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慕离来接我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98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张阎司见洛雨涵被自己盯的有些不自在,忙咳嗽了一声掩饰尴尬,道:“方才瞧你面相长的有些像一个故人,尤其是这双眼睛,所以看的入神了些,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洛雨涵心中一慌,长的像一个故人?她不知道那个故人对于张阎司来说是好是坏,但也不敢直接说出自己的真名来,她心中紧张的计算着,但面上却假装云淡风轻的道:“那可真是巧的很,我与张阎司同姓,小女子名叫张翠花!”

    那张阎司和判官均是一愣,眼中有些难以置信的神情,估计是他们也不敢相信都这个年代了,这种年轻漂亮的小姑娘还会叫张翠花这么土气的名字,洛雨涵也是随口一说,想跟张阎司套个近乎的,但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如今也只好硬着头皮来接受自己编的新名字了。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洛雨涵假装随意的问道。

    张阎司和那判官忙摇头道:“没问题!”那判官又小心翼翼的看着洛雨涵问了一句:“小的想问问张翠花大人,刚刚是如何从上面掉下来的,而且还恰巧砸在了我们大人身上?”

    洛雨涵目瞪口呆,这个问题把她问的死死的,任是她今天如何能胡编乱造,此时突然面对这么一个问题,她也有些编不出来,她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上面掉下来,而且还跟这个胖子来了个零距离亲密接触,她的屁股如今还是疼的呢,只是她强忍着不好意思按揉罢了!

    “呵……呵呵……”洛雨涵干笑了两声,突然灵机一动道:“这不是为了给你们一个惊喜嘛!”

    张阎司与判官都有些无语,互看了一眼,张阎司转头看着洛雨涵道:“不知道上面的几层地狱你是否都查看过了呢?下一个地方是去哪层地狱?”

    洛雨涵听着这语气,隐隐之中有种要送客的趋势,只是她如今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好,于是又干笑了两声道:“上面的还没有,我这是抽查,接下来就去下面的一层地狱吧,我人生地不熟,还麻烦张阎司带个路。”

    那张阎司给了旁边瘦小男子一个眼色,示意他去带路,于是领着洛雨涵从血池旁边走过,不断有人被推进血池里翻滚挣扎,他们在血池里似乎并没有被淹死,只是在滚烫粘稠的鲜血中不断承受痛苦而已,洛雨涵看的心中心惊胆战,但此处总算是比那黑暗的楼梯要好太多了。

    瘦判官带着洛雨涵边走边道:“我们血池地狱是第十三层地狱,底下的一层便是第十二层了,是舂臼地狱。”

    洛雨涵赶忙问道:“那舂臼地狱又是做什么的?”

    判官道:“就是人在世时,如果你浪费粮食,糟踏五谷,比如说吃剩的酒席随意倒掉,或是不喜欢吃的东西吃两口就扔掉。死后将打入舂臼地狱,放入臼内舂杀。稀奇的是如果你吃饭的时候说话,特别是脏话,秽语,骂街,骂人,掐人死后同样打入舂臼地狱受罪。”

    洛雨涵以前倒是听过这些传说,没想到这些传说居然都是真的,那人生在世哪有不浪费粮食不骂人的?岂不是每个人死后都要受这些酷刑?

    判官不再多说,带她走到一扇古旧的青铜黑门前面,门本来就是打开着的,青铜上面绘着一些张牙舞爪的兽图,他指着一排向下的台阶对洛雨涵道:“走到这个台阶尽头,你就能看到一扇与这类似的门,进去就是第十二层地狱了,我还有公务在身,就不送你了。”

    洛雨涵点了点头,那判官便转身离开了,洛雨涵看着长长的仿佛看不到尽头的石头台阶心中有些发愁,到了下一层地狱还是要想办法掩盖自己的活人身份,只是会不会再像这次一样幸运的蒙混过关就不一定了,她向下走了几个台阶,旁边的石壁上点着似乎不会熄灭的蜡烛。

    此处虽然并不怎么明亮,却也不怎么渗人,她走了走坐在了冰凉的石阶上,蜡烛的光照在她的脸上明暗不定,慕离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所以没有来救自己呢?

    洛雨涵心中焦虑,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跑到了地狱,而且那些人居然被自己蒙混过关了,但仔细想想她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却又说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对,她仔细想着从进入废弃厂房到来到这里之后的事情,慕离说她的手链是可以驱鬼的,但刚刚血池地狱中的鬼魂却似乎对自己的手链并没有丝毫惧怕。

    难道是因为到了地狱里面的鬼对这个镇魂铃免疫了吗?

    还有刚刚地狱里的阎司和判官,轻而易举的就接受了自己作为一个活人进入地狱的事实,只信了自己的一面之词,还说自己长的像一个故人,不管怎么样不是应该先求证一下的吗?

    洛雨涵心中又增加了千百种疑惑,她坐在冰冷的石阶上看着下面的石阶,从远处似乎慢慢走过来了一个黑衣服的人,距离有些远洛雨涵有些看不真切,但她还是急忙站了起来暗暗的摸了摸手腕上的手链,如今只有这个东西能给自己略微的安全感了。

    那黑衣人缓慢而优雅的走过来,长长的黑色古装衣服,长长的黑发被玉簪束起,再走近点她看到那人温润如玉的漆黑眸子和紧抿的嘴唇,这不是慕离又是谁?

    洛雨涵心中激动,她几乎兴奋的要哭出来了,赶紧向下跑了几个石阶,但又担心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她只要跑到慕离面前,他就像一个色彩斑斓的梦一般破碎了。

    她期待的看着慕离,越来越近了,她手都有些微微颤抖的感觉,慕离走到她面前,在她底下那个石阶上站定,但还是高出了洛雨涵半个头,他微微低头看着洛雨涵,口中道了句:“不要怕,有我在。”

    洛雨涵瞬间眼泪就夺眶而出,这个慕离他跑去哪里了?害自己莫名其妙就到了地狱,害自己独自承受这么多的黑暗和恐惧,她此时因哭泣而身体微微颤抖,慕离看着她哭,伸手抱住了她,摸着她的头发温柔安慰道:“不要哭,我在。”

    她的身体却抖动个不停,发出“呜呜”的哭声来,此时她在慕离的怀抱中感觉到了安全和温暖,只要他在就好了,就算有千百句埋怨,她也都说不出口,只是单纯的贪恋这个给她安全感的怀抱。

    哭了一会,洛雨涵离开慕离的怀抱,问道:“你没事吧?你是冥王啊,怎么刚刚还有人能设局欺负你?”

    慕离却不回答这个问题,拉着洛雨涵的手对她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然后开始闭口不言。

    洛雨涵心中疑惑,却也没再多问,因为此刻慕离竟带着她飞了起来,脚底下似乎有一团轻盈的风托着自己,她第一次飞,感受着这种轻盈和飘起来的感觉,心中不断感叹实在太神奇了。

    慕离并未顺着台阶飞,而是飞到了旁边一片层层迷雾的地方,穿过那层迷雾,慕离带她落到了一片血腥的花海中。

    花海在他们落下之时从地底下伸出无数白骨皑皑的手来,靠近他们之时又全部碎落到泥土中消失不见,花海血红妖娆的摇曳着,连一片叶子也没有,无边无际的花海中间横着一条黑色的仿佛静止的河流。

    这一切与她之前梦中的场景简直别无二致,只是在梦中同样的场景里,有一个叫璎珞的与她长的很像的女子。

    慕离带她停下,拉起她的手温柔的说道:“我现在遇到一些事,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洛雨涵有些不解,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实在太诡异了,而且她能帮到慕离什么忙呢?

    花海摇曳,慕离慢慢抬手,像是在召唤什么东西一般,暗沉沉的空气里也似乎有阴风在吹动,本来黑色静止的河流,此时也在开始翻涌咆哮,从河水中生出无数白骨的手和头颅来。

    洛雨涵抱着胳膊,这股妖风吹得她整个身体瑟瑟发抖,几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半晌之后,慕离双手前的虚空中,出现了一卷普普通通的暗黄色竹简来,那竹简在慕离的操纵下缓缓展开,里面却是一个字都没有!

    竹简就停留在半空中,此时花海的躁动却都停止了,黑色的河水也归于平静,周围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只有慕离黑色的衣服和黑发在无风自动,慕离放下手双手拉起了洛雨涵的双手,看着她的眼睛温柔说道:“帮我这个忙可能会让你受到一些小伤害,你愿意帮我吗?”

    洛雨涵看着慕离漆黑如墨的眼眸,那其中此时似乎有一些蛊惑人心的力量,令她不由自主的想要答应下来说自己愿意,但眼前诡异的气氛却让她心中有种十分诡异的感觉,如果说了愿意,那她就要从此万劫不复了,这种感觉不知道从何而来,但就是一种奇怪的直觉。

    慕离紧紧握着她的手,她感觉到慕离的双手有些冰凉,她盯着他漆黑的眼睛,见慕离张开薄薄的嘴唇温柔对她道:“我爱你。”

    我爱你,每一个字她都能听懂,平时生活里也听过见过无数次,但这一次她心中却感觉连一个字都听不懂了,她就快要沦陷进那双黑色的眼眸中了,她有些迷乱的慢慢开口,仿佛灵魂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声音也恍若隔世一般,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缥缈的说:“我愿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