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二章 犀照通灵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386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幕离揉了揉眉心道:“明天晚上咱们还是如期去赴约吧,今晚都休养好,今晚我们去探了卓烟柳的家,处处都是阵法,好在我们并没有深入那里面,不过今晚他没有亲自过来拿小涵的眼睛,说明他需要亲自坐镇他的阵法才行。”

    陶老爷子点了点头道:“今晚大概率他们不会再过来了,离开了阵法的卓烟柳不足为惧,咱们今晚好好休整一下,明天便去捣他们的老窝!”

    幕离点了点头,他让陶老爷子回房间睡觉去了,自己想了想还是和衣躺在了洛雨涵的身边,和招财一起留在了这个房间,毕竟今晚洛雨涵险些遇到生命危险,他时刻留在这里总要安心一些。

    两人都有些疲倦,招财今晚也受了不小的伤,盘在被子旁边就趴着休养起来,幕离亲吻了一下洛雨涵的额头,又亲吻了她的眼睛,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有些心疼的跟她道了晚安,抱着她一起入睡了。

    ……

    第二天醒来天已经大亮了,房东夫妇并没有过来喊他们起床,洛雨涵感觉浑身疼痛,有些疲惫的睁开双眼,发现幕离正距离自己很近看着自己的脸,她感觉脖子下面似乎枕着一只手臂,昨晚睡觉的时候便迷迷糊糊的枕着了,一夜了还枕着,心中有些愧疚压了幕离的胳膊一夜,忙手忙脚乱的拿开幕离的手臂。

    “怎么?不喜欢这样枕着我的胳膊吗?”幕离眼神温柔的看着洛雨涵,语气温柔缱绻的问道。

    洛雨涵连忙摇头,有些歉疚的揉了揉幕离的胳膊,招财已经坐在桌子上了,有些鄙视的看着两人秀恩爱,幕离看洛雨涵脸色还是有些苍白,便温柔的对她道:“起床吃点东西吧,咱们晚上还有正事。”

    昨晚失血过多的身体还是没有被治愈,洛雨涵感觉身体还是有些虚脱,但她一清醒过来便立马想到了昨晚自己的四鬼和招财所受的伤,以及卓烟柳拐卖妇女儿童剥皮的事情,她心中充满了愤怒,也无比的痛恨自己还不够强大,不能早点发现这些龌龊的事,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何况保护别人呢。

    她与幕离陶老爷子以及招财吃了饭之后,商议了一下晚上要准备的东西,陶老爷子道:“卓烟柳家中阵法重重,都是他本人在坐镇着,擒贼先擒王,我们若是能先抓住他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

    幕离摇了摇头,面色有些凝重的道:“先抓他谈何容易,我们昨晚去了他家之后,他马上就派了人过来抓小涵她们,这个人十分狡猾,我们还得小心行事才是。”

    洛雨涵感觉自己对阵法一窍不通,此时有些干着急,就担心晚上去赴了那鸿门宴回头只是有去无回,她想了想对那阵法看来只能智取,那么对人呢?

    “卓烟柳这个人感觉有些双重人格,一面温柔一面又十分狂暴残忍,他应该是有过什么心理创伤才会这样,只是为什么呢?”洛雨涵想了想问道。

    幕离和陶老爷子对视一眼,均是眼前一亮,从这里入手感觉会有突破口,幕离沉思了一会道:“卓烟柳在镇上唱戏,而且对喜欢听戏的人都抱有保护的意识,也并未伤害过镇上的人,姑且认为他是怕在镇上闹出人命惹人注意,但是他专门拐卖妇女小孩做这种恶毒的事情,这个要怎么说?”

    “他可能对妇女孩子有一定的仇视心理,一般都认为妇女小孩是弱势群体,难道他是讨厌弱者?只是老人也是弱势群体,他却没有动手,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也可能是因为妇女小孩被残忍杀害之后怨气大。”陶老爷子分析了一番,但是发现并没有什么逻辑性,顿时感觉有些头疼。

    洛雨涵想了半天,她们对卓烟柳也只能算是一面之缘而已,并没有什么太深刻的了解,现在这样分析的话未免有些太片面了,她想了想提议道:“不如咱们早点去他家拜访他,不要等到晚上了,晚上乌漆嘛黑的,敌暗我明不利于行动。”

    陶老爷子摸着胡子有些赞许的点了点头,道:“这个提议可以,何必按照他的规矩等到晚上呢,咱们偏偏就要打破他的规矩!”

    幕离想了想也觉得洛雨涵的提议很正确,便对两人一猫道:“去了之后我们四个不要分开,一直都呆在一起,尽量不要走散了。”

    两人都凝重的点了点头,招财动了动胡子摆了摆尾巴,有些高傲的表示自己也知道了。

    几人约定的晚上过去,但是中午就跑去赴约去了,卓烟柳家与镇上其他人家并没有什么不同,老式的雕花门,门外院子墙上爬满了藤蔓,门口居然还挂着两个红灯笼,洛雨涵立马又想起了昨晚自己为了救四鬼啃人皮灯笼的场景,顿时胃里一阵恶心,她赶紧观察了一下那两个红灯笼,看了一下知识纸糊的之后放下心来。

    幕离也注意到那两个红灯笼了,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异常,便举起手来敲门,铜环敲在木门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里面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随后里面传来一阵响动,门“吱呀”一声便打开了,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昨晚在戏台后面的化妆间看到的那个中年男人。

    那中年男人穿着青布长衫,见几人过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少爷在等你们了。”

    洛雨涵顿时心中警铃大作,他们才刚敲门,卓烟柳便知道他们过来了,而且已经在等他们了,这是何等恐怖的一件事?里面必定有诈,她赶紧看了看幕离和陶老爷子,二人都面上不露声色,陶老爷子高深莫测的摸着胡子,进了门之后开始四处打量起来。

    几人一猫进门之后那中年男人便立刻将门在他们身后关上了,院子摆设也十分平常,甚至在院里里还搭起了一个葡萄架,地下有个石头桌子和凳子,夏天来这里纳凉倒是十分不错的选择,若是再有佳人小酒,便更是胜似仙境了。

    只是洛雨涵想到这个院子的主人做过哪些事情,心头便忍不住一阵冰凉起来,甚至连带着看这普通的院子也阴森森了起来,中年男人在前面一言不发的带路,几人跟着他走进客厅,卓烟柳穿着一身红色的戏服背对大家在一张桌子面前站着,桌子上有个香炉在袅袅的燃着香,还有一套茶具。

    “你们来了。”卓烟柳并未转身,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那中年男子一言不发的退了出去,洛雨涵趁机打量了一下客厅,有绿植盆栽,还有鱼缸养了几条可爱的小金鱼,看起来生机勃勃的模样,似乎卓烟柳也并不是他人口中那将人命视作草芥的恶魔。

    幕离几人并未说话,陶老爷子自顾自的背着一只手,一手摸着胡子走到那香炉旁边闻了闻,口中有些惊讶的赞叹道:“这个香不错,只是大白天的在这里烧未免有些太浪费了些吧?”

    卓烟柳轻笑一声,他还是背对着几人,他的身子挡住了他的手,洛雨涵看不清他究竟在做些什么,但总觉得心里有点毛毛的,卓烟柳紧接着转过身来,他的脸上还画着戏妆,洛雨涵从未见过他卸妆的模样,唱戏需要吊眉化全套的妆容,画完之后与自己本来的样子会差距很大,洛雨涵看着此时的卓烟柳,心中实在与那张照片上他的样子对不上。

    他看了看桌子上袅袅升起的香叹了一声道:“传说犀照通灵啊!”声音有着无尽的失望和怅然。

    洛雨涵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无尽的落寞,但她此时更注意到的是刚才卓烟柳挡着的东西——一个骷髅头头顶放着一根蜡烛,蜡烛此时正在燃烧着,烛泪时不时的滴落到骷髅头上面,骷髅头旁边放着一把精巧的剪刀,另洛雨涵觉得惊惧的是那骷髅头的尺寸,那分明是一个小孩子的头骨,已经有些发黑了。

    幕离显然也看到了这些,他面沉如水,脸上不动声色的问道:“犀照是可以通灵,怎么?你燃了犀角香结果也没能看到自己想见的人吗?”

    卓烟柳看了幕离一眼,突然眼神中显现出愤怒来,他一甩袖子将骷髅头烛台打翻在地,有些暴躁的冲幕离吼叫道:“你是冥王又有什么了不起?你们这些人又能看到世间的疾苦吗?若是真的能看到,为什么坐视不理?还是说你们连自己也顾不上?你们算什么神!”

    幕离摇了摇头道:“我不是神,纵然是天是神,又怎能将世间疾苦尽收眼中呢?总有阴暗的地方是太阳照射不到的,比如拐卖妇女孩子这种事,但是这些阴暗只要我看到了,哪怕以生命为代价,我也会管到底!”

    卓烟柳停下了狂躁,他定定的看着幕离的眼睛,幕离也与他浓墨重彩的眼睛对视着,两人看了半晌,卓烟柳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来,他越笑越厉害,甚至笑的弯下了腰捂住了肚子,甚至笑出了眼泪来。

    洛雨涵有些糊涂的看了看幕离,见他还是一副不动声色高深莫测的模样,又看了看陶老爷子,他也一脸的迷惑,眼中似乎写着:这卓烟柳恐怕是羊癫疯又犯了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