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四十八章 黄雀在后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79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石棺里没有东西了!”慕离冷冷说了一句之后,洛雨涵他们这才注意到那轻微的虫子噬咬的“咔嚓”声已经不知不觉的消失了,法老本来是将塞缪尔封印在棺材里的,现在法老几乎半死不活了,法力自然也失去了效力,所以文森特就趁此机会跑出来了。

    “真是精彩,你们也着实厉害,看来我赌对了。”塞缪尔轻轻笑了一声说道,他说话的时候带着一些轻蔑和嘲讽,然后看了一眼地上已经是乌合之众的洛雨涵几人,径直慢慢走过去,走到了法老残缺的黑影上方,静立不动了。

    虽然塞缪尔暂时没有对几人表现出敌意来,但是几人心中还是警铃大作,洛雨涵只希望自己的灵力恢复的快一些再快一些,只是刚刚几人都已经竭尽全力了,她现在更是觉得头有些昏昏沉沉几欲晕倒,若是塞缪尔此时发难的话,他们必然要吃大亏。

    塞缪尔站了两秒之后,将黑影上面的石块轻轻拨开,随后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黑影,那黑影似乎还在轻轻扭动,随即洛雨涵看到塞缪尔抓住黑影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你也有今天!”塞缪尔的话看似风轻云淡,但是随即从他的身上涌出密密麻麻的尸虫,扑向了法老的身体,法老此时十分虚弱,但是似乎还有神志在,看到尸虫扑向自己,惊恐的大骂:“你这个贱民!我要让你受尽折磨!啊啊啊啊……”

    一阵叫喊之后,随着“咔嚓咔嚓”的声音不断响起,那法老脖子以下的地方全都被尸虫吞噬了,只留下一个虚淡的头颅兀自尖叫,仍旧没有死透。

    洛雨涵光是看着这个场景就觉得恐怖,再加上听到这些声音更是觉得头皮发麻,那些尸虫吃了法老的身体部分之后,便又一涌进了文森特的身体。

    “看来文森特是已经死掉了,唉,保护了他这么久,还是……咳咳……”凤陨捂住嘴巴咳嗽了几声,拿开手的时候却看到手心已经有点点的鲜血了,不动声色的将手撑在地上藏了起来。

    “咱们之前都想错了,这尸虫就是塞缪尔自己的东西,并不是法老用来折磨他的东西,他确实被棺材封印住了,但是却不是在受折磨,这是他自己制造出来的假象!”洛雨涵暗暗心惊,她刚刚还在奇怪为什么法老的墓室里会加上折磨人的尸虫,现在有了答案。

    “贱民!骗子!我要你碎尸万段,我要你死了也不得安宁!”法老大骂着,虽然只剩一个头颅被提在塞缪尔的手上,但是却并不影响他继续骂人。

    “就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拿我怎么办?”塞缪尔嘲讽的笑了一声,然后将那头颅提到自己的眼前跟自己平视,法老口中污言秽语依旧大骂不休,塞缪尔眼中出现了极度的仇恨之色。

    就在这个时候,洛雨涵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有东西轻轻砸在了地上一样,随即,从墓室上方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糟糕!是天亮了吗?会不会是考古的人或者其他人走进来了?这地下墓室现在破坏严重,不知道有没有影响到上面,若是有人现在走进来,恐怕必死无疑了!”尽管自己现在身陷囫囵,但是洛雨涵还是担心有更多的人闯进来受到伤害。

    塞缪尔也听到了这脚步声,这脚步声听起来似乎有些欢快,欢快中还带着一些焦急,洛雨涵心中莫名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含羞的少女见情郎,恐怕就是这样的脚步声吧。

    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她就已经看到了来人的面貌,正是那消失了一晚上不知生死的詹姆斯!

    詹姆斯不再是那一幅畏畏缩缩恐惧十足的样子,他看着文森特眼中饱含泪水,两人对视片刻,文森特将手中大骂不止的法老人头随手丢到一边,伸手将詹姆斯揽进自己的怀里紧紧抱住。

    两个大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就这么抱在了一起,不禁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有断袖之癖之类的东西,就在此时詹姆斯带着哭腔开口说道:“哥哥!”

    一听到这声音,洛雨涵感觉自己的头皮几乎都要炸开了,这声音分明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而且听起来又七八分的熟悉,不用过多思考,她立马想起来这声音正是塞缪尔传达给自己的记忆中的米莎的声音!

    之前几人就一直在猜测米莎和塞缪尔究竟是什么关系,现在听着她饱含深情的喊“哥哥”,这才知道两人是兄妹。

    只是如果詹姆斯是被米莎的魂魄附身的话,慕离他们又怎么可能完全察觉不到呢?

    塞缪尔抱着米莎也哽咽的喊了一句“米莎”,两人紧抱着似乎都十分激动,就在这个时候,地上法老的头颅似乎是终于想起了米莎是哪号人物,破口大骂道:“你们一个贱人一个贱民,原来早就勾搭在一起暗害我了!我要你们死,要你们永远受折磨!两个贱人……”

    骂到激动处,他的头颅甚至还上蹦下跳在地上弹了几下,这场景看上去意外的好笑,但是洛雨涵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他们现在几乎法力尽失,就连虚弱的法老,头颅也就差被塞缪尔拿去当球踢了,更何况他们几个。

    凤陨咳嗽了两声,将自己喉头的血强行咽下去,随即强笑着说道:“兄妹重新相聚,可喜可贺啊!你们两位现在费尽千辛万苦重新聚在一起了,没我们几个什么事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塞缪尔又紧紧抱了米莎一会儿,理也不理凤陨,随即温柔的对米莎说道:“恢复你本来的样子吧,这个样子我不喜欢。”

    米莎乖巧的点了点头,将自己身上的黑袍扔下来,露出里面略显娇小的身体,然后从自己的脸颊开始撕下来一层皮,这一层皮看起来十分真实,不知道是不是倒霉的盗墓贼詹姆斯本来的皮肤。

    又拿掉了假发和各种装扮之后,这才露出了里面女人的面容,这女人看上去与米莎又七八分像,但是却更为成熟,就连身高身材也比之前那画面里的米莎要高大丰盈不少,看起来像是米莎长大了的样子,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出眼角的几根鱼尾纹。

    法老仍在兀自大骂不休,有的话甚至洛雨涵都听不懂,不过总之并不是什么好听的话就对了,塞缪尔摸了摸米莎的头发,有无限的怜爱,轻声说了一句:“你受苦了!”

    随即转头踢了一脚法老的头颅,骂声戛然而止,转而是一声杀猪一般的惨叫,塞缪尔冷笑道:“你连自己是被谁杀死的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在这里骂?像你这样的蠢货,死一千次一万次也不足惜,除了骂人之外你还会什么?”

    所有人均是一愣,凤陨道:“不就是你杀的吗?”

    “我倒是想杀了这个暴君,可惜没能如愿,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还让他在这墓室中快活了这么多年,今天就是他的死期了!”塞缪尔咬牙狠狠地说道。

    在墓室中这么多年倒是真的,不过“快活”洛雨涵倒是不敢苟同,她看了一眼旁边的慕离,只是在暗中积攒法力,对于塞缪尔和法老的表现均是一言不发,她便也开始积攒力量。

    法老的魂魄生命力顽强,即使被啃去了身子又被虐待暴踢,现在仍旧有一口气说话,口中继续骂道:“你还要狡辩,就是你杀的我,你用了邪术卑鄙无耻,就是想为这个贱人报仇是吗?哈哈哈你永远也报不了仇了,她已经被我痛苦折磨过了,这个贱人!背着我暗中勾引男人!贱种!”

    塞缪尔大怒,又是一脚踩在了法老的脸上,骂声再次戛然而止,但是嘴里呜呜的狂笑声却在继续,塞缪尔并未一脚将他踩死,不过将当年的法老踩在脚底下仍旧让他十分有成就感。

    “哥哥,他当年对我做的事情比这过分千倍万倍,不要直接把他杀了。”米莎也看着法老狠毒的说道,看的出来,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了。

    “哼,没这么便宜他,你受过的苦,我也要他全都还回来……你们几个,还想逃走吗?”塞缪尔看着洛雨涵几人阴测测的说道。

    “不是……这件事情跟我们几个根本没有关系,而且我们还算是帮助了你们兄妹,不求你们感谢我们,让我们离开不过分吧?”凤陨有些无辜的说道。

    “你们若是知道我们真正的身份了,还会帮我们吗?恐怕也是像对待那些可怜的人一样,一把火全都烧死吧,他们又有什么错呢?”塞缪尔丝毫不为所动,甩手一团黑雾过来,将凤陨打趴在地上,凤陨又是吐了一大口血,不过好在塞缪尔现在还没想杀人,只是将他打趴下。

    他所说的那些可怜的人恐怕就是墓室里陪葬的那些木乃伊了,虽然洛雨涵也觉得他们十分可怜,不过他们三千多年一直被封在这墓室之中,而且现在已经成了无法度化的怨灵,除了他们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打倒凤陨之后,塞缪尔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似乎很是满意,然后又扬手打向洛雨涵和慕离,慕离眼神一冷,似乎是打算反抗,只是洛雨涵迅速抓住了他的手,示意他现在不要轻举妄动,塞缪尔现在并没有要置人于死地的念头,他们可以趁这个时候先恢复一些法力。

    在黑雾到来之前,慕离便将洛雨涵揽在怀中,黑雾过后,慕离又是吐了一口血,洛雨涵虽然也受了一些小伤,但是跟慕离比起来就要好很多了,至于地上瘫着的招财,塞缪尔似乎是有些看不上眼一般,竟然没有搭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