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八十五章 失态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26更新时间:2020-04-23 18:06:04
    现在这自信神采飞扬的模样,跟方才他略带迷茫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在场的神官都觉得自己方才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但是他们也不再计较方才的财神究竟为何如此,现在的财神站在他们面前,仍旧自信而实力强悍,他说要用雷霆手段来镇压天帝,就一定能镇压。

    “陈年往事?你是说……只是我们当年对百战尊所做的事情,若是一旦跟天帝翻脸,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局势对我们也不算是完全有利,你打算怎么做?”风神问道,对于当年的事情,他们似乎都心知肚明。

    财神则是微抬下巴,道:“轩然大波?在坐的各位,恐怕都不是怕事之人,若不是天魔大战的传言……如今我早已采取行动,岂会容忍天帝一再挑衅我,几千年的时间,天界神官趋利避害的性子你们应该都心知肚明,再说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我们先礼后兵便好,若是有负隅顽抗站在天帝那边的……杀一儆百!天界早就需要有人匡扶正义了,况且这位天帝……他的那些黑底子只要翻出来,还有什么理由狡辩?”

    “唉!”风神叹了一声道:“想不到真会到今天这个地步,天界安稳了几千年的时间,如今当真是多事之秋,之前的西方地神和众神殿小神官的事仍旧搁置未查,你确定要这个时候挑起争端吗?”

    “届时所有的事情自会水落石出,如今我们并非挑起事端,而是镇压一切反对的声音,我需要天界真正做到全民皆兵,并且整齐统一,若是魔族入侵,我们才能更好应对,至于天帝……若是他有动作便迅速铲除,最好没有什么动作,否则……哼!至于天帝的把柄轻而易举就能被揪出来,一旦此事被天界众神官知晓,他这天帝的位子可还能坐的稳?另外,关于百战尊的事情,我们难道就会任由天帝一面之词胡言乱语么?”

    财神说着,同时缓步坐下,拿起桌上的一个雕刻金龙的茶盏随手捏碎,茶盏在他手中甚至没有发出一丝丝声响,便成了灰烬灰飞烟灭,风神几人看了暗自摇头,看来这次财神是动真格了。

    “一个小小的妖……竟然能坐上天界天后的位置,三界之母,她何德何能?哼!天帝恐怕过了几千年的时间,也忘了枕边人原身本是妖吧?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财神冷笑一声,语气中森森的寒意让所有人都不寒而栗。

    财神叹息着摇了摇头,妖精当了天后,几千年的时间却仍未被天界诸多神官识破,甚至在天界女子图鉴中,还排了第一美人的位置。

    只是不管多美,仍然改变不了她原身是妖的事实,这样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或许或许只有当年那位百无禁忌的百战尊才会毫不介意,毕竟她连是人是魔族都不介意。

    ……

    “风神和雷神一大早去了财神神殿?可看的真切?”天帝洪亮而又严肃的声音在神殿响起,背后低着头一派恭敬的小神官连忙点头道:“正是,看的很清楚,不光是风神和雷神,还有金神火神也一同前去,并未有任何避讳。

    ”

    天帝沉默了一下,摆了摆手示意小神官先下去,随后独自踱步半晌,昨夜他夜会阿媚仙子的事情财神一定全都心知肚明,想到昨夜的阿媚仙子……天帝不由得分了半分神,那样的绝代佳人啊……

    只是一晚上的时间,财神立即做出了反应,阿媚仙子刚提醒过自己要小心风神和雷神,他们立马就开始毫不避讳堂而皇之的聚集起来,看来竟然是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当日风神雷神也在场,他影射财神已经十分明显,他们不会不知道,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却毫不避讳,无异于在风口浪尖站队了。

    天帝想到这里莫名有些烦躁起来,虽然对于雷神和风神并不算十足信任,但是他们如此堂而皇之的背叛自己,还是让天帝感到心中不快。

    “去叫文烛,不……去请他,恭恭敬敬的请过来!”天帝挥手,洪亮的声音在神殿响起。

    众神殿是天帝一手设立的,里面安插的重要神官也都是自己一手栽培起来的,尤其是文烛,是自己心腹中的心腹,这个时候有事情必然是要找文烛商量。

    小神官应了一声,躬身离开,天帝有些烦躁的在神殿踱步,这几日他总是心神不宁,最让他感到不安的是:若是真的与财神撕破脸,而风神和雷神又站在财神那边,天帝并没有十足的胜算。

    “怎么了?看你似乎心神不宁,你有什么事情……可以与我商量商量。”天后温柔却又小心翼翼的声音传来,她同样一身白衣,看起来出尘而高洁,与阿媚仙子一样,同样是一等一的美人,但是神态之间却因为多了几分小心翼翼的关切和讨好,让她跟阿媚仙子一对比明显落了下风。

    天帝转身,看到一身白衣的天后,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怎么来了?可有什么事情?”

    天后一时语塞,他们二人何时变成了这般模样?就算成年累月不见面,天帝也不会对她的态度好多少,在天界众神官面前,她是三界之母,姿容绝世,与天帝正是天作之合。

    然而当她自己与天帝在一起时,才会知道在外面表现出来的风光全都是假象,她看到的永远是高大的背影,人前风采一时无两,然而人后心中的苦涩却只有自己知道。

    天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白衣,强行挤出来一个苦涩的笑容,抬头看着天帝略微皱起的眉头温声道:“我只是担心你而已,看你最近诸事缠身,一定心烦不已,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事是我能帮得上忙的。”

    天帝叹了一口气,看着天后一脸温柔和讨好,总觉得有些莫名的烦闷,他们几千年来都是天界的模范仙侣,然而几千年来却都是貌合神离,如今看到天后这张脸,明明也是倾国倾城之色,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东西,尤其昨晚阿媚仙子来找过自己之后,天帝看着天后就愈发有些不耐烦起来。

    “这身衣服……你不适合穿一身白衣,今后还是不要穿了吧!”天帝冷声说道,明明都是一身白衣,但是气

    质却如此不同,天帝甚至觉得天后有些东施效颦的感觉,事实上阿媚仙子几千年来向来很少穿白衣。

    “我以为你会喜欢的,从前我也总穿白衣,你从未如此说过,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就不再穿了。”天后低下头,不让天帝看到自己嘴角那一抹苦涩的笑容。

    “你……算了,你先下去吧,我还有点别的事,你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天帝摆了摆手示意天后先下去,但是表情语气却仿佛在指使神殿中任何一个无所谓的侍女神官一般。

    甚至对他们的态度也要比这好一些。

    天后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侧脸,他的眼神并没有看向自己,眉头微微皱起,一如当年初见之时一般好看,只是这么多年的时光他终究是变了许多,而自己在这几千年的时间里,又何尝不是变化巨大呢?

    “我只是想问问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看你最近有些焦虑,还有天界传闻……你似乎与财神有些摩擦。”天后继续柔声细语说道。

    天帝转身看着天后,这个女子脸上带着一惯的小意和讨好,看上去竟然突然有些可怜的意味,尤其是今日,她似乎比往常要更加小心翼翼一些,生怕哪句话不对他便会生气,天帝就这样看着天后,突然叹了一口气。

    “你先下去,我要与文烛谈些事情,当然这些事情本不该避讳你,只是事关重大,你先去等着我,回头我会与你细说,你我二人夫妻相守几千年的时间了,不必对我如此小心翼翼,自然一些便好。”

    天帝说着,伸手拍了拍天后的肩膀,这女子的肩膀也同样是瘦弱的,与阿媚仙子也没有什么不同,她也有无助失落的时候,只是这个女子……她终究不是阿媚仙子罢了!

    许多时候对男人来说,一直妄想但却得不到的东西或许才是最好的,昨夜与阿媚仙子夜会,天帝今日还未曾从那种迷醉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三界第一娇媚美人来投靠自己,无疑给了天帝自尊心极大的满足。

    “好,那你先忙便是,我等你。”天后咬了咬下唇,并未因为天帝这番柔软一些的话感到雀跃,反之倒是增加了几分难过,她转身缓步离开,在马上走出神殿的时候,又回头看了看这个笼罩在光晕之中挺拔英俊的男人,他是三界的主宰,也是自己心目中唯一的神,自己也有幸成为了他的妻子。

    相比于天后这个称呼,她更喜欢妻子这个称呼,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只是很可惜,尽管已经过了几千年的时间,她仍然无法夺得这个男人的心,哪怕她温柔似水,哪怕她从不吃醋从不无理取闹。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白衣,扯起嘴角有些嘲讽的笑了笑,明明是一样的衣服,可是他的态度却全然不同,自己明明比那个女子要更加适合穿白衣。

    她妖媚美艳,哪里适合冰清玉洁的白色呢?

    只是如今就连自己穿白衣也成了错,果然眼中心中没有那个人,她做什么都是错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