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二章 陶老爷子晕倒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72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凤凰极为聪明,在灵力进入洛雨涵的身体的同时,它仍旧在不停的扑棱翅膀转移洛雨涵的注意力,它控制着自己的灵力在洛雨涵的身体里游走了一周,但是却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之前感觉到的神力不知道来源在哪里。

    “真是奇怪……”凤凰在心中自言自语着,在它心中走神的时候,自然也就忘了转移洛雨涵的注意力了,洛雨涵见它忽然间不动也不折腾了,感觉到有些奇怪,将它拿到自己的面前使劲摇晃了两下道:“怎么啦?”

    凤凰这才回过神来,它连忙匆忙之间收回了自己的灵力,但收回灵力的同时带起了一道小小的风,这风不大不小,恰好将洛雨涵的衣袖吹开了一些,现在是在房间里,不可能有没来由的凤。

    洛雨涵低头一看,这个小家伙的爪子竟然勾在自己的衣服上,只要幅度在大一些,指不定自己现在就要走光了,这只鸡看起来倒是十分正经,虽然有自己的思想,但是竟然在暗戳戳的勾女孩子的衣服,指不定想要偷窥呢。

    她连忙从床上跳起来,将凤凰从门里扔了出去,口中仍旧有些愤愤不平的喊着:“小色鸡,亏我还给你起了和平这么好听的名字呢!”

    凤凰在门外扑棱了两下翅膀,它忍了,要不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而且洛雨涵还对他有用,他才不会忍气吞声呢,再说他还得隐藏着不能暴露身份,否则被那些人发现了就麻烦了。

    第二天早上洛雨涵起了个大早继续在梅花桩上面练习锻炼身体,这种事情一天两天压根没什么作用,得日积月累才行。

    但一大早上家里就来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他脸上肥肉横生,但西装革履眼神犀利,看起来要么是经商的要么就是官员。

    陶老爷子在大门口看着那中年人进来,那中年人一进来便示意自己的司机从车后备箱提东西出来,他自己迎着陶老爷子上来叫了一声:“爸!”

    洛雨涵从未见过陶老爷子的儿子,也从未听他或者陶杨提起过,她刚刚锻炼完打算回来吃早饭,便看到了这一幕,这个中年人与陶老爷子和陶杨长的都不怎么像,一看就是常年酒色缠身,被酒食肉糜腐蚀了心灵的样子。

    陶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并未答应,又看了看洛雨涵道:“小涵,去洗一下一块吃早饭吧!”

    洛雨涵应了一声跟中年男人打了个招呼道:“叔叔好!”便转身离去打算去洗漱。

    中年男人指着洛雨涵问道:“爸,这位是?”

    陶老爷子摸了摸胡子道:“这是我收的徒弟,天资聪颖,我拿她当孙女看的。”

    中年男人闻言笑呵呵的道:“那恭喜您收到满意的徒弟了,咱们陶家的道术也总算后继有人了!”

    陶老爷子冷哼一声转身进屋,中年男人连忙跟上去。

    洛雨涵回屋洗漱,她感觉有些奇怪,父子两个关系似乎并不好的样子,她跟陶杨和陶老爷子认识了这么久,都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中年男人的任何信息,而且陶杨也好像没有提起过,不知道他今天来是做什么。

    吃饭的时候陶杨才懒洋洋的刚起床,他到了饭桌上突然发现那个中年男人也在,顿时愣了一下,大怒道:“陶亦安,你来这里做什么?”

    陶老爷子坐在桌子旁边看着陶杨严肃的道:“坐下!饭桌上不要吵吵嚷嚷的,跟你爸怎么说话呢!”

    陶杨有些不情愿的坐了下来,他瞟了中年男人一眼,爷爷的话不敢不听,他闷闷的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

    洛雨涵看着眼前的状况,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这些都是人家的家事,她也不好过问更不好插手,便只好盯着桌子上的饭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开饭。

    陶老爷子叹了一口气道:“咱们也也很久没在一起吃饭了,现在好不容易在一起吃个饭,就不要吵吵嚷嚷的了,陶杨,我今天叫你爸过来也是有事情要跟他说,咱们先好好吃个饭吧。”

    洛雨涵看陶老爷子眼中疲惫难过的神色,感觉有些心疼,陶亦安对于陶杨直呼其名并未生气也没什么反应,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些一样。

    一顿饭在诡异的气氛之中吃完了,与她一样憋闷的还有旁边椅子上的凤凰,它看着满桌子的美食都快要流口水了 ,只是没有人搭理他,而上次吃饭的时候还给它弄了米饭的洛雨涵,这次直接连米饭都没有给他弄。

    因为饭桌上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洛雨涵这顿饭吃的十分不自在,自然也不好随意乱动给自己的小宠物鸡弄吃的东西。

    凤凰那天便饿的不行,吃了一些米饭心中十分的不高兴,后来自己在厨房找吃的东西也没找到,他离开人间一千多年,比璎珞还要不如,自然也不知道有冰箱这个东西了。

    吃完饭洛雨涵便赶紧先回房间了,说自己要研习道术,留下他们三人处理家里的事情。

    陶老爷子将陶亦安叫进了书房单独谈事情,陶杨看了看书房门口有些怔忪发呆,他眼中现出一些哀伤的情绪,口中喃喃道:“妈妈,这个男人我该如何面对他呢?”

    洛雨涵在房间里打坐凝实自己体内的灵力,半个小时之后她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声惊叫,随后是一阵骚乱。

    她连忙走出去看,发现陶杨满目愤怒的背着陶老爷子下楼,她连忙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陶亦安有些尴尬的道:“我爸他刚刚突然晕倒了,送他去医院。”

    洛雨涵连忙上去帮陶杨,陶亦安在背后尴尬的跟着,陶老爷子一向身体不错,这次怎么会平白无故突然晕倒呢?但她此时也不好多问,先将陶老爷子送到医院去再说。

    陶老爷子躺在医院里,洛雨涵和陶杨及陶亦安在外面等着,陶杨对他的父亲怒目而视道:“陶亦安,爷爷一向身体不错,你一来他就突然晕倒了,你在书房对他做了什么?”

    陶亦安有些无奈的道:“好歹我也是你爸爸,能不能在外人面前给我留些面子,你爷爷他也是我爸,难不成我会对他起什么坏心眼不成?”

    洛雨涵感觉自己也有些尴尬,她一个外人站在这里听着人家父子两吵架,要不是她担心陶老爷子的状况,也不会在这里尴尬的站着,她应该在楼底,不应该在楼里。

    陶杨冷冷的看着陶亦安道:“她不是外人,她是我爷爷的孙女,是我的妹妹,反倒你,你才是外人,你连自己的发妻都能害死,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洛雨涵听到陶杨说的前半句感觉有些无言的感动,但是听到后半句的时候,顿时感觉自己浑身的汗毛都要炸起来了,她不知道这个家庭究竟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陶亦安的发妻,是陶杨的妈妈吗?

    因为某种原因陶杨的妈妈去世了,导致了陶杨对他的亲生父亲怨恨,洛雨涵只能猜测到这些了。

    她初见陶杨之时,只以为他是个半吊子的修道之人,是个有钱人家傻兮兮的二世祖,后来他与童乐在一起之后,对童乐认真负责,虽然为人有些半吊子,但却善良温柔。

    现在的陶杨却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怒目而视恶语相向,是什么造成了他这样的性格呢?

    陶亦安闻言扭过头,眼中闪过一丝伤痛追忆之色来,他对陶杨道:“你妈妈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这么多年来我也没有再娶老婆,我心里唯一的妻子只有你妈妈一个人!”

    陶杨对此并不领情,他轻轻笑了笑,眼带嘲讽的轻声道:“装什么深情呢,你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好,外面女人从来没有断过,娶不娶又有什么区别呢?我妈妈也不会再活过来了。”

    陶亦安张了张口,想要解释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话。

    急诊室门此时开了,一个带着口罩的中年浓眉医生走出来喊道:“哪位是陶远山的家属?”

    洛雨涵和陶杨陶亦安连忙迎了上去,洛雨涵也是刚刚一起来医院才知道原来陶老爷子的名字叫陶远山。

    医生看着三人摘下口罩叹了一口气道:“你们平时应该多关注一下老人的身体健康状况,他这么大年纪了,刚刚是因为高血压晕倒,不过很奇怪的是他的身体各项指标都不好,而且身体器官衰竭很严重,原因我还在研究。”

    洛雨涵闻言与陶杨面面相觑,陶老爷子一向身体不错,怎么会突然这样呢?

    她这阵子是发现陶老爷子有些神色不好,但只以为是他没休息好,没有想到他的身体会这么差了。

    医生对三人道:“病人现在已经醒过来了,没什么大碍,你们可以进去探视,不过注意不要吵闹不要让病人情绪激动,饮食及其他注意事项待会我让护士过来告诉你们。”

    三人连忙走了进去,陶老爷子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洛雨涵看着此时的陶老爷子,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生病的老人而已,他不是什么厉害的修士,也不是那个谈笑风生看起来总是精神矍铄的白胡子老头了。

    他就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身体虚弱,看起来像是一片随时要被秋风吹走的叶子一样。

    陶杨哽咽着叫了一声:“爷爷!”

    陶老爷子慢慢收回看着天花板的目光,然后嘴角带着笑意看着三人道:“怎么都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啊?”

    洛雨涵走过去将陶老爷子的病床调整了一个舒适些的角度,让他半躺着跟几人说话,陶亦安愧疚的看着陶老爷子道:“爸,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跟你争吵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