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三章 卓烟柳的往事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66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卓烟柳笑了个够,总算停下了笑声,他慢慢直起身子抬起头道:“好一个大义凛然的冥王,你天生便高贵,天生便不是普通人,所以你怎么会懂得普通人的疾苦呢?说说便罢了,好听的话谁都会说。”

    幕离这次没有接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卓烟柳,一旁的招财有些不耐烦的伸了个懒腰道:“不要在这里阴阳怪气的说话了,反正迟早还是要打一架的,能不能快点打一架啊?”

    卓烟柳看了看招财,他这次倒是没有在癫狂,而是看着招财露出了一种温柔的追忆的笑来,看的招财直发毛,卓烟柳眼中露出怅惘的表情道:“从前我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时候,她也有一只猫,是一只狸花猫,只是比你要温顺多了……”说到这里他慢慢的叹了一口气道:“只是那猫后来被人扔进井里淹死了。”

    招财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卓烟柳看它的眼神让它感觉十分的变态,饶是招财见惯了风雨,但是在卓烟柳说出那只猫被扔进井里淹死了的时候,它还是感觉到脊柱一冷。

    洛雨涵听着卓烟柳说到自己的母亲,眼中显现出无限的柔情来,只是这种人按理说应该对妇女和孩子都会有同情心才对,又怎么会拐卖妇女儿童,去剥皮制作人皮的东西呢?这其中又有些什么曲折的故事呢?

    陶老爷子已经自觉的坐在了桌子旁边的木制长椅上,有些安逸的眯了眯眼睛,甚至盯着那些茶壶和茶杯,看起来都想要给自己泡壶茶了,洛雨涵心中有些汗颜,这老爷子心真是大,自己在这里紧张兮兮的半天了,陶老爷子倒好,先享受起生活了。

    洛雨涵想了想也走到陶老爷子身边坐下,几人一猫都不搭理卓烟柳说话,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起来,卓烟柳见状竟然也没有生气,他弯腰从地上捡起那个骷髅头骨和摔成几段的蜡烛,有些温柔的抚摸着那个头骨道:“你们猜猜这是谁的头骨?”

    场面再次陷入尴尬,并没有人搭理他,但此时桌烟柳也并没有生气,他将蜡烛全都塞进头骨中,洛雨涵想到一个可能性,她有些小心翼翼的道:“该不会……该不会是你儿子的吧?”

    卓烟柳一个冷眼过来,吓得洛雨涵一个哆嗦,说话也尴尬,不说话也尴尬,随即卓烟柳将那头骨放在桌子上,转身俯身拿起了洛雨涵面前燃着犀角香的那个香炉,他有些怅惘的道:“我都快忘了我活了多少岁了,自我母亲走后,我一次生辰也没过过了。”

    招财此时已经十分不耐烦了,它摇了摇尾巴不高兴的道:“把你要说的都一次性说完,说完要打架就赶紧打一架,磨磨唧唧啰啰嗦嗦的像个娘们一样!”

    卓烟柳将香炉凑在鼻子上,深深的嗅了一口,然后闭起眼睛露出了陶醉的神情,洛雨涵看着这一幕,唯恐他待会再次发疯,但卓烟柳却并未理会招财的话,而是开口说起了他的故事:

    “我叫卓烟柳,大概已经活了两百多岁了,我的母亲是一个戏子,整日便

    是唱戏为生,后来被我父亲看上,便进门做了他的一方小妾,一时之间无限宠爱,只是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只见新人笑,谁能听到旧人哭呢,再说戏子这种下九流上不得台面的,不得宠爱之后自是受尽欺凌。

    但我母亲是个乐观善良的人,自她生下我之后便体弱多病,身体很差,虽然在府中身份低微,但母凭子贵,有我在好歹倒也勉强能生存下去,我们捡了一只流浪的狸花猫,养在院子里,猫儿很听话,母无事的时候便经常偷偷教我唱戏玩。

    有一年冬天,那年雪真是大的厉害啊,我那年也九岁了,已经在私塾上学了,那天天寒地冻,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一群人在湖边围着议论纷纷,我从小就知道没事不要凑热闹,免得多惹祸上身,我想早点回去找我的母亲,可是那些下人回头看到了我,眼中都莫名露出了一种怜悯的眼神。

    我莫名心里就开始慌乱起来,总觉得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我慢慢的走到湖边,脚和腿都仿佛有千斤重一般,在湖边我看到母亲衣不蔽体,嘴唇青紫身上都是伤痕死在了湖边,我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不知道如何是好,连哭都忘记了。

    我只有九岁而已,但却早已知道人情冷暖,母亲是我在这世间唯一的温暖和依靠,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浑身冰冷,父亲冷冰冰的对一个下人说道:“带他回去,他母亲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但他毕竟是我的儿子,此事就当与他无关。”

    那下人抱起我,像拎着一个小鸡仔一样,我那时候身体瘦弱,但想到要永远离开母亲,便开始拼命挣扎起来,将那下人脸上都抓了几道口子,好在我挣脱开了,我连滚带爬的跑到母亲身边,脱下我的小衣服盖住她的身子,她的身体冰凉的厉害,眼睛似乎还有没干透的泪痕,脸上也有青紫的伤口。

    我不知道母亲如何死去的,也不知道她死了多久,她冰凉的体温冻的我瑟瑟发抖,但我就是不愿意放开她的身子,一放开我这辈子再也没办法抱住她了,我甚至都没听到父亲冰冷严厉的声音让下人带走我,随即我浑浑噩噩的被人抱走了。

    那一天真的是太冷了,是我记忆中最冷的一天啊,冷的我到现在想起来还忍不住打哆嗦,后来父亲让大房的夫人领养我,让我叫她母亲,我开始不从,挨了好多打,后来学乖了,我想调查母亲的死因,我想替母亲报仇,我便表面顺从她,乖巧听话。

    但没有亲娘的孩子,亲爹也不喜欢,在偌大的府中又有什么活路呢?我和娘亲养的狸花猫经常偷偷跑来看我,后来被大太太发现了,她的小儿子连同害死我娘的那个女人的儿子将我的狸花猫抓住,活活将它剥了皮,然后丢到我面前让我看,我去看的时候可怜的猫已经奄奄一息了。

    我喊小猫的名字,它似乎还记得我,挣扎着想要靠近我,血红的身体不断在抽搐着,但大房夫人的小儿子一脚将我的狸花猫彻底踩死,它发出一声哀叫便没了动静。

    猫有什么错呢?更何况是那么小的猫,我那年已经十岁了,但面对两个比我小两岁的小孩子,却连骂他们一句的勇气都没有,我没有哭也没有闹,我将指甲掐在手心,掌心都被掐出了血红的指印。

    后来我在下人只言片语的嘲讽以及自己的查探里知晓了母亲的大概死因:母亲后来虽然失宠了,但父亲喜欢她的那副好嗓子,偶尔会来小坐听她唱戏,新受宠的那个小妾心中不悦,怕母亲重新夺走她的宠爱,便设计约母亲去湖边的假山旁,让人扒母亲的衣服随后喊人来,说母亲与奸夫在这里私会。

    父亲来了之后大房太太与那小妾串通一气都说看到了那一幕,父亲一气之下未做过多调查,逼问我母亲奸夫是谁,我母亲解释但没有人听,下人有的知晓真相,但他们都不敢吭声,再说又有谁会为一个不受宠的戏子说话呢?

    母亲性子倔强,父亲不信任她她便咬牙什么也不愿再说,父亲便找人打她,没想到竟将她在湖边活活打死了,这种事情说出去也不光彩,母亲的尸身后来被扔到城郊乱葬岗,大约是被野狗吞食了吧。”

    卓烟柳说完了他的往事,眼中现出了哀伤追忆痛苦的神色,洛雨涵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些什么事,让他能够成为一个阴阳人画皮师,但他这个人十分矛盾,一方面追忆自己的母亲,一方面却又残害妇女儿童,剥皮这件事的由来恐怕就是童年他的狸花猫在他面前被剥皮留下的心理阴影吧。

    陶老爷子听罢叹息了一声,眼中露出了一些无奈的神色来,他对卓烟柳道:“孩子啊,以恶止恶,何时是个尽头啊,再说你拐卖残杀的那些妇女孩子,他们与你没有任何交集,他们又做错了什么呢?”

    卓烟柳将香炉放在桌子上,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这些年我也腻歪了,后来我遇到一个人,他将我变成了阴阳人,教我画皮之术,只是别人都是用假皮画,而我是用真皮,那人将我扔在他的阵法中,给我书让我自己学本事,能逃出去便算是我的本事,逃不出去便是我自己的命了。”

    洛雨涵心中隐隐有些觉得那个女鬼白飘飘之前说的背后的“那位大人”并不是这个卓烟柳,此时听出了一些苗头,连忙问道:“那人是谁?”

    卓烟柳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他叫祁天。”

    慕离和洛雨涵闻言都开始警惕起来,没想到他背后的人居然是祁天,洛雨涵追问道:“那白飘飘背后的那个人呢?也是祁天吗?”

    卓烟柳并不意外洛雨涵知道祁天这个人,他有些嘲讽轻蔑的道:“那个蠢女人,只是祁天众多女人的其中之一罢了,竟然也敢那么嚣张不知死活,不但浪费了吸取精气的阵法,还敢跑来要求我做事情,简直不自量力!”

    洛雨涵注意到白飘飘叫祁天的时候用的称谓是“我们大人”,而卓烟柳用的称谓却直接是祁天,看来祁天被关进无间地狱的这些年里,他恐怕早已没了敬畏之心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