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七十章 神秘的薇薇安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15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露丝颤抖着手将手慢慢从贝尔的手中抽出来,她侧过脸,轻轻说道:“我们的孩子没了。”

    贝尔也十分痛苦,他想要安慰一下妻子,最后说出口的却只有那么一句:“我知道,我们还会有孩子的,相信我,我们会好好的在一起,我从没想过背叛我们的婚姻和爱情,我很爱你,也很爱我们的孩子,等你身体修养好了,我们还会有新的孩子的。”

    露丝痛苦的闭上眼,任由泪水流下来,她痛苦的咬着嘴唇,就连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起来,洛雨涵连忙道:“你才刚刚醒过来,还是不要太激动了,平静一下想想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人害你这样的。”

    贝尔也十分关心这个问题,他本来怀疑洛雨涵他们几个破门而入的就是凶手,但是现在看来恐怕并非这样,如果他们是凶手的话,现在应该溜之大吉才对,怎么还会留在现场一整天试着联系他,还会留在这里照顾他的妻子呢?

    露丝果然平静了一下,然后睁开眼睛看着洛雨涵几人道:“刚刚的话我听到了一些,谢谢你们救了我,当时我一个人在家里,本来是在卫生间里擦洗手台,然后就听到有女人在家里的笑声,我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以为自己听错了,正要继续擦的时候,却感觉到笑声就在我身后……”

    贝尔神色紧张的听着,看来真的是有一个未知的女人来过自己家里。

    “我当时吓了一跳,连忙回头却看到在我眼前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布娃娃……”

    “是这个吗?”凤陨拿起那个腥红嘴唇的布娃娃问道。

    “啊!”露丝再次看到这个东西不免有些惊魂未定,惊恐的大叫了一声之后颤抖着手指指着这个布娃娃道:“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布娃娃。”

    洛雨涵贴心的将凤陨手中的布娃娃拿走,扔到露丝暂时看不到的地方,然后问道:“那拿着布娃娃的人又是谁?”

    “没有……没有人……不对,是有人的,是一个女人,只是我什么都没看清楚,当时惊吓之下盆里的肥皂水翻倒了, 我躲闪的时候有人推了我一把,我滑倒在地上,然后感觉有人在用脚踩我的肚子……一下一下……我疼的满地打滚,但是那个女人一直在笑,她没有停止,我感觉血流出来,我感觉我的孩子没了……”露丝哭泣着说道,她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

    “从头到尾你都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脸是吗?”洛雨涵问道,她感觉有些奇怪,再怎么样也会有一点特征吧。

    但是露丝痛苦的摇了摇头道:“没有看到,似乎被一层纱布挡住了一样,而且当时情况紧急,我根本没那么多时间看她的脸,唯一的想法就是护住我的孩子,可是他还是没了……但是有一点我很确定,这个女人穿着粗跟的高跟鞋,踩我的肚子。”

    听着露丝痛苦的哭泣,洛雨涵叹了一口气,一个孕妇被人这样痛苦折磨,还丢掉了自己的孩子,今天若不是他们几个及时赶到,若不是洛雨涵用灵力先护住了露丝的性命,就算不失血过多也要活活疼死。

    贝尔也

    跟着伤心难过,看着他痛苦的表情倒不像是假的,只是孩子没了终究是没了,再痛苦生活终究还是要往前看的。

    难过了一阵子之后,也没有再找到其他的线索,贝尔本来是打算报警的,但是凤陨阻止了他道:“什么痕迹都没有,恐怕就连警察来了也查不出个什么,你还是好好想想还有没有什么跟你有纠葛的女人吧,对你的妻子和孩子这么大的恨意,我看多半是因为你。”

    贝尔想了想说道:“还有一件事情我没有说,刚刚觉得这件事情并不重要,但是还是说出来吧,薇薇安跟我表白的时候,我拒绝了她,我说我已经有了深爱的妻子,马上还会有孩子,她问了我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你的妻子和孩子,你会选择我吗?”

    这句话确实很玄乎,并不能作为杀人的动机,只是还是不能放过任何可能性。

    洛雨涵想了想问道:“你所说的那个薇薇安,你们相处的十几天里,有没有发现她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对她了解的多吗?”

    贝尔艰难的摇了摇头,他这个时候才想到,虽然薇薇安跟自己告白过,但是十几天的时间里,他竟然一直都不知道她家住哪里,不知道她做什么工作,也不知道她的年龄,除了名字外貌,其他的东西都一无所知。

    他不由得惊了一身冷汗,薇薇安的这些东西他都不知道,可是他家住哪里,家里有怀孕的妻子她可是都知道的!

    洛雨涵看他惊疑不定的样子摇了摇头问道:“她是每天身上都会有那种味道的香水味吗?今天你家里现场没有这种问道,她用过你妻子的口红来涂抹那个布娃娃,上面也没有指纹,凶手十分狡猾。”

    贝尔仔细想了一下点头道:“似乎每天都是这种香水味,没有间断过,因为当时我觉得很好闻,还想着要不要等孩子出生了给妻子买一瓶,只是一直不好意思问她是什么香水,所以平时就比较留意。”

    “这样的话那应该就不一定是薇薇安了,你们两还是再好好想想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吧,或者……仔细想想最近有没有遇到过什么不正常的事情,诡异事件之类的。”洛雨涵想了想说道,她认为这件事情恐怕是非人之物做的,只是不好明说罢了。

    露丝痛苦的咬着嘴唇低声道:“其实她出现的第一天我就已经注意到了,你身上多了淡淡的香水味,我没有多问,只是觉得可能不小心蹭上了,结果后来每天晚上回来的时候都有……还有衬衣里调出来的头发,跟我的头发颜色有差别,我一直忍者没问你,我觉得我相信你不会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

    贝尔瞪大了眼睛,他对此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这些天妻子的心里究竟该有多煎熬,给怀孕的妻子造成了多大的心理伤害,他抓住露丝的手保证道:“我不知道头发是从哪里来的,香水味应该是散步的时候蹭上的,但是我发誓,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和她连手都没牵过,我发誓!”

    凤陨低声低估道:“大晚上不回家,不知道回来帮老婆做点家务,不回来陪陪怀孕的老婆,跟别

    的女人压马路看星星看月亮,这还不算对不起吗?身体没出轨精神恐怕早就出轨了。”

    果然,本来有些动摇有原谅趋势的露丝再次痛苦的紧闭眼睛不看贝尔,贝尔也神色十分痛苦起来,洛雨涵白了凤陨一眼,现在特殊时期,自然是尽量让露丝心情愉悦一些早点好起来才对,他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凤陨无辜的耸了耸肩,他心里还有一万句渣男垃圾负心汉伪君子之类的话还没骂出来呢,不过现在这种场合确实也不太适合说这种话。

    贝尔自然也是听到了刚刚凤陨说的话,身体一僵,然后神色尴尬的低下了头,对露丝轻声道:“对不起。”

    露丝摇了摇头,闭目不答,她正处于失去孩子的伤痛之中,这些事情虽然她在意,但是跟现在眼前的丧子之痛相比起来,已经是次要的了。

    “那个凶手十分狡猾,现在没有露出任何马脚,而且还有一点……你们相信灵异事件吗?”洛雨涵轻轻问道。

    这句话出口之后,房间里的气氛甚至都有些变冷起来,贝尔瞪大了眼睛道:“什么灵异事件?我们两个都是无神论者,难道你们怀疑这件事情是跟灵异事件有关?”

    露丝也睁开眼睛看着洛雨涵,她显然有些难以置信,憔悴的脸庞看上去更加苍白了,洛雨涵连忙摆手,这种事情跟一个无神论者说未免太过骇人听闻了,还是不要让他们知道太多的好,想了想之后道:“你妻子现在还很虚弱,而且今天晕倒一直都没有进食,还是先为她准备点吃的东西吧。”

    贝尔这才想起来这件事情,连忙点头,又握着露丝的手安慰道:“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把身体养好,咱们还会有孩子的,相信我。”

    露丝看着他布满血丝的眼睛,里面充满了认真和深情,两人相爱七年,对于彼此已经十分熟悉,她刚开始闻到香水看到头发的时候也十分痛苦,但是却觉得根本不敢相信,她觉得自己的丈夫根本不可能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尤其他刚刚十分认真的看着自己的眼睛让自己相信他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她便信了。

    “我信你,我们还会有孩子的,只是这个孩子……”露丝终究还是不能释怀,这么短的时间里她无法从这种伤痛中走出来,她看着丈夫隐忍的表情,自然也知道他现在也处于巨大的压力和悲伤之中,勉强止住眼泪道:“你会坚强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洛雨涵不得不佩服露丝,她是个贤惠善良的好女人,恐怕也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贤惠妻子,在这种情况下可以不作不吵不闹,选择相信自己的丈夫,而且可以忍住所有伤人的话,这样真的很难得了。

    贝尔又亲吻了一下露丝的手,然后让露丝好好休息,自己去准备吃的东西,他做饭的时候手脚麻利井井有条,一看就是在家里经常做饭的人,只是整个过程他都沉默寡言,像是有无尽的心事一般。

    凤陨靠在厨房门口道:“我们几个的饭是不是也得做上啊?对了……还有我们的猫,它很能吃的,它爱吃肉。”.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