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62章 主、仆、囚徒、恶客(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0257更新时间:2021-01-29 11:38:11
    三人联手杀魔焰。

    一个可以复活的家伙,多年来分化二门,积累雄厚,这样的存在,本身执掌了重生之火,现在又掌握了苏宇的生死二道。

    这家伙能复活多少次,这一次是不是最后一次,大家都不好判断。

    苏宇他们寂灭复生,还需要浓郁的生命力才能支持他们复生,而魔焰,积累实在是太雄厚,甚至掌握过两个时代,封印时代的期间,恐怕汲取了无数生命力。

    所以他能复生几次,苏宇不清楚。

    如今的魔焰,已经死了两次,力量接近46道,再死一次,是否直接跨入46道了?

    不知道!

    所以大家选择了此刻联手杀魔焰。

    四方强者,少一人都不行。

    少了苏宇和黑鳞,那就无法杀另外一位,风险极大。

    不过三方联手,把握就大了。

    这一刻,苏宇、苍、黑鳞,都是手持长剑,三把长剑,横贯天地,剑芒耀空,混沌撕裂!

    魔焰眼神冰寒。

    不过换取了苏宇的生死道,还是很值得的,唯一让他觉得不爽的就是这些家伙,此刻居然联手对付他,不杀了苍,大家都没机会的。

    这些混蛋!

    苏宇和黑鳞,都是首尾两端的那种,反正他们俩一对一,都不是苍和魔焰的对手。

    这时候,魔焰边战边退,火焰焚烧整个虚空,声音冰寒:“苍,没必要杀我,不如先杀了苏宇和黑鳞,你我再决胜负!”

    苍不说话。

    那得有个前提,你不能再复活了!

    你若是不断复活,和你战斗,岂不是送死?

    魔焰见他不回话,三人继续围攻自己,自己伤势越来越重,眼神也愈加冰寒起来。

    你们当我那么好杀吗?

    之前那一次,是苍不顾一切,非要杀了自己,证明自己可以复活,越来越强,为了保命才会如此做,现在呢?

    这些家伙,都很可恶!

    魔焰心中想着,迅速倒退,不断穿梭虚空遁逃。

    而三人,也是紧追不舍,从三方围攻而来。

    正追着,苏宇和黑鳞,同时一惊,迅速倒飞。

    两人,苏宇修炼了劫难之道,而黑鳞本身就是劫难的化身,这一刻,都感受到了一股危机,瞬间明悟,魔焰要自爆!

    果不其然。

    就在两人倒退的瞬间,魔焰眼神冰寒,再这么下去,他还是会被三人围杀的,与其被他们围杀了,不如用这一世身,能杀一个杀一个!

    不能,也得将三人重伤了!

    “无尽!”

    一声低喝,魔焰身上涌现出无尽的火焰,下一刻,轰隆一声!

    混沌破碎!

    整个混沌都被炸裂开了,四方黑暗全部消失,化为了火焰,天地之间,诞生了一座火焰的世界。

    巨大的响声,巨大的力量爆开,让整个混沌都化为了火的海洋。

    三声闷哼,同时响起。。

    苏宇和黑鳞尽管先跑一步,可一位接近46道的强者自爆,还是可怕无比。

    这一刻,苏宇迅速被撕裂,被焚烧。

    他的肉身,此刻由三门组成,倒是没受到太大影响,只是被烧的有些开裂,可他的意志,却是被火焰焚烧的有些寂灭。

    不止如此,火焰沿着他的天地,蔓延进来,人皇几人,纷纷暴吼一声,然而,火焰太强,一眨眼,火焰将几人烧的开裂!

    人皇、死灵之主纷纷暴喝,大道之力疯狂涌出,而苏宇,也是意志动荡,整个人都有些浑浊起来,意志承受的痛苦越大,苏宇越清醒。

    可当强大的外力,直接摧毁,那苏宇也挡不住。

    门内,最后剩下的一些本源之力,迅速来修补,将苏宇意志给修补成功了,而此刻,之前人门内积蓄的大量本源之力,几乎消耗一空了。

    直到这时候,苏宇才勉强恢复了过来,而手中,穹已经有些裂开,被火焰焚烧的厉害,苏宇急忙帮着灭火。

    过了一会,穹虚弱的声音才传了出来:“好强!”

    若不是本体是开天剑,他就彻底碎了!

    而这时候,不远处,苍的身影浮现,长河之书覆盖着他,可苍好像也不好受,长河之书显得有些暗淡,手中的长河之剑,也稍显暗淡。

    他那长河之剑,是由时光长河和万界组成的,此刻,显得有些暗淡,苏宇微微凝眉,万界被长河纳入了其中,现在就在苍手上。

    这一次,遭受了魔焰的火焰侵袭,长河自然不会被毁灭,可万界是否受到了大影响?

    死了多少人?

    苏宇不知道。

    但是,这么大的波动,可能被火焰侵袭进去了,也许死了很多人。

    片刻后,黑鳞的身影也浮现出来,显得有些残破,灭世的气息,不断溢散出来。

    三人都受伤不轻。

    尤其是苍,本来就受了伤,此刻又是最靠近魔焰的,这一刻,他脸色很难看。

    而三人中央,一朵火花,摇曳生姿。

    片刻后,魔焰的身影,再次浮现。

    而这一刻,三人也仔细观察着,复生几次,还能不能再复活,有时候还是可以看出来一二的,魔焰的根基,其实不是苏宇的生死大道,他主要是因为那火焰,才能掌控生死。

    这一刻,他所在的那朵火焰,好像黯淡了下去。

    是火焰赋予他的复生之力消散了吗?

    不知道!

    苏宇他们猜测如此,但是不好肯定。

    而这一瞬间,魔焰再次浮现,气息,比之前果然还要强大一些,这一刻,魔焰和之前的苍一样,也达到了46道的地步。

    而苍,已经重伤,魔焰却是全盛状态!

    魔焰眼神冰寒,看向三人。

    三人只是受伤,并未陨落,虽然也料到了,不过还是有些失望。

    三人跑的太快!

    尤其是苏宇和黑鳞,对死亡危机感应太强,瞬间逃离,否则,苏宇和黑鳞稍弱一些,尤其是苏宇,绝对会比现在要受伤重的多!

    魔焰这一刻,化为了人形,一位壮汉,眉心处带着一朵火焰。

    这倒是和魔族的一些家伙有些类似。

    看样子,炎火这一代之后的魔族,可能还真有点他的血脉之力。

    当然,此刻的苏宇他们,没兴趣知道,这家伙是火焰影响到了炎火,还是真的和炎火的母亲有一腿,给第一代魔皇戴了帽子。

    谁知道呢!

    也没人在意这些。

    大家只是有些沉重,尤其是苏宇,环顾一圈,脸色更沉重。

    魔焰进入了46道,巅峰期!

    苍也是46道,受伤不轻。

    黑鳞45道,受了点轻伤。

    自己实际上只有44道,也受了伤。

    斗到此刻,他苏宇,还是最弱的一方,这样的局面,其实让人绝望,怎么打,都看不到胜利的机会,起码没有他苏宇翻盘的机会。

    这一刻,魔焰也开口了,看向苍,带着一些冷意:“苍,满意了吗?”

    苍轻笑一声:“满意?魔焰,是你先联手他们对付我的,该问这话的,不该是我吗?”

    魔焰一次次的复生,每一次比之前更强大。

    苍判断了一下,应该也差不多了。

    魔焰就算继续强大,到了此刻,接连死亡三次,底蕴也应该耗尽了,每一次死亡,都是大量能量的溢散和消耗,包括对生机的消耗。

    三次下来,哪怕魔焰还能寂灭复生,可没有了足够的生机和能量,应该也做不到再次复生了。

    这一刻,黑鳞也笑了:“这样才公平!”

    这样,才有趣!

    这时候,苏宇也忽然开口:“黑鳞,你是无法逃离吗?现在长河被压缩,你若是能逃离,现在就该走了,为何不走?”

    “走?”

    黑鳞笑了,幽幽道:“你想的太简单了,若是能走,何必在这留下?长河不碎,我是走不了的!”

    唯有长河破碎,他才有机会离开。

    至于时光之主怎么做到的,苏宇不清楚,封印黑鳞这样的强者,并不简单,而且这也不是单纯的镇压,黑鳞可以自由行动,但是,他无法离开长河太远。

    唯有长河破碎才行!

    而这一刻,魔焰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看向黑鳞,平静道:“你杀苏宇,我杀苍!你我还是有合作的前提的,黑鳞,玩也玩够了,该结束这场战斗了!”

    黑鳞笑了:“可以!”

    魔焰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下一刻,踏空朝苍走去!

    黑鳞能不能杀苏宇,他不清楚,但是,他此刻比苍要好的多,苍受伤可不轻!

    若是他杀了苍,黑鳞杀了苏宇,他再吞了时光长河……那多年来的等待,就值得了!

    能完整吞噬了长河,此刻的他,46道之力。

    吞噬成功后,应该可以达到49道之力。

    成为这混沌之中,第一强者!

    当然,时光之主具体什么实力,他不清楚,很强就是了,可魔焰也没兴趣去管他多强,那位不会回来的,也许死了,也许闭关,也许在其他地方被缠住了。

    那都和自己无关!

    无数岁月,对方并未回来过。

    ……

    苏宇这边,黑鳞踏空而来。

    看向苏宇,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些淡淡的笑意:“都说人门险恶,人门灭世,苏宇,你说,到底你算是人门,还是我算是人门?”

    苏宇沉默不语。

    握紧了长剑,看向黑鳞,黑鳞比自己强大一些,但是不见得没办法战,差距一道之力,苏宇天地内还有人皇和死灵之主支持,虽然这俩现在也受伤不轻。

    黑鳞笑了笑道:“苏宇,其实,我和苍,很早之前就在关注你!”

    黑鳞一步步朝他走来,手中浮现一把长剑,一剑斩出,带着一些淡淡的笑意:“你崛起不久,我们其实就在关注你了!”

    “荣幸!”

    苏宇有些嘲讽,也是挥剑杀去!

    黑鳞的剑,极其诡异,出剑缥缈,无法捕捉,一剑杀来,苏宇这边完全没感应,这一刻,他也体会到了之前苍他们被黑鳞攻击的感觉。

    无声无息!

    一剑忽然出现,苏宇急忙回档,稍显仓促。

    当!

    一声脆响,双剑碰撞,穹传来一声痛呼,“艹!”

    黑鳞的剑,对他伤害很大。

    灭世之力!

    黑鳞一剑接连一剑,淡淡道:“你汇聚了太多万界气运,不关注你都不行!只是,当时没想到,你会走到今日罢了!”

    说着,剑却是不停!

    一剑接连一剑,苏宇不敌,不断败退,却是咬着牙,继续迎击!

    远处,魔焰和苍也斗的不可开交,火焰之力和长河之力,不断爆发!

    黑鳞声音再起:“你能掌握一些劫之力,才是我关注你的重要一点!”

    “劫之力,是我的专属!你知,你为何可以掌握吗?”

    苏宇声音传来:“不知,你安排的?”

    “那倒不是!”

    黑鳞否认了,带着一些云淡风轻:“我无需安排什么,也不想安排什么,无数年来,我唯一做的就是……离开这个地方!万界对你们而言,是家,是国,是生存地……对我而言,只是一片囚笼罢了!何必在囚笼中安排什么?”

    他没安排什么,也不需要安排什么。

    他只要等待着一些有野心的家伙,来灭世就行!

    至于噬蝗,那也只是为了针对长河之灵,为了削弱长河,能破开长河逃离,这才是噬蝗灭世的关键。

    “当年那个家伙,想用你现在所在的人门,度化我,让我成为这长河的灵,驾驭长河,去找他汇合……”

    黑鳞忽然不再说劫之力的事,而是说起了时光之主。

    苏宇迅速避让,避开了一柄黑剑的刺杀。

    “那你为何不愿意?”

    黑鳞若是愿意,现在度化成功,掌握长河,他恐怕早就达到了49道了吧,毕竟,这天地就是为他而开!

    “笑话!”

    黑鳞冷漠道:“我将你炼制进入我的剑中,让你在我剑中强大,让你掌握我的剑,然后让你驾驭长剑来找我汇合,为我效力,你能愿意吗?”

    苏宇不语,大概……不愿意吧?

    肯定要反抗的!

    哪怕他可以变强,他大概率也会反抗。

    这就是黑鳞的心思?

    可是,时光之主不会想不到这一点,苏宇忽然道:“时光之主用七情六欲道度化你,代表你原本恐怕没太多的意志和想法,甚至是冷血无欲,对吗?”

    “不错!”

    黑鳞淡淡道:“所以,他成功了一半,也失败了一半!我毕竟被度化多年,七情六欲之道,对我还是有影响的,也给了我一些属于自己的想法……可他忘了,当我有了一些属于我自己的想法,我还会继续遵循他的意志,去继续接受他的度化吗?”

    苏宇不知道,黑鳞为何要和自己说这些。

    因为,好像没必要告诉自己这些。

    显然,黑鳞的意思是,他本来不该想着逃离的,可后来,还是产生了逃离的想法,这期间,应该是出现了变故。

    苏宇正想着,黑鳞忽然幽幽笑道:“这一切,还得感谢苍!按照当年那家伙的盘算,当我诞生了一些属于自己的情感之后,我会自然接管长河之书,化为长河之灵,从而彻底和时光长河融为一体……结果,你猜发生了什么?”

    这还用猜?

    苏宇也笑了:“你接管的时候,长河之书中,有灵了!”

    “对!”

    黑鳞也笑了,笑声传荡:“当我自动融入长河之书的那一刻……结果我居然被排斥了出来,只是融合了一小部分,另外一大部分,居然有人在执掌!”

    那就是苍!

    也正因为苍,将黑鳞排斥了出来,黑鳞才有了机会,有了想法,逃离这个囚笼,否则,那时候的他,直接融入长河之书,化为长河之灵,那他不会诞生逃离的心思。

    继续接受度化,继续强大下去,等到彻底掌握了长河,他就会驾驭长河,化为新的苍穹剑,去寻找时光之主。

    “我要多谢苍才对!”

    黑鳞淡淡笑道:“若不是他,我只是那家伙的傀儡罢了,只会一直听命于他,让我化为这长河之灵,那就化为长河之灵,而不会有了自己的想法,去追寻自由!”

    嗡!

    黑剑陡然出现在苏宇耳边,噗嗤一声,将苏宇耳朵穿透,这一刻,三门化成的肉身,都有些阻挡不了,被一股劫难之力席卷而入!

    苏宇耳朵上,血液横流,挥剑格挡起来!

    黑鳞说这一切,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苏宇其实不太想听,因为没太多意义。

    “和你还是有关的!”

    黑鳞好像知道苏宇的想法,再次一剑杀来,淡淡道:“之前不是说,你掌握了专属于我的劫难之力吗?这就是原因!”

    苏宇没懂,有关系吗?

    “还不懂吗?”

    黑鳞笑了:“你乃应劫而生的存在!而你,其实也是那位留下的一些后手……换句话说,那位虽然不觉得我能逃离,可也做了一些准备!当我真的逃离了,或者选择了逃离……那万界之中,就会诞生一丝丝劫难之道,至于谁会继承,无从知晓,但是,能杀劫难的,唯有劫难!”

    苏宇心中微动。

    黑鳞又道:“我……不死不灭!”

    黑鳞忽然又说了这一句,“唯一能杀我的,只有我自己,只有我自己的道……所以,唯一能杀我的,现在……只有你!”

    苏宇心神微微震荡,被黑鳞一剑斩破了衣衫,忍不住道;“为何要告诉我?”

    为什么要说?

    他不说,苏宇其实不清楚。

    黑鳞并未解释,继续道:“我是杀不死的……当然,杀不死,不代表苍他们没办法对付我……只要此刻击杀了我,杀不死,只是代表,我还会再次诞生在万界……和当年一样,失去了情感,再次化为当年的我,继续接受度化……一次次地轮回重复!直到有一日,我被彻底度化!”

    说到这,他才道:“告诉你,只是想说,若是我会死……你来杀我!”

    黑鳞带着一些嘲讽,不知是嘲讽苏宇,还是嘲讽时光之主,“你杀我,我才会彻底覆灭,不会再次诞生!若是无法逃离万界……那就由你来杀我!一次次的重生,恢复成当年的我……这非我所愿!那位,也不会去考虑,当灭世的灵,有了一些情感,是否还会愿意,继续接受他的度化!”

    只有苏宇杀了他,他才会彻底死亡。

    否则,其他人杀他,他会一次次地重生在万界之中,恢复成当年的模样,再次接受万界长河的度化,直到把他度化成功!

    这样的无限轮回,不是黑鳞要的结果。

    砰!

    苏宇这一刻,总算一剑刺中了对方,带着劫难之力,果然,这一剑在黑鳞身上留下了一道伤痕,伤痕很深,甚至隐约有血液流淌而出!

    黑鳞感受了一下,忽然笑了:“疼痛的感觉,便是如此吗?很有意思!你要知道,之前不管是受伤也好,还是如何,其实,伤只是伤,疼痛,却是没有的!现在,我居然感受到了疼痛!”

    苏宇不说话,只是一心对敌!

    而远处,大战越来越猛烈了!

    苍和魔焰,这时候也是杀的不可开交,一道火光之剑和一道苍穹之剑碰撞开,砰地一声巨响,苍好像再次受伤了。

    他没能匹敌魔焰!

    魔焰,才是此刻的最强者!

    苏宇脸色变幻不定,他现在被黑鳞缠住了,根本过不去,这也代表,就算魔焰杀了苍,苏宇也没任何机会,能占到好处,能和魔焰抢夺万界,抢夺长河。

    到了那时候,魔焰吞噬了万界,万界覆灭,魔焰强大之后,再来杀他……那不要太轻松!

    这一战,赢家好像注定是魔焰!

    而此刻,黑鳞一剑将苏宇击退,淡淡道:“和我交手,还走神,苏宇,有时候,你还是很幼稚,很年轻,你所谓的老练,也不过是伪装罢了!”

    苏宇脸色难看,并未说话。

    此刻的黑鳞,却是没再出手,而是看向远处,轻声道:“魔焰!”

    魔焰眼看着要赢了,听到黑鳞的声音,声如洪钟,传荡而来:“黑鳞,你不想出手了?无妨,只要你拦住苏宇,一切随你!”

    他需要的,只是这两位不插手!

    他单对单,必赢!

    “魔焰!”

    黑鳞轻声道:“我和苍,非同源,却又是同源!长河之书,苍掌控七成,我掌握三成!你杀了苍,只可以吞噬那七成长河之力,将另外三成剥离出来……让我离去!”

    他想走,很难的!

    而且,魔焰还不能彻底把长河全部吞噬了!

    “好!”

    魔焰一口答应!

    而黑鳞,此刻却是叹息一声,呢喃道:“人也好,兽也好,都贪婪!魔焰,我其实……还是希望你能答应的,可为何,你如此贪婪呢!”

    远处,魔焰正在压制苍,闻言忍不住怒骂:“我说了,我答应了!”

    你还想如何?

    “你答应的太痛快了!”

    魔焰怒吼道:“那我若是迟疑,你是否也会如此说?黑鳞,本座吞噬七成长河之力,可能就已经跨入了49道,再吞噬,也未必有用!我没必要欺骗你!”

    黑鳞这家伙,不会要捣乱吧?

    “黑鳞,你唯一的自由机会,只有我才能给你!”

    “长河不灭,你走不了的!”

    魔焰再次暴吼几声!

    明白了吗?

    这时候,别给我出幺蛾子了!

    而此刻,苍的闷哼声传来:“黑鳞,你觉得他会放弃那三成长河之力吗?他等待了这么多年,他会放弃吗?到时候,连你也一起给吞了!还有苏宇,你也一样,他赢了……你也必死!”

    黑鳞一脸复杂,轻声道:“可是,你赢了,那又如何呢?还不是和如今一样……不,你赢了,你就会驱逐我了,让我覆灭,再次重生,化为那无情无欲的灵,成为你们的傀儡……”

    他,其实才是最没选择的!

    苍赢了,此刻的苍,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机会,去慢慢驱逐他对长河的掌控,覆灭他!

    让他化为那无情无欲的灵!

    魔焰赢了,也未必会放过他。

    苏宇这边眼神微动,刚想开口,黑鳞淡淡道:“你闭嘴,苏宇,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后就算给你赢了,你也不会放过我!只可惜……我好像赢不了!”

    苏宇有些尴尬,“不会,我会想办法……”

    “你?”

    黑鳞笑了,带着一些嘲讽,一些自嘲,“你能胜过那位再说!”

    “我可以努力!”

    苏宇一副要奋斗的模样,黑鳞却是继续嘲讽一笑。

    他看向那边,再看看苏宇,恢复了平静:“和你说了许多,只是想说,若是最后,赢家不是我……你来杀我,可否?”

    苏宇眼神微变。

    杀你!

    黑鳞,这是说,他根本不想再次复生,成为那无情无欲的灵?

    这家伙,说是没被度化,实际上,还是被七情六欲道给影响了!

    而黑鳞,再次看向苏宇,“你不用去参战了,你去了,也没什么好下场,你太弱了……”

    说着,他有些玩味道:“苏宇,你说,时光真的可以倒流吗?”

    苏宇看着他,没说话。

    可以吗?

    不可以吧!

    时光长河中的过去未来,时间流速的不同,在苏宇看来,其实只是一种大道造成的感官不同,也和能量的浓郁有关,时间,是唯一的!

    黑鳞说着,又道:“你知道,你为何可以化身成门吗?你知道,你和魔焰,到底有何不同吗?你能轻易融入人门,那为何魔焰不可以?若是可以,他早就分身融入了!”

    黑鳞笑了:“因为……你是劫!”

    苏宇脸色微变,沉声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黑鳞笑了起来:“我说了,因为你是劫!应劫而生,为我而生,人门你可以执掌,是因为那是度化我的门,你自然可以执掌!哪怕你不修七情六欲之道,你也可以执掌!你大道化门,你的门,和魔焰不同!魔焰,只是为了隔绝长河的一部分,腐蚀一部分长河!而你诞生的门,本质上也是为了对付我的……因为整个长河,其实就是为了我而诞生的!”

    这个长河,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对付他!

    “你是我的劫……也是万界的劫……”

    黑鳞淡淡道:“你的门,不是为了隔绝长河用的,而是为了封印整个万界用的!不让我逃离,不让我离开,继续度化我……这就是你应劫而生,诞生门的关键一点!”

    “合着,我生来就是为了杀你的?或者度化你的?”

    苏宇有些无奈,这话说的!

    黑鳞淡淡道:“虽然你想法未必如此,可实际上,你的确就是因为这一点,才会迅速强大起来,因为,万界必须要诞生一位,可以对付我的存在!”

    说到这,黑鳞平静道:“苏宇,你可知晓,你唯一的获胜办法,是什么?”

    苏宇看着他,不知道,你难道知道?

    “你、万界、长河、应劫而生、门、封印、天地……”

    黑鳞说着,笑了:“自己思考吧!当你理顺了,想透彻了,你就有机会胜利了!你要明白,这个万界,主人不是外来的魔焰,不是苍,不是我,而是你们……”

    “若是那位是开辟了长河的父亲,那你们这些诞生于万界的存在,便是长河之子,都是长河的孩子,你口中的时光之主,其实都算是你们的父亲……人族之父!”

    “而苍这些存在,只是仆从罢了!”

    “魔焰,是恶客!”

    “我,是囚徒!”

    黑鳞声音越来越古怪,越来越讥嘲:“自家的地盘,还能让奴仆和恶客占了先机?至于我这个囚徒……那也是时光之主的囚徒……他可以让万界诞生的生灵杀我,岂会让这些恶客和奴仆杀我?”

    一句句话语传荡而来,黑鳞身影已经消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苍那边!

    苏宇默默看着,陷入了沉思中。

    黑鳞,和自己说了很多。

    但是,他又不具体说出来,尽管苏宇心中念头万千,可是,还是没有完整的思路,黑鳞这家伙,到底怎么想的?

    而魔焰,此刻有些警惕,喝道:“黑鳞!”

    黑鳞平静道:“我只是看看,魔焰,杀了苍之后,希望你能兑现诺言!”

    “当然!”

    魔焰一拳将苍打的浑身冒火,心中却是暗骂一声,黑鳞这家伙,非要过来,可别给我整事!

    而苍,这一刻显得有些凄凉,伤势越来越重,带着一些不甘心,吼道:“黑鳞,苏宇,他杀了我,你们都没好下场,联手杀他,才是唯一的出路!”

    这些家伙,为何这么愚蠢?

    真以为魔焰会善心大发,让他们离开吗?

    该死的!

    苍愤怒无比,就没一个人脑子是清醒的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