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九十六章 瞒天过海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79更新时间:2020-04-29 12:05:07
    “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天后惨笑一声轻声说道,此话一出,所有神官更加沸腾起来,有几个激动的恨不得马上冲上台去问个清楚。

    洛雨涵的耳边也立马充斥着各种声音。

    “竟然真的是妖!一只妖居然做了天后?天界的奇耻大辱!”

    “怎么会是妖?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妖……唉!妖就妖吧!几千年了,在天界倒也没有什么错,不过我还是不能接受她是天后,哪怕是个小神官呢……”

    东方地神也同样难以置信的喊道:“怎么可能?怎么会是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眼睛赤红,看起来有几分失神,应该是无法接受自己如此相信的天后竟然真的是妖。

    这样的结果早在洛雨涵的预料之中,但是她可不信天帝真的对此一无所知,两人夫妻几千年,而天帝作为天界众神之首,竟然丝毫端倪都未发现,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除非……

    “你真是九尾天狐?几千年来我从未怀疑过你的身份,当日在昆仑仙山相遇,你只说你是新飞升的神官,因迷了路才出现在昆仑仙山,我从未怀疑过你的话,也未曾看穿你的身份,没想到……没想到你居然欺骗于我!为了感念相遇,在我成为天帝之后,甚至将你迷路的昆仑仙山交由你看管,你竟然骗我?”

    天帝似乎极为震惊,眼神也同样难以置信,提起往事眼中甚至还有几分怀念眷恋之色,痛心疾首的语气看不到半点作伪的痕迹,不仅如此,他在说话之时还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两步,像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一般。

    看似震惊难以言表,实则是在划清界限。

    这一退,你我算是毫无瓜葛……你是不是九尾天狐我也不曾知道,如今事情败露最好也与我毫无关联,这短短的距离却仿佛成了两个人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一般。

    天后感觉自己的心仿佛都在滴血,她早已做好了准备,甚至早就预想到了今日的情形,也同样预想到了天帝若是如此对她她该如何应对,只是真正事到临头的时候,自己的心如刀绞仍然如此陌生。

    群仙讶然,财神之前所传,天帝伙同天后瞒天过海,因此造成一只妖也能成为天后,但是如今看天帝的表现,竟然天帝也不知情,莫非几千年来天后既然连天帝也瞒过了?

    “不错不错,当真是演了一场好戏!”财神拍了拍手掌,眼神出现了赞许之意,但是说出的话却无比嘲讽。

    “关键时刻弃车保帅,能成大事者无不是铁石心肠之人,哪怕枕边人已经陪伴几千年,在威胁到自己地位的时候,仍旧能够说放弃就放弃,不愧是天帝,这几千年的时间,你的成长变化可真是让我惊讶!”

    天后听闻此言,脸色苍白,嘴唇微微颤抖,但还是勉强开口对财神说道:“既然今日你已经揭穿我的身份,我也不再隐瞒,天大地大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不管我逃到哪里,天界总有办法将我抓回去,我九尾天狐一族乃是神兽一族,只是天界向来不容妖族在天界拥有一席之地,哪怕是龙族和凤凰一族,也同样受到天界神官的迫害,扪心自问,几千年来我坐上天后之位,并未有丝毫差错。”

    “没有差错又如何?这也改变不了你是妖的事实,妖就是妖人就是人,不要妄想脱离自己的命运,况且你欺瞒整个天界,将所有神官都当傻子耍的团团转,天界岂能容你?”风神冷笑了一声说道。

    天后长叹了一声,表情凄惨,她环视了一圈高台之下神官或冷漠或愤怒或麻木看好戏的群仙,这些可都是往日最爱宣扬众生平等的神官,他们每一个都在天界生活了几千年,每一个都见过自己,也曾恭敬的喊过自己天后,只是当知道自己是妖这件事情之后,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自己说一句话。

    是妖又如何呢?

    “如今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此事全都因我而起,几千年前在昆仑仙山偶遇与魔族作战受伤的天帝,我动了凡心,因此选择欺骗于他,几千年来我隐藏的很好,他都未曾发现我的真实身份,我本以为可以一直如此……没想到……此事与天帝毫无关联,你们要杀要剐冲我一个人来便好!”

    天后脸上凄惨的表情渐渐消失,随即出现的便是满脸冷漠,她一眼也没有看天帝,只是冷漠而倔强的盯着财神,财神真正想对付的是天帝,而自己只是其中的一个牺牲品罢了,恰巧她这个小小的牺牲品是天帝最大的把柄。

    财神则是看着天帝,冷笑道:“如今事到临头推一个女人出来背锅,真是开眼了,堂堂天帝竟然如此不知羞耻,九尾天狐虽然为神兽而且善于变化伪装,但是凭借她自己隐瞒天界数千年?真当所有人都是傻子?几千年前你与魔族作战受伤落在昆仑仙山不假,遇到九尾天狐也不假,只是之后的事情却并非如此。”

    天帝似乎是刚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看着财神道:“看财神说的头头是道,仿佛你亲眼所见一般,只是关于天后是妖一事我从未察觉,她也从未向我提起过,我倒是好奇财神是如何知道的,又是何时知道的?莫非几千年前便已经知晓,然而隐而不发,只等着今日来谋权篡位?”

    这话算是反将了财神一军,若是他一直知道天后是妖但却一直隐瞒,这分明就是居心不良,今日若是天后要被问责,财神也同样逃不了干系,反倒是天帝因为不知情,倒算是有情可原。

    只是财神既然选择今日揭穿此事,必然早就有所准备,闻言只是轻笑了一声道:“我也是前几天才发现此事,闲来无事想到了那面镜子,拿出来把玩之事竟然意外发现了此事,世事就是如此之巧,不过几千年前你与这位天后的故事我倒是知道一些,天魔大战之中有一悍将乃是你的手下,擅长变化成魔族模样迷惑他们,因此在天魔大战之中也立下不少战功。”

    天后听罢,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她笑的欢畅而讽刺,越笑越大声,此刻也丝毫不顾及自己是天后的身份,她几千年来都未曾如此酣畅淋漓的大笑过了,直到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笑到眼泪都出来了。

    财神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笑,等到天后笑够了,才继续说道:“此人据称是在天魔大战期间新飞升的女子,容貌极美,即使是在天魔大战这种紧张的时刻,也有不少神官注意到她,而这位女子却只钟情于当时天界一位叫勾胤的神官,这位勾胤……或许大家有些陌生,这便是天帝成为天帝之前的名字。”

    “不错,那女子正是我,我当时对勾胤动了心,因此便随着他同去天魔大战,尽管我是妖,但却也深知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若是魔族打败天界神官,我们昆仑仙山的妖物也同样不会有好下场,魔族生性残暴且残忍嗜杀,我也担心我的心上人会在天魔大战之中受伤,因此便选择形影不离跟着他保护他。”

    “不只是保护他,在天魔大战之中因为你们形影不离,你又对这位勾胤喜欢的明目张胆,所有神官都以为你们是道侣关系,而勾胤随后也默认了你们的关系,天魔大战结束之后,他坐上了天帝之位,你也顺其自然的坐上了天后的位置,只是我有些奇怪,九尾天狐一族向来心思单纯与世无争,历来都在昆仑仙山生老病死,也不擅长骗人,你为何却成了其中的例外?”

    财神依旧不慌不忙语气平静的说着,对于其中的所有事情他仿佛都一清二楚。

    而天后闻言则又是笑了几声,这一次眼泪都有些笑出来了,她道:“男子自然不懂,不管是人是妖,凡是女子,动了真心便会甘心付出一切,哪怕是因他而死也心甘情愿,那时我与他相识并起了思慕之心,但向来知道人妖殊途,所以便欺瞒他……直到后来他成了天帝,我作为他的仙侣,自然而然便成了天后,先是爱慕,后来则是因为当一个人……当天界高高在上的天后,实在是让我欲罢不能。”

    天帝则是表情复杂的看着天后,道:“几千年来我从未怀疑过你的身份,你说什么我便信什么,为何当初不告知我实话?若是告知我……哪怕我不做这天帝,你也不会被推到如此高的位置,你可想过这一天?身份败露千夫所指,你可想过你的后果?”

    看着天帝痛心疾首的表情,群仙中有神官感叹起来:“天帝则是被蒙在鼓里的可怜人,天界历来都没有神官娶一个妖怪做妻子的,就算是神兽……那也是妖啊!这狐狸精迷惑了天帝,他也是受害者!”

    有人开始附和,但是洛雨涵看着天帝痛心疾首的表情,心中却不由得泛起一阵阵的恶心,若他是真心为了天后不当这个天帝,方才就不会后退划清界限,如今也不会随着众人指责天后。

    财神又是一声冷笑,道:“蒙在鼓里?你真心蒙在鼓里?当年你与这只九尾天狐暧昧不已,但是却是迫于无奈结为仙侣,想要坐上天帝这个位置,必然要德才兼备,德行上不容有一点污点,而你分明与一位妙龄女子关系暧昧却不负责到底,这便是德行有失让人诟病,所以你迫于无奈想了瞒天过海的方法!”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