全被自己控制住了心神。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住了自己心中那股十分想要骂娘的冲动,然后看着洛雨涵问出了他一直想要问的关键性问题。

    “西方地神,几天前在苍耳山上死掉的那个神官,是你动手杀的吗?”

    洛雨涵的眼睛一眨不眨,依旧是一副呆呆的样子,她看着文魁的眼睛,然后缓缓开口说道:“是……”

    ……

    而在另一边刚刚文炙单独跟童乐一起走开了,现在他也没闲着,跟文魁一样,他也对童乐开启了真言法术。

    如果说那边文魁对洛雨涵使用的真言法术还有可能被破解的话,那么文炙对于一个凡人女子使用真言法术,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机会被破解。

    所以文炙连试探都没有试探,直接单刀直入问了第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跟你关系要好的那个叫洛雨涵的女孩子是什么身份?”

    童乐目光呆滞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

    然后就再也不吭气了,文炙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继续问道:“那她是什么身份?”

    童乐继续目光呆滞的回答道:“她是我的好朋友,是一个集善良与美丽与智慧于一身的漂亮女孩子,是当今社会青春洋溢美丽动人的女大学生,是捉鬼大师,是冥界的冥后。”

    文炙在听童乐说话的时候,莫名感觉到自己有一种类似蛋疼的情绪,面前这个女孩子说的一定是真话,因为她首先将那个女子的身份,说的是自己的好朋友,说明在她的心目中那个女子是自己的好朋友这个身份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那些身份都要排在后面,更重要的是她竟然知道那个女子跟冥界有关系。

    更让人蛋疼的是,她们两个人的自恋看来已经深入骨髓了,因为这个女孩子他妈的说的是内心深处的真心话!

    文炙决定不计较这些无所谓的小事情,继续问道:“那好,既然这样的话,我就问问你,你是不是知道她的所有事情?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不是她杀了西方地神?”

    ……

    文魁听着洛雨涵说出了那个“是”字之后,莫名感觉自己的拳头都慢慢捏紧了,然后又缓缓松开,他心中几乎已经开始狂喜咆哮起来了,没有想到这次下凡间查的事情会这么容易,几乎不费什么周折,就直接让他查到了真相。

    但是还没等他高兴起来,就听到面前的女子继续呆呆的说道“……个狗屁啊,我不知道什么西方地神,我也没有杀人,过马路的时候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

    文魁刚刚狂喜的心情瞬间被压抑下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挤出一个笑让自己轻松一些,然后继续继续问道:“或许你并不知道那个神官的真实身份,但是他确实是一个神仙,而且神通广大,手上经常会拿着一把黑色的锄头,小小的大概巴掌那么大,你有见过那把黑色的锄头吗?”

    洛雨涵目光呆滞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见过,从小到大见过很多,商场里的玩具什么的很多都是小小的锄头。”

    这个问题简直就是鸡同鸭讲,而且太有歧义了,洛雨涵这样回答也不稀奇,但是文魁却几乎要被逼疯了,问的这几个问题,都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真言法术是不是真的出了问题,所以才让这个女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胡乱回答。

    但是毕竟他不是那无目的的追寻过来的,是因为在那块石头上发现了一滴血,上面刚好有洛雨涵留下的气息,所以也是时候抛出杀手锏了,于是他便问道:“你最近有没有去过苍耳山?那里的石头上为什么会留下你的血迹?”

    几乎没有犹豫,文魁下一秒就听到洛雨涵呆滞的回答:“去过……流鼻血了坐着歇会儿。”

    神他妈的流鼻血了坐着歇会儿,文魁真的感觉自己要被逼疯了,他使用真言法术这么多年以来,还从来没有翻过车,只要对方的修为不如自己,就一定会中招,对面的这个女子,就算是冥后就算身体里有下等神器黄泉天书,但是也完全不可能逃脱自己真言法术的制裁。

    于是文魁鬼使神差的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他问这个问题只是想确认一下洛雨涵究竟知不知道他现在神官的身份,或许是因为他之前哪里做的不妥,暴露了自己,让洛雨涵产生了警惕之心也说不定,要不然也不可能刚一认识就对他有如此的敌意。

    洛雨涵也确实点头回答了,她继续目光呆滞的说道:“知道,文魁,丑八怪。”

    文魁:“……”

    由于使用真言法术的神官心神太过激烈动荡,所以真言法术此时已经维持不下去了,洛雨涵似乎是突然回过神来的样子,她突然间眨巴了两下眼睛,有些惊奇的问道:“刚刚我这是怎么了?”

    文魁的心神动荡不安,还在计较“丑八怪”那三个字究竟代表什么意义,此时见洛雨涵已经回过神来了,勉强调整情绪整顿心神,然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你觉得我长得丑吗?”

    “啊?呵呵……你怎么可以说自己丑呢?你一点都不丑,我觉得你长得斯斯文文白白净净面貌可亲,跟丑完全不沾边嘛,我知道你今天是要向我表白,但是我是不可能答应的,但是你也不能因为怀疑是因为自己丑,所以我才不答应的,至于我不答应你呢,其实有很多原因,但是并不是因为你丑,你要相信自己,你长得还是很好看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