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七章 无间地狱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90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洛雨涵心里赶紧告诉自己,今后还是少说话比较好,说少错少,她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便问道:“现代网络上有很多键盘侠喷子,他们总是仗着网络没人认识他们,随意诽谤骂人,导致有的人承受不住自杀,这样的到了拔舌地狱会被拔舌吗?”

    慕离肯定的道:“会!只要害人性命,就一定会在地狱受到惩罚,而且从一层到十八层,就像你刚刚看到的那个男人,并不是只在拔舌地狱受苦,过了拔舌地狱,每层地狱都会看他有没有罪。”

    洛雨涵暗暗咂舌,看来当人不好当,死了当鬼更不好当啊,当人尚且有快乐可言,当鬼就是完全来受罪的,她又问道:“那若是活着便十分善良优秀的人,死了又当如何?”

    慕离指了指那些穿黑西装的人道:“可以留在冥府当鬼差,也就相当于你们人间的公务员,若是哪天想投胎做人了,便能投个很好的胎。”

    洛雨涵一阵无语,想想自己,纯阴之体也就罢了,从小父母双亡也就罢了,没人疼没人爱也就罢了,居然现在还要整天跟鬼打交道,她默默哀叹道:自己前世究竟是造了哪些孽,所以才这么悲惨投了一个这么差的胎啊!

    慕离又带她参观了一些其他的地狱,每一层地狱都有人以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心中暗道可能是因为自己是活人的原因吧,便尽量不说话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冥府似乎都被改革了,罪责及定罪都开始与时俱进趋向合理,只是在第十三层血池地狱的时候有些奇怪,那个姓张的胖子见自己与慕离在一起,非装作一份十分熟悉的样子过来套近乎,口中还叫自己张翠花,说大家都姓张都是缘分。

    洛雨涵一脸莫名其妙,难道她曾经与一个叫张翠花的人长的很像么?还好慕离冷眼微微看了那张胖子一眼,他就赶紧退下了。

    “你才叫张翠花呢!你全家都叫张翠花……”洛雨涵小声嘀咕着,见慕离有些好笑的看着她,便赶紧吐了吐舌头,慕离带她看完了十八层地狱,再上一层,这一层地狱与其他地方有很大的不同,大气磅礴的青铜门紧紧关着,门上黄光缠绕隐隐流动,似乎贴着不少符,门上面有个匾,匾上写着梵文,洛雨涵感觉自己有些看不懂。

    慕离看着那紧闭的青铜门,目光变换,眼神有些莫测,洛雨涵感觉这一层地狱似乎也要比其他层要冷一些,她想要走近一些看看那青铜门,却被慕离一把拉住。

    “不要过去,这里是阿鼻地狱,又称无间地狱。”慕离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

    洛雨涵并不懂这其中的含义,有些懵懵懂懂的问道:“什么是无间地狱?”

    慕离的漆黑的眼眸眸光微微动了动,他手紧了紧,握紧了洛雨涵的手道:“无间地狱,犯了滔天大罪的人才会进去,一直受天刑从不间断,不死不灭,受了伤也会复原,一直到刑满释放。”

    洛雨涵有些咂舌,却见慕离抬头望着天,冥府的天总是灰蒙蒙的,洛雨涵随着他的目光向上看,上面隐隐约约有一扇被铁链缠绕的门,那门似乎藏在灰蒙蒙的云端,慕离看了看对洛雨涵道:“那是鬼门,每年九月九会开一次,阴间贪恋俗世的鬼魂可免受刑一天,在鬼差带领下游历人间,人间游荡的孤魂野鬼也可以回到阴间。”

    “所以你干嘛要挑一个鬼和鬼差都很忙的日子与我成婚啊?”洛雨涵有些奇怪的问道。

    慕离看着眼前无间地狱的青铜门有些霸道的道:“他们忙他们的,谁若敢不参加大婚,哼!”这句话声音不大,但洛雨涵却觉得散发出的气势令她隐隐都有些畏惧,青铜门内似乎隐隐约约传出了凄厉的叫喊声,隐约一下洛雨涵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洛雨涵心想这冥王的架势倒是蛮大的,趁着大婚欺负下属,只是这样的慕离让她莫名觉得有些亲近可爱起来,这两天气氛都实在莫名其妙的太压抑了。

    但在洛雨涵不知道的底下刚刚走过的十八层地狱里,慕离说出那句话后,每个鬼与鬼差都纷纷跪下,眼中流露出畏惧之意来,又有一些鬼差在忙着布置红色的花树和纱带。

    慕离在青铜门前站了好半晌,脸上神色莫名,他头也未转,问洛雨涵道:“你此生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洛雨涵见他突然问出了这么一个奇怪的问题,回忆了一下自己的生平,身世浮沉半生凄苦,她想了想慢慢说出四个字:“平安喜乐。”只是四个字的小愿望,她却觉得像奢望一般。

    慕离转头看着她的眼睛,深深的看了看她,一字一顿的道:“你会实现的。”

    ……

    晚上的时候洛雨涵就在冥府歇息,慕离为她安排了一个有花有树的院子,配了一个很舒适的房间,还找了几个小丫头和一个老婆婆照顾她,房间的摆设都是古色古香的风格,薄纱帷帐香薰袅袅,甚至还安排了热水玫瑰花沐浴。

    没想到冥界还有这等好地方,与人间似乎也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同嘛,洛雨涵一边感叹着自己似乎过上了古人大家小姐般的奢华生活,一边又觉得这种被人伺候着的日子真是既腐败又让人沉醉其中呢,她不习惯别人给她浇水,便让那个老婆婆和四个小丫头出去了。

    洗完澡后她披着古风的睡衣走到了院子里,角落里一个小丫头似乎在和老婆婆小声说着些什么,洛雨涵有些好奇的凑近想听听冥界的人平时都会谈论些什么,那两人发现她在,却都住了口朝她笑了笑走开了。

    又过了两日,冥界喜庆的氛围更加浓烈了,到处都是一副张灯结彩的样子,就连洛雨涵的小院子也看起来一派喜气,慕离陪着洛雨涵白天逛逛冥府,晚上陪她回到小院子,日子过的有些悠闲自在,只是明天就是大婚之日了,洛雨涵心中莫名其妙有几分烦躁。

    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慕离看着她烦躁的模样好笑道:“要嫁给我了紧张么?”

    洛雨涵道:“紧张倒是不紧张,再说了嫁给谁不是嫁呀,干嘛嫁给你就紧张呢?”她心中隐隐有种很不好的感觉,这几天一直都难以遣散,从慕离第一次跟她说要九月九日与她成婚开始就有了这种感觉,她心中暗暗安慰自己,可能是婚前焦虑吧。

    只是稀里糊涂就要嫁给冥王了,甚至是在冥界,除了慕离她一个熟人都没有,心中难免有些忐忑不安,同时她也在等九月九日究竟会发生些什么,逼的她感觉都快要疯掉了。

    慕离这几天都没有对她动手动脚,他总是在默默看着洛雨涵,眼中神色晦涩难懂,洛雨涵问了也不说,她索性算了,日子该如何过便如何过,该来的东西总会来。

    见洛雨涵看似很安心的坐了下来,慕离道:“若是哪天你发现我很多事情骗了你,你会如何?”

    “骗我?骗我什么?”洛雨涵微微一愣,自己一无所有,况且姿色又一般,唯一对他算有价值的,应该就是这幅纯阴之体了吧,她沉默了两秒,道:“那就一直骗我,我这一生感觉到幸福的时候并不多,如果这一切都是一场梦,醉生梦死也挺好。”说罢自嘲一笑。

    慕离没有说话,他起身走到门口,头也不回的对洛雨涵道:“早点睡,明天会有人早点来帮你梳妆打扮,你会是最美的冥后!”

    洛雨涵在慕离走后坐着愣了很久,一条黑影从门口闪过,洛雨涵抬头看去,招财优雅又傲气的仰着脑袋走了进来,一人一猫之前已经结下了梁子,本来已经是相看两生厌的状态,此时见招财走进来,洛雨涵奇怪道:“你来做什么?”

    招财优雅的一跃,坐在了一个凳子上盘着尾巴微微抬着脑袋看着洛雨涵道:“你爱冥王吗?”

    一只猫也开始谈爱不爱了?这年头猫都成精了吗?洛雨涵这几天本来莫名觉得心情沉闷,但招财的到来让她觉得好了一些,尽管是自己讨厌的猫,但好歹是个老相识,还是可以解解闷的。

    于是她对招财道:“爱又如何?不爱又如何?”说爱觉得太深,说不爱又觉得似乎太假,她也不太清楚对慕离究竟是什么心意,只觉得两人之间还欠缺着些什么。

    招财有些轻蔑的看了她一眼,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你么?因为你与那个女人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她害冥王大人这二十来年越来越虚弱……不,是她害的却也不是她,后来的罪魁祸首还是你!”

    洛雨涵听的稀里糊涂,总感觉自己似乎要触及到某些事情的真相了,但却又不得要领,她想到第十三层地狱中那个错认她是张翠花的胖子阎司,想着莫不是那个女人做过什么?于是问道:“那个女人又是谁?张翠花么?她与我长的像与我何干?再说我与慕离相识也没多久,如何就成了什么罪魁祸首了?”

    招财并不懂她说的什么张翠花,以为她在故意调侃自己,摆摆尾巴有些微怒道:“什么张翠花?你与璎珞一样,都是些花言巧语的狐媚子,冥王大人看似冷酷实则心性纯良,你们能骗过他却骗不过我!明日大婚我不会允许出现任何意外,若是他不愿下手,那便我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