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九十二章 守城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06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慕离冷笑了一声道:“这样的话你也信?就算是不忠诚于这个国家,那其他的士兵呢?还有将军呢?她守城十多年,你们这样做怎么对得起将军?”

    眼前的士兵嘲讽的笑了一声道:“将军?你说那个女人吗?就是因为跟着她守城,这里的士兵军饷比别人少,吃的差穿的差,就因为她害的我们也没法过上好日子,我不管将军了,我们这些普通士兵在这里兢兢业业的守城,已经足够报答她了,城迟早是要破的,不如早点打开城门少一点伤亡。”

    慕离举起手中的长枪,站在那里丝毫不退让,他道:“想要开城门,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你他妈的就是一个神经病,那些人不是也找过你?你连人家的金条都收了,假模假样,就你一个人忠诚,就你高尚,还不是背国投敌的货色!”

    一个士兵大骂着向慕离冲了过来,慕离冷冷的看着他,守城五年的时间,他很少很少战斗,几乎都要忘了战斗的时候长枪该如何挥动了,但是此时此刻当他拿起长枪的时候,却发现只要他心中想要守护一个人,就变得格外勇猛起来。

    长枪伸出去,上挑,士兵们都知道铠甲的哪个地方是弱点,他这一枪过去就顺利的挑中了这个士兵的脖子,咕嘟咕嘟的血外不停喷涌,士兵眼中怨毒和难以置信的神色已经定格了。

    又一个士兵冲了过来,趁他长枪还未拔出来的时候挑了过来,慕离一偏头,头顶那有些破损的头盔便被挑了下来,他的脸颊也多了一道伤口,蜿蜒的血液流下,在夜色和火光之中就像是一条小小的蚯蚓一般。

    ……

    城墙上,林涵将军拿着一把弓箭,很多士兵都已经被底下的火箭射了下去,兵力已经有些眼中不足起来,喊杀声和火光映照着她如同寒铁一般的眼眸,周围又一个士兵倒下了,发出了惨痛的呼声,流矢飞过她的耳畔,这里的情况已经危险万分了。

    副将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将箭一下一下的射出去,轻轻开口说道:“放弃吧,这座城守不住了,现在投降还能有一线生机,你是将军,而且在这里守城多年,除了打仗之外从未出去主动杀害过蛮子的老弱妇孺,他们的将领们也对你敬佩有加,现在投降他们不会杀你的。”

    林涵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即她的声音冷冷问道:“你怎么知道?”

    ……

    慕离身边已经倒下了两具尸体,但是他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脸颊上和脖子侧面都有伤口,最后一个妄图打开城门的士兵将长枪插在了慕离的胸口位置,这长枪本来是要插中他的心脏的。

    那士兵眼神疯狂拗哭道:“我们一起守城两年了,我不想杀你的,可是这是你非要逼我的,我若是不杀了你的话我就无法打开城门,等蛮子攻进来咱们都得死,这个国家已经烂投了,不是我想要背叛国家,而是这个国家早就抛弃咱们了……”

    慕离感受着自己胸口的疼痛,苦笑了一声道:“谁说我是想要忠诚这个国家了?这国家是覆灭又或者是被取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士兵冷冷的流泪,问道:“那你……”

    “林涵将军,这个国家如何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但是林涵将军……我想要守护她。”慕离重重的吐出了口中的一口血,苦笑着说道。

    “你喜欢她是吗?你不该喜欢她的……再说就算是喜欢又怎么值得你去死呢?如果打开城门,咱们的好日子……”

    士兵话未说完,便愣愣的瞪大了眼睛,一柄长枪插中了他的脖子,慕离手微微一翻,抽出了长枪,士兵脖子上的血液如同泉涌一般,他再也说不出来一句话了,直挺挺的倒下了,慕离踉跄的后退了两步,让自己靠在身后的墙上,又苦笑了一声将自己胸前的长枪拔了出来。

    他看着面前的火光,伸出手摸进了自己的怀里,拿出了自己放在胸口的那个蝴蝶簪子,簪子上的蝴蝶已经被刚刚那一枪戳的不像样子了,就连簪子也变得有些弯了,刚刚那一枪本来是要插中他的心脏的,好在这簪子让插进胸口的长枪歪了一下,他才能够活下来。

    “我说了不会打开城门,就真的不会,只要我还活着……我答应你的。”慕离满是血迹的手捏着这个簪子喃喃说着,他感觉眼前的火光和人的喊杀声都越来越强盛起来,但是耳边却十分意外的听到了一些十分细微而又清晰的声音。

    “林将军,我爱慕你许久了,这座城已经守不住了,现在投降吧,我与他们有私下约定,若是你投降的话不取你的性命,我今后会护你周全。”慕离听出了这声音是林涵身边陈副将的,没想到他竟然也被收买了。

    “护我周全?”林涵冷冷笑了一声道:“一个叛国的人跟我说护我周全,你拿什么护呢?你又是何时跟他们勾搭上的?”

    “不止是我,城中很多士兵都一样,他们早就对这座城这个国家没有任何信心了,打开城门还有一线生机,但是如果现在不打开的话等蛮子打进来他们就都得死,底下守城门的人都已经被买通了,就算是你现在不投降,不要一刻钟的时间,底下那些士兵也会自己把城门打开,刚刚号角声已经吹起来了。”陈副将继续劝道。

    林涵似乎是沉默了一下,随后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叹息,她道:“你知道这座城为什么这么多年都能一直屹立不倒吗?就是因为易守难攻,只要城门不开,不要让那些蛮子爬上城楼,总有办法守住的,就算他们真的要强攻,也一定要付出五六倍的代价才行,可是现在……”

    现在明明还有希望,但是很多人却都因为对国家失望而去投敌,想要过自己荣华富贵的生活。

    林涵没有再继续说话,慕离听到城楼上除了有士兵倒下的声音之外,还有许多喊杀喊痛的声音,只是在这声音之中,有一种刀枪相交的声音格外的清晰,是林涵在与陈副将大战。

    慕离听着这声音心急如焚,一心守城忠心耿耿的女将军却被自己一直信任的下属背叛,但现在已经兵临城下了,而且慕离还在最关键的城门位置,他想要走上城墙去帮林涵,但是他担心自己走开之后还会有别人来打开城门,他答应她的,要守住城门,那就一定要守住。

    城墙上打斗的声音本来不该这么清晰的传到下面来的,但是慕离此时此刻却听的十分清晰,就连两人的对话也听的十分清楚,上面的打斗还在继续。

    慕离突然听到了林涵惊叫了一声,随后便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城楼上面掉了下来,他几乎都有些来不及反应过来,便看到那双似乎带着无穷无尽光芒的眼睛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这双眼睛还看着城墙上面的方向,慕离支撑着自己满是血迹的身体,步履蹒跚的走了过去。

    这双灿若寒星的眼睛曾是自己五年多午夜梦回的念想,这双眼睛也给了他信仰和莫大的能量,他轻轻抬起头,看到上面的陈副将和两个小兵沉默不语探头看着底下,慕离感觉周围的空气似乎都静止了一般,他看着城楼上面的三个人,似乎想要将那三张面容都深深的刻在自己心里一般。

    身边的林涵还没有彻底死,她口中的鲜血溢出,慕离蹲下身子,将林涵仿佛马上就要破碎一般的身躯慢慢托起来,他看着那双已经慢慢有些暗下来的眸子,张了张口却觉得自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林涵微微偏头看了一眼城门,道:“我记得你……你,你守住城门了……你很好。”

    慕离胡乱的点了点头,林涵不是摔下来的伤,她的铠甲都有些破破烂烂了,破烂的铠甲里面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这伤口大多数都不是来自蛮子,而是来自城楼上面那个口口声声说爱慕自己的那个男人。

    林涵道:“我……这城大概守不住了,他们……他们很多人都……你能守在这里,你很好。”

    慕离轻轻用手擦拭着林涵嘴角的血迹,嗓音沙哑的道:“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我要怎么才能救你?”

    林涵轻轻摇了摇头,她看着城楼上面的方向,说了最后几个字:“守住城门……”

    那双灿若寒星的眼睛还看着天空的方向,只是此时此刻却再也没有那么灵动了,这是慕离第一次接触到女将军,却也是最后一次,只是却是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无能为力。

    慕离也抬头看了一眼城楼,城楼上面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恐怕现在已经正在下来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能就是要下来带走林涵的尸体,然后打开城门了。

    他颤抖着满是血迹的手,将手中的残破的簪子插在女将军凌乱的发丝上,把她抱到墙边靠着,然后慢慢的站起身子,他做到了守住这个城门,他做到了答应她的事情,但是他却无法保护好自己心爱的人。

    慕离最后看了一眼林涵,然后拿起她身边的刀抓在手上慢慢站了起来,城中的火焰越来越盛,城门外的喊杀声也越来越大,还有蛮子大笑的声音:“林涵那个女人死了!”

    他静静听着这些声音,守着这座城门,现在也是在守着自己心爱的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