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八章 逃出梦境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23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女鬼见状有些微怒不屑的道:“不过一个冥王罢了,你以为所有人都将他当成一个宝贝么?我弄催情香迷倒他与他交.合也不过是看的起他,为了吸取他的精气罢了,他与我们大人比简直差的远了!”

    洛雨涵此时捕捉到一个重要信息,女鬼口中的他们大人并不知道是谁,但应该就是他们幕后的人物,那个神秘人物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加上他们之前说的话联想起来,似乎他们与璎珞之间也有一定的联系。

    但她此时有些猜不透,便决定先不猜想那么多,先努力解决现在的问题才对,想到这里她又再次激怒女鬼道:“你们家大人男的女的啊?是不是不行满足不了你啊?所以才跑出来用催情香勾引男人?我就奇了怪了,那催情香对你们大人不管用吗?他是快还是不行还是怎么啊?”

    女鬼此时暴怒起来,面部白骨狰狞的看着洛雨涵道:“你竟敢侮辱我们大人,简直在找死!”

    说罢屋子里的纱帐全都飘动起来,一阵无名的风刮过,洛雨涵见那位神秘的大人似乎是女鬼的命脉一般,想必是对她十分重要的人物,正要再继续出言辱骂“那位大人”激怒女鬼时,那女鬼此时却抓起了洛雨涵,将她的身体狠狠砸在地上暴打起来。

    洛雨涵心中有些无语,这本来就是梦境,打她有什么意思,不管她的身体如何被蹂躏,她又感受不到疼痛,唯一能感受到的便是现实中胳膊被人按住被划伤的疼痛。

    但是看女鬼打她似乎打的挺爽的,洛雨涵又尝试了一下尽量集中意念来移动那个香炉,但因为女鬼一直在不断将她按在地上暴打她,晃来晃去她有些难以集中精神,心中有些憋屈和生气,一怒之下想着,虽然打我并不疼,但也不能让你白白打我啊。

    于是洛雨涵便也开始凶狠的还手起来,她右手抓住那女鬼胳膊上的白骨,狠狠的咬了起来,女鬼被她压在身下,顿时竟然凄厉的惨叫起来。

    洛雨涵顿时有些懵逼,女鬼一直在打她她都一样不痛不痒的,甚至连个简单的哼叫都懒得发出,眼下才只是咬了那白骨的胳膊一口,她怎么就叫的像杀猪一般?

    难不成……是自己在梦境中感觉不到疼痛,但女鬼能够感觉的到?

    她心中顿时大喜,不顾女鬼的死命挣扎,抱着她的白骨胳膊又换了个位置死命啃了起来,白骨架吃痛之下一直在试图挣脱洛雨涵的钳制,但洛雨涵紧抓着她的胳膊,像一只饿了好几天的凶残的狗遇到肉骨头一般,抱着她的白骨丝毫不放松。

    白骨架着急之下不断抓扯着洛雨涵的头发,挠她的脸,但洛雨涵任由她的抓挠,看着自己的头发在大把大把的掉着,她却丝毫不放松,甚至心中还有一些莫名的愉悦感,反正她自己又不疼,女鬼作为梦境的入侵者,疼的都是她,不过这一切都是她活该罢了。

    洛雨涵想到这里,一边啃着那白骨,一边嘴角勾出一个邪恶的笑来,此时她感觉打那女鬼打的实在是太爽了,真想将她全身的骨头都啃一编,反正是在梦里她并不嫌脏。

    随即她紧紧抱住女鬼的骨架,翻身过来将那骨架压在身下,以一种霸王强上弓的姿势,对着女鬼邪恶的笑了一下,随即开始在她的白骨上大啃特啃起来,包括脸上的白骨都没有放过,女鬼被疼的死命挣扎惨叫,但洛雨涵反而是越咬越欢快。

    正玩的开心爽快的时候,洛雨涵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中似乎有个声音在叫自己,她仔细分辨了一下,原来是陶杨爷爷也就是她师傅的声音,那声音隐隐约约的道:……快醒来,再有半个时辰不醒来你就要魂魄离体了!

    洛雨涵闻言大惊,方才那女鬼不是跟自己说的天亮之前若是不醒过来就会魂魄离体么?难不成这么快就已经天亮了?但是自己进入梦境的时间并不长啊!

    看来是那女鬼估计给自己一个虚假信息然后用来迷惑自己麻痹自己,好让自己沦陷在梦境中出不去,她随即又咬了那女鬼的白骨几口,骨头上已经有了一些深深浅浅的压印了,上面也布满了洛雨涵的口水。

    她用力擦了擦嘴巴恶狠狠的看了那白骨架一眼,暂时放开了白骨架,那女鬼赶紧从地上仓皇的起身,看了看自己身上被洛雨涵咬的牙印,再看洛雨涵披头散发一脸凶恶的模样,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女人还是女人么?男人都没有她凶残吧?像一条疯狗一般!

    洛雨涵此时无暇顾忌那白骨架怎么看她,刚刚的一阵撕咬已经让女鬼对她十分害怕了,此时离她远远地,洛雨涵观察了这房子一圈,伸手去开门发现门还是打不开,便又恶狠狠的看着白骨架问道:“怎么走出梦境?不告诉我我就把你的白骨全都折断!”

    白骨架闻言打了个哆嗦,但还是强自镇定的道:“我不会告诉你的,你就等着死吧,反正我在梦境中虽然会疼会受伤,但是你杀不死我,对我而言也同样没什么影响。”说罢有些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洛雨涵方才已经拖了不少时间了,如今只剩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留给她,让她找出走出梦境的方法,只是这女鬼必然还会在一旁干扰阻挠她,不让她走出梦境,她思来想去没什么好办法,眼睛又看向那个香炉,方才她刚开始想要动这个香炉烧了这个鬼地方的时候便被阻挠了,难不成香炉是走出梦境的关键?

    想到这里她赶紧跑过去拿起香炉砸到床上,女鬼一副要过来阻拦但并未拦住她的样子,洛雨涵心中暗暗有些开心,看来她估计是猜对了,烧了这里就可以出去了,但香炉砸到了床上之后,升起了一些浓烟却半天没有烧着。

    女鬼见状再次得意的哈哈大笑道:“是不是以为烧了这里你就可以出去了?一个香炉是不是不够烧?再给你几个怎么样?”说罢一挥白骨爪,那桌子上瞬间又多出了几个燃烧着的香炉,白骨架讽刺的笑着问洛雨涵道:“够么?不够我再给你变几个?不行的话给你变根蜡烛怎么样?”

    随即桌子上又多出了几根蜡烛,洛雨涵顺手将蜡烛全都扔到了床上,床顿时开始燃烧起来,但那白骨架此时也笑的十分欢畅,洛雨涵心中一沉,看来方才那香炉烧了这里就能走出梦境是女鬼故意给她的一个虚假信息。

    只是女鬼能够进入她的梦境,必然有什么其他的办法,应该是她目前还没有发现的,洛雨涵越是着急就越是要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方才陶杨的爷爷在叫自己想办法出来,估计是他也没什么好办法救她走出梦境,这种事情还是得靠自己才行。

    打定主意之后洛雨涵看着熊熊燃烧着的床,再看那白骨架,她仔细观察着,这大火对于自己没有任何影响,但对于梦境的入侵者来说就不一定没有影响了,她观察着那白骨架的动向,此时却听到耳边有个阴气森森的声音在叫自己,一直喊着:“洛雨涵……洛雨涵……”

    洛雨涵听到这声音顿时脑袋一阵眩晕起来,她强自打起精神,看到屋子中的大火已经烧的十分厉害了,那白骨架慢慢退到了门边墙角的角落里,角落里有一盆花,此时竟然不受大火和浓烟的影响,娇艳的开放着。

    这个屋子没有窗户,只有门,正常人怎么会在封闭的房子里养出这样娇艳的花来呢?事出无常必有妖,只是洛雨涵方才的精神一直集中在那香炉上,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那盆花,那白骨架已经在角落抱起了花盆,白骨嶙峋的脸上开始露了得意的笑来。

    洛雨涵感觉到那个声音更加急促的开始召唤自己了,她抱着头疼的几乎有些晕头撞向起来,但是她心中有一个很坚定的想法,就算是自己死了,也要将这白骨架留在这里烧死,纵然现实里她死不了,好歹会受伤。

    想到这里,她一个猛子扑了过去,白骨架刚刚见事情终于要成了,洛雨涵又抱着脑袋一副十分痛苦的模样,着实没有防备到这一下,洛雨涵扑过去跟白骨架一起抢夺着花盆,两个人争夺之间,火舌已经蔓延过来了,同时那声音召唤的一声比一声急促,几乎都连在一起了。

    白骨架似乎有些畏惧火焰,恰好火舌烧过来的时候手松了一下,洛雨涵此时头痛欲裂,她凄厉的大叫一声,将手中的花盆向地上摔去!

    只听“砰”的一声,那花盆四分五裂的散开,洛雨涵感觉眼前开始陷入黑暗,随即模模糊糊的开始听到一些声音。

    “徒弟徒弟……你快点醒过来啊!”洛雨涵分辨出来是她的师傅陶老爷子的声音,有些开心的勾了勾嘴角,看来她是赌对了啊,终于还是从梦中醒过来回来了。

    想到这里她有些不敢再闭眼,担心自己睡着了又被人在梦中暗害,于是赶紧强撑着睁开眼睛。

    眼前浮现出白花花的胡子,看起来应该是陶老爷子,陶杨也在旁边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洛雨涵感觉心里暖暖的,有人担心有人疼,但是回过神来怎么突然觉得嘴里黏黏的涩涩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