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八十六章 相依为命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69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凤陨走过去将那只小小的腕表捡了起来,表带子已经有些严重磨损了,但是指针却已经在走着,还发出了轻微的“滴答滴答”声。

    “原来她的本体是一只小小的钟表,这年头真的是什么东西都能成精了,就连一只表也是,竟然还可以控制时间,我还差点栽在她手上。”凤陨将表在手上把玩了一番之后递给了洛雨涵。

    洛雨涵接过表之后看了看,自己的碎片力量就藏在这只表里面,她接过表之后熟悉的力量便通过这只手表全都涌向自己的身体,片刻之后这力量便从表里面消失了。

    “这只表里面有薇薇安的记忆。”洛雨涵轻轻说了一句之后,便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这只普通的手表所传递给自己的记忆。

    贝尔还是无法从一个好端端的姑娘在自己面前突然变成了一只手表之中缓过神来,站在原地愣神,希望洛雨涵和凤陨能够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薇薇安消失之后,只留下了这样一个小小的款式老旧的、甚至有些破损的手表,它并不怎么精致,如果不是因为这只小小的手表有了人的灵智的话,恐怕早就在岁月中被腐蚀掉了。

    洛雨涵拿着表,从里面看到了一切因果,也明白过来这个女孩子为何执着的要跟着贝尔了。

    ……

    有人说万物皆有灵,但是如果一只小小的手表竟然也拥有了自己的灵智,那实在是一件十分奇妙的事情,薇薇安刚刚产生灵智的时候,就像一个小小的婴儿一样,眼前一片大雾弥漫的样子,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她不能说话也不能动。

    只能听到自己的身体里有声音不断传来,“滴答滴答”。

    她不明白这是什么声音,只知道是从自己身体里发出来的,这声音从来不曾停止过,十分有规律的响动着。

    知道她后来从自己主人的身上听到了人类的心跳声,薇薇安想着,这大概就是自己的心跳声吧,从她开始有自己的灵智的时候就和一个跛脚的中年男人阿诺德相依为命了,阿诺德虽然才三十岁出头,但是却早已历经沧桑,他的腿跛的厉害,走路一瘸一拐,看上去十分怪异,但是人却很和善。

    薇薇安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就是从阿诺德的口中叫出来的,她听到阿诺德轻轻的呼唤自己的名字:“薇薇安”,声音温柔而眷恋,就像是在呼唤自己的情人一样,但是薇薇安却总觉得有些莫名的伤感。

    那个时候她还尚且不懂什么是伤感,后来懂了一些人类的感情之后她才开始懂得自己主人的一生有多凄苦。

    阿诺德是一个独居的男人,在外人面前他总是十分和善,脸上挂着得体而又温暖的微笑,但是回到家里之后却总是不声不响的坐着,常常在晚上的时候一整晚都不开灯,拿着手上的小小怀表,听着小怀表滴滴答答的声音然后抱着小怀表孤独睡去。

    薇薇安对于阿诺德越来越好奇,她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平日里不是被他拿在手上就是放在衬衣口袋距离

    自己心脏最近的地方,她滴滴答答的指针走动的声音迎合着阿诺德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她感觉格外的喜悦和安心。

    只是十分遗憾的一点就是她不能自己开口说话,阿诺德有时候晚上不开灯在房间的时候会跟薇薇安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他温柔的叫着她的名字,跟她说着自己的一些陈年旧事。

    阿诺德已经三十多岁了,他没有家人也没什么十分要好的朋友,但是在十多年前,他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

    二十一岁那年,阿诺德跟一个自己从小就十分喜欢的女孩子结婚了,两个人结婚没多久的时候战乱开始了,到处都是在找年轻的男人参军,阿诺德作为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报效国家自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但是当时妻子已经有了两个人爱情的结晶,虽然十分不舍得,但保卫国家义不容辞,他还是离开了。

    进入部队的第二年,阿诺德好不容易收到妻子的信件,说两个人的孩子出生了,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女孩,问阿诺德叫什么名字,阿诺德想到了一个十分温柔美好的名字:薇薇安。

    他没有办法留在家里照顾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但是心中却还是对她们充满了牵挂,他只盼着战争可以早点结束,然后自己就可以回到家里跟自己妻子女儿过简单的幸福生活,但是战争是残酷的,他又等了一年战争还是没有结束,敌人路过他的家乡的时候做了很多坏事。

    当阿诺德收到噩耗的时候他简直难以置信,他实在无法相信残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当他赶回去的时候,就只看到了妻子和女儿的尸体,女儿薇薇安才一岁多一点,小小的身体蜷缩着,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但是她身上青紫的伤痕在诉说着她不只是睡着了那么简单。

    据老家幸存的人所说,当敌人路过的时候,想要对自己的妻子不轨,但是妻子怎么都不愿意,敌军便夺过她手里小小的孩子摔在了地上,只是那么一下,本来哭闹着的孩子就慢慢没有了声息,而自己的妻子也随后死掉了。

    这是阿诺德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小女儿,当然也是最后一次见到。

    他安葬了妻子女儿之后便继续参军打仗,心中的爱和仇恨让他在战场上悍不畏死勇猛异常,但是同时也受了不少的伤,等到战争完全结束的时候,他再回到家乡的时候,身上已经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了,一只左腿也跛了,家乡已经没有他的亲人了,甚至都没什么人认识他了。

    妻子和女儿的坟墓经历了战乱之后也无处找寻了,阿诺德就像一个孤独的影子一样,虽然才不怎么到三十岁,但是看起来已经十分沧桑了。

    战争已经结束了,阿诺德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打仗离开的时候妻子送了他一个小小的怀表,他就一直揣在自己的胸口处,只是有一次子弹飞过来的时候恰好打中了这块怀表,这表虽然救了他一命,但是自己也破烂不堪了。

    阿诺德换了其他的零件将怀表重新组装了一下,看上去也新

    了不少,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更换了一遍,怀表可以正常走动了,阿诺德将这只表依旧带在自己的身边,就像是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还一直陪伴着他一样,他甚至给自己的小怀表取了一个跟女儿一样的名字:薇薇安。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阿诺德的年龄也在一天一天的增大,这些年里他做过很多份工作,当过修理工,扫过马路,也摆过摊卖一些简单的小东西。

    他遇到过许多形形色色的人,也一个人去过很多地方,但是唯一不变的是:他还是独自一人,没有再结婚,也没有什么别的家人,跟周围的邻居虽然都相处融洽,但是却没有十分关系密切的。

    有邻居会偶尔笑道:“阿诺德啊?他是个可爱又很怪的人哟!我经常看到他对自己的小怀表说话呢!”

    薇薇安一直陪伴在阿诺德的身边,她一开始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怀表都像她一样有自己的想法,反正她是因为偶然有一天晚上,有一束光钻进了她的身体里,所以她才能够有自己的思想的,后来她尝试过跟别的其他东西交流,但是它们都像是死物一样,对自己不理不睬。

    最让薇薇安苦恼的事情就是,她明明可以一直听到主人说的话,但是却没有办法回应他,她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说,但是却没有办法张口,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怀表,并不是一个人。

    阿诺德与薇薇安相依为命了三十三年,薇薇安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明白过来她与人的区别,而因为阿诺德的原因,她也一直在尝试学着做一个人,她想成为一个人,并且以一个人的样子一直陪伴在阿诺德的身边。

    阿诺德身体一直都不太好,战争里受的旧伤时常折磨着他脆弱的身体,阿诺德每逢这个时候,就会坐在家里按摩着自己的腿,一边按摩一边慢悠悠的说道:“薇薇安呀,还好你只是一个小小的怀表,你要是一个人话,当年子弹打穿你的时候你该有多痛啊!”

    薇薇安心中大叫着:“我是人!我是一个人呀,可惜你不能听到我说话,可是痛又是什么感觉呢?当年子弹打穿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可能是睡着了还没有醒过来,好可惜,不然我就能感受到痛了。”

    但是阿诺德听不到她的声音,他絮絮叨叨的继续说道:“薇薇安呀,你都陪伴我很多年了,是我的老伙计了,也就只有你才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让我的生活不那么寂寞,也因为你才让我有了一些心灵寄托,有了一些指望,我们两个也算是相依为命啦!”

    薇薇安道:“相依为命?就是像我们两个这样吗?一直陪伴在一起,这真是一个美好的词语,我喜欢跟你一起相依为命,一直这样下去。”

    阿诺德听不到她的话,继续自顾自的说道:“可惜我现在老啦,我年纪有些大了,身体也不太好,不知道哪天就要死了,今年我都已经六十岁了,我在三十岁那年的时候把你重新改装出来,并且给你取了薇薇安这个名字……老伙计,我都老了,可是你除了有些磨损之外看上去还很新呢。”.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