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抓鬼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79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陶杨答道:“我在学校待了三年,也经常经过这个湖,但是从未注意到这湖里怨气这么重,前几日经过还很正常。但是按你们的描述,这个鬼听起来却是一个老鬼了,这湖里怎么会突然平白无故冒出一个厉害的鬼呢?”

    洛雨涵听他这样说,想了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陶杨道:“现在中午阳气正盛,我用道术招出那个鬼来问问,你们观察一下四周,有人过来的话就叫我。”

    只见陶杨折了一根树枝,从湖里沾水就在湖边的水泥地面上画起了图案,转眼间便画了一个八卦图,他站在八卦图里双手结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口中念念有词,伸出右手对着湖面抓去。

    那湖水波光粼粼纹丝不动,洛雨涵正疑惑间,却见一个黑影挣扎着飘出了湖水,陶杨拿手不停抓他,鬼不断挣脱,一人一鬼展开了拉锯战一般,眼看着陶杨步履踉踉跄跄,差点跌进了水里。

    说时迟那时快,他腾出左手从裤子口袋中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缀着奇怪符文的金色锦袋,喊了一声“收!”

    同时右手似是远远提住了黑影,将他塞进了锦袋里,然后将锦袋绳子拉好又放进了裤子口袋里。

    陶杨擦了擦额角的汗,脸色有些苍白,他冲二人一笑道:“好了,抓住了。”

    整个过程虽然有些艰难,但总归鬼是被抓起来了,那鬼本来庞大的身躯被他塞进袋子里时,竟缩小到比袋子还小。

    洛雨涵看的目瞪口呆,这就把鬼捉住了?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她莫名其妙的想到了慕离,如果他在的话,冥王捉鬼肯定要比陶杨要帅气很多吧!

    童乐是什么也看不到,在那里傻呆呆的站着有些懊恼,陶杨回头对两人道:“我把鬼先收进符袋里了,免得他在阳光下魂飞魄散了,你们带身份证了吗?咱们出去开个房间好好审问一下这只鬼。”

    洛雨涵和童乐面面相觑,方才陶杨回头一瞬间眼带笑意,晃的童乐有些羞涩,此言一出童乐更是有些脸红。

    见童乐这样,洛雨涵有些好笑,这丫头都这样了,居然还在意帅气小哥哥,真是死性不改。

    她想了想总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跟这个鬼说话也不现实,还是得找个安全的私密空间,于是让陶杨等会,二人回宿舍去拿一下身份证。

    三人在学校附近找了一家学生常去的宾馆,因为暑假原因现在人倒是不多,三人拿了身份证跟前台画着熊猫眼大红唇懒散的小姑娘道:“开一间房。”

    “一间房?大床房还是标间啊?”她抬头看着眼前的两女一男,顿时有点眼前一亮。

    虽然三人穿着打扮都很简单,但洛雨涵面貌清丽,脸上没化妆,虽然只穿着简单的白T恤牛仔裤,却有种清纯淡雅的美。

    而童乐穿着黑色T恤牛仔短裤,圆溜溜的大眼睛虽然看起来有些疲倦,但却有种憨憨可爱的感觉。

    那前台小姑娘此时眼睛却盯着陶杨,陶杨被她盯的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随口接话道:“大……大床房吧……”

    前台似笑非笑的拿了他们身份证登记了一下,调笑道:“不要害羞,我做酒店前台这么久什么没见过啊,现在的大学生年轻人,就喜欢玩些新鲜刺激的……”

    陶杨知道前台意有所指,脸上有点发烫,但怕越描越黑,于是干脆利落的付了钱交了押金,拿着房卡打算带二人上楼去房间,却听前台在背后感叹了一句:“这么帅还体力这么好……”

    三人都听到了这话,陶杨脚步一顿又继续装作没事人一样走,洛雨涵倒是没什么感觉,只觉得有点想笑,倒是童乐因为精神有些疲倦,刚刚前台说的话她没细想,倒是这句她听懂了,看着陶杨的背影脸又有些发烫。

    三人进了酒店房间,开了灯关上窗户拉好窗帘,陶杨从袋里掏出锦袋拉开绳子放出了那只鬼。

    那鬼一落地就立马想逃跑,陶杨眼疾手快赶紧扔出一张黄符,那符将鬼镇在地上不能逃脱,陶杨接着大喝一声道:“再想跑我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

    那鬼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地上顿时一滩水渍,童乐实在什么也看不到,在一旁眨着大眼睛干着急。

    洛雨涵见陶杨确实有点真本事,心中起了念头,等这件事过了一定要好好讨好一下这位大爷,让他把驱鬼治鬼的法术传授一下自己。

    陶杨又道:“我抓你出来并非为了杀你,你说说你是怎么死的,为何缠上这位姑娘?”

    鬼在地上开始呜呜哭了起来,哭声尖锐刺耳像鬼叫一样,不对,本来就是鬼。

    洛雨涵实在觉得自己的耳朵受到了强烈魔法攻击,忍无可忍一脚踹了过去道:“有话说话,哭什么哭?娘们一样!”

    房间里的人和鬼都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那鬼抽抽噎噎的强忍住哭声,童乐此刻觉得洛雨涵似乎变暴力了一点点……

    洛雨涵也有些尴尬,她觉得可能是受到慕离的影响了,那个大爷就很暴力,总是干那种一巴掌拍飞的事……

    她咳嗽一声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尴尬继续道:“你为什么要缠上童乐?”

    那鬼低着头,似乎是思考了两秒,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我本来在水底下,被人用道术封印起来了,前几天突然有人过来解开了我的封印,但是我因为一直被封印力量低微,就想吸取活人的精气来提升力量。”

    陶杨面露凝重,居然有人故意过来解开鬼的封印?

    陶杨问道:“什么人你看清了吗?”

    “我不知道,我当时意识混沌模糊,只看到一个黑黑的人影离开,过了几分钟就见两个女孩走过来,其中一个女孩身上有东西护着她,我只好去找了另一个女孩。”

    世间有这么巧的事吗?恰好鬼被故意解开封印,洛雨涵二人就经过碰到鬼,听起来倒像是有人刻意安排的。

    洛雨涵压下心中强烈的不安,继续问男鬼是如何死的。

    经过询问他们了解到男鬼死了快二十年了,学校还很老的时候就死了,但是那时候那里还不是湖是一片人迹罕至的小树林,后来学校重建才改成了湖的时候挖出了他的尸体,但年代久远不知道也调查不清楚,加上学校压下这件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男鬼的鬼魂还是留在那里,且一直泡在湖水里。

    男鬼快毕业的时候有天晚上做毕业材料回宿舍比较晚,打算从小树林经过抄近路回宿舍,遇到三个学校的校霸在欺负强暴一个女孩子,女孩子一直求饶但是那几个校霸不依不饶,男鬼路见不平一时气血上涌便去帮助女孩子,跟几个校霸打斗间,他们下手过重男鬼被失手打死。

    三个校霸家里都有权有势,但杀了一个人他们还是比较慌神,他们连夜匆忙把男鬼埋在林子里,并威胁女孩子她说出去杀她全家,女孩子竟然也帮着隐瞒了这件事。

    其中一个校霸的爸爸是当时这所大学的副校长,随后以树林里有毒蛇咬伤学生的理由把林子暂时封锁,禁止学生靠近。

    男鬼家里是偏远农村的,加上他平时学习刻苦总是早出晚归,甚至有时通宵上自习看书,舍友经常见不到他,直到他消失十来天班里有事情找他的时候才发现他不见了,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家里年迈的父母来学校找人找不到,差点哭瞎了眼睛,但是最后万般无奈还是回去了。

    男鬼头七的时候,校霸家里为了以防万一找了高人给他设下禁制,防止他变成厉鬼复仇,并将他的魂魄封印在那里。

    童乐听洛雨涵转述之后,也知晓了事情的经过,三人感叹男鬼也是个可怜的鬼,决定好好帮他化解怨气重新投胎做人。

    男鬼却凄厉的哭道:“我不要化解怨气,我也不想投胎,我只想杀人报仇,我想要他们四人血债血偿,一个都跑不掉!”

    三人快晚上的时候退房回了学校,几人面色都很沉重,那男鬼执念很深,他只想杀人复仇,三个校霸杀了他,此仇深似海,那女孩虽然并未杀他,但忘恩负义比杀人的人更让他怨恨。

    不能让他回去复仇杀人,否则杀人怨气会更重,若是变成厉鬼,事情更加难以收场。

    路见不平救人的人反而不得好死,被救的女孩忘恩负义,任由他凄惨死去,连真相都不敢说出来。

    洛雨涵前两年看了一个新闻,说一名男子见有人落水,下水拼命救起了落水者,最后自己体力不支被淹死了,而落水的人怕死人家属追究责任以及社会舆论唾骂他,竟然矢口否认被救。

    这个社会怎么了呢?

    “我们得找到那三个校霸和那个被救的女孩,想办法让他们忏悔看能不能化解鬼的怨气。”洛雨涵说道。

    陶杨想了想道:“我晚上回宿舍再盘问一下他那几个校霸和被救女孩的信息,我们宿舍现在就我一个,明天咱们早点见面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洛雨涵点点头,跟陶杨互留了联系方式,带着童乐两人心事重重的回宿舍了,都在考虑这件事要怎么处理才好。

    洗漱后童乐早早就沉沉睡去了,洛雨涵一沾枕头灯都忘了关就奇怪的立刻睡着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