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四章 张丽丽的往事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30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陶杨叮嘱她要注意安全,然后挂了电话。

    车里安静了一会,洛雨涵在想事情,回过神来看慕离的时候却见他脸色有点臭臭的,于是有点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慕离径自闭眼靠在座位上,冷冷甩了一句:“以后有事情找我,不要跟别的男人过多接触。”

    洛雨涵又是一阵腹诽,这个男人是吃醋了还是男人的占有欲作祟啊?只是他吃的哪门子醋呢!

    ……

    车开到了市郊一片老旧的城中村,此时已经下午七点多了,夜幕降临夜市的小吃摊也都陆陆续续的摆了起来。

    二人下了车走到夜市卖各种小吃的小吃摊前,此时夜市人还不多,很多小贩都在忙活摆摊,有个看起来四十多岁身材消瘦的中年妇女也在忙活把各种串都摆出来。

    慕离远远看着那女人,淡淡的说了句:“她就是张丽丽。”

    洛雨涵忙定睛看去,那女人鹅蛋脸杏核眼,脸颊因常年烟熏火燎有些晕红和黄褐斑,眼角也有不少皱纹,头发利落的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身上简单的套着黑T恤黑裤子,上面围着一个格子围裙,做事看起来干脆麻利,依稀还能看出当年美貌的影子。

    只是她是九十年代的大学生,而且当年容貌出众,按理说应该有很好的前程才对,怎么会落到现在跑来夜市卖烧烤的地步呢?

    洛雨涵与慕离走过去,那女人见有人过来,停下手中的活,冲他俩爽朗一笑道:“你俩要吃些什么?我这正在摆摊,要吃什么得稍微等会了。”

    两人就站在旁边等着,见女人架好了电烤炉,洛雨涵随手拿了面前的几串烤肉面筋,道:“麻烦阿姨帮我烤一下。”

    那女人麻利的接过串,放在刚开的电烤炉上烤了起来,边翻边看着他俩道:“你俩是小情侣吧?一个帅一个这么美,出去都能当明星咯!”

    烧烤的香味散了开来,洛雨涵看了一眼慕离,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二人都没有说话。

    洛雨涵看到女人身后有一个眼睛血红的黑影一闪而过,慕离眼神一冷,跟洛雨涵道了一句:“我去去就来。”然后整个人大步走向了黑影方向。

    洛雨涵在摊前看着女人烧烤忙碌,几分钟便烤好了,女人麻利的撒了孜然辣椒面,香气扑鼻而来,此时慕离也回来了,他手上似乎缠着一根极细的银丝,银丝的另一端捆绑着一个眼睛血红,满脸腐肉的鬼,那鬼正是方栋梁!

    他身后又跟着三个身影虚淡懵懵懂懂的鬼魂,看他们脑满肠肥的样子,正是洛雨涵之前网上搜到过的杀了方栋梁的那三人,他们没有被银丝捆起来,但是跟在方栋梁身后面露痛苦恐惧之色。

    方栋梁死命挣扎,但银丝却随着挣扎越收越紧,此时他血红怨毒的眼睛正盯着张丽丽,似乎恨不能立刻将她生吞活剥了。

    但张丽丽此刻却忙碌着手中的事,丝毫没有察觉,她笑吟吟的将肉串递给二人,道:“一共二十二块!”

    慕离拿出手机扫码付了钱,让女人拿塑料袋把串装好,他接过肉串没有吃也没有离开摊位,他突然问道:“张丽丽,你还记得二十年前的事情吗?”

    张丽丽一愣,眼前的两个人她从没见过,但是这个高大俊朗的男人却一口喊出了自己的名字,而且突然没头没脑的问出这么一句话来,她有些慌乱问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什么二十年前的事?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洛雨涵看了看慕离,又看了看略显慌乱的女人,直截了当的问道:“你还记得方栋梁吗?”

    “啊!”女人短促的惊叫一声,忙活收拾摊子的手一顿,一盘串串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她望着慕离二人,眼中带着强烈的慌乱道:“我不知道,我不认识他!”

    “你当年被几个校霸在树林欺辱,有个叫方栋梁的人经过看到了,为了救你他死了。”洛雨涵冷冷说道,她心里有些看不起这个女人,太忘恩负义了。

    张丽丽瞪大眼睛,眼中此时已经是惊恐了,这件事已经过了二十年了,几乎没人知道了,他们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但随即惊恐转成了浓烈深刻的悲伤与无奈,眼泪转眼间就夺眶而出,但却努力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洛雨涵二人见状也不说话,那男鬼方栋梁此刻更加躁动了,他眼中流出两行血泪来,表情狰狞而恐怖,眼中的怨毒洛雨涵看着都有些心惊。

    张丽丽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对二人道:“我先收摊回家,你们等我一会,这里也不方便说话,咱们回去说吧。”说完便麻利的收起了东西一小会便把推车收拾好了。

    她示意慕离二人跟着她,三人穿过昏暗的小巷子,走到一个民房的院子,张丽丽拿出钥匙开了院子门,把推车在院子里放好,带着二人走上昏暗的楼梯。

    张丽丽住在三楼一个租来的小出租房里,灯光昏黄,里面一个独立卫生间,外面只简单的摆了一张床一个桌子两把凳子,但房间收拾的干净整洁,看起来是个会过日子的女人。

    她让洛雨涵二人坐在凳子上,找一次性杯子给他们倒水,洛雨涵冷冷道:“你别忙活了,跟我们说说当年的事情吧,为什么他救了你,你反而忘恩负义?”

    张丽丽有些局促的坐在了床沿上,慢慢开口道:“当年我被那几个校霸缠上,晚上我从自习室回宿舍,被他们拖到树林里,几个人打算对我行不轨之事,那年头他们家里都有权有势,学校里长得漂亮些家里又贫苦的女孩子,好多都被他们欺负过,但都忍气吞声不敢声张。”

    “我当时也害怕的不行,死命挣扎他们就抽我耳光,三个大男人啊,我哪能敌的过,刚好那会儿方栋梁经过树林看到了,就过来帮我,结果那几个混蛋嫌他多管闲事,就开始殴打他,我本来被打的头昏脑涨,那会儿也吓傻了,结果没一会就见方栋梁没气息了……”张丽丽流着泪,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

    那男鬼方栋梁在慕离旁边哭的更加伤心了,表情隐隐间有些癫狂,三个新鬼在他身后都有些躁动,似乎恐惧更多了些。

    慕离和洛雨涵沉默听着,这些事情他们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于是慕离打断道:“这些我们都知道了,你只说后来为什么没有帮方栋梁报警为他伸冤,而是让他白白惨死?”

    张丽丽杏核眼里噙满了泪水,眼泪大颗大颗落下,她哭道:“我家里单亲家庭,母亲就我一个女儿,他们几个知道我家里情况,就威胁我如果说出去,大不了鱼死网破,还有方栋梁的父母也不会放过,我就一个没权没势的女人,没有办法就妥协了……”

    听起来倒有几分情有可原,这也是个可怜的女人。

    张丽丽继续道:“后来我妈生重病,学校也待不下去了,我就不上学去边打工边照顾我妈,我妈看医药费太贵拖累我,就直接自杀了,我想着这就是报应吧,为了赎罪我去找到了方栋梁的父母,我说我是他的同学,以前在学校遇到歹徒他救过我的命,如今我也是个孤儿,不如就给他们当女儿……”

    方栋梁在背后留着眼泪,微微一怔,眼中癫狂的血红似乎褪去了一些,张丽丽低着头,肩头微微颤抖眼泪大颗滚下下。

    她继续哭道:“他父母本来万念俱灰,看我也身世可怜,就答应我认我做干女儿,后来我嫁人生了个女孩儿,那男人因为我要供养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老人,最后忍无可忍离婚了,孩子给了我,现在十三岁了,两个老人在家里看着孩子上学呢,我就出来打打工挣钱。”

    洛雨涵听到这里心中有些难受感慨了,慕离也陷入了沉默,这个女人这些年过的凄苦,全都是因为亏欠在还债,她供养方栋梁的父母有情有义,而且当年的事情她本身也是个受害者。

    “方栋梁死后一直没有去投胎,现在变成了厉鬼杀死了当年杀了他的那三个人,现在来找你了。”慕离一招手,四个鬼魂一下子就出现在了张丽丽面前。

    张丽丽突然看到眼前一个眼睛血红脸上满是腐肉的人盯着自己,吓的“啊”的一声尖叫,身体顿时如筛糠般瑟瑟发抖起来,她从床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哭着道:“是我对不起你,求求你不要杀我……”

    方栋梁眼中泪水滚滚而下,看着张丽丽已经没有了怨毒之色,他嚅嗫着嘴唇,发出干哑难听的声音道:“谢谢你替我尽孝道照顾我父母。”

    张丽丽颤抖的身体微微一怔,她壮着胆子抬起头,看着眼前面目恐怖的方栋梁,再看他身后,跟着三个大腹便便身形虚淡的鬼,她认出来正是当年欺负她的那几个校霸。

    慕离冷冷道:“方栋梁,如今害你的人都被你杀死了,张丽丽迫于无奈没有帮你报案,但她替你尽孝道,供养你父母,也算是有情有义,如今你也该放下恩怨去投胎转世了。”

    方栋梁呜呜哭道:“可是我在地底暗无天日受了二十年的苦,我恨啊不甘心啊!”

    “他们三人杀人作恶,去了冥府也会多年受刑,比你这二十年受的苦残酷数倍,而且就算转世投胎,也是几世做牛做马。你若现在放下恩怨转世投胎,冥府念在你凄惨,可能会从轻发落来世还能做人,但是如果你还要害人……”慕离说到这里,气势陡然上升,带着一股霸气道:“我就让你灰飞烟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