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八十章 虫子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95更新时间:2020-07-30 09:02:03
    琳琅轻轻哼了一声道:“那伪君子今日一见我便挪不开眼睛,虽然表面装作一本正经,实际却跟那些下流胚子没什么两样,若不是此次出来未曾带上圣虫,哼!就凭聂清歌和那个女人也妄想欺负我?”

    若兰被吓了一跳,连忙捂住琳琅的嘴巴道:“圣女,此事不可声张,况且圣虫只有五只,应当全权交由主上决定如何用,用一只就少一只,你自己不可任性妄为。”

    琳琅闷闷的点了点头,叹气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就算是出来了,也同样摆脱不了爹爹的掌控,不知道何时我才能够真正自由呢!不过今日倒是玩的开心,外面的规矩跟咱们果然有所不同,这些人犯了错就只是被关着而已,要是咱们……”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她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圣教阴暗冰冷充满绝望惨叫的牢狱。

    若兰心疼的看着她,她知晓一切真相,但是却不能在这个时候告诉琳琅,要想真正得到自由和解脱,恐怕只有等到她死去的那一日吧,只是死后却还不能安宁……

    “奶娘,我看的出来你也一直都不喜欢圣教,曾经你跟我说过你本是萧家的,为什么要留在圣教呢?”琳琅有些疑惑的问若兰。

    “我……自然有自己的原因,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吧!”

    琳琅看若兰依旧不想谈,便也不再追问,而是安慰般的靠在她肩上道:“你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家了吧?我听说很多人离开家久了会想家的,这次我们恰好出来了,过几天去奶娘家那边看看。”

    若兰眼中顿时出现了追忆痛苦而又纠结的神色,她没有应答,只任由琳琅靠在了她的肩膀上。

    ……

    公堂之上人未散去,聂清歌双手背在身后面无表情问尹雪珠:“人几天可以放出来?”

    “清歌,我实在不懂,你为何要对这样一个刁蛮任性随意伤人的女子这么关心,她现在犯了错而且无心悔过,若是随意放了她出去再惹事杀人又当如何?”尹雪珠咬着牙,眼中隐隐有些莫名的怨念。

    聂清歌没有解释,他觉得没必要对尹雪珠解释这些事情,只道:“她的确翻了错,但了解了事情经过就知道是那男人调戏她在先,她做了赔偿之后本不必再下狱,你心中也清楚本不必要如此。”

    尹雪珠气结,道:“可她并非玄武城本地的人,外地来的目地不明还要在玄武城闹事,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我现在只是在公正解决此事罢了,若她诚心悔过,关不了几日就会放了她。”

    聂黛黛看两人脸色都有些难看,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道:“你们两个也是多年的老相识了,何必因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争执呢?清歌,咱们本来是要去拜访城主的,该走了。”

    聂清歌点了点头,也不再询问何时放人的话,转身便要离开,尹雪珠看着他要离去的背影,顿时觉得心中难免有些悲凉,自从几年前他察觉到自己的心思之后,就一直刻意对自己表现冷淡,可是尹雪珠偏偏就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总想着他修为如此高,应当是不想分心在男女之情上,况且他对每个女子的态度都大同小异,但是现在出现了一个陆琳琅……

    “清歌!”尹雪珠看着他的背影已经到了门口,忍不住喊了一声,声音里饱含了委屈和怨念,这一刻她似乎不是什么人人交口称赞的少城主了,而是一个普通为情所困的女子罢了。

    只是聂清歌丝毫不为所动,他冷淡回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尹雪珠道:“还有什么事?”

    “没事!”看到他的表情,尹雪珠的心顿时冷了一截,可是她实在是不甘心!于是勉强笑了笑道:“我待会也会去拜访城主,不如……”

    “那我们先去。”聂清歌不由分说,转身大步离开,尹雪珠哑然,突然惨笑了一声,他是真的避自己如蛇蝎。

    聂清河刚才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一度不敢开口说话,这会儿走出来了,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连忙八卦起来,“清歌,你怎忍心一直让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伤心呢?依我看那少城主实在是对你一往情深,难道你就没有一丁点儿心动?还是说你真的对那个红衣女子一见钟情了?”

    聂黛黛也是于心不忍,道:“这么多年来你对少城主一向都十分疏离,这倒也罢了,只是今天我觉得实在有些过分了,怎么说这件事情也是发生在玄武城里,她作为少城主也算是秉公办事,你当众质疑她,未免让她太难做了,为了一个暂时跟咱们不相干的女子……”

    “她不是什么不相干的女子。”聂清歌顿了一下道;“她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寻找的那个人,既然找到了,那我自然不会轻易放手,也不愿再让她受委屈。”

    聂清河和聂黛黛互相看了一眼,两人均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强烈的震惊,这些年看起来风轻云淡而且对女子都避之不及的聂清歌竟然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可是你现在对她一无所知,她若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家呢?你可是缥缈山的大长老,这几年更是连大长老也不是你的对手,虽然这个消息只是作为咱们这些内部长老知晓,但是毫无疑问,你已经是咱们缥缈山的第一人,不管喜欢那个女子……身份上总要与你相配才是。”聂黛黛苦口婆心劝说道。

    缥缈山的长老自然是有身份的人物,本来缥缈山上的长老们就觉得聂清歌天纵奇才,纵然是玄武城的少城主尹雪珠,那只要聂清歌看不上,那就是配不上的,只是现在冒出来一个烂七八糟的红衣女子,看起来还刁蛮任性心肠狠辣,四大家族的优秀女子能比肩尹雪珠的就寥寥无几,这女子虽然样貌略胜一筹,但是其他方面必然远远不如尹雪珠。

    “配不配那是别人的话罢了,喜不喜欢只有我自己说了算。”聂清歌不看聂黛黛,径直往前走,身后聂清河以眼神示意小声道:“六长老你先别说了,现在不是八字还没一撇么?再说了那女子为人如何我们尚且不了解,不要说这些惹得清歌不高兴。”

    聂黛黛叹了一口气,好歹不再多说了,不过看了一眼聂清河,心中的想法又转了几圈,怎么说这好歹证明了聂清歌的性取向没什么问题,总比喜欢个男人好得多吧?这样一想她心里立刻就舒服多了。

    ……

    琳琅在干草上坐了一会儿,这监狱里面很昏暗,她只待了一小会儿就觉得无趣起来。

    “若兰奶娘,咱们出去吧,这里实在是没什么意思,我干嘛要听他们的乖乖待在这里啊?我想出去买东西,想去玩,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把时间全都浪费在这里,实在是不值当。”琳琅拿着一根干草在手里摇晃,脸上是一副百无聊赖的表情。

    若兰却不赞成,道:“我们现在若是逃出去就相当于越狱,若是被抓回来的话指不定后果要比现在严重,况且这里是玄武城,是别人的地盘,我们就算是出去了,到处都是他们的人,玩又能去哪里玩呢?等着吧,恐怕要不了多久那些黑袍使就会想办法带我们出去了。”

    “那还要多久呢,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没有好吃的也没有好玩的。”她有些气闷,突然间听到了“吱吱”的叫声,眼前一亮道:“有老鼠呢奶娘!不,好像还有很多虫子,有好玩的了!”

    阴暗潮湿的监狱里有老鼠实属自然,琳琅眼前一亮,随后便捏起两根手指放在口边吹出了奇异的口哨声,顿时从旁边的干草中就钻出十来只大大小小的各种虫子,然而琳琅看着这些虫子却丝毫不害怕,倒是十分满意的又吹了一下哨子,那些虫子无论种类去,全都乖乖聚集在一起,随后一溜烟的钻向一个十分不起眼的洞口,消失不见了。

    “圣女,您的本事可不是用在这些小玩意儿上面。”若兰见状有些哭笑不得,都已经十六岁了,圣女还是有些玩心重,她小时候后来学着操控虫子与虫子交流,后来因为寂寞,那些虫子们竟然成了她的玩伴。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没有人看到,再说自从出了圣教之后,我们一路上都要小心谨慎,我都已经很久没有跟它们玩过了,刚好这会儿没什么乐子,就玩一会嘛!”琳琅兴致勃勃的盯着那个小小的洞口,过了一会儿,十几只虫子竟然赶着一只探头探脑的老鼠出了洞口。

    琳琅一拍小手,“这小家伙看起来也不怎么怕人,不过这里的老鼠好像有些瘦小,可不像圣教里的,圣教地牢里的老鼠许多都吃了人肉喝了人血,一双眼睛都是通红的。”

    若兰默默听着,她想到自己第一次到了圣教总部,看到许许多多自己难以接受也难以改变的事情,一开始也是害怕震惊的,但是到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麻木不仁了。

    琳琅指挥着一群虫子围着那只小老鼠,自己玩的不亦乐乎,在她的眼中,早已不觉得这些看起来丑陋的虫子有多可怖,相反很多时候,这些虫子都要比很多人都可爱多了。

    ……

    尹雪珠本打算跟着聂清歌就去城主府,但是刚打算动身的时候,却有一位灰衣家仆打扮的人前来公堂,要求担保带走琳琅。

    “你是她什么人?你们陆家本就不是玄武城本地人,但是却在玄武城惹是生非,若所有外来者都如此,而我玄武城全都姑息,那还如何立足于世间?”尹雪珠美目睥睨了来人一眼,区区一个家仆就要来担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