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27章 乱不乱,我说了算(万更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2965更新时间:2021-01-15 21:25:34
    地门中。

    苏宇几人进入,还没干别的,人皇就准备勾搭穹了。

    尽管苏宇觉得,穹未必会来。

    可人皇既然要试试看,那就试试好了。

    当人皇关闭了天门,苏宇笑道:“你觉得他会来吗?”

    “不知道。”

    人皇也笑了,不过还是道:“概率还是有的!剑修,其实不擅长阴谋诡计,不喜欢阴谋诡计,更喜欢一往无前!而在穹眼中,种族是不存在的,时代……与他而言,其实也不算什么!他在乎的,只有那小小的天穹山!”

    人皇看向苏宇:“换做是你,当你不在乎种族,不在乎时代,只在乎你身边那些人……下一个时代,他们可以活下去,你还会为了这个所谓的时代而战吗?”

    战争的意义是什么?

    此刻,苏宇沉默了。

    他没说话。

    但是,人皇的假设不成立。

    人皇见他沉默,笑了一声,“其实,灭亡的时代,没多少人在意时代会不会复苏了!他们在乎的,其实只有自己了。时代的复苏,其实只是一个名头罢了。”

    他说着又道:“比如我,此刻还在意这个时代,这个种族,然而,当我绝望了,当我觉得没有胜利的机会了,当人族覆灭了……下一个时代,我还会为了人族而战吗?”

    “责任大道……也只是对现在的一些人有一些责任罢了!”

    人皇轻声道:“其实,当我十万年后归来,苏宇,你要明白,感情,其实淡了!时间,才是最可怕的武器!最可怕的敌人!当百万年后,千万年后,你还会在意种族吗?”

    这一刻的人皇,好像在阐述什么,好像在表达什么。

    苏宇看着他。

    人皇继续道:“明白我的意思吗?苏宇,其实,也许人,当年是好人,是时代的英雄,是种族的英雄!可几十万年后,他不再是了!而今的他,在我看来,更大的目标,也只是让自己复苏罢了!”

    苏宇默默看着他,过了一会才道:“人皇的意思是?”

    人皇没开口,文钰却是无所顾忌,不以为意道:“还不懂?星宇大哥的意思是,属于他的时代,属于他的责任,已经过去了!在这个时代,你苏宇,才是真正的守护者!”

    文钰吃着东西,头也不抬,“这个时代,是你的责任了,而不是他的了!那些人族,那些战士,那些强者,那些人……都已经是你苏宇的责任了!所以,你别想逃,逃不了的!危机时刻,星宇大哥可以死了,你还不能死,明白了吗?”

    “……”

    人皇苦笑:“文钰,你这些年,就没学会好好说话?”

    文钰不以为然:“我只是将你想说的都说出来罢了!你觉得苏宇看到你回归之后,放下了一些东西,觉得不该是如此,你又不好直说,那我替你说好了!”

    是的,文钰很干脆,也很直接。

    她见苏宇不吭声,再次道:“十万年……不说星宇大哥,我们,我,我大哥,太山哥哥……这些人,你觉得还真的那么在意人族吗?”

    文钰抬头,看向苏宇:“哪怕星宇大哥的责任大道,他的责任,在上古,你们口中的上古!而上古……覆灭了!苏宇,现在是新宇历了!大哥他们还愿意死战到底,而今,也只是为了活命……并非有当年的信仰,守护的信念!”

    她戳破了这一切,她看向苏宇,明白地告诉他:“这是你的责任了!这个时代,这个人族,现在也许都是你的了!我们,才是辅助者,你才是主角!时代的主角!你的朋友,你朋友的家人,你朋友的朋友,你父亲的战友,你老师的亲人,你朋友的亲戚……苏宇,整个人境,真要串联起来,一个时代的人,是可以串联到一起的!”

    “并非说,你保护了你身边几人,就是胜利,就没责任了!”

    “你的事,我知道一些,听说过一些。你父亲是军人,那我问你,他有战友吗?你父亲当初听说好像离开了前线,之后等你成年了,再次回归前线,只是单纯的为了去杀人吗?”

    文钰看着苏宇,一字一顿道:“因为,他有他想见的战友,想共同作战的朋友,所以他去了!你保护你的父亲,那你为了你父亲,要不要保护他们?要不要守护他们?而他们,也有家人!守护了他们的家人,你需要守护他们家人的家人……”

    “当年,星宇大哥就是这么一步步被架上去了!”

    “你麾下不少强者,这些强者,有种族,有亲人,有朋友,你如果都要守护……那就注定无法脱身了!”

    文钰说着,叹息一声:“而我们……孑然一身了!苏宇,时代,变了!”

    她想告诉苏宇,你看清楚一点吧,想清楚一点吧!

    有些事,不一样了!

    “你苏宇的宇皇之名,胜过人皇,为何?因为认可度不一样!若是在十万年前,你拿什么和星宇大哥比?可十万年后,星宇大哥其实也是孑然一身,他的老战友,只有那么几十位!我也是如此,我哥哥也是如此,太山哥哥也是如此……”

    文钰戳破了一切,说的露骨无比!

    她就这么看着苏宇:“所以,记住了,现在,为这个时代而战的,是你!你救我也好,救我哥哥也好,帮星宇大哥疗伤也好,你要记住一点,你救我们,只是为了让我们为你作战,进行辅助,我们不是主角!所以,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你要救我们,帮我们!”

    “但是,情况一旦不允许……你要学会放弃!”

    苏宇看着她,皱着眉头。

    文钰有些不痛快道:“看什么?这就是事实!作为你半个老师,今日我就说的清楚一点,免得你糊里糊涂的!你若是死了,没人会和你一样,耗尽一切,来拯救这个时代!属于我们的上古结束了,我认识的人,有几个?我为何要为了一群是毫不相干,不认识的人作战?那时候,也许我们会放弃,作为开天者,哪怕新时代来临,我们也许也能活下去!”

    血淋淋的事实!

    这一刻,文钰的话,忽然戳的苏宇有些窒息。

    他看向人皇,你可是修炼责任大道的……你可是为了人族厮杀到了最后一刻的!

    人皇看着苏宇,叹息一声:“文钰说的对,苏宇,你要明白,我守护的,是我身后的上古!当上古结束的那一刻……其实,我的责任大道,已经告一段落了!是你,开启了新时代,开启了新宇时代,那么,为这个时代而战的人,也只有你,才有这个能力,这个实力!”

    苏宇忽然喉咙有些干涩:“你不会的!”

    你不会放弃的!

    人皇沉声道:“我还愿意战斗下去!可是,你要知道,当我出现了选择,在选择是保存我麾下那些老弟兄,还是保存这个时代……你觉得,我会如何选择?”

    苏宇忽然苦涩起来。

    他忽然发现……自己……可能真的有些糊涂了。

    是的,上古结束了。

    上古才有多少人?

    而今,大家认可的,其实是他苏宇。

    包括人族!

    如今的人族,知道人皇,知道宇皇,但是大家都会想着,人皇啊,好厉害,上古强者呢……可是,也只是如此了!

    而苏宇,他们会去想,苏宇啊,我隔壁的隔壁的邻居的儿子……我朋友同学的儿子……我战友的儿子……我兄弟的同学……

    他们,和苏宇是息息相关的,他们更愿意去讨论苏宇。。

    就如苏宇当初说百战一样,就如百战自己说的一样,六千年过去了,他的下属没了,他要庇护的人族没了,所以,六千年后的百战,没杀人族,没灭人族,只是因为人族,在他眼中,也只是陌生人罢了。

    这还是六千年前,那十万年前呢?

    十万年!

    足以改变太多东西了!

    他相信人皇不会说不战就不战,可是,人皇说,在兄弟和时代之间,他选择兄弟!

    苏宇深吸一口气,看向人皇:“所以,你的意思是,若是遭遇了危机……我可以不管你?”

    “是的!”

    人皇平静道:“也许你觉得,人皇不可以死,时光师不可以死,文王不可以死……那你错了!都可以死!没有谁不能死……但是,在这个时代,你不能死!你死了,这个时代才会彻底没了希望!这个道理,活的久的其实都懂,所以,进入地门的那一刻,混沌之主只是说杀你,防着你,而不是防着我!因为,这是属于你的万界,而不是我的万界了!”

    “当你寂灭的那一刻,万天圣他们选择了追随,我还活着,我就在身边,我就在附近,为何,他们不追随我呢?”

    他看向苏宇:“哪怕万天圣他们,看的也比你明白!因为他们知道,你才是这个时代唯一的希望!你死后,多杀一人,少杀一人,没有什么区别的!而明王,选择了退出,因为,他是我的兄弟,他不会跟着你寂灭而寂灭!”

    这一刻,人皇忽然说了很多,时光师也说了很多。

    因为苏宇气运动荡了!

    他们其实很担心,因为,当年其实发生过,人皇当年就遭遇过这样的事,这代表大危机!

    很危险!

    一趟地门之行,原本想着,镇压了地门,危险不大,结果,人门可能要掺和一手,人皇觉得,他必须,也有义务提醒苏宇,记住了,你才是唯一的时代拯救者!

    我们,过气了!

    苏宇再次深吸一口气:“明白了!一旦遭遇不可逆转的危险,我会第一时间退走,不用为了救你们而丧命!因为……这个时代,这个人族,现在,属于我!”

    “没错!”

    人皇笑了起来!

    你总算是懂了!

    “责任、守护、义务、信仰,都会有一个时间限制的!”

    人皇用自己的经历,去教导苏宇,告诉苏宇,笑容灿烂:“等你身边的人死光了,你朋友都老死了,战死了,属于你这个时代的人都没了……那时候,你其实没有责任了!没有任何责任!时间,才是最可怕的存在!”

    苏宇微微点头:“这个时代属于我,所以,你们俩老不死的,以后得听我的,是这意思吧?”

    “……”

    人皇嘴角忽然僵硬了起来,时光师也是呆呆地看着苏宇,有些呆滞,半晌才道:“你……喊我什么?”

    你喊我别的,我都无所谓!

    你喊我……老不死的?

    时光师顿时怒了!

    她愤怒地看着苏宇,“我还是个青春美少女!”

    老娘想打死你!

    苏宇翻白眼:“刚刚不是说,这个时代,我才是主角,你们都是配角吗?那我才是老大才对,我想怎么喊怎么喊!”

    “你这家伙……”

    时光师恼怒,人皇也是无奈苦笑。

    这小子!

    正说着,苏宇心中一动,下一刻,忽然露出笑容:“真上钩了!”

    几人瞬间忘了刚刚的事。

    刚刚那一切,只是让苏宇看清楚他自己的重要性,该战还得战,该骗还得骗!

    人皇先是一喜,接着迅速道:“小心点,有时候这些剑修拎不清!他真要来了,可能第一时间先对付我们,想好了如何应对,一定要第一时间让他放弃对付我们的心思!”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点头,有道理。

    穹来了之后,可能真的会对付他们,之前利用他的事,他可能还记仇呢!

    ……

    而就在这一刻。

    万界。

    地门忽然微微震动,带着一些古怪。

    有人降临!

    谁?

    人门大圣?

    不太像,从波动来看……

    一瞬间,地门有些古怪,甚至想喊一声,艹!

    我要不要阻拦?

    可之前为了给人门大圣降临的机会,他撤销了阻拦之力,此刻阻拦……会有波动的!

    他迅速道:“人门有强者降临,我出力阻拦一二……”

    他想糊弄一下,拦下降临的强者。

    好像不是人门的!

    好像是……天门来的,剑气冲天,十有八九是穹,而穹,之前和人皇是一伙的。

    艹!

    星宇这些人,进入后居然把穹给召唤来了!

    门外,几人一惊!

    文王脸色微变,死灵之主也是脸色一动。

    人门大圣降临了?

    阻拦?

    这么好心?

    下一刻,他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喝道:“你敢!”

    话落,气息瞬间爆发!

    死灵之主也是一惊,马上爆发强大的死气,喝道:“你敢动试试?”

    地门暗骂,意志波动:“你们自己不让的,不是本座不阻拦,苏宇他们死了,你也别怪我!”

    文王脸色微变,武王忍不住道:“要不要让他阻拦……”

    文王沉声道:“人门大圣降临,数量不多的话,这家伙会阻拦?数量多了……他麻烦大了,还会询问我们?”

    武王一时间没听懂。

    文王脑海中万千念头闪过,忽然平静了下来,松了口气道:“大哥还是有些手段的,大概率是穹来了!虽然他们不知道万界发生的事,不过也知道,可能有些危机降临了!”

    地门这次没忍住:“你怎么猜到的?”

    文王懒得理会。

    废话!

    你非要主动问一句,说的好像跟我们一伙似的。

    正如他所言,来的少了,地门巴不得看戏,打死一个少一个,他拦个屁!

    来的多了,他都急死了,还用问的?

    直接就拦下了!

    否则,人门多位大圣降临地门内部,那地门大概也寝食难安了!

    地门有些无奈。

    和聪明人争斗,很麻烦!

    一眨眼的功夫,文王就判断出这次降临是好事,并非坏事,早知道不问了,直接阻拦,也许他们不会出手,就说人门来的大圣太多,自己阻拦……

    地门有些后悔!

    不该多此一举的!

    文王见地门不吭声了,心中也有了底,笑了起来:“看来,大哥他们成功了,把穹给忽悠来了,好事,这样的话,底气就足了!”

    死灵之主也微微点头:“穹那个家伙,实力还是不弱的!而且脑子不好使,容易使唤!”

    文王没说话,你也别说别人。

    你呢,也差不多!

    不也照样被苏宇拿下!

    现在还帮他看门呢。

    死灵之主忽然一道冷光朝他扫射而来,那是眼神,带着森冷之意,文王一愣,死灵之主冷笑:“不要用你狭隘的目光来判断本座!你懂什么?在这个时代即将结束的时候,苏宇这种人,极其难缠,极其难死!要不趁他弱,马上灭杀他,要不就站在一边,借势而行!他以为他借我的势,错了,是我借他的!没有他,我如何能轻易走出天门?没有他,我如何能轻易双天合一?没有他,如何生死轮转?而今,我39道之力!”

    文王笑他,他也笑文王看不穿!

    老夫活的比你长,你才多大?

    跟我比眼光,跟我比局势的判断?

    这一刻,文王也是苦笑一声,叹息一声:“那……前辈当初为何不和我合作?”

    死灵之主淡然:“为何要和倒霉鬼合作?一个刚进去,就被诸方盯上的倒霉鬼!我和你合作,我找死吗?真要早早和你合作,我早就被人围杀了!还能活到今日?你和这个家伙,一看就知道霉运盖顶!”

    他指了指武王。

    武王一脸无辜,我倒霉吗?

    没有吧!

    我这些年,一直在进步的。

    不过话说回来,老二还真挺倒霉的!

    老大……好像也是!

    文王忍不住笑了,点头:“前辈说的也有道理,这么说来,的确是我狭隘了,前辈的眼光,还是毒辣!不愧是从开天时代活到现在,唯二不灭的存在!”

    一个是人祖,一个就是死灵之主了。

    其他人,其实都算寂灭了,只是,存在于过去之中罢了。

    想到这,文王忽然对人祖来了兴趣:“前辈,周这人,前辈打过交道,虽然不太熟,但是前辈如何看周?”

    死灵之主淡淡道:“能在那个时代,全身而退,周旋于人门和天门之间,甚至在地门多年也平安无事,还能怎么看?老奸巨猾,审时度势,眼光毒辣,实力智慧都有!”

    不需要贬低此人,哪怕对方当年和自己切磋一次,自己轻松击溃对方,也没必要去贬低那位。

    在那个开天时代,人才辈出,人、穹、石、空这些强者横行,地门、人门纷纷出动的情况下,活到现在,依旧平安无事,这样的存在,小看他,才是真的蠢。

    文王微微点头:“好事!”

    “的确是好事!”

    死灵之主也微微点头:“这种人,眼光不会错,当然,也要看情况!苏宇势弱,他会给苏宇致命一击,换来人门的再次信任!苏宇一旦有逆天之姿,那家伙,必然会出手锦上添花,绝不会干看着!”

    所以,他判断,人祖不会坐看风云,必然会在这一次出手!

    就如他自己!

    文王和武王在门内多年,他都懒得搭理,因为他知道,风险太大,苏宇来之后,他很快开始参战,而收获,也的确喜人。

    这就是聪明人的选择!

    ……

    他们在聊着。

    同一时间。

    地门内。

    虚空波动,一股剑气隐约溢散而出。

    下一刻,穹的身影浮现,带着一些怒火,他在思考,我既然来了,要不……一剑劈死苏宇他们算了?

    正想着,他刚浮现,手中忽然出现一个鸡腿。

    “前辈,吃一点,饿了吧?挺香的!”

    穹一惊,刚想出手,再看,真是鸡腿,不是什么杀伤性武器,他拿着鸡腿,看着时光师一脸灿烂的笑容,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翻脸。

    还没完,苏宇瞬间递来一瓶酒,笑道:“前辈,喝一杯,这次辛苦前辈了!剑尊还好吧?没跟着一起来?”

    穹微微一滞,想说几句。

    还没开口,人皇一脸感慨,叹息一声,微微躬身:“上次,是我心存不良,倒是让穹兄见笑了,我给穹兄赔个不是!”

    “……”

    伸手不打笑脸人!

    人皇……他给我道歉了?

    穹一时间有些茫然,我……要不要劈死他?

    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人皇忽然拿出一柄剑,瞬间放到穹手中,下一刻,举着穹的手,一剑插入自己的心脏,一脸痛苦,七窍流血……剧烈咳嗽:“这一剑,偿还之前的欺骗之举……穹兄,再给我一剑,别杀我,我还要留有用之身,再战三门,穹兄可以重伤我……”

    穹手握长剑,一时间无言。

    苏宇叹息:“人皇陛下之前的确做的不妥,我们都是联系志同道合之辈,一起反抗三门!而不是靠忽悠,靠欺骗,大家是为了理想,为了信念,为了利益,才会联手!单纯的欺骗……换成谁,都会生气!”

    穹点头,带着怒火,是的!

    人皇欺骗了他!

    “所以这一次,我们也不指望前辈会为了其他东西和我们联手,这一次,咱们只谈利益!”

    苏宇迅速道:“超等大道,剑体本尊!前辈是为自己的未来而战,而不是为了别人,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穹再次点头,有点道理!

    下意识道:“鸿天真的来了?”

    苏宇笑道:“还没确定,但是不来,也得让他来,逼他来!钓出来!不来也得来!这是机会,否则人门一开,这些人门强者一起行动……如何匹敌他们?”

    不错!

    穹点头:“人门的确不弱!”

    苏宇迅速道:“前辈,边吃边聊!”

    一瞬间,桌椅板凳浮现,苏宇扒拉了一下人皇,噗嗤一声,长剑拔了出来,血流如注,人皇一脸虚弱,苏宇一挥手,止住了血液,招呼道:“前辈,之前的事,算过去了,咱们今日不谈感情,只谈利益!”

    “……”

    穹看着他们,再看看面前的吃食,再看看受伤的人皇,忽然冷笑道:“苦肉计?”

    苏宇笑了:“不算,只是让前辈心情愉快一点,免得合作出现问题!憋着口气,不舒服,合作起来不爽,那没必要!前辈现在有没有觉得爽一些?”

    穹冷笑道:“不够!”

    “那只要不打死人皇,前辈随意!”

    “……”

    穹哼了一声,再看看人皇虚弱的样子,冷冷道:“你欠我一枚万道石,想让我出手,还要一枚!两枚万道石,我的本体,以及一条超等大道!”

    人皇瞬间痛苦万分:“别,万道石大概都没几块,我还要拿来疗伤,给了你,我怎么办?这样,你还是再给我几剑好了!”

    看到人皇痛苦的样子,穹忽然爽了许多,冷笑:“不可能!斩你几剑又如何?你这种人,要财不要命!本座只要万道石!”

    “不行……”

    人皇痛苦,苏宇也是纠结,时光师也是可怜兮兮:“要不还是给星宇大哥几剑算了,前辈觉得如何?万道石这东西,对前辈未必有用……”

    “不,本座只要这个!”

    穹瞬间心情透心凉的爽!

    不,我就要这个!

    很爽!

    你管我有没有用,你们不爽,我忽然很爽!

    尽管他觉得,这几人可能在演戏,但是,万道石一定是他们需要的宝物,一定是,尤其是星宇,需要疗伤,必然需要这个。

    哪怕演戏……你们也得痛苦!

    苏宇皱眉:“那就如此!两块!”

    穹这一次爽了,看向人皇,嘲讽道:“怕就怕,对方只有两块,那时候,你没有这宝物疗伤,可不要反悔,否则,咱们走着瞧!”

    人皇微微皱眉,很快点头:“放心!”

    穹这一刻心情不错,吃了一口肉,喝了一口酒,别说,味道真不错!

    他露出了一些笑容,此刻才有时间看四周,笑道:“地门内?混沌气息浓郁,倒是不错的地方,可惜,也带了一些灭亡的气息……不过感觉比天门还要强一些,起码没天门那么衰败。”

    混沌时代的灭亡,是直接被封印,这和天门时代的灭亡还是有些差别的。

    穹喝着酒,吃着肉,心情好了,看他们也没那么不爽了。

    “怎么钓鸿天出来?”

    苏宇笑了:“我在,就是最大的饵!人门想对付我,必然会有强者进入!否则,真让我轻松灭了地门强者,那么人门哪怕出来了,我们这边,也难缠许多了!只要这边够乱,死的人够多,对方降临的概率极大!”

    穹微微点头,这倒也是。

    “那鸿天一定会带着本座的本体进入?”

    “只能说九成可能性!”

    苏宇迅速道:“唯一一成不确定,是不确定他真的有,若是他有,前辈如此强大,本体更是开天之剑,这样的宝物,他不会不带来!”

    有道理!

    穹又道:“他若是看到我,主动还我,那我可就不管了!”

    “……”

    苏宇笑了:“前辈觉得可能吗?”

    穹冷笑:“为何不可能?本座如此强大,忽然杀出,他为了杀你,也许真的会还我呢?”

    当我啥也不懂吗?

    老子明白着呢!

    苏宇想了想道:“那也行,他真还你了,前辈也可以不管!但是,有个前提,前辈帮我把他打回人门,或者阻拦他对我出手!”

    “凭什么?”

    穹不屑一顾:“他真还我了,凭什么我要帮你?”

    苏宇暗骂,怎么不太好忽悠。

    人皇忽悠的时候,不是很好忽悠吗?

    苏宇想了想道:“就凭前辈走我的天门进来的,这算不算人情?而且,我真死了,代表我被干掉了,人皇他们都可能挂了,人门来的大圣,那时候会放过前辈?”

    苏宇迅速:“干掉我们,对方还能善罢甘休?放任前辈离开?还有一点,前辈真要拿到了本体,37道能到吗?38道能到吗?若是能的话……前辈确定,鸿天敢还给你?不怕前辈晋级之后,翻脸找他报仇?”

    “……”

    穹微微一怔,也是啊。

    苏宇松了口气!

    这就对了!

    咱们讲道理,对方还给你的概率不大的,他再次道:“前辈拿到一切,我觉得不比死灵之主弱,这样的情况下,其实不止他们,地门都未必会放任前辈在他内部行走!而现在地门没插手,是因为外面死灵之主他们在镇压,我死了,他们还会镇压地门?”

    “天门都不愿意让死灵之主强大,地门也不会放任前辈强大的!”

    这么没毛病!

    这一刻,穹考虑了一番,淡淡道:“那也要看看,对方若是真不还,我自然会对付他!”

    这就对了!

    很好,可以确定,鸿天真来了,可以少一个人门大圣了!

    可穹又道:“若是鸿天死活不来呢?”

    苏宇笑了:“杀人门大圣啊,都是一伙的,人门是一统的!现在杀一个少一个,难道前辈要等人门大圣全部汇聚,再去夺本体?当然是削弱他们的实力最重要!”

    穹冷哼一声:“那么一来,本座不就再次成了你们的打手?”

    苏宇耸肩:“不算是,大家利益一致,既然有利益共同点,杀了对方,对前辈有利,对我也有利,怎么算是打手?那我还是前辈的打手呢!我替前辈杀人门大圣,那前辈是不是也要补偿我?”

    去你的!

    补偿你祖宗!

    穹暗骂一声,再看看几人,微微皱眉:“地门可不弱!别小觑了地门,你们……真的能行?星宇这垃圾,我看才31道,可不是当年的35道修者!差距大了!你的话,倒是进步了不少,可我看来,也没办法横行地门……”

    苏宇迅速点头:“所以,先杀两个合一,给人皇补补身子!”

    穹没吭声。

    懂了!

    还是想让老子当打手。

    不过,也许合作,的确更好一些。

    一切为了夺本体!

    苏宇又笑道:“前辈暂时不用出手,杀手锏当然要留在后期!对了,前辈消失在天门,天门那边强者知道吗?”

    穹冷笑一声:“他们还敢找我麻烦不成?我不找他们就算好事!”

    “不是,我是担心他们知道了,会告诉人门那边……”

    人门那边,未必还能和天门联系了,因为咒和仙都被杀了。

    但是,也要小心还有人暗暗开启了人门,这也是不一定的事。

    所以,最好还是没人知道。

    穹淡淡道:“无妨,他们知道个屁!天穹山还在那边,本座又没带着天穹山走,只要天穹山在,他们猜不到我离开了天门!”

    这就好!

    消息不会外泄,那穹的到来,就是秘密。

    至于死灵之主他们,地门没动静,人门强者和地门强者,闭着眼睛都能猜到,外面有人在震慑地门,除了死灵之主还能有谁?

    所以,死灵之主没进来,那是必然的!

    而穹,便是大家判断外的因素了。

    此刻,苏宇巴不得万界有人给地门内的家伙传递消息,说文王他们都没进来,如此一来,这些人更不会考虑到穹的因素。

    三个人,一番好舔,总算是把穹给撸顺了毛。

    对穹这种人,暴力胁迫,是最要不得的。

    该软还得软!

    再加上利益一致,这是事实,搞定穹,也没想象的那么难,当然,主要是三人都不要脸……文钰也挺不要脸的,苏宇算是发现了,这位老姑婆,喜欢装嫩,装萌,一天到晚就知道拿吃的收买人。

    当然,这话不能说,说出口,文钰能马上和她翻脸。

    很快,苏宇等穹吃饱喝足,迅速道:“那前辈现在可以隐藏气息,跟在我们后面了,我们现在去杀人,地门……该乱一乱了!”

    人皇和文钰也都笑了起来,是该乱一乱了!

    进来到现在,总算是把筹备工作搞好了,接下来,就该正面干了!

    穹见三人这副态度,也是暗骂。

    几个家伙,感觉比我这剑修还要杀气重!

    也是,在天门内,这几个家伙,可没少杀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

    才搞乱了天门,又要搞地门了。

    他这么想着,而不远处,犼乖巧无比,继续给几人带路,额头上冷汗都快流下来了,我好像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我不会被杀人灭口吧?

    至于穹的到来,不算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关键在于,人皇那自残的一剑,时光师用吃的卖萌,苏宇讨好的笑容……

    跟着武王无数年,他可是知道,这些人,有些八卦是不能听的!

    犼此刻都快吓死了!

    早知道,我刚刚躲远点好了,我可不是武王,一天到晚喜欢偷偷录制这些,结果被打了无数次,还继续。

    话说回来,武王在的话,刚刚大概会偷录吧?

    带着这样的念头,一群人,迅速朝地门深处飞去。

    ……

    与此同时。

    碧华山中。

    周稷忽然道:“有消息传来,文王、武王、死灵之主还在万界,在地门附近,所以说,苏宇几人可能真进来了,人皇和时光师,可能一起进入了!”

    老人忽然看向他,意味深长道:“此刻,你还能收到万界的讯息?”

    人门在万界还有安排!

    周稷笑了笑:“稷天说的,和我无关!人门布局多年,有些安排很正常,未必是什么大人物,小人物当中,有些探子,也没人会在意。不需要掌握太多东西,几大强者在万界没走,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不是吗?”

    “何况,之前才吃了苏宇的亏,在天门布局被毁于一旦,现在,人门自然也会更多几分警惕!”

    若是之前早早关注万界,知晓苏宇离开万界一年之久,天门中,早点知道苏宇进入了,也没那么多麻烦。

    可惜,之前人门钉子被拔除,导致人门对万界失去了必要的关注,还有人皇一直带着通天侯在抓捕探子,这也是天门那边失利的关键。

    老人笑了笑:“三人……具体实力清楚吗?”

    “苏宇在离开天门之前,32道实力!文钰34道!人皇的话,重伤未愈,目前不好判断。”

    老人想了想,点点头,没再问什么。

    回归后,苏宇应该有些进步,双天合一的话,34道甚至35道都有可能,36道倒是希望不大。

    死灵之主几位,威慑地门,看来地门这一次是不大可能会参与进来了。

    还没彻底复苏的地门,想和几人搏斗,付出的代价太大,那家伙未必会愿意。

    “若是如此的话……这几人,有些悬了!”

    老人说了一句,没再继续说下去了。

    一个36道都没有!

    人门又极其重视苏宇,这么一来,危险程度大增!

    周稷点点头,也没继续说什么。

    此刻,两人都在等待,等待苏宇自己打响第一战,暴露行踪,他会主攻哪一边,目前还不确定,也许是隐藏的那两位,也许干脆就是混沌之主,也许……会是狱王。

    所以,大家现在都在等,至于第一个被袭的家伙,一定会吃亏,周稷没兴趣提醒什么,不吃亏,大家不长记性!

    “等吧!”

    老人继续摩挲着面前的竹子,笑了一声。

    等结果吧!

    大概率是隐藏的那两个家伙,管他呢!

    也没人去通知他们,混沌之主喊了一声,那俩若是不在意……死了也白死!

    周稷默默退下,一直退出了山谷,这才回头看了一眼,也看到了那碧光之中,藏着一些血色,周,大概要出手了!

    “你会帮谁呢?”

    周稷心中想着,很快哂笑一声,管他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