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03章 解封上下界(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2559更新时间:2020-12-01 16:42:14
    当着诸天的面,给我道歉。

    武皇陷入了沉思中。

    开天者……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你想在我杀第三个规则之主的时候杀死我,如此一来,就不需要给本皇道歉了,是吗?”

    好阴险的苏宇!

    他能干的出来!

    苏宇一愣,我去,你有脑子了啊!

    关键是……我没这么想的,你是怎么想的?

    何必呢!

    别说道歉不少块肉,真少块肉,那又如何?

    何况,我就算真道歉……你好意思接?

    我道歉,我不该羞辱你?

    “我不该羞辱武皇,不该说他屁股被人种花了,不该说被人倒挂金钩,栽在地底十几万年,不该说武皇没脑子,不该说武皇废物垃圾……”

    这话,大概就是道歉内容了吧?

    可是……没办法,我好像就在这些事情上羞辱过你,我道歉,那我只能这么说啊。

    苏宇心中想着。

    至于什么杀第三个规则之主的时候干死武皇,苏宇暂时还没想过啊。

    武皇这该联想的时候,想的倒是挺多。。。

    苏宇露出笑容:“武皇,怎么会!你若是真能杀三位规则之主,道个歉罢了,我苏宇这人,岂会翻脸就不认人?”

    武皇冷笑:“你就是这种人!”

    苏宇暗骂一声,你才是,你全家才是,我向来都是诚实可靠小郎君!

    武皇冷笑一声:“你就是这么想的,不是吗?苏宇,你这种人,阴险无比,为了达到目的,什么礼义诚信,都是放屁!”

    苏宇无奈!

    这话……真让人无奈啊。

    我在你武皇眼中,是这种人吗?

    胡说八道!

    苏宇发誓道:“我发誓,我要是在你杀第三个规则之主的时候弄死你,我就……我就跟你一样,被人屁股种花!”

    武皇脸色铁青!

    苏宇再次羞辱了他!

    无与伦比的羞辱,当着他的面,一次次的羞辱。

    王八蛋!

    畜生!

    不得好死!

    这一刻的武皇,愤怒到了极致,这畜生,简直不是人。

    武皇气息波动,冷冷道:“苏宇,你想合作,却是一点合作的诚意都没!”

    苏宇笑道:“没诚意?怎么会!真没诚意,我早就杀了你了,何必跟你废话?你以为我杀不了你?不说你现在被封印,你就是解封了,我也能杀你!之前那圣化印,其实就是文王留下来对付你的,我都没拿来对付你,而是对付那些死灵了!”

    苏宇笑道:“而且,此刻,我麾下天尊十多位,天王一大把,合道过百!说句难听点的,我也就舍不得我的人陨落,不然,你就是解封了,我照样杀了你!”

    “天尊十多位?”

    武皇一怔,怎么可能!

    苏宇笑道:“不信?不信的话,敢打赌吗?”

    说着,耸肩笑道:“算了,打赌你也会耍赖!”

    武皇冷冷道:“那是你,本皇从来都是言出法随,说一不二!”

    苏宇笑了:“就他么扯淡,你忘性还真不小,忘了当初杀了东天王,你说把周天之法传授给我,结果呢?你就告诉了我一部分窍穴运转之法,你自己忘了?”

    武皇一愣,很快,低沉道:“那你也学会了!”

    苏宇笑道:“那是我自己推演的,我就问你,你告诉我全部功法了吗?”

    武皇欲言又止!

    他很想说,自己其实没准备耍赖,上次他差不多把所有窍穴运转之法都告诉苏宇了,可有些功法,不能全部说的。

    再说了,上次他和苏宇也没那么熟悉,苏宇在他眼中就是小虫子,和一个小虫子说话不算话不是很正常吗?

    谁会和蚂蚁说话当真的?

    可现在,被苏宇抓住了把柄,一时间,武皇不知道该说啥。

    也是,好像……我比苏宇耍赖的更厉害一些。

    此刻,武皇不吭声了。

    苏宇却是笑道:“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武皇,既然如此,你就直接说你答不答应就完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我连毒誓都发了,若是如此,你觉得还不妥,那就罢了!”

    武皇凝眉,“那……那你要杀的规则之主是谁!不能说,你让我去杀狱王,我也去杀,杀人祖,我也去杀,他们也都是规则之主!”

    他还没傻到家。

    苏宇说什么就信什么。

    三个规则之主,差别大了去了,谁知道要杀谁。

    苏宇笑道:“这样吧,我说的三个规则之主,绝对不是什么知名的大人物,真要是知名的,我也不能让你去杀啊,那不是送死吗?送人头,反而有些折辱我苏宇了!”

    武皇盘算了一下,很快道:“这样,三个规则之主,我要自己来选择,来衡量!”

    苏宇笑道:“自己选择?你选择我如何?这不是扯淡吗?”

    武皇沉默一会,“那……那我有拒绝的机会!”

    苏宇想了想,点头:“可以!这样,你可以拒绝三次!比如我说让你杀文王,你拒绝,那没问题!但是,不能一再拒绝,否则……毫无意义!”

    “你要是一直都拒绝,那不是完犊子了?”

    苏宇又笑道:“这样,为了你,也为了我,我们设定一个期限,比如说,在人皇他们回归之前,在天门开启之前,你完成三个规则之主的承诺!”

    “如此一来,强者还没回归,现在的规则之主,难道有你不敢杀的?”

    这倒也是!

    这一刻,武皇倒是安心了一些,设定一个期限,好像也不错的样子,在人皇他们归来之前完成!

    他想到这,又道:“那你说帮我提升实力的事……”

    苏宇笑道:“你信吗?”

    信吗?

    若是以前,他当然说不信,滚蛋!

    可现在……有点信。

    太山那个白痴,都能修炼到那个地步,因为正如苏宇所言,太山身边都是聪明人,聪明人哪怕提升实力都快,而他身边,缺乏这样的聪明人。

    苏宇就是!

    这家伙自己提升很快就算了,他手底下的人提升也极快。

    想到这,武皇沉声道:“我信!所以,我还有一个要求,最少……最少要让我达到当年太山的地步!”

    达到四极人王的地步!

    苏宇倒是陷入了沉思中,武皇冷笑:“你做不到?”

    苏宇无奈:“不是我做不到,而是我不知道四极人王到底有多强!另外,你要是不听话,不相信我,我就是给你提升,给你机会,你也把握不住!这东西,都是双向的,又不能强行逼迫你去提升,对吧?”

    武皇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

    想到这,他点点头:“若是对我有利,能真的帮我提升实力,那我就可以听你的!”

    这不就完事了!

    苏宇露出笑容,格外的灿烂。

    武皇,真好忽悠啊,不,真听话啊!

    不对,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对,就是这个道理!

    苏宇笑道:“那就这么说好了,武皇,你是没意见,对吧?”

    武皇总觉得不妥!

    可是……哪里不妥,他不好确定。

    他知道,苏宇这种读书人,最为阴险,一时间又开始迟疑起来。

    苏宇淡淡道:“你总是这么迟疑,武夫没脑子就算了,若是做事也不果决,那就彻底没救了!武夫,既然莽,那就莽到底好了!”

    “你又不想动脑子,关键时刻,还偏要迟疑一下,你这种人……注定成不了大事的!”

    武皇脸色阴沉!

    苏宇淡淡道:“难道不是?你想,能想出什么?我若是你,管他如何,先把我解封了再说!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我能杀你,你连小命都危在旦夕,你居然还在思考,我是不是被算计了……你这种人,能做大事?”

    武皇脸色一变再变,冷冷道:“我只是不想给你当打手!”

    苏宇耸肩:“事实就是如此,当然,这是交易!我用我付出的条件,换你当打手,你若是觉得有其他人开出这样的条件,你也可以试试!去找其他人合作!还有一点,武皇,你不跟我合作,你还真未必有机会破封,不是我要杀你,而是有人不想看到你破封而出!”

    武皇皱眉道:“你说的是百战?”

    “我怎么知道!”

    苏宇笑道:“你自己去猜好了,你不是喜欢多想吗?”

    武皇被他呛的半死。

    去你玛德!

    和读书人说话,就是麻烦,一个劲地讽刺人,烦人!

    “那你……什么时候帮我破封?”

    武皇不再去想,也许苏宇是对的,先破封再说,其他的,再说吧。

    苏宇笑道:“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当然,想破封,还得万界规则消散才行!我还得准备一下,比如先解封通道,再驱散规则之力……反正很快的事!”

    武皇这一次没多沉默,迅速道:“我想马上解封!”

    “你确定?解封后,你会和我翻脸吗?”

    “不会!”

    这一次,武皇回答的干脆。

    当然,会不会的……你管呢!

    苏宇笑了:“也许你会翻脸,不过没关系,你翻脸,我就找机会弄死你,这个时期,还是很简单的,毕竟……你有点笨,算计起来容易一点!”

    艹你祖宗!

    武皇忍不住想骂人,你什么意思?

    看不起谁呢?

    什么叫我算计起来容易一点,苏宇,你祖宗!

    武皇暗暗咬牙,你可别让我解封了,否则,有你好看的。

    合作……倒也不是不行。

    可你说合作,我就非要合作?

    我非要考虑考虑,最好货比三家,话说回来,这万界,如今还有比苏宇更无耻,更不要脸,更阴险的吗?

    苏宇一天到晚算计人……说实话,武皇都亲眼看到过几次,比如被他算计死的东天王,那时候苏宇合道都不是。

    比如被他算计死的龙血侯这些人,比如被他弄的崩溃的亡灵之主。

    他武皇,也算见证了苏宇算计死一批人的老经验之辈了!

    苏宇好像知道他的心思,笑道:“武皇,这样吧,你解封,算我免费送你的!你解封之后,你可以先去人境找百战聊聊天,问问他,能不能帮你挡住人皇和文王他们,或者去找万族,找狱王一脉也行,你看如何?”

    武皇狐疑:“你……什么意思?”

    “你自己不就这么想的吗?”

    苏宇眯眼笑道:“我只是给你一点建议罢了,但是,我建议你小心一点,因为这些人,也许想弄死你!”

    武皇狐疑地看着他,苏宇这孙子,居然……居然知道自己想什么,还主动建议自己去找别人。

    阴谋!

    一定如此!

    他看着苏宇,口不对心道:“我不是那种人,我不会去找别人的!”

    苏宇嗤笑,也不在意。

    说句难听的,他对百战这些人,哪怕没打过交道,也知道他们的性格。

    主动送上门来的规则之主?

    我敢信吗?

    不防着就是好事,能弄死就弄死,弄不死,最好也离武皇远远的。

    狱青他们背靠地狱之门,不会让武皇加入的,毕竟,之前月罗他们才背叛。

    至于百战,撑死了客套几句,大概就得让武皇滚蛋,外来不受控的规则之主,其实很难缠。

    而万族……算了吧,武皇自己都不会去!

    武夫,都看不上万族。

    好吧,这也是事实。

    而武皇自己,却是没看透这些,或者说,他不够了解百战这些人。

    苏宇也不多说,“你出来后,跟不跟我合作,可以再说!但是你不跟我合作,说句不好听的,当前的局势,容不得闲散的顶级强者看戏了,各方可能会先联手杀你,杀了你这个不确定因素,你信也好,不信也好,自己迟早会明白!你唯有选择一方,或者自己拉起一方势力……前提是,你能拉的起来,有人投靠你!”

    武皇默然。

    我拉谁去?

    我实力是强,可被封印无数年,到哪拉人去!

    “那我去找万族,讨要议员令,先解封通道,再驱散万界规则之力,你破封,还要我帮什么忙吗?”

    武皇愈发担忧!

    这才是真的无事献殷勤!

    就这么直接帮自己解封,还答应给自己出去随便问,随便看,随便找人合作,说实话,他都怕了。

    我他么出去找别人,你会不会带人半路上围杀我?

    有这个可能啊!

    那我去不去呢?

    还有,解封,苏宇会不会动什么手脚?

    他越想越沮丧,越想越悲观,我堂堂武皇,需要怕苏宇吗?

    “苏宇!”

    武皇咬牙切齿:“我不需要你帮我什么,你只要驱散万界规则之力就行!”

    苏宇耸肩:“那行!你和死灵帝尊一起解封好了!”

    怕!

    武皇瞬间想到了什么,咬牙:“你想让他来克制我?”

    苏宇失笑:“扯淡,他都出不去死灵界域,克制你祖宗,我还得小心他对我下毒手呢!当然,他比你聪明,他大概不会这么干!”

    “苏宇!”

    武皇愤怒:“你一而再地羞辱本皇,真不怕本皇出来,和你鱼死网破?”

    “我有武皇羞辱的很?武王都没死,你好意思跟我鱼死网破?”

    愣住了!

    武皇一下子愣住了,是啊,苏宇只是说说,太山可是真的羞辱了自己,也让自己成为耻辱的代名词,太山都没死,我岂能和苏宇一起死?

    想到这,他忽然颓然无比:“好!那你帮我解封,我不会找你麻烦!”

    太山还活着呢!

    苏宇笑道:“行,那我现在就去干活,可是冒着很大危险的,我去找万族,万族十多位天尊,都想杀我呢!聚集90多枚议员令也不容易,我为了你,可是操碎了心。”

    武皇沉默不语。

    去你玛德!

    我不相信!

    好吧,感觉还是挺难的,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行,那我先走了!”

    苏宇破空而出,很快,再次抵达封印之地。

    而武皇,看着他跑去和死灵帝尊嘀嘀咕咕,一时间,又是愁上心头,苏宇和死灵帝尊说什么了?

    等苏宇跑了。

    武皇声音震荡天地:“那个臭烘烘的家伙,苏宇和你说什么了?”

    此刻,这地方也没什么强者,苏宇不在,他也可以吼几句,浪几下,倒也能和那边的死灵帝尊对话。

    死灵帝尊声音传荡而来,淡淡道:“没说什么。”

    “骗鬼呢!”

    武皇骂道:“你这臭虫……”

    死灵帝尊淡漠道:“嘴巴还是干净点好,我乃太古初期诞生,和人祖他们一辈,你也许还是我不知多少代后裔,骂了你祖宗,也不知道谁吃亏!”

    武皇一愣。

    死灵帝尊声音淡漠:“你不过太古后期的人族,论资历,你比我差的远!若我是臭虫,你若是我孙子的孙子的孙子……你又算什么?”

    武皇再次一怔。

    不至于吧?

    “你没祖宗吗?”

    死灵帝尊冷漠道;“你敢保证,你祖宗,就和我无关?”

    这个……不好说啊。

    “你是人族?”

    武皇想到了什么,惊讶道:“你生前是人族?”

    “有何不可?”

    “你……”

    武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有时候很邪门的,别真是我祖宗吧!

    他这次没再骂了,带着一些不确定:“你和人祖是一辈的?怎么可能!”

    “为何不可能?死灵界域诞生,我便在此,严格来说,我还是死灵之主一辈的,有问题吗?”

    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武皇一时间有些气闷,“那……那苏宇到底和你说什么了?此人奸诈无比,他也许要你来克制我,我警告你,你别逼我打碎你的死灵之身!”

    死灵帝尊轻蔑一笑:“你觉得,他敢放你,会怕你对他下手吗?武皇?名号不小,脑子不太好用!既然他敢放你,你就算反叛,也在他计算之中,还需要我来克制你?”

    武皇一时间彻底无言了,憋屈的很。

    又找不到个可以倾诉的,他只好继续和死灵帝尊聊着:“那你呢?你……你不反抗?”

    死灵帝尊淡笑道:“为何要反抗?我只是死灵,他说愿意册封我为死灵王,我正大光明地统一死灵界域,何乐而不为?”

    是这样吗?

    武皇一个个念头闪烁,又道:“他迟早会杀你!”

    “为何?”

    “你不听话……”

    “那我听话不就没事了?”

    “你……他么的……”

    武皇骂了一句,还有一点廉耻之心吗?

    让你听话你就听话,你是狗吗?

    “活该你被人打死!”

    “好过你生不如死!”

    “你找死!”

    武皇大怒:“本座出来了,第一时间打死你!”

    “我若是成了死灵王,你打死我……恐怕你也死定了,你确定?”

    “我……”

    武皇要疯了,一个臭烘烘的死灵,居然也敢嘲讽自己,鄙视自己,我出去了,第一时间打死这个王八蛋!

    “你只是沾我光,可以解封罢了,你知道吗?”

    武皇想找点优越感,死灵帝尊淡淡道:“我上次就被允诺,随时让我解封,是你沾了我的光,你明白吗?”

    武皇语塞。

    我不信!

    反正此刻的他,很烦恼,很烦躁,反正很烦。

    和一个死灵吵架,他居然都没吵赢!

    烦死了!

    死灵帝尊倒是笑了,“你还记得你祖宗姓名吗?你姓什么?也许……真是我后裔呢?”

    武皇脸色僵硬!

    去你的!

    你是我后裔差不多!

    他不太想回话了,真要是一个姓……算了,他都不敢去想,太可怕了。

    这老梆子若是自己祖宗,他自己把自己打死算了。

    武皇悻悻离开,钻入通道,瞬间封闭通道,不想和这老梆子多聊,聊天的兴致,一下子就没了。

    ……

    离开死灵界域的苏宇,笑了一声。

    他听到了!

    武皇这白痴,在自己这边吃了瘪,想找死灵帝尊找回场子,结果又吃了瘪,憋死这家伙最好。

    听完了武夫吵架,苏宇这才笑呵呵地离开。

    武皇……差不多能拿下。

    一个合作的名头,这家伙不会太过于介意的。

    “解封武皇和死灵帝尊,破开上界和下界壁垒,打通万界,让狱青他们和百战他们直面!”

    好事!

    反正武皇和死灵帝尊迟早会破封,不如就趁现在,还能卖个人情。

    一个个念头,在苏宇脑海中浮现。

    至于武皇若是出来找自己麻烦怎么办……杀了了事,当然,真和他厮杀,损失大概不会小,不用正面厮杀,暗算死他算了。

    这一次,苏宇没再回自己的天地。

    他直奔混沌山而去。

    顺带着,探查一下罪族的情报,看看婆龙兽出没出来。

    ……

    混沌山。

    气机混乱无比!

    刚刚死了那么多人,到现在也没平息下来,气机动荡,寻常修者进入,恐怕马上爆体。

    而狱王国度。

    此刻,也是气机纵横,狱青和月战的气息,一直都在爆发,震慑四方,也担心苏宇他们杀个回马枪!

    而虚空中,一座门户,若隐若现。

    婆龙兽还没出来,但是快了。

    有狱青和月战一起接引,加上死去几位天尊的规则之力,都被吸纳,婆龙兽出来,也就这段时间的事。

    苏宇观察了一下,没靠近,很快,朝人山那边飞去。

    ……

    地狱之门前。

    之前熙熙攘攘的强者,如今,早已是人去楼空。

    一战之下,狱王一脉天尊死的只剩下月战这一位,天王也差不多都死了,也不算,还活着一个,便是那雨曦,也是月战的嫡传后裔。

    合道,十不存一,剩下七八位合道,侥幸逃生。

    这就是之前强大无比,堪称第一势力的圣族!

    好在,多了一个狱青。

    这一刻,狱青面色冷厉,她好像感受到了苏宇的气息,苏宇在暗中窥探。

    她冷着脸,阴沉道:“苏宇在附近!”

    月战脸色也很难看,低沉道:“他还想出手?”

    狱青猜测是如此。

    但是,也不好说。

    她沉声道:“不用理会!此刻,我们不出去,他不敢来这,一旦在这造成杀戮损失,很快,婆龙就可以出来!”

    门后,婆龙兽也在挣扎着,吼道:“他敢来,本座第一个吃了他!”

    狱青没说什么。

    她再次看向月战:“月罗和月啸,为何会投靠百战?”

    月战怎么知道!

    知道,也就没这事了!

    月战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也许……也许月罗和百战有什么勾结。”

    废话!

    狱青暗骂一声,很快道:“不说这个,你什么时候可以真正跨越这层阻碍?”

    月战,也不算真正的规则之主。

    月战皱了皱眉:“人皇封印了时光长河,混沌其实也早就被封锁,无论走哪条道,都很难真正破境!除非……我去门后突破,然后寻机出来!”

    “去门后?”

    狱青凝眉,她迟疑道:“在这,的确无法突破?”

    月战点头:“你看混沌龙就知道了,若是可以,他和八翼虎不会反叛,谋求你身上的混沌意志!其实,混沌已在门后,门外,恐怕都难突破!”

    月战叹息一声:“原本我想着,混沌道,不会受到限制,结果……还是被限制了!早知道如此……”

    也好像没办法!

    走哪条路,都是一样的结果。

    混沌,被封印了!

    这一点,其实和苏宇预想的不一样,混沌一道若是可以真的成规则之主,月战早就突破了,混沌龙也是,这俩其实都算是正儿八经的规则之主实力和境界了,但是,就是差一层线!

    始终无法跨越!

    他忽然看向狱青,狱青脸色微变,传音喝道:“不可!你想和混沌古族开战?混沌意志,八翼虎和混沌龙可以打主意,可以动心思,你不可以!想都不要想!”

    她一下子明白了月战的心思!

    他也想吞噬混沌意志!

    月战,也是混沌道。

    月战传音道;“师姐,可以借口被人抢了……”

    “愚蠢,你突破,谁会相信被人抢了?何况,婆龙很快会出来,你想得罪他吗?混沌意志,乃是门后那些强大的存在,他们共同凝练而成……”

    “没什么用!”

    月战有些阴沉:“八翼虎和混沌龙不受控制,其实这东西就是废物!既然是废物,不如废物利用,让我突破,我一旦突破,婆龙兽出来,我们三尊规则之主,到哪也不怕!”

    是废物!

    之前那混沌意志,是为了控制那些古兽,可现在呢?

    不是没用了吗?

    还不如给我用了!

    狱青皱眉,传音喝道:“你懂什么!这其实也是路引!混沌意志,也是定位坐标,要不然,你以为那些古兽会放在我身上?婆龙可以出来,也和此物有关!一旦真丢失了,婆龙很难找到正确来路,穿越地狱之门!”

    至于控制古兽,那才是附带的作用罢了!

    月战一怔,原来如此!

    那此物,的确不能轻易动了。

    可他很不甘心!

    他也想突破!

    若是不给自己此物,那自己只能去门后突破,或者等地狱之门开启,混沌冲击再突破了。

    地狱之门,封印了混沌。

    也封印了混沌在后世成道的可能!

    月战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想什么,之前强大的圣族,一下子有些衰落,他还是很难接受的。

    他想突破!

    而狱青,此刻也沉默了下来,若是可以,她也想将此物送给月战,可是,这不可能,否则,就是和门后的强大存在翻脸。

    她很快传音道:“不要着急,圣主已经深入混沌,也许很快就可以彻底开启门户,释放出混沌时代,那时候,一切都很简单!”

    “圣主……在开启门户?”

    “对!”

    狱青见他不再提及,迅速道:“圣主已经和混沌中的强大存在,达成了一致,圣主会协助他们彻底破开地狱之门!而混沌中的这些强者,也会暂时以我圣族为尊!”

    好吧!

    月战这一次不再去想了,忍不住有些雀跃,兴奋,传音道:“那其他师兄师姐,可以出来吗?”

    “他们在配合圣主!等圣主出来了,这天,还是我圣族的!”

    月战点头,充满了期待。

    ……

    他们期待满满,天古这群人,却是脸色不太好看。

    苏宇又来了!

    此刻,人山之外,苏宇笑容灿烂,看到他们的第一瞬间,就直奔主题:“议员令给我!我有用,开启通道,打通上下界的联系,让百战和狱青他们直面!”

    天古微微皱眉:“彻底打开上下界通道?”

    “对!”

    苏宇笑道:“怎么,不可以?”

    天古沉声道:“那若是百战和对方联合了呢?那岂不是更麻烦?”

    苏宇笑道:“怕什么,那我就和你们联合,如何?”

    天古沉默。

    你们联合百战他们,一起灭了我们差不多!

    都不是好人!

    可是……不给,苏宇就没办法了吗?

    这家伙,很显然,还有别的办法出入上下界域,月罗他们遁往混沌深处,也许深处也能联系内外。

    想到这,天古叹息一声:“可以给你!”

    “识趣!”

    苏宇笑道:“别愁眉苦脸的,别怕,我罩着你,你没被豆包他们吃之前,我能让你死了?那岂不是对不起命皇的预言!”

    天古脸色微变!

    苏宇笑眯眯道:“看我做什么?你和豆包……有恩怨!或者说,你不知道,豆包也不知道的恩怨,吃你都快成执念了,豆包其实是规则所化,也是生前也是什么规则之主,难道你和豆包真的有仇?”

    天古微微凝眉,看向苏宇,沉声道:“是他一直纠缠我!”

    他和豆包有什么恩怨?

    不过话说回来,从上古时代,豆包对吃了他,就充满了执念,也是古怪!

    天古心中想着,很快,沉声道:“此事,再说!议员令,我们可以给你,但是,还请宇皇教我,如何破封?”

    苏宇笑道:“你还真是执念深重!破封……快了!放心吧,大家都想破封,等等吧!”

    天古深深看了他一眼,喝道:“议员令,全部取出来!”

    说罢,又道:“一部分在魔族那边……”

    “嗯,大部分我拿到了,还有几枚,应该在摩天尊手上!”

    苏宇笑道:“无妨,我会拿到的,他现在带着魔族的人,在上界其实无处可躲,很快还得去罪族那边,我会拿到的,不给……他除非想死!”

    天古无话可说。

    苏宇从下界,真就霸道到了上界,有些时候,那是真羡慕苏宇。

    很快,差不多30枚议员令,全部到了苏宇手中。

    而苏宇拿到了东西,很快道:“裂空侯,走不走?”

    山上,空间一族,裂空侯一愣,苏宇笑道:“你道侣让我救你走,你走不走?走的话,顺带着带走你们!还有犼族,犼族太弱,不走真就挂了!命族就算了,天命,你自己保护好了!”

    这下子,万族脸都绿了!

    这算什么?

    直接就要带人走!

    而天古,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放人!要走,那就趁早!”

    走了也好,万族干净一些!

    最好天命和雷暴,也带人滚蛋,那才最好!

    山上,裂空侯不再迟疑,迅速带着一群空间古兽,有些古怪地飞了出来,这就……走了?

    真简单啊!

    而远处,一处小族群,犼族的一些人,纷纷看向那位唯一的合道,走不走?

    而那合道,迟疑道:“下界传来消息,我族……”

    “犼皇吗?”

    苏宇笑道:“说是被我杀了?杀他干嘛,犼皇现在日子过的不错,你走不走?不走,我可走了!”

    那犼族强者,迟疑了一下,很快,咬牙,吼道:“我族子民,撤离!”

    走吧!

    万族这座大山,好像要塌陷了!

    此时不走,何时才走?

    片刻后,苏宇带着两族强者,迅速离开,而山上,天命一脸尴尬:“他故意的,我和他无关!”

    天古众人都懒得说话了!

    你当大家真的是瞎子吗?

    天古却是在想,苏宇这家伙,又想做什么?

    解封上下界?

    “解封武皇吧?”

    他喃喃一声,心中一个个念头升起。

    很快,又想到苏宇之前说的话,自己和豆包,难道真有恩怨?

    豆包吃他的执念,真的很多年了。

    有时候,就是这么邪门的,豆包既然一直想吃他,而且从上古蔓延至今,恐怕真有什么不知道的情况。

    天古愈发惆怅!

    未来,也许真要做过一场。

    自己难道注定要死在豆包口中?

    这,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

    他没再去想,有些意兴阑珊,边走边道:“上下界一开,雷暴带人走吧!”

    雷暴脸色微变,尴尬道:“天古道友,此话……”

    “不走……那就留下吧!”

    天古平静无比:“万族,还是有一战之力的,难道雷暴兄真觉得我们灭不了巨人一族?”

    雷暴无言以对,许久才道:“那天命……”

    天命侯瞥了他一眼,一脸淡然,你管我干嘛!

    我想走就走,不走,天古也没办法!

    天古明显更怕苏宇,这都看不出来,白痴一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