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四章 往事谜团揭开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73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陶杨说着说着情绪就有些激动起来,但因为担心陶老爷子受到影响,说了一半还是生生憋住了。

    洛雨涵坐在这里听的有些坐立难安,难不成陶亦安是个大渣男,自己有了家室还在外面玩女人,因此害死了陶杨的妈妈?

    陶亦安张了张口,有些苦涩的道:“陶杨,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没有害死你的妈妈,她本来就身体不好……”

    “保证?你拿什么保证?你这些年能睡的安稳吗?她本来就身体不好,你还在外面乱搞女人气她,你对得起她吗?”陶杨冷冷的打断了陶亦安的话。

    事情有些扑朔迷离起来,洛雨涵决定自己现在还是一言不发仔细听着比较好,童乐在陶杨身边,在桌子底下抓紧他的手默默给他安慰和鼓励。

    陶亦安酸涩难言的道:“有些东西我并没有告诉你们,是因为我有我的苦衷,就算你们都误会我讨厌我甚至恨我都好,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都能过的好。”

    陶老爷子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亦安,你从小就是这样,有什么事情都喜欢埋在心里自己解决,你有什么苦衷现在便说出来吧,陶杨妈妈当年身体不好,我也看到你为了给她治疗付出了很多努力,只是后来陶杨也是亲眼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家中暧昧。”

    陶亦安沉默了一下,张了张口好半天说道:“有些事情我不能说,您一生嫉恶如仇,从不愿意跟任何邪术有接触,我从小也不愿意学习道术,只对做生意赚钱有兴趣,我的事情要是说出来了,必然会被您阻止的。”

    洛雨涵听到这句话顿时感觉心中一惊,难不成陶亦安所做的事情跟什么邪术是有关系的?

    陶老爷子道:“已经到现在这个地步了,你怎么还是什么都不愿说呢?有什么误会就说出来解开误会,我不希望咱们一家人就一辈子这样都像是仇人一样,这样家还像什么家呢!”

    陶亦安看来看陶老爷子期待又失望痛心的眼神,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的道:“陶杨妈妈没有死!”

    “什么”陶杨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洛雨涵和陶老爷子也十分惊讶,陶老爷子连忙问道:“怎么回事?”

    陶亦安看了看陶杨道:“当年他的母亲得了胃癌,这种病是绝症,我看着她每天慢慢变得虚弱,心中痛心不已,一直在找办法想要救活她,但是所有的办法都没有用,医疗手段也无法缓解她的痛苦。”

    陶杨闻言有些情绪激动的喊道:“你骗人!我妈妈根本就不是胃癌,她当时只是身体虚弱,而且她也根本就不是因为生病死的,是被你害死的!”

    陶亦安痛苦的摇了摇头对陶杨道:“她得了绝症但是你当时还小,怕你难过便一直瞒着大家,后来我看她这个样子实在不行,便想到了利用道术来尝试维持她的生命,但是家里禁制用道术来做这些事情,当年你奶奶走了也都是让她安安静静的离开,你爷爷再难受也没用道术救过她的命。”

    陶老爷子似乎被勾起了遥远的痛苦记忆,他摇了摇头道:“你又是何必呢,生死有命,缘聚缘散都有定数,该走的人若是强留他们在人间,便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陶亦安眼中涌出眼泪来,他喃喃的道:“我知道您不会帮我用道术救她,我便也瞒着您,当时我生意已经做的风生水起了,手上也有很多钱,于是就找人找关系,通过很多途径打听到日本有一种术法可以维持人的生命,从前中R战争的时候,R国人在中国人身上做了很多人体试验……”

    “什么?”这次不光是陶杨,就连陶老爷子和洛雨涵童乐也都有些坐不住了,难不成这个陶亦安这么糊涂,竟然去找了R国人在陶杨妈妈的身体上做人体试验?

    陶亦安捂着头道:“我没有办法,被逼的走投无路又不敢求助家里,便一个人跟他们有了协议,他们帮我维持陶杨妈妈的生命,而我的声音要有一个股东是他们的人,后来生意越做越大,而且他们也似乎并不插手管我的生意,这么多年我就也一直没有跟家里说。”

    “那我妈妈,她现在怎么样?她在哪里?”陶杨眼睛赤红一字一句的问道。

    “我现在告诉你们这些事情,是因为你妈妈可能马上就要重新复活过来了,她这些年一直躺在培养皿里,现在总算要活过来了,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了,当年你们看到的出严重车祸撞的面目全非被我快速弄去火化的,不过是提前安排好的一个尸体罢了。”陶亦安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似乎是长舒了一口气。

    但陶杨此时却眼泪不住留下,陶老爷子也双手颤抖眼睛通红,洛雨涵担心陶老爷子再次被气的晕倒,便赶紧过去帮他拍了拍背顺了顺气。

    陶老爷子缓过神来,苍凉的哀叹一声,老泪纵横道:“我万万没想到,我们道术世家啊……我本来只是以为你冥顽不化,因为想把生意一直做大才跟日本邪道的人一直勾结,万万没想到啊……”

    陶亦安此时也泪流满面的道:“爸,我知道是我不对,可是我又怎么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慧慧去死呢?再说这么多年来,我虽然与R国人有来往,但是我从未做过任何坏事,我从未害过人啊!”

    洛雨涵和童乐都沉默着,洛雨涵一直在帮陶老爷子拍背,而童乐则是抓着陶杨的手拉他坐下,看着他泪流不止的样子一阵心疼。

    陶亦安口中的慧慧应该就是陶杨的妈妈了,洛雨涵在心里仔细想了想,如果是慕离有生命危险,在她面前让她眼睁睁的看着慕离死掉,而恰好有一个契机能让慕离活过来,纵然她知道这是邪术,她是否也和陶亦安一样愿意试一试呢?

    她自己也不敢保证自己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有时候爱会让人疯魔,人生三大苦便是生不得爱别离怨憎会了。

    陶老爷子呆呆的坐了一会,嘴唇还在微微颤抖着,他沙哑着嗓子道:“那你刚刚说的慧慧马上就要活过来了是什么意思?她怎么活过来?”

    陶亦安道:“慧慧被那些人这么多年一直在研究实验,现在科学技术也发达了,有办法可以让她从培养皿中醒过来了,所以我现在才敢把这些事情说出来。”

    陶老爷子因情绪激动一直在全身颤抖,洛雨涵在一旁一直帮他拍背顺气,陶亦安说完这些泪流满面的低着头,对陶老爷子道:“爸,事情已经这样了,您就算现在怪我也于事无补了,我只希望您不要气坏了身子。”

    陶杨也好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他这么多年一直被蒙在鼓里,他颤抖着嘴唇问陶亦安道:“那我妈妈……她现在在那些R国人手里吗?她真的会醒来,跟以前一模一样吗?”

    陶亦安点了点头道:“对,我前两天才去看的,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了,已经可以动了。”

    陶老爷子呆呆的愣了一会,平静一些之后对陶亦安道:“你知不知道当年打仗的时候R国人在中国人身上做的人体试验有多丧尽天良?你怎么会蠢到去相信他们?人各有命啊,慧慧如果是真的得了癌症,而你一直因为自己的私欲把她留在培养皿里研究这么多年,你知道她会有多痛苦吗?”

    一个本来要死的人,将她整天泡在培养皿里等她复活,而且一泡就是这么多年,洛雨涵无法想象这样还算是活着吗?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中国绝大多数人都对R国人没有好感,当年中R战争他们残暴的行径简直令人发指。

    陶亦安泪流满面道:“我没办法啊,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掉,哪怕她有活着的希望,我也能有那么一个念想,除了慧慧,我谁都不想要……”

    洛雨涵一边觉得陶亦安这种举动实在是有些愚蠢,一方面又觉得对他恨不起来,一个这么深情的男人,为了救自己的结发妻子,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孤独的忍受所有的不理解和非议,但他直到现在才说出来,想必也独自承受了很多事情吧。

    凤凰在一边旁若无人的啄食着盘子里的食物,虽然他不知道培养皿是什么东西,但是他也大概听了个七七八八,心中感觉对人类的感情有些难以理解,天命不可违,一个人已经要死了,非要让他活下来的话,其中必然要付出很多沉重的代价。

    陶老爷子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你始终是我儿子,是陶杨的爸爸,你说慧慧还在,便带我们去见见吧,只是日本邪道中人残暴诡计多端,我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啊。”

    陶亦安对陶老爷子道:“爸,我向你保证,这件事情过去之后,我就断绝和R国人的所有来往,生意也赚了很多钱了,够我和慧慧还有你们用了,等这件事情过去了,我就把自己的股份卖了,公司的生意也不做了。”

    这倒还像个样子,但是洛雨涵心中微微叹息,就连她都觉得这其中还有很多隐情,而且跟R国人合作这么多年,他突然想要抽身出来,恐怕十分困难。

    最重要的是,慧慧被做人体试验这么多年,现在就算活过来,还会像以前一样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