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九章 露出马脚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84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但想着自己还是应该保持洛雨涵清纯乖巧一些的形象,便有些委委屈屈的假意哭道:“师傅,这个死黑猫一直欺负人家,你可要帮我做主啊!”

    两人一猫闻言都有些愣神,这洛雨涵该不会摔了一跤把脑袋也给摔坏了吧?怎么一副娇滴滴娇柔做作的模样了?陶老爷子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陶杨见状赶紧打圆场道:“你醒过来了啊?感觉怎么样?”

    璎珞继续娇滴滴的撒娇道:“我感觉头疼的厉害,而且身上也疼的不得了,在这里还一直被这只死黑猫欺负,不如 我回家去算了,呜呜呜!”说着便假装很委屈的哭了起来,她此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想到雄性动物向来都怕女孩子哭,现在不如装哭来分散一下他们的注意力。

    但此言一出陶杨的神情却有些不对了,据他所知洛雨涵似乎是个孤儿,而且现在也没有家了,他回家回哪里去?于是也有些尴尬的试探问道:“小涵,你在这里是不是住的有些不舒服啊?不过现在特殊时期,怕你出去了危险,所以暂时还是先留在这里吧!”

    璎珞闻言以为陶杨的尴尬是因为没有照顾好自己,所以心生愧疚,但若是继续留在这里跟几个熟悉洛雨涵而且不受自己控制的人在一起,破绽实在太多了,不如趁机回家去,便继续哭哭啼啼的道:“你们都对我很好,只是我有些想我家人了,我想回家跟家人呆在一起。”

    陶杨此时眼神有些凝重,招财倒是神经粗大,它也没想到洛雨涵家人的问题,陶老爷子是压根不了解这些东西,所以此时也没有过多的反应,只要陶杨与洛雨涵认识时间比较长再加上童乐是他女朋友,所以额外知道很多事情,此时他有些怀疑洛雨涵是不是又被那邪修弄邪法控制了,所以今日一直行为有些诡异。

    想了想他有些谨慎的开口试探的问道:“刚刚乐乐还给我打电话了,她说你妈妈联系不上你有些担心,就找她了,你要不给家里报个平安先留在这里养伤吧。”

    璎珞有些不明白事情的具体情况,见陶杨这样说,便赶紧顺势说道:“我恰好也有些想我妈妈,不如我还是回去跟她在一起吧,也免得她一直担心我。”

    陶杨闻言立刻眼神露出戒备对陶老爷子和招财道:“她不是洛雨涵,洛雨涵是个孤儿,怪不得今天一直觉得她哪里不对劲,现在的洛雨涵恐怕是被别人控制了!”

    招财闻言也想通了今天的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怪不得它刚刚恶作剧的时候,这个女人明明醒来了却一直假装还在昏睡,可能是躺在那里想什么歪心眼呢。

    陶老爷子闻言也大吃一惊,他的小徒弟被控制或者是被附身了,他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难不成是那邪修背后更厉害的人的手笔?便厉声问道:“你是谁?”

    璎珞刚刚听到陶杨说的那句话之后便心中一沉,看来果然还是少说少错,她也未曾想到洛雨涵居然没有亲人,看陶杨的眼神也莫名有了一丝怨毒,但

    她赶紧掩藏起来楚楚可怜的哭道:“师傅,人家摔了一跤脑子有些不清醒了,感觉自己像失忆了一样,好多东西都记不清楚了,头好疼啊!”

    陶杨闻言谨慎的问道:“那你说说你最好的朋友的名字叫什么?我又叫什么?你在哪所学校上学?”

    璎珞一时愣住,这些事情她都一无所知,现在突然被问起来,一个都回答不上来,对陶杨的怨恨就更深了,就是他在破坏自己的好事,还有那个死黑猫招财!

    她眼珠子咕噜噜的转着,心中在焦急的想着对策,她还不知道洛雨涵之前被邪修控制的事情,以为是大家知道她是璎珞了,但是此时情况紧急,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来,于是打定主意一口咬死自己是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打死不承认就好了!

    打定主意她便继续可怜兮兮的开口道:“我不是小涵 我还能是谁啊?你们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我只是摔了一跤很多东西都不记得了而已……”她可怜兮兮的表情配着脸上画的乌漆嘛黑的乌龟图案来,总有些说不出的搞笑来。

    招财谨慎的看了璎珞一会儿,慢慢的开口道:“真正的洛雨涵恐怕还在梦境中,你是璎珞,哼,我就说今日怎么看你哪里都不对劲,感觉说话如此做作恶心很像一个人,现在想到了,原来你是趁洛雨涵不在霸占了她的身体!”

    璎珞见事情已经被拆穿,眼中闪过怨毒的神色看了看陶杨和招财道:“是我又怎么样?你们又能如何?杀了我吗哈哈哈,杀了我她也一样活不了,而且我告诉你们,她恐怕已经回不来了!”

    陶老爷子闻言大惊,自己竟然被眼前这个女人给欺骗了,于是厉声对璎珞道:“你把我徒弟弄到哪里去了?”

    璎珞哈哈大笑,一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她看准了开着的窗户,以她现在的能力,跟眼前的两人一猫打肯定是打不过的,只有逃跑才能有一线希望,于是她急速跑向了窗户!

    ……

    在梦境中,洛雨涵与幕离一起,他两走过了不少路,也看了许多幻像,洛雨涵跟随幕离见过许多他从前见过的东西,感觉很是新奇,幕离还给她呈现了他们前世在忘川河边相识的场景。

    幕离果然没有骗她,那只黑鱼是真的很丑……她看着忘川河边身穿黑衣的幕离的幻像问幕离道:“你怎么一直都在穿黑色的衣服啊?看起来一点也不活泼,死气沉沉的。”

    “不喜欢吗?”幕离摸了摸她的头道:“不喜欢的话那我以后便穿白色的,翩翩佳公子娘子喜欢吗?”

    洛雨涵赶紧道:“喜欢啊喜欢啊,长的好看的我都喜欢!”

    幕离顿时有些吃味的道:“难不成在娘子心中,还有比我更好看的男人?”

    洛雨涵有些难以回答这个问题,长得好看的男人实在是太多了啊,而且各有各的好看,再说那么多的风格,难道欣赏的眼光也不能有了么……

    正这样想着

    ,眼前的幻像忘川河水中,突然黑色的河水开始翻腾起来,其中凭空跃出了一个一身红衣眼神邪魅的男人来,男人长长的红色头发飘散着,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着,嘴唇殷红,手上也拿着一把长剑,看起来俊美而又带了一些邪气。

    幕离见状眯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他转头对洛雨涵道:“该来的总算还是来了,这是璎珞哥哥祁天的幻象,当年我用了自己的力量加我父亲渡给我的法力,再加上黄泉天书,才勉强将他封在无间地狱中,但其中过程十分艰难,因此也一直成为了我心中难以释怀的事情之一。”

    洛雨涵有些明白过来,这些东西就相当于过去很多事情留下的遗憾,变成了心魔一类的东西,若是一直在意心中便一直会有一个疙瘩,幕离是一个比较骄傲的男人,先是以自身实力打不过璎珞的哥哥,后又被璎珞骗婚,想来这些事情确实是会记得清楚,在梦境中出现也不奇怪。

    幕离对洛雨涵道:“你站远一些去,他算是我的心魔,在记忆中十分强大,几乎难以战胜,因此在太虚幻像中恐怕也十分强大,你现在手上没有玉佩,若是误伤到你恐怕会很麻烦。”

    洛雨涵也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她赶紧带着小牛一路小跑跑的尽量远一些,她可不希望再遇到让小牛直接再死掉或者她直接死掉的事了。

    慕离与那祁天的幻象各自手持长剑遥遥相对,祁天一头红发随风飘扬,洛雨涵远远就感觉十分邪气,心中不由得好奇这祁天究竟是什么来头,居然如此强大,当年耗费了慕离和他父亲的法力外加黄泉天书才能勉强打败他将他封印。

    两人在空中飞舞,慕离率先挥舞长剑,带出白色的剑光,祁天也不甘落后,身形一动血红的剑光如长虹一般划破虚空,两人在空中缠斗着,洛雨涵远远看着两人的剑气划过地面大片血红的彼岸花,她唯恐伤到自己,赶紧又牵着小牛远远跑开了一些。

    慕离和祁天在空中的打斗还在继续,这边洛雨涵紧张的看着,突然感觉到脚下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脚踝,这彼岸花海本来只是幻象而已,因此中间白骨皑皑的手方才都没有出现过,或许也是因为慕离一直在她身边的原因。

    此时慕离在空中与祁天的幻象打斗,洛雨涵遇到这白骨的手心中有些慌乱,慕离恐怕此时是暂时顾及不到自己了,那白骨手抓着她的右脚踝丝毫不放松,一直将她往地上拖,洛雨涵心中有些慌乱起来,突然感觉到似乎又有别的手在抓自己,一低头看到又有别的白骨爪从地下伸出来,开始抓挠她的身体。

    洛雨涵心中有些无语问苍天,方才慕离为她弄出忘川河的幻象制造浪漫,现在给两个人都惹上了不小的麻烦,她有些又气又笑,她被白骨爪弄的有些站立不稳,回头想要抓住方才的小牛幻象,却见小牛已经趴到在地上没了气息,被无数白骨爪在身上了,她再勉强抬头看了看慕离的方向,此时祁天正好一剑刺向慕离的方向!.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