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九十二章 相遇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60更新时间:2020-04-27 12:00:48
    男子想了想说道:“魔族很厉害,成千上万身躯庞大,对于天界来说是一场巨大的浩劫,不过你放心,哪怕天界神官还有一位,都会誓死抵抗,一定会护你们安然无恙。”

    阿狸听着这话,心先是轻飘飘的提起来,随后又慢慢放下,尽管九尾天狐与世无争,而且妖怪不谙世事,但是男子所说的话她却全都能想的明白,情况一定很严重了,否则这个男子又怎么会说出哪怕天界还剩一位神官的话呢?

    不过听到有人会保护她们,阿狸心中还是暖暖的,眼前的男子虽然一身血污发丝散乱,但是一双好看的眼睛却灿若寒星,脸上轮廓清晰,一看就是俊朗的男子,妖怪中善于幻化的也很少有这样好看的,阿狸若是幻化成人形,正是人间少女的模样,此时在男子说话之时偷眼看他,竟然觉得格外好看。

    “那……那魔族这么厉害,你还是好好养伤吧!”

    阿狸九条火红的大尾巴铺在地上,立着身子,两个小巧的前爪揣在胸前,显得格外可爱。

    男子见状笑了笑,道:“方才多亏你搭救我了,否则我会摔的很难看,我是天界文神,你可叫我本名,勾胤。”

    “啊?我啊……我叫阿狸,你叫我阿狸就好了。”

    阿狸缩起前爪,心想神官的名字真是稀奇古怪,哪像妖怪的名字简单好记,那个时候她尚且不知道,自己将来居然会为眼前这个男子心甘情愿做所有事情,哪怕是放弃做妖,哪怕是为了追上他的步伐去做一些伤天害理之事。

    ……

    两人对视良久,但是目光却又都越过对方的眼睛似乎看向了别处,不知此时心中所想是否一样,只是两人眼神中都有无限温柔与眷恋,天后也似乎是暂时忘了此时此地自己的处境。

    “文烛还在外面等着。”天帝突然出声提醒了一句:“我设置了结界,他无法知晓你我的对话。”

    天后总算是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如同一场大梦初醒,她定了定神看向天帝,道:“我知道,你召他前来也是为了此事,文烛为人值得信任,天界如今局势动荡,文烛能成为你的一大助力,还有雨神地神……他们对天界忠心耿耿,你最大的依仗是那些天兵,不过他们只忠于天界,你必须小心一些,要让天兵忠心耿耿,你就必须代表天界。”

    天帝珍重点头,天后与自己一同统领天界多年,此时说出的话都是对他最好的提醒,只是这种感觉却如同临终遗言一般,想到过往的种种,再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天后,天帝终究还是有些动容,他道:“你放心,我都会处理好,若是……我会想办法救你。”

    天后轻轻摇了摇头,道:“财神此次不会善罢甘休,你们只有不死不休的局面了,我只求,我是妖的事情败露之后,群仙必然会迁怒于昆仑仙山,那些小妖精单纯善良,从来未曾做过坏事,这些年来我为了避嫌对它们总是冷淡,如今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想牵连到它们,还求你为它们争得一线生机。”

    天帝点头,道:“你放心,此事我一定尽全力办,况且天界神官大多高傲自持,应该不会迁怒那些小妖精。”

    天后像是放了心一般,精神松懈了不少,整个人也不再端着,此刻看去只是像一个普通的需要人保护的脆弱女孩,哪里还是什么高高在上雍容华贵的天后呢。

    她叹了一口气,道:“我就要走了,今后没有人再像我一般照料你了,当了你几千年的妻子,我本该心满意足,可是很多时候你分明就在我的身边,我却同还是不满足,我总觉得你的心飘飘忽忽,你可能认真回答我一个问题?人间女子总爱反复来问自己的爱人……”

    “我爱你,从初识到现在,一直爱。”天帝未等她说完,便斩钉截铁的回答。

    天后愣了一下,随即露出笑容,伸手抓住天帝的手,道:“起来吧,你如今可是堂堂天帝了,今后,不许给任何人看到你这个样子,还有……保护好自己,自财神道出我的身份,我便已经对我手下亲信做了安排,你也知道是哪些,他们或许能帮你一些。”

    两人携手站起来,天帝默然无言,这个女子一直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她如何,但是她安安静静不吵不闹,甚至每件事情都为自己安排妥当,这世上恐怕再也没有人能比她更爱自己了,看着她苍白的有些憔悴的脸和微微含笑的眼眸,天帝终究是感觉自己心中似乎空缺了一块,他忍不住再次揽天后入怀。

    这一次没有那碍事的珠钗了,只是天后却伸手放在他的胸膛,轻轻推开他,道:“别让文烛久等了。”

    这一句礼貌而又疏离,这个时候,天帝还要仰仗文烛,的确是不该让他久等,但是他却因为天后伸手推开他,而心中酸涩难言怅然若失,几千年来天后向来乖巧温顺,在自己面前总是低眉顺眼小心翼翼的模样,他几乎想不起来天后究竟有没有拒绝过自己。

    但是这一次却是真的拒绝了,天帝一时之间无法适应,他心中突然生起了强烈的不舍,或许自己这样做错了?又或者……

    “我们再想想,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当年我们可以瞒天过海,指不定现在也可以呢?”天帝抓着天后的肩膀,强行挤出一丝微笑说道,他突然间,竟然不想要这个女人出面去抗下所有,不想让她死了。

    天后抬手拿开肩膀上他的双手,后退两步摇了摇头道:“没用的,你很了解财神,这一劫我逃不过的,再想瞒天过海,会把你自己也拖下水,你天帝的位置来之不易,我也累了,该好好休息了……这几千年来,像是一直带着面具生活,真是累,只是有些遗憾,我恐怕不能死在昆仑仙山了。”

    她的声音越来越释怀,但是却也越来越悲凉,天帝看着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竟然也忍不住红了眼眶,眼神中也露出了迷茫和无助,若不是迫不得已,他不愿牺牲天后的,只是局势所逼迫不得已。

    天帝看着眼前的天后,几千年前她还是昆仑仙山那个无忧无虑的那只九尾天狐,若不是自己贸然闯入她的生命,或许她会一直无忧无虑吧?天界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都会与她无关,她一只心思单纯的妖怪,也不会为了像个人而费尽心机,几千年来一直如同戴着面具生活,这样端庄而雍容华贵的天后……一点也不如当年那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可爱。

    天后静默看了天帝半晌,看着他红了眼眶,看着他眼中的不舍和痛苦,她突然觉得没什么不值得的,至少几千年的时间,我已经长在你的心中了。

    她挥手扯掉天帝的结界,深吸一口气,喊道:“我不是妖!我没有骗你,我从来都不是妖,我是天界的天后,尊贵荣宠,怎能因小人污蔑而辱没我的尊严?我不可能去万仙台证明自己的身份,财神放肆胡言扰乱天界安宁,理应天界法规处置,还请天帝明察秋毫!”

    天帝张了张口,他已经没有退路了,阿狸已经替他将所有的退路全都断掉了,如今文烛就在外面候着,必然听的一清二楚,此事就连文烛,天帝也从来未曾提起过。

    “此事事关重大,如今天界谣言四起,相信你也不想一直被人怀疑,改日召集众神官亲眼见证,恰好财神的事情也不能再由他肆意妄为了。”天帝声音温和,似乎是在与天后商量。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去的,财神擅自妖言惑众恶意中伤天后,此事天界应当严惩,我也不会任由他胡作非为!”

    天后义正言辞的声音传了出来,文烛守在外殿听的一清二楚,似乎是天帝与天后二人出现了分歧,财神放出传言,说天后是妖,此事文烛本来就信了一半,按照财神为人,阴险毒辣,而且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他既然要对付天帝,这一次放出的消息只能是真的才足以服众,而且听着殿内天后的声音,虽然与平时无多大区别,但是却多了一丝恐慌。

    天帝叹了一声,道:“如今非常时期,你非要与我唱反调?”

    天后冷哼一声,似乎极为不配合,文烛心中暗自叹息一声,看来此事十有八九是真的,只是不知道天后是何种妖孽,又是如何瞒天过海混入天界并成为天后,几千年来她在众神官面前向来温和可亲,哪有此时的冷漠?

    文烛不知道方才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此时此刻却觉得有些莫名的寒意,他本以为自己在天界已经几千年的岁月,众神殿如今也是天界最大的神殿,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无所不知,但是谁能想到天界尊崇了几千年的天后,竟然是一只妖?几千年间天界所有神官都未曾发现,甚至听他们二人的对话,似乎天帝也不知道天后竟然是妖这件事。

    究竟是财神污蔑,还是天界所有神官都眼瞎?

    文烛正在怔愣间,却听到天帝有些疲惫的声音喊道:“文烛,你来!”

    殿内天后随着天帝说话,深深的看了天帝一眼,几乎能将天帝淹没的眷恋和柔情,让他不由自主的移开了目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