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六十八章 危机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337更新时间:2020-04-15 12:03:30
    “只是随便问问好奇而已,看阿媚仙子似乎很紧张的样子,这两天我也听说瘟神跟别的神官开了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只是好奇罢了。”财神脸上依旧是最得体的微笑,让人看不透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瘟神见财神这样说,摆了摆手道:“第一次见你这样赶着倒霉的,那我就随口说一句,万一你倒霉了,可千万不要怪我啊,这可是你自己贱嗖嗖的赶着要倒霉的!我诅咒你下一秒就要被什么东西砸中!”

    阿媚仙子闻言不自觉的警惕了起来,虽然被诅咒的并不是她,而财神则是闻言眼中一道寒芒闪过,直直的盯着此时还懵懂无知的瘟神,与此同时小破屋上面的一块砖掉了下来,砸向的方向正是财神。

    财神头也不抬,只是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温柔,那块砖马上到达面前的时候,他十分随意的伸出一只右手,将那砖捏在了自己的手中,砖瞬间便被捏的粉碎,从财神的手中飘落下来的灰尘纷纷扬扬全部消散。

    “这……原来诅咒你不管用啊,怪不得非要试试的,这不是在跟我显摆你很厉害嘛!那要不然再试试?我再给你一个小诅咒看你能不能挡住,你马上要摔一跤……”温柔话未说完,脖子上便多了一直有力的手,这手掐住他的脖子让他完全动弹不得,脸瞬间就涨红了,这只手轻而易举的将他举了起来,他的双脚不自觉的开始不断乱踢。

    财神就站在原地,刚刚捏了那块砖手中还带着粉末的手就这样掐住了温柔的脖子,眼中方才的笑意完全消失不见,只剩下无尽的森冷和杀意,而他感觉自己的脚下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试图在打算绊倒自己,但是这股力量对于自己而言只是轻轻跺一下脚就可以化解的。

    “财神,你这是什么意思?方才是你自己说的想试一试,如今并未对你造成任何伤害,你却突然对他下手,财神不应该这么小气才是,你快点放他下来,再这样他就要被你掐死了!”阿媚仙子见状连忙说道,与此同时还直接打算出手。

    以她对财神的了解,这个人城府极深,就算真的是有不高兴的事情,也不会就这样直接发作,况且还是在瘟神的小屋子外面,很有可能还有别的神官过来看到。

    但是财神丝毫不理会 ,只是盯着温柔憋的通红的脸,看着他挣扎,语气森冷的问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是吗?怪不得你在人间会救他,怪不得对他如此上心,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阿媚仙子见温柔已经被掐的几乎要断气了,又听到财神这样说,想着他很可能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但还是决定先出手救下温柔再说,便直接说道:“我不知道你今天突然发什么疯,也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我只知道我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在我面前就这么杀了他!放手!”

    她说着,黑色的衣袖如同水蛇一般缠上了财神的手腕,试图让财神放手,但是财神此时手掐的极紧,甚至眼中还有一些疯狂的神色,阿媚仙子看着也不由得有些心生畏惧,但还是咬牙试图让财神把手放下,然而财神却没有任何反应。

    阿媚仙子无法,只好一手摘下了自己头上尖锐的簪子,刺向了财神的那只手,这一下刺下之后,财神才吃痛放开了手,而阿媚仙子就势抓住了温柔退到了一边,冷声问道:“一个刚飞升的小朋友而已,怎么就得罪财神了?让你非得要他的命不可?”

    财神看了看手腕上的伤口,簪子扎的很深,这簪子本来也是阿媚仙子的一件神器,想不到她竟然直接拿出来对付财神,此时财神的手腕上鲜血淋漓,但是他毫不在意,只是用另一只手随意抹了一下伤口,手腕上便光洁如初了,完全看不出来才受过伤。

    温柔方才被财神那一把掐的几乎要失去神智了,财神看起来文质彬彬一派亲和的样子,没想到力气这么大,而且突然生气起来完全就是翻脸不认人的架势,虽然他本来也跟温柔不熟,温柔这会儿才好不容易缓过来一口气,刚才眼前只剩下财神红色的衣袖了,周边的声音也完全听不到了,头脑昏昏沉沉,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果然自己的倒霉体质不会随着飞升成神仙就有所改变,这财神莫名其妙就掐自己脖子,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自己太倒霉了?

    “咳咳……你这人是不是有病?自己一再要求非要试试的,结果你还没倒霉呢,我就立马倒霉了,又不是我非要诅咒你的,是你自己犯贱非要凑上来的,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温柔缓过神来第一时间就是怒瞪着财神破口大骂,他刚才已经在绝望之际了,但是一抹黑色的影子将自己从死神那里拉了回来,等他缓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在阿媚仙子身后了。

    阿媚仙子与财神此时剑拔弩张,天界真是奇怪,明明刚才还有说有笑,但是转眼之间就可以立马翻脸不认人,就像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是假象一般。

    “他究竟是什么人?你还知道些什么?”财神看着阿媚仙子问道,对于温柔的质问丝毫不理睬。

    “他就是一个刚飞升的小朋友而已,堂堂天界财神,竟然这么不要脸欺负一个小朋友?虽然他在天界没有什么根基,但是只要我在,也不是你想杀就能杀的,就算你真的在天界一手遮天,那也休想遮到我的头顶去!”阿媚仙子冷笑了一声,对于财神的话丝毫不为所动。

    瘟神看着阿媚仙子保护自己,心中有种难言的感觉,他竟然这么没用,需要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保护,而且因为这个原因还给这个美丽的女人带来了麻烦。

    “什么我是什么人?你们究竟在说什么?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我以前在凡间就是个倒霉鬼而已,还能是什么人,你不信的话你这么神通广大去查一下不就好了,没必要直接上来就想要我的命,我才成仙没两天,现在还不想死呢!再说是你自己刚刚要让我诅咒你的,现在又翻脸无情,你们神仙还真是不要脸,说话不算话就不说了,还打算滥杀无辜!”

    温柔看着阿媚仙子因为自己的原因已经有些生气了,右手还紧紧捏着带血的簪子,美艳的脸庞上此时也如同凝结了一层寒霜一般,便开始毫不客气的大骂财神,这人看着一本正经,但是居然一言不合就对自己下毒手,实在是有些太歹毒了!

    “或许你自己并不知道,但是我想问问媚仙,你为什么要在凡间救下他,又为什么对他与众不同?”财神盯着阿媚仙子问道,这一次他的称呼竟然生疏了起来,直接叫的是阿媚仙子的神位。

    阿媚仙子冷笑一声说道:“我做什么事情不需要跟财神交代,我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跟你没什么关系,你也没有任何资格来教训我,你以为你是谁?”

    温柔听的云里雾里,这两人一来一回的话让他听的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怎么他从中莫名听出了一种类似吃醋的感觉,脑海中也出现了一个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想法,他不可思议的问道:“该不会……你们两个本来是一对,因为我出现这位漂亮姐姐对我多关注了些,然后你吃醋了吧?你仔细看看我这个样子,仙女姐姐怎么看得上我呢?我估计你是误会了!”

    他说完又在阿媚仙子身边掩着嘴唇小声道:“这个财神看起来人模狗样的,但是好像有暴力倾向,动不动就对人大打出手,你不要跟他在一起,不然回头他动手你打不过,那岂不是吃大亏了?本来看他长的还行,现在看来阴阳怪气的,不是什么好男人!”

    阿媚仙子对微微偏头对温柔一笑,道:“你不用担心,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今日若是想杀你,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温柔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被阿媚仙子这夺人心魄的一笑乱了心神,她的眼眸中像是有千万点耀眼的星辰在闪烁一般,最重要的是她说话的时候,神色十分认真,温柔知道她此时此刻一定是在很认真的跟自己保证,他这一生向来倒霉,但是没想到从飞升的那一天开始,所有的东西都发生改变了,遇到了这样美的仙女,她跟自己素不相识,却帮助自己救自己。

    如今甚至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温柔怎么可能让阿媚仙子因为救自己而受伤呢?他喉咙堵的厉害,还从未有人这样对待过自己,心中有千言万语此时竟然一时无法说出口,唯有如遭雷击般定定的站着看着阿媚仙子。

    “为了一个刚飞升的瘟神,你竟然不顾我们几千年来的情谊,看来我的感觉没有错,方才在瘟神出言诅咒的时候,我莫名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很淡,但是真的很熟悉,那是属于一个已经陨落已久的对你我都很重要的人,现在看你这样护着他,你应该也知道此事吧?”财神脸上带着微笑,双手交叠垂在身前,红色的宽大袖子盖住了他骨节分明的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