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二十八章 软禁

作者:帝凤字数:2484更新时间:2020-06-30 12:21:03
    谷主虽然未正式给沈泽渊解毒,但他已经把沈泽渊血内的毒素给了解得一清二楚,并且每日会定时给沈泽渊检查身体。

    在休养的这几日,外公调配了三种药浴方式,再加上内服的药。

    “这三种药浴功效不同。要劳烦陛下每隔八个时辰换一种药浴,每种药浴泡一个时辰。功效配合着来,方能尽快见效。对陛下的伤害也小。”外公对众人解释道。

    沈泽渊坐在浴桶里,热气氤氲。他的额头上冒出汗来。

    这三种药疗效不同,虽然对其身体伤害不大,但也有些不舒适之处。每次泡药浴,沈泽渊的身体便会感受到麻痒,抓耳挠腮,却又碰之不得,直往心里钻。

    今日的治疗已毕,在浴桶内排尽体内的杂质并清洗干净后,沈泽渊穿好衣服。随即喝下下人端上来的内服的药,坐在床榻之上运功吸收。

    也不知功力在体内运转了几轮,也不知自己闭眼吸收了多久,沈泽渊睁开眼睛便看到宋舒言坐在自己的眼前,托腮盯着自己看。

    “你怎么来啦?事情忙完了?”沈泽渊一直冷峻的脸庞对宋舒言露出只属于她微笑。

    宋舒言起身坐到沈泽渊身边,“听外公说今日你的治疗就已结束了,我想在你治疗的最后来看看。”

    “感觉如何?”

    “确实恢复的不错,以前运功时会有些凝滞感,如今已经没有了。”沈泽渊说。

    他随手一挥,离床最远的蜡烛便悄无声息的熄灭了。“这下运功不会再有疼痛感了,便不用再顾及什么。”

    宋舒言款款走过去,将那根蜡烛拿起一看,蜡烛在她手中化成了粉末,飘洒在地上。

    她扭头看向沈泽渊,两人会心一笑。

    沈泽渊余毒尽消,外公便没有什么事情可牵挂的了,他又开始想要在周围随便转转。

    “外公,您想要什么草药园圃里都可以给您种出来,何必您亲自出去寻找呢?”

    “不行不行!那些小子们种出来的草药和野生的草药区别大了!”外公争辩,“草药不好,药效也就发挥不出来,用这样的草药岂不是败坏了我百药谷的名声?”

    “那您大可派下人去寻找,何必劳烦您亲自出手。”

    外公捋胡子瞪眼,“他们总是走神,很多好的草药都看不出来,错过了多可惜!我就要自己去。”

    犟不过外公,宋舒言只得答应。反正京城境内是他们的势力范围,在周围转转,再派人跟着,外公也不会出什么事。

    外公接连出去转了好几天,今日护卫发现身后好像一直有鬼鬼祟祟的人跟着他们。他们连忙护送外公回宫,并禀报宋舒言。

    “跟踪的人是谁?你们查清楚了吗?”

    护卫回道:“还在查,不过应该是南蛮那边的人。”

    “扣下来。”

    “是。”

    沈泽苍派来的奸细早就把外公出现在京城的消息传回了南蛮。当护卫队围剿他们藏匿地之时,他们浴血奋战,最终都被当场斩杀。

    沈泽苍久久没有收到京城探子的消息,再派一队人马去打探时,发现遭他们早已被全部歼灭。

    他明白,这是宋舒言在报前些日子他在南蛮多次斩杀宋舒言手下之仇。

    毫不留情。

    沈泽苍展开他留在京城的手下寄回来的密信。他觉得宋舒言外公能回京城,必然在南蛮内有人做内应。

    当初他在南蛮布下天罗地网,地毯式的搜寻宋舒言的外公,都没有发现其踪迹,必然有人替他们遮掩掩盖。

    而且这个人的势力极大,可以在他的眼皮底下做手脚。

    “查,给我查,势必要把这个人给我找出来!”沈泽苍把手下的人叫过来,吩咐下去。“此人一日不查出来,你们便一日不可归家。”

    侍卫们从发现宋舒言外公踪迹出现在京城的那一日开始查起。逐渐发现,宋婉颜的车队在出南蛮之后,有不一样的举动。

    他们立刻将这一发现上报沈泽苍,然后开始深入调查。

    但他们搜查良久,却并没有发现确凿的证据。

    事到如今,沈泽苍已经开始怀疑到宋婉颜身上。他命令属下将宋婉颜和柳歆苓软禁在其住所内,没有命令,不得外出。

    沈泽苍每日都会单独将宋婉颜叫出来询问。

    “早日交代了,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然,恐怕你母亲受不了。”沈泽苍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的品茶。

    他用茶杯盖子轻轻拨茶杯里的茶叶,往里吹了吹,品了一口。

    宋婉颜面色不惊,“我真没什么好说的,我若能做什么动作你却查不出来,你觉得我有这么大的能耐吗?”

    “你没有,但你帮衬的那个人却有。”

    “你向来不信我。那我也再没什么好说的。”宋婉颜不再言语。

    没多时便有宫女将柳歆苓带来。

    母女两人这几日分开关着,一直不得照面。柳歆苓担心极了。此刻能见到女儿便忙不迭往里走。

    沈泽苍命下人拉住她,“可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什么。”他警告以后,才推柳歆苓进去。

    “娘!”

    宋婉颜母女互相查看,“他没对你怎么样吧?”

    “没有,”柳歆苓说,“颜儿啊,你便向王爷低个头认错吧,娘这几日一直寝食难安啊。”

    宋婉颜看着母亲担忧的脸,让外面的人去叫沈泽苍过来。

    “皇后娘娘的外公,确实是我掩盖行踪送回去的。”宋婉颜看着沈泽苍,皇后娘娘四个字咬得极重,似乎是在提醒对方什么。“我母亲病重,他替我母亲治病,我送他回去。”

    “你!”沈泽苍怒极反笑,“你可真有本事!”

    “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是皇后娘娘又出手善后,才把行迹掩藏得如此之好,连南蛮之主的王爷您都查不出来。”宋婉颜火上浇油,“是皇后娘娘真有本事!”

    柳歆苓一看这阵仗,慌忙劝宋婉颜少说几句。

    为了不让娘亲担心,宋婉颜才不再添油加醋了。

    沈泽苍得知真相,事情也无法挽回,只得作罢。

    “你继续在这屋里反省吧!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出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