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七章 梦境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50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洛雨涵莫名心中此时不是十分慌张,最近灵异事件实在是遇到的有些多,这点小儿科的东西她已经觉得有些皮了,实在是感觉没什么好害怕的,再说整天那么累,哪来那么多时间害怕呢?

    她听着床下看似诡异实则无聊的敲击声,有些困倦的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觉,但那敲击声此时开始变得杂乱无章了些,吵的她实在有些睡不着,她一气之下便坐起身来,想看看床底下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只是现在室内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她想了想,方才不是才跟陶老头儿学了画火符么?不如画个火符点个蜡烛看看床底下的究竟是人是鬼,在底下鬼鬼祟祟敲敲敲却不出来,估计也是个怂包。

    洛雨涵将手指放进嘴里,有些心疼的咬了起来,一咬之下她发现手指居然并不疼,突然惊觉原来自己是在做梦啊,怪不得方才感觉自己还在警察局审讯室,现在却又跑到鬼屋里来了。

    她知道这只是在做梦之后心中更是放心下来,于是放心大胆的下床去,床边踢到两只鞋,她伸手摸了摸,摸起来应该是下午看到的那双红色绣花鞋,心中想着反正是梦,穿穿也无所谓的,况且她心中此时莫名其妙觉得那绣花鞋对自己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于是便摸索着鬼使神差的将绣花鞋穿到了脚上。

    就在她穿好左边脚的绣花鞋,右边也即将穿好的时候,床底下的敲击声瞬间停了下来,一直冰凉的手从床底下伸出来,抓住了她的右脚踝。

    虽然知道是梦境,这些都是假的,但这手伸出来抓住她的右脚踝的时候,她还是莫名心中一惊,再回过神来一想,反正是梦境,不用在意太多,便让她看看床底下的东西是何方神圣。

    于是她放在鞋子上的右手也一手抓住了那只冰凉的手,并吃力的将那手拖拽着从床底下往下拉,那手似乎明显没想到它会被拖拽出来,随即开始拼命往回缩。

    洛雨涵见状,心中想到我还不信拉不出你了,她口中骂道:“有本事敲床板吵我睡觉,你倒是有本事出来啊?主动招惹我,现在拉你出来一战你又不出来,算什么本事呢?”她摸着那只手,触感冰凉细腻光滑,而且略微有些小巧,应该是一个女人的手,指不定梦中的就是那个女鬼。

    但在她的大力拉扯之下,那手力气却似乎十分大,死活缩在床底下不出来,洛雨涵使了吃奶的力气最终也没有将它拽出来,她倒是艺高人胆大,此时一片漆黑的时候竟然也不顾床底下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东西,就敢把手伸进去。

    实在拉不出来,她有些气喘吁吁的放开那手,那手瞬间缩回了床底下,洛雨涵弯着身子双手叉着腰冲着床底下骂道:“你这个胆小鬼,敢敲床不敢出来,哼,再敢知道招惹我,小心姑奶奶我砍了你的手!”

    床底下没有丝毫动静了,室内一片黑暗,洛雨涵心中想着,反正不就是梦嘛,就嚣张一些怎么了,反正死了也不是真的死……

    不对劲!洛雨涵突然想到一件奇怪的事情,既然这是一个梦,她方才咬自己的手指也丝毫不疼,但是为什么刚刚摸到那只手,会感觉到是冰凉的?

    想到这里她吓的一个哆嗦,瞬间便被吓醒了过来,她尚未睁开眼睛,拍拍胸口有些后怕的自言自语道:“还好那是个胆小鬼,不然我就完蛋了!”

    随即睁开眼睛,却发现了一幕令她几乎吐血的场景,她感觉自己从那个梦中醒来之后,又似乎陷入了另一个梦境,在这个梦境中熏香袅袅,那会儿似乎是有催情的作用,但此时此刻却对她没有任何作用。

    她看着重重粉色的纱帐,心中实在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慕离就是在这里跟那个女鬼在床上差点擦枪走火,此时看着眼前的一幕,纱帐后面似乎又是有人在,有女子和男子的声音。

    洛雨涵再次走到桌子旁边想要拿起那个香炉想要砸到床上,一把火烧了这个鬼地方,但她手在半空中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手动不了。

    重重纱帐被揭开,洛雨涵看到纱帐中有一具白骨倚在慕离身上,慕离眼神空洞,似乎像个假人一般,那白骨看着洛雨涵,鼻子发出一声冷哼道:“你将我害成这个样子,我要你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我要你偿命!”

    声音是那漂亮女人的声音,她手中拿着一张看起来烧的焦黑的东西,洛雨涵仔细看了看,貌似是她被烧焦的人皮,看来这白骨才是她的本体,那人皮只是她的一个漂亮表象罢了,慕离果然看的透彻,刚开始便说她是红粉骷髅。

    白骨架依靠着慕离,场景十分诡异,洛雨涵知道这是梦境,恐怕是这些人用什么邪术进入了她的梦,她心中有些焦急,想着方才那冰凉手臂的触感,那种真实感现实中会不会也有个冰凉的手臂在自己旁边呢?

    得快点醒过来才是,现在她似乎陷入了梦中梦,在梦中不知道这女鬼会对她如何,但是既然是自己的梦,她们全都是入侵者,自己会不会对自己的梦有一些控制权呢?

    她努力控制自己的神志,看着桌子上燃烧的香炉,集中精力想要让那香炉移动一些,那白骨架见状冷哼一声道:“随你如何,我在梦中是不会受到损伤的,但是你若是一直在梦中,恐怕就会魂魄离体了!”

    洛雨涵闻言大惊,但她并不相信白骨架的话,若是她在自己的梦中无法受到伤害,又怎么会出言提醒自己呢?她努力控制着香炉,想要让它移动,终于那香炉移动了一些,只是洛雨涵此时觉得有些吃力。

    移动一个小小的香炉尚且如此困难,更何况打破这个梦境呢?正想着,洛雨涵却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疼,随即双手似乎被什么东西给限制住了,她努力挣扎却挣脱不得,那种真实的感觉是在现实里发生的,并不是在梦境中。

    她的赶紧醒过来才是,一着急之下她集中精力对着那个香炉,想控制它去烧那个床,烧那白骨骷髅,香炉在她的意念控制之

    下慢悠悠的晃动几下却一动不动了。

    洛雨涵感觉自己双手被抓的生疼,甚至感觉有尖锐的东西刺在自己的手臂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下,她还是没有醒过来,看着梦境中自己的身体,此时是十分自由的,但现实中的身体却感觉到疼痛。

    那白骨架见状有些得意的笑起来道:“有本事你倒是逃出梦境啊!天亮之前若是你再醒不来,就要被勾魂了,到时候你那躯体恐怕也不会再被人宝贝了,黄泉天书不也一样唾手可得!”

    洛雨涵看着得意的白骨架,心中想着为什么坏人的话总是这么多,还告诉她天亮之前醒不来就完蛋了,如果她是坏人,必然会等到坏事得手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才开始嘚瑟哈哈大笑。

    她猜想着现实中的场景,可能陶杨他们发现了自己身体被控制,因此制服了自己防止自己出手伤人,既然身体旁边有人在保护的话,那就不必太担心现实中的状况,首要任务还是从梦境中醒过来,不知道师傅他老人家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赶紧让她解脱出去。

    心中这样想着,但不能一直靠外界别人的帮忙,她还得自己努力尝试逃出梦境才是,不知道那女鬼和老太婆用了什么邪术一边控制她一边利用她的身体做坏事。

    在这梦境中还没有看到老太婆的身影,她是个邪修,那应该是在现实中做邪法控制她的身体,而这个女鬼进入她的梦境,双管齐下的来害她,只是这些人为什么也在这么执着的想要黄泉天书呢?似乎黄泉天书对他们的吸引力比冥王还大。

    洛雨涵一边在努力回忆刚刚驱动香炉的规律,一边转移白骨架的注意力,口中问道:“你们为何一定要挖我的眼睛呢?要黄泉天书对你们有什么用呢?不针对冥王反而针对我,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白骨架冷哼一声,瞬间便移动到了洛雨涵面前,床上那个虚假的慕离也瞬间消散了,洛雨涵顿时被吓了一跳,但想到这是在梦境中,她恐怕也无法伤害自己,只是在与自己周旋将自己困在梦境中而已,但出于不放心,她还是决定先试探一下女鬼,看她能不能伤害到自己。

    于是洛雨涵便贱嗖嗖的对白骨架道:“你看看你现在这个丑样子,刚刚就算弄个假慕离,他也一样理都不理你,你该不会是想要杀了我然后抢走慕离吧?”

    白骨架顿时大怒,她伸出白骨皑皑的手,一巴掌扇到洛雨涵的脸上,但洛雨涵此时却觉得不痛不痒的,顿时心中大喜,看来这梦境中她确实不会受到真实的伤害。

    她稳下心神来,继续嘲笑女鬼道:“蒙个假皮也没男人睡你么?居然还要用什么乱七八糟的催情香,你简直就是在给我们女孩子丢脸呐,就不能矜持一些么……”

    话未说完女鬼脸上的骨架扭动,此时似乎被洛雨涵激怒十分生气的样子,又是一巴掌扇到洛雨涵的脸上,但洛雨涵依旧不痛不痒,只是微微偏了一下头。.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