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五章 卓烟柳自刎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95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两个叠加的血火符上面散着淡淡的金光,这下白飘飘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那两张叠加的血火符,想了想暴退两步决定先观察一下情况。

    陶老爷子说过越厉害的血符越是消耗精力,此时洛雨涵感觉头昏脑涨,几乎都无法驱动灵力去催动这两张叠加的血火符了,她强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疼痛让她的神志恢复了一丝清明,随即她勉强催动全部的灵力去驱动血火符急速飞到了白飘飘的面前。

    白飘飘一时躲闪不及,那血火符到了她面前之后便“砰”的一声发生了爆炸,爆炸之后一团火焰腾空而起,白飘飘身上被火焰包裹起来,剧烈的挣扎尖叫着。

    洛雨涵距离血火符爆炸的地方还有四五步之遥,尚且受到了波及被炸的后退两步重重的跪在了地上,随即又是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来,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摇摇晃晃实在支撑不住了,甚至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眼前冰天雪地里似乎出现了一个大黑洞,随后她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洛雨涵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慕离和陶老爷子都在她的身边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她转了转脑袋发现招财不见踪影,她似乎处在一个昏暗的地下室里面,地下室摆了几根蜡烛,有着强烈的让人欲呕吐的气味。

    她在陶老爷子的搀扶下艰难的坐起身子来,发现慕离脸色十分苍白,嘴角还有黑色的血渍,似乎受伤不轻的样子,几人旁边有一个大铁笼子,里面关了一些昏迷不醒的妇女和儿童,旁边还有一个单独的笼子,里面有个面目清秀的妇人昏迷不醒的倒在里面。

    卓烟柳靠在单独的笼子旁边,脸色十分苍白,脸颊白白的戏妆也被嘴角的血迹弄花了不少,他眼神有些疲惫涣散,靠在笼子旁边看着笼子里被关起来的妇人,眼神有几分温柔。

    他叹了一口气,有些不甘心的道:“我已经尽力了,但是还是打不过你,不过也罢了,我也早就厌倦了这种日子,好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竟然能找到与我母亲长的一模一样的女子陪我度过最后的日子。”

    洛雨涵强撑着身体,她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想必是慕离拼尽全力与卓烟柳对战,因此又受伤了,她有些担心的看了看慕离,见他虽然脸色苍白但却依旧在强撑着,他冷冷的问道:“那只黑猫呢?”

    卓烟柳转过脸看着几人虚弱的道:“它会安全出来的,你们都是心地善良之人,只是我这辈子被人所害到去害别人,到现在厌倦活着,最后的时刻却依旧无一真心疼我的人在身边,真是有些悲哀啊!”说罢虚弱的咳嗽了两声。

    洛雨涵不知道此时该说什么好,卓烟柳打开笼子的门慢慢的爬了进去,将脸颊靠在那昏迷的妇人怀中,有些温柔怀恋的呓语道:“娘亲,孩儿真是想您啊,我燃了多少犀角香却还是见不到您啊,现在这样我也知足了,我为您唱一曲您以前最爱的戏,便去找您吧。”

    说罢卓烟柳又贪恋的在妇人怀中蹭了两下,他拿起妇人的手为自己擦拭去了

    脸颊上的泪珠,随后慢慢爬出笼子站起身来,他的目光甚至都未看洛雨涵几人,他只是信步慢悠悠的走到了墙边,拿起了墙上的一把锋利的骨剑,看样子应该是成年女子的腿骨制作而成的。

    洛雨涵有些戒备起来,陶老爷子和慕离见状也戒备起来,但卓烟柳并未理会众人,而是自顾自的甩了甩袖子,随即便开腔唱了起来: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愁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只短短几句卓烟柳却唱了好一会,抑扬顿挫唱腔婉转,但洛雨涵却能听到一种浓浓的悲哀和伤感来。

    只唱了这几句卓烟柳便哽咽着唱不下去了,他顿在原地双眼看向前方但却没有聚焦,此时他泪流满面妆都花了不少了,陶老爷子咳嗽了两声有些赞叹道:“好一曲霸王别姬!”

    卓烟柳闻言看了陶老爷子一眼,眼中竟有一种遇到知己的欣慰之感,随即他突然扯开嗓子悲壮的唱道:“汉兵已掠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妾妃何聊生……”唱罢这句,他竟拿起手中锋利的骨剑往自己的脖子上用力一划,随即鲜血喷射而出,卓烟柳双目圆睁着慢慢摔倒在地上,渐渐没了声息。

    洛雨涵被这一幕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陶老爷子见状摸着胡子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这卓烟柳杀了很多人的确是罪有应得,只是就这么悲壮的死在了他们面前,还是让人有些心里不是滋味。

    就在此时从地下室的台阶上跳下来一个黑影,洛雨涵定睛一看,正是方才没有看到影子的招财,只是招财似乎与之前大有不同,它似乎被强行染了个色,身上白一块黑一块的十分不均匀。

    此时虽然气氛紧张而沉闷,但洛雨涵还是险些要笑出声来,但她一笑便有些艰难的咳嗽起来,招财看到地上已经死去的卓烟柳,骂道:“这简直就是个神经病,非要把本大爷这么好看的黑猫染色变成狸花猫,想要狸花猫自己去养一只不就好了!”

    此言一出洛雨涵实在忍不住了,陶老爷子也笑出了声,慕离虽然脸色苍白,但脸上也带了不少笑意,招财恶狠狠的瞪了几人一眼,洛雨涵笑完之后突然又觉得有些伤感起来,她想了想问道:“卓烟柳死了之后为何没有魂魄呢?”

    慕离摇了摇头,有些虚弱的对她解释道:“他是个阴阳人,但并非是天生阴阳人,应该是将两魂六魄与祁天做了交易,才变成了一个阴阳人,死了便是死了,他本来也不是一个魂魄完整的人了。”

    洛雨涵想到在太虚幻境中看到的红衣邪恶的祁天的虚影,顿时有些感觉到透骨的寒冷,那个人究竟是有多强大啊?被封印在无间地狱中还有人在不断的努力救他,璎珞白飘飘都在试图救他,不知道这世间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在试图救他。

    想到这里洛雨涵被一声铁门撞击的声音打乱了心神,陶老爷子打开了那个大笼子,一个个探了那些人的鼻息,回头道:“还好,这些人都还活着,只是被药物弄昏迷了,应该不久

    就会醒过来,咱们匿名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吧。”

    洛雨涵点了点头,与虚弱的慕离互相搀扶着走了几步忽然道:“方才的白飘飘不见了……”

    慕离道:“她已经魂飞魄散了,做尽了坏事,刚才浑身是火慌不择路逃跑时,恰好撞到我和卓烟柳在打架,不小心撞到了我的红莲业火上,意外魂飞魄散了。”

    洛雨涵听到这个感觉有些唏嘘,这件事情突然就以一种十分意外的方式结束了,陶老爷子确定了每个人都呼吸平稳之后对两人道:“咱们清理一下自己的痕迹离开这里吧,此事包含灵异事件,报警的话恐怕也没那么容易过去,我直接联系李警官吧,让他来看着处理,再加上这是拐卖妇女儿童的大案,他们一定会慎重调查的。”

    随后几人搜了搜卓烟柳的家里,已经没有任何有效的书籍资料了,看卓烟柳的模样,似乎是今日已经预料到自己会死,便提前将一切都处理掉了,他家院子现在空无一人,给他们开门的那个青布长衫中年人也不见踪影了。

    洛雨涵走到卓烟柳的房间,他的房间挂了很多的戏服,里面内衬多多少少都有人皮,还有一些人皮和人骨头做成的骨碗骨碟,骨头手串项链等等,看起来十分渗人。

    床边的墙上挂了一个人皮做成的背包,看起来做工十分精致,洛雨涵看到这个心中一阵恶寒,但陶老爷子却走过去取下那个人皮包观察了一番打开了包,打开之后他楞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慕离和洛雨涵都被老爷子的笑声所吸引,都凑过去看他笑什么,招财此时不在,应该是立马溜走去洗自己身上斑驳的染料了,洛雨涵凑近一看却还是不太懂陶老爷子在笑些什么,包里只装了三个大小不一看起来乌漆嘛黑的画笔,以及一卷画轴。

    陶老爷子拿出那三只画笔道:“小徒弟,看看这是什么?卓烟柳是个画皮师,你也带你的四只鬼画过皮,可认识这是什么?”

    洛雨涵一脸茫然的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们找绿萝画皮的时候没见过这么奇怪的笔。”

    陶老爷子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道:“这是画皮师专用的笔,有了这个便不只是幻术支撑画皮了,精雕细琢不在话下,而且能为画皮师省不少的灵力。”

    洛雨涵闻言有些失望,还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原来只是画皮师用的东西,不过她随即一想,自己的四鬼恰好需要再画新皮了,如果绿萝收这笔的话,恰好可以拿去与绿萝条件交换一下。

    慕离却没有看那几支笔,而是将目光看向了那个合起来的卷轴上,他伸手拿过那小小的卷轴,慢慢的将它展开,卷轴完全展开约又十五厘米宽,一尺长,看起来十分袖珍。

    洛雨涵并不明白是做什么的,但慕离将卷轴递给了她道:“这个幻术卷轴你拿上,若你日后学了幻术的话便可以拿这卷轴设置自己难忘的场景,甚至可以随时神识连接进去,每次都能如同身临其境一般,也可以画了场景诱别人进去,就像上次绿萝的那个灯笼一般。”.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