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七十八章 新奇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91更新时间:2020-07-29 09:00:39
    “你!”尹雪珠一时气结,她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刁蛮无赖的女子,一时之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尤其是当着聂清歌的面。

    只是聂清歌此时心里却满是愉悦,不但找到了洛雨涵的转世,而且她还出落的神采飞扬,一看就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这样他心里反而很开心,也免得别人欺负她了。

    “再打一场你可能还是输,何必呢?况且你那奶娘这会儿可等的着急了。”聂清歌看着琳琅,满脸都带着温和的笑意。

    他自以为温柔亲切潇洒不凡,来到这个世界顶着这张皮囊,走到哪里都是女人注意的焦点,想来也能给琳琅带来好印象才是。

    没想到琳琅却厌恶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是哪里来的伪君子?不但替我做主认输还要替我奶娘担心,简直就是多管闲事!”

    在琳琅的眼中,从小到大对男人的笑容可不少见,只不过大多数都是猥琐下流的,眼前这个男人虽然表面上装作一副温和亲切的样子,只是看她第一眼的时候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又一个贪图她美色的男人罢了!

    聂清歌顿时也被噎了一下,感情这个小丫头是谁来怼谁好坏不分,就像是一只浑身长满了刺的可爱刺猬一样。

    这时候若兰已经冲上了擂台,跑过来拉住琳琅的手道:“琳琅,不要任性了,咱们不打了,跟奶娘回去!”

    琳琅皱了皱眉头,看若兰眼睛里满是祈求和为难,要是她在这里任性妄为,指不定会像以前一样连累到若兰奶娘,爹爹可能不会惩罚他,但是对若男奶娘的惩罚绝不会轻,想到这里她顿时泄了气。

    “好吧,那不打就不打了,刚好不容易打的有那么点意思,就这么停下来了,实在是有些可惜,这种机会可遇不可求,算了!就当放他们一马!”虽然输了比试,但是琳琅却丝毫不以为意,言语之间竟然像是自己赢了一般。

    尹雪珠听了这话胸腔里像是被堵了一团火一般,这女子是她见过最刁蛮最能颠倒黑白的了,众目睽睽之下说出这些话,居然丝毫不觉得脸红。

    “你站住!”尹雪珠人还未至,银枪倒是先过来了,银枪横在琳琅面前冷声道:“你不能走?”

    “我不能走?我为什么不能走?”琳琅下巴微抬,对她的长枪丝毫不放在眼里,突然间恍然大悟一般哦了一声说道:“对了,我的确是不能走,我的鞭子差点忘了拿了,幸亏你提醒我,多谢你了!”

    说着打算绕过长枪去拿自己被扔在擂台边上的鞭子。

    这个女子刁蛮任性,而且踹着明白当糊涂,这让尹雪珠心中更气,于是直截了当说道:“今天这场比试是你输了,况且就算你赢了也一样要跟我走一趟,你当街将人打伤,坏了玄武城的规矩,必须跟我走一趟!”

    “跟你走?跟你干嘛去?要是带我吃喝玩乐我就去,不是的话就免谈!”琳琅冷笑一声,对尹雪珠的话不屑一顾。

    此话一出,围观群众都是爆发出一阵大笑,对此再次开始议论纷纷,还有人拍手希望能够再打一场。

    尹雪珠又是一阵气结,带她去吃喝玩乐?犯了错还想吃喝玩乐?这女子简直异想天开!果然如同之前那些人所说

    ,看起来脑子不太好使!

    “这位姑娘……不,是少城主,我们家小姐方才当街打人,虽然将人打伤了,但却也是情有可原,只是她下手没有轻重,那人又不堪一击,才将他打伤了,我们可以补偿他的医药费,并且会额外补偿,您看如何?我家小姐少不经事,希望您能见谅!”若兰死死的抓着琳琅的手,向尹雪珠求情。

    可是尹雪珠却对此丝毫不领情,而是冷着脸说道:“玄武城自有玄武城的规矩,若是每个人犯了错都可以拿钱就解决,这规矩还有谁遵守?你今日必须跟我走一趟,赔偿医药费是自然,若是当事人愿意谅解你,我自然不会再计较,但若是不谅解……恐怕你要有牢狱之灾!”

    牢狱之灾琳琅倒是懂,她听了之后转头问若兰,“奶娘,像我这个程度,牢狱之灾他们会杀我吗?”

    若兰摇了摇头,却又着急求尹雪珠,“我家小姐自小娇生惯养,我怎么舍得让她去受牢狱之灾,要不然你们抓我走吧,让我代替小姐过去,或者我们去见一见当事人,看他愿不愿谅解,要多少钱我们都赔!”

    聂清歌刚才在琳琅这吃瘪,还没想到如何重新跟她交流,这会儿听到尹雪珠要抓琳琅走,顿时插话道:“那人本是有错在先,当街调戏女子,女子无法接受反应过度,这本也不能完全怪她,赔偿医药费已经是合情合理,实在是不必再抓人。”

    琳琅闻言再次白了聂清歌一眼,“你这个人好没意思,别人的事情你怎么非要掺和进来,你们说要抓人就抓人,你们说不抓人就不抓人,凭什么要听你们的?今天我就把话摆在这儿了,要抓就抓吧,我倒是想看看传说中的牢狱之灾是什么样子!”

    若兰顿时大惊失色,劝说道:“琳琅,你……”

    “奶娘,放心吧,不是说了死不了人吗?我刚好去看看热闹去!”

    琳琅摆了摆手一副十分无所谓的样子,对于外面的世界她是处处的好奇,本来不想被抓走,是因为不想听面前这个讨厌女人的话,但是这个男人也同样讨厌,三番五次来干涉她的想法,这让她不由得想跟他唱反调。

    果然,聂清歌听了琳琅的话之后,一时之间哑口无言,愣了好几秒之后才试着开口劝道:“你其实不必如此……”

    “关你屁事!”琳琅对着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要不是感觉这个男人似乎比她强不少的样子,她这会儿早就动手了,还能等到他说这么多废话?

    聂清歌彻底哑口无言了,他摸了摸鼻子,这么多年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如此吃瘪,但是心里好像……还挺开心的?

    尹雪珠此时心中却是十分不快,虽然她的目的达到了,但是这女子却并不是真心实意想要改过所以跟她走,而是想去大牢里看热闹,更可气的是聂清歌方才一直在想办法帮她说话!

    她认识聂清歌这个人也已经有几年了,在她的印象中聂清歌一向风轻云淡,对于自己无关的人或者事情一向表现的比较平淡,可是今天这个女子一出现,聂清歌就开始反常起来,她立刻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琳琅大摇大摆的走过去拿起自己的鞭子缠在腰上,坦然对尹雪珠道:“你不是要带我走吗?快点

    儿,免得我待会儿又反悔了!”

    若兰见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心中叹息了一声,好在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于是便走到尹雪珠却说道:“我家小姐当街打人我也有责任,带我一起走吧!”

    “还有人上赶着去大牢?那好!我现在就带你们去!”说着便招呼一旁的护卫,“带她们两个走!”

    聂清歌见此事已经无力阻挡,便也不再出头,在这小丫头眼中一派纯真,看样子倒是真的对牢狱之灾十分好奇,跃跃欲试的样子。

    擂台上终于清净下来了,随着尹雪珠和琳琅离开,围观群众也慢慢散去,而聂清歌和聂清河一行人则打算去城主府拜访。

    “那个红衣服的小美人儿还挺有脾气的,虽然刁蛮了一些,但是却也不是可爱清歌,你刚刚怎么突然间跳到台上去了,是不是怕尹雪珠伤了她?”聂清河一脸的意犹未尽加八卦。

    聂黛黛则是神神秘秘的凑过来道:“我知道我知道,清歌今天做的很明显了,他跟那小丫头素昧平生但是却仗义出手,与他往常的性格都大有出入,这是为什么呢?排除他对小丫头一见钟情之外,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

    “什么可能?”聂清河满脸好奇。

    “这还不简单?这个小丫头容貌上比尹雪珠更胜一筹,而尹雪珠对清歌痴心不改,清歌这个场合出手,估计是为了故意伤尹雪珠的心,让她知难而退!”

    聂清歌悠悠的看了两人一眼,嘴角勾起了一丝愉悦的微笑,道:“你想错了,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你排除掉的那个答案。”

    “什么答案?”

    “一见钟情?”

    “不可能吧,清歌你……你移情别恋了!我一直都觉得你对清河有想法!”聂黛黛难以置信,捂着胸口仿佛受了重伤。

    聂清歌但笑不语,只上前走,而他走的方向正是琳琅被带走的方向。

    ……

    “姓名?”

    “姓名?没有姓只有名行不行啊,我叫琳琅!”

    “好好回答!姓什么?哪里人士,年龄几何?”

    “还非得有个姓?那好吧,我姓陆,陆琳琅!今年年方二八,正是青春年华,长相你也看到了,不然也不会被人当街调戏!”尽管到了公堂之上,但琳琅却丝毫不畏惧,她闲闲的站着,目光却在四处乱看,显然对这公堂也十分感兴趣。

    除了上首坐了尹雪珠一个女人之外,以下左右两边全都是男人,而且他们似乎的尹雪珠的话言听计从,有几个男人假装目不斜视,其实却在偷偷观察琳琅,她刚刚说话的时候还有人偷偷发笑。

    “哪里人士?”尹雪珠继续问道。

    “哪里人士?”琳琅重复了一遍,转头看若兰。

    “北边边塞渭城陆家,家里世代做生意的!”若兰连忙回答,这个身份也是她们出来之前就已经做好的假身份,算是有心之人想要顺着这个身份查过去,也能查到琳琅其人。

    “陆家?边塞陆家我知道,民风是要彪悍一些,只是陆家世代做生意,怎么会养出个擅长使鞭子的女儿?”尹雪珠莫名皱了皱眉头。.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