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八章 恐怖老头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29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小美人,虽然你已经不是处女之身了,但还是对我有大用,我并不嫌弃你脏,今晚我就带你去好好洗个澡,咱们把该办的事都办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你就会生下咱俩的孩子,到时候……嘿嘿……”老头看着她一阵猥琐的笑,洛雨涵吓得直缩身体。

    该办的事办了?这老头难不成是想糟蹋自己?还有什么七七四十九天的孩子,从未听说过哪个孩子四十九天就能出生的,恐怕又是什么歪门邪道的东西。

    洛雨涵心中不寒而栗,牙齿都有些“格格”响,她一再往后缩身子,但奈何还有个铁链拴着自己的右手,更可怕的是她刚刚被一吓到,现在尿急更加严重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假装乖顺的看着眼前的老头道:“你说的事情都好说,我现在尿急的厉害,能不能先让我上个厕所啊?”

    老头闻言一愣,想到刚刚四鬼说她要上厕所,恐怕是还没上,于是斜着眼睛有些鄙夷的在她身上轻点几下,她的身体便没法动了,老头解开她手腕上最后一个铁链,将她像抓小鸡仔一般轻松的从木板上抓起来,背破麻袋一样抗在了左肩上,然后打开厚重的铁门,将她扛了出去。

    此时洛雨涵口不能言,但心中的慌乱更甚了,此时被老头扛着经过了昏暗的斜向上方像隧道一样的路,爬了一个低矮的楼梯后,似乎进了一个很小的封闭小空间,头顶周围似乎有不少衣服面料挠在自己脸上身上。

    这似乎是一个衣柜,老头打开衣柜门,走进一个宽敞的房间里,房间里铺着猩红色的地毯,似乎有个内置卫生间,中间摆着一个灰色主调银色暗纹床上用品的大床,床头挂着衣服梵高向日葵的仿品画,床头柜上摆放了几瓶矿泉水。

    暗金色的窗帘拉上了,床边有一张大桌子,上面摆了一个白色的花瓶,里面插了五六朵新鲜的向日葵,旁边有红酒杯,里面盛着暗红色的液体。

    洛雨涵不知道是红酒还是血液,但她心中更倾向于是血液,她以为此时老头要把她扔在床上,但出乎意料的是,下一秒老头“砰”的一声将她扔在了地上。

    “你身上实在又丑又脏,指不定待会还要尿床,先让你好好上个厕所洗漱更衣之后再上我的床吧!”老头有些嫌弃的说道,说完走到床头柜边,打开抽屉拿出一个血红色的小纸人,又拿出打火机和杯子,将血红的小纸人烧成灰扔进杯子里,倒了些矿泉水进去摇匀了,走过来蹲下,强行灌进了洛雨涵的嘴里。

    入口一股恶心带些腥味的烟灰味,洛雨涵被呛的想要吐出来,但老头拍了一下她的脑门,让她强行咽下去了, 她顿时恶心的胃都翻腾起来,老头伸手点了她身上几处,她顿时觉得可以动了,赶紧连滚带爬的站起来,远离老头几步。

    那老头“嘿嘿”笑道:“跑?你能跑去哪里?现在喝下了我的符水,再想跑离开超过我身边十米,你就会开始心绞痛,看你还怎么跑!那里是厕所,赶紧去上厕所吧,别弄我房间里来了!”

    洛雨涵闻言赶紧冲进厕所,她此时实在是憋得难受,进了厕所反锁了门,蹲在马桶上舒服的释放起来,此时她注意到卫生间面积也挺大,里面还有一个蛮大的白色浴缸。

    再结合之前外面看到的,那个老头经济条件应该还不错,呸……废话,自己要是会各种邪术残忍杀人,自己经济条件也应该不错!

    那老头好像蛮喜欢向日葵,房间挂着向日葵的画,桌子上花瓶里插着新鲜的向日葵,按理说这种人应该心态积极阳光乐观向上才对,怎么他是一个手段残忍的变态呢?

    洛雨涵上完厕所穿好衣服,却完全不想开门出去,都已经过了很久了,还是没有人来救自己,幕离那个大混蛋难道就没有发现自己丢了而且被坏人抓走了吗?陶杨肯定是不行的,他来了估计也是打不过这个老头,白白送一条命。

    只是自己现在要怎么办呢?这老头手段残忍,现在不知道如何逃出去,难道真要等他把自己洗白白生孩子?

    正在出神想着的时候,卫生间的门把手转动起来,老头此时恢复了他作为老头时阴惨干枯的声音,他在外面问道:“好了没?快点出来!”

    洛雨涵顿时吓的一个哆嗦,正在暗自庆幸还好门被反锁了的时候,门里面反锁的按钮竟然奇怪的自己动了起来,老头一瞬间便把卫生间的门打开了。

    老头走进来,又恢复了他之前干枯的像树皮一样沟壑纵横的死人脸,但这次不一样的是,他露出的胳膊手和脖子,此时也像脸一样,皮肤皱褶丛生,手臂枯瘦,看上去像一个七老八十行将就木的老头,褐色的阴毒眼睛看上去也似乎比之前更加恐怖了!

    洛雨涵被这惊变吓的一声尖叫,强自镇定下来咽了口口水道:“你……你怎么进来了?”看着老头的形象又觉得此时心慌的厉害,赶紧补了一句:“你之前年轻点的形象看着好看,不过这个也不错,很有艺术性,很个性!”

    看来这个样子就是老头本来的样貌了,老头却不理会她,径直走到浴缸前面开始给浴缸放水,然后冷冷的说了一句:“脱衣服!”

    洛雨涵发现自己这会儿身体似乎收到了一个奇怪的指令,她的大脑思维十分清晰,但身体却无法被大脑所控制,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自己短袖的下摆,正要撩起自己的衣服。

    她死命克制自己的身体,心知可能是喝下符水被邪术控制的结果,就在双手实在不受控制的时候,她牙齿猛地一咬舌尖,顿时口中一阵血腥味,身体也暂时摆脱了控制。

    与其在这里等死等人救她,不如自己放手一搏,指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洛雨涵打定主意,猛地跑出卫生间,那老头正在浴缸前,见她逃跑只是勾起嘴角冷笑了一声,不紧不慢的跟着她走出卫生间,道:“让你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跑出房间后她想要打开房间的门,却发现不管如何转动门把手都打不开,情急之下她跑到窗前想要跳窗,但是拉开窗帘一看之下更加心生绝望,这窗户是防盗窗,外面全是钢筋。

    难道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老头戏谑的看着她,伸手脱掉了自己身上的黑色运动短袖。令洛雨更加涵心惊肉跳的是,那老头松垮苍老的胸膛,在心脏的位置竟然是一个血淋淋的窟窿,那窟窿中躺着一个有些奇怪的血淋淋的黑色小肉瘤,肉瘤只有成人半个拳头大小,并不像普通人的心脏,此时那肉瘤正如图心脏一样在砰砰跳动。

    那老头一步一步靠近洛雨涵,到她面前快两米的时候,洛雨涵终于看清了那个黑色的肉瘤,那哪是什么肉瘤,分明是半个拳头大小缩小的黑色的人!

    小人浑身上下跟真人一般无异,就连鼻子嘴巴也活灵活现,他蜷缩着身体闭着眼睛,眼睛似乎是在微微颤抖,此刻突然转过脸来望着洛雨涵,蓦然睁开了双眼!

    他的双眼却是只有眼白没有眼仁,看起来恐怖异常,洛雨涵瞬间被眼前诡异的场景吓的魂飞魄散,心跳几乎也要骤停了。

    她咽了口唾沫赶紧看了一下四周,没什么能拿到手上做防御的东西,只有那个花瓶了!

    于是一个健步走过去抄起花瓶,那老头见她抱起花瓶,似乎有些嘲讽不屑,口中念了几句洛雨涵便感觉心如刀绞般的疼了起来,手上的花瓶也几乎拿不住要掉在地上了。

    但她心中猛地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求生欲望,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举起花瓶,砸在了老头的脑袋上,花瓶顿时四分五裂,老头没有防备被砸了个正着,顿了一下后顿时前额上献血蜿蜒着从他枯瘦如恶鬼的脸上流了下来,他整个人也如同地狱走出来的恶鬼一般。

    老头摇晃了几下身体,似乎摇摇欲坠的样子,但他最终还是稳住身形,褐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冷酷和愤怒,他看着洛雨涵一字一句冷冷的道:“你在找死!”

    说着便要向洛雨涵走过来,洛雨涵刚刚举起花瓶砸人,几乎已经用尽了身上全部的力气,此时她感觉身体几乎要瘫软下来了,手脚都止不住的颤抖,她牙齿打着颤,心中一阵绝望。

    但此时异变徒生,那老头突然痛苦的皱起了眉头,接着右手像心脏位置伸去,脸上冷汗刷的下来,疼的几乎要直不起腰了,他半蹲着身子右手插进心脏位置想要握住那黑色的诡异肉瘤,但肉瘤却张开黑色的嘴巴,露出尖锐的白森森的牙齿,咬住了他心脏处的血管!

    肉瘤身上有血管跟老头心脏位置连接着,此时它一咬血管,老头立刻疼的浑身抽搐,倒在地上痛苦的打起滚来,并发出野兽般痛苦的嘶吼,但他的手却不放弃,还是想要抓住那肉瘤。

    那肉瘤却不管不顾,以极快的速度咬着他的血管,小小的手也不闲着,扯断了剩下的血管,待到老头的手抓过来时,张开嘴咬起了老头的手,只两秒便咬穿了他的手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