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五十九章 磨炼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93更新时间:2020-07-19 18:01:55
    “圣女成长的很好,身体也十分健康,足以活到二十多岁让药效完全发酵。”红袍使看着若兰手中抱着的圣女,感叹了一句,贪婪而信息的语气就像是在赞叹一块上好的肉一般。

    擎苍看着圣女无喜无怒,今日他穿着一身黑袍,袍子和黑色的靴子上都有金线绣出的莲瓣,看起来华贵而又神秘,他意味不明的“嗯”了一声,然后走过来在若兰面前站定。

    “让我瞧瞧圣女。”

    威严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若兰的手莫名其妙紧了又紧,那一天作为常人打扮的主上没有抱圣女,今日他却要看圣女,是以魔尊的身份看的。

    但是她没有理由不让魔尊看她,毕竟她可是圣女,而且是魔尊的亲生女儿。

    双手将圣女送到魔尊的怀中之后,若兰便继续垂首站着,小肉/团子被魔尊抱在怀中之后,有些别扭的扭动了两下,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让她莫名的感觉有些不舒服,而且抱的姿势也似乎不怎么舒服。

    擎苍感受着手中柔软的触感,这对于他而言,似乎是一种十分新奇的体验,于是将圣女抱着翻来覆去看了一会,他冷着脸,圣女也扭动身体懵懂好奇看着他,但是片刻之后她似乎已经适应了,重新开始咯咯笑了起来,并且伸出短短的小胳膊,试图搂住他的脖颈。

    “检查一下圣女体内巫毒,如果一切妥当,继续缓慢补充。”

    随着擎苍的话,红袍使立刻走上前来掏出一根长长的银针,圣女的小胳膊马上就要搂到擎苍的脖子了,但是此时此刻却被一只枯瘦的手按住,那根银针毫不犹豫的插进了少女白嫩的小胳膊里,虽然只插进去了一小截,但是圣女还是疼痛的不断扭动。

    若兰双手藏在宽大的黑袍衣袖之中,不由得紧紧攥了起来,扎在那小肉/团子的身上,竟然她心中也同样觉得难受心疼,但是她丝毫不敢表现出来。

    “疼!疼!”圣女撅着嘴巴脆声喊着,然而红袍使丝毫没有停顿,他甚至拿着银针在圣女的胳膊里面搅动了几下,银针从插进去的地方一直向上开始慢慢由银色变成了黑色,再从黑色转为了暗红色。

    “恭喜主上!圣女一切都好,并且能够继续承受巫毒之力,她将是最好的炉鼎,我魔教大业必将千秋万代!”红袍使兴奋的拔出来银针,声音都有些兴奋的颤抖。

    擎苍眼中也多出了一些笑意来,他满意的看着怀中圣女,她正举着胳膊噘嘴给自己看上面银针拔出后留下的嫣红血液,并不满喃喃:“坏人,坏人!”

    “我是你爹爹。”擎苍威严的声音多了一些欢喜,他没管圣女听没听懂,将她重新递给了巫医若兰。

    “好好照看圣女,今后我会经常来看望她,并且你们要告诉她我是她爹爹。”擎苍留下这么一句话,然后再次带人离开了。

    一直到他们完全离开,若兰才敢心疼的看看圣女胳膊上的伤口,并且抱着她耐心哄着。

    红色烛火照在她的脸上,面部红色斑痕更加可怖,可是圣女却丝毫不介意,在她的眼中这个怀抱比别人的似乎都让她安心。

    飘

    渺山上,三年一度的内部人员选拔大赛又要开始了,如果内门弟子能够通过层层考核并且成为山上的内部人员,那将拥有更多的权限,并且也能够成为管理人员的一份子。

    聂清歌当然也在选拔之列,他与聂清歌两人站在一起,一高一矮,但是偏偏他格外引人注目,遗世独立风度翩翩,惹来不少围观少女尖叫。

    “今天十个长老都到场了,看到六长老了吗?就是那个看起来很可爱的女孩子,其实已经六十多岁了,不过看起来竟然还只有十六岁,实在是驻颜有术……不过长老们都很年轻,修炼的越是厉害,也就越是能够抵挡岁月。”聂清河喋喋不休,在一旁八卦着各个长老。

    “九个长老都很年轻,那为何大长老却如同古稀之年的老人?”聂清歌有些疑惑问道。

    “谁知道呢!也没有人说他多少岁,在飘渺山上是问不到的,没有人会告诉你,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咱们小的时候大长老就长这个样子,如今已经一晃二十年过去了,他还是这个样子。”

    “他看起来年岁最大,那应该修为最高才是吧?”聂清歌有些好奇。

    “不太清楚,因为几位长老都没有正式比试过,再说就算鄙视也不可能让咱们看到,万一谁说了岂不是在弟子面前威信全无,那多尴尬啊!要是我我也不想在人前比试,这些长老们都精着呢……”

    “你们俩在下面嘀嘀咕咕什么呢?不要以为大家全都听不见!”大长老吹胡子瞪眼,看着聂清歌的方向站了起来。

    “没……没有!就是普通聊天!”聂清河缩了缩脖子,连忙解释。

    “这是什么场合?允许你们普通聊天了吗?考场喧哗,取笑考试资格,哼!”大长老又气哼哼加了一句,说完还故意看向聂清歌,似乎是想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取消了?那正好,反正我也不想比,当内部人员有什么好的,规矩忒多还要任人差遣,不划算,是吧?”聂清歌面带微笑看了一眼旁边的聂清河。

    “不是吧?三年一次啊!我可不想被取消资格!大长老我错了,能不能饶了我这一次,那个五长老……”聂清河看向一边留着黑色长髯但是看起来却很年轻的五长老。

    “别喊我!像你这样的本来我也不看好你,就算考也考不过,取消了正好,免得待会给我丢人!”五长老重重哼了一声。

    全场哗然起来,但是却不敢大声交流,但是细碎的声音聂清歌却听了个一清二楚。

    “嘤嘤嘤清歌师兄要被取消资格?我不同意啊,想看清歌师兄表演,他太帅了!”

    “清歌师兄看来都跟大长老不怎么对付,而且他这一年来进步神速,据说修为跟有的长老都有一拼了,简直天纵奇才,大长老会不会是怕威胁到他们的地位?”

    “那也不一定,长老们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你说是吧?”

    “不是,清河师兄求助五长老都没用,估计是都要被取消了,五长老可是清河师兄的亲爹!”

    大长老将这些声音都听在耳中,但是却丝毫不为所动,而是看向聂清歌的方向

    ,问他:“你服是不服?”

    聂清歌点头,“我服,心服口服,大长老英明神武!”

    “哼,看你出言讥讽,很明显是不服,不过我要告诉你,成为飘渺山的内部人员,除了修为高之外,还要品德合格,一年以来你总是目无尊长狂妄自大,你自己倒是说说,有什么资格成为内部人员?”大长老并没有因为聂清歌的话消气。

    “咳咳!大长老那是误会了,我何时目无尊长过,大概是因为我问题比较多,不过向来都是恭恭敬敬,不过今日我确实考场喧哗,大长老的处罚我觉得十分合理。”聂清歌拱手谦逊说道。

    他确实是不愿成为什么内部人员,除了不想因为乱七八糟的琐事忙碌之外,更是希望看到自己的衣服和发带越来越绿……

    “你这是在讽刺老夫?”大长老不知是哪里看聂清歌不顺眼,尽管他态度谦逊,但还是咄咄逼人。

    “大长老,清歌师兄已经知错啦!您不要生气了!”

    “对啊对啊,大长老宽宏大量,怎会因为这些小事计较呢?”

    聂清歌听着女弟子给他求情,内心很是无语,而大长老则是再次哼了一声,道:“既然大家为你求情,那今日便算了,不过你们两个作为师兄没有起到良好的带头模范表率作用,今日资格取消,其他人继续选拔!”

    一次没有人在反驳大长老的话,生怕他一气之下在对聂清歌有什么其他惩罚,而聂清河则是缩了缩脖子也不再说话,今日被取消资格他倒是无所谓,主要是怕回去他那个五长老的爹不饶过他。

    对于选拔笔试,聂清歌和聂清歌两人都兴致缺缺,基本上名额算是已经提前就知道了,无非是那两个品质优良恭谦有爱并且尊敬师长的师兄师姐,其他人就是陪跑走个过场而已,没什么意思。

    比试结束之后,聂清河跟在聂清歌身边边往回走边唉声叹气,“早知道那个时候就不要说话了,没想到因为废话多而被取消了资格,要是比试了被刷下来,那我心里好受一些跟我爹也有个交代,但是今天众目睽睽之下被取消了资格,唉!”

    聂清歌失笑道:“真以为是因为我们两个废话多,所以被取消了资格吗?”

    “啊?难道不是吗?”

    “看今天的情形,你爹本来就不乐意让你成为内部人员,应该本意是还要让你在磨练几年收收性子,所以今日被取消资格他倒是十分无所谓,至于我么……就算今天比试了也一定是过不了的,提前找个理由取消了我的资格也挺好。”

    聂清河瞪大眼睛,消化了一下刚刚聂清歌所说的话,然后不解问道:“是不是你得罪了大长老?也就是你平时问题多了一些而已,他怎么就看你不顺眼呢?今天居然因为你跟我说话而被取消资格,唉!”

    “不因为说话也会因为别的,指不定我左脚先踏进试场也能成为理由,不管这么多了,反正我也不想成为内部人员,不自由还头顶绿油油的,大长老有他的原因,已经如此了,此事我们也就不必再多说了。”聂清歌说罢大步走着,似乎不愿再讨论此事了。.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