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61章 不可思议的胜利(万更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3567更新时间:2020-11-14 21:26:04
    苏宇压下心中的心思,没时间去想了。

    此刻,大量的河水汹涌而出,那不是河水,而是无数的规则之力,此刻冲击的整个天渊界都在朝混沌转换。

    一旦化为混沌,这地方就不再适合普通人生存了。

    混沌未必就是好,真好,也不会开天了。

    狱王一脉生存在混沌之地,恐怕也少不得开辟无混沌影响的道场,否则,必然会受到影响。

    苏宇顾不得其他,迅速将各种大道之力相融。。。

    顺便,他也在观察,这些大道之力,如何自然化为混沌之力,这也是一种修行。

    混沌之力,他也需要。

    可以用来铸造时光长河的壁垒。

    但是,不能全部化为混沌,否则就废了。

    这需要极其强大的掌控能力。

    而这一切,都将化为苏宇自己开道的感悟,这就是这次开口子的好处,至于其他人收获大小,苏宇顾不得了。

    所有强者,此刻都腾空而起,迅速捋顺那些大道之力。

    万道混杂,需要他们来一点点抽离自己擅长的道。

    剩下的,主要是蓝天几人负责。

    而蓝天和万天圣,都很认真,一边捋顺大道之力,一边记录观察数据。

    这些,都会对苏宇接下来开道有帮助。

    时光之水,倾泄而出。

    整个时光长河,此刻都微微颤动。

    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口子,可口子在河底,这种情况下,哪怕只是个小口子,也在时光长河中掀起了巨大的旋涡。

    时光长河,隐约有些被中断。

    大量的时光长河之水,朝这个口子席卷而来。

    人皇的那个口子,死灵大道的那个口子,其实都已经稳固了,不管水流如何湍急,都已经形成了稳固的水流。

    而这个新开的口子,却是还没稳固。

    不断冲击!

    不但在冲击,那个口子,隐约还有放大的趋势。

    此刻的苏宇,还没太在意。

    因为他开的口子不大。

    然而……当苏宇一边在构造壁垒,一边在完善大道,忽然脸色微变,规则之力,为何……越来越强,越来越多了!

    其他人看不见,但是苏宇天门一开,脸色变了。

    他看到了一个小口子!

    但是,此刻这口子,有些龟裂的趋势,好像……在壮大!

    “艹!”

    苏宇一声怒喝,有些惊恐,“口子怎么放大了?”

    蓝天其实感应的相当明显,他已经感受到,大量的河水在冲击自己,此刻,他也是惊恐:“这时光壁垒,难道不稳固吗?那人皇他们如何开口子的?”

    怎么会!

    这么下去,一旦冲成了大缺口,那苏宇他们根本无法堵住的!

    大量的河水冲击,苏宇他们堵不住,那这地方……很快会化为混沌!

    之前准备的一切,都化为虚影了。

    完蛋!

    苏宇脸色微变,再开天门,仔细看去,微微凝眉:“不好,我好像拆开了线条,导致整个口子的线条中断了!出现了连锁反应……这么下去,搞不好这一段时光长河会崩塌!”

    那就完蛋了!

    界域被毁灭不说,可能还会引起其他连锁反应。

    怎么会!

    苏宇皱眉,不对啊。

    人皇他们打那么大的口子都没事,我才打这么小点的口子,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变故?

    见鬼了啊!

    ……

    同一时间。

    全军压上的大战,爆发的迅速,结束的也快。

    对面,并没有鱼死网破之心。

    虽然全面之战爆发,能压下人族,却也会损失惨重,无需如此,很快,他们就可以完成整个时间流速的一致了,从未来杀到现在。

    何必此刻和这些家伙杀个鱼死网破。

    而就在这一刻,那虚影,再次看向后方,微微凝眉。

    什么个情况?

    古怪的事,一件接着一件。

    整个时光长河,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不止他,这一刻,忽然有强者低沉道:“陛下,这时光长河之水,是不是正在朝后方流?”

    奇怪!

    时光长河的水,其实流淌起来,是平行的,当然,这里算是上游,平日里也往下方流淌。

    可没这么快!

    此刻,隐约有些加速流动的意思。

    而他们,其实也会随着这水流的流淌,渐渐加速回归的步伐。

    虚影看向后方,忽然,沉入水底。

    默默感应着那流动的频率,渐渐地,脸色异样起来。

    这……熟悉的感觉。

    是有人在开天河口?

    开天河口……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的,这需要控万道,一般情况下,开天河口,都是为了开天准备的。

    可是……去你的!

    万界连规则之主都没!

    就算有,也是老一辈留下的,可老一辈,哪怕武皇那个二愣子,想开天,也是痴人说梦!

    除了武皇,谁还能再开天地?

    不可能啊!

    可若是不开天,开口子干嘛?

    开着玩?

    随着回归的时间越来越近,他感应也越来越清晰,也愈发奇怪,这么多年,都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近期变故倒是不少。

    “开天河口……”

    呓语一声,他不是太确定,还是说,哪条支流大道断裂,导致河水动荡?

    支流大道断裂,那得是规则之主陨落,而且大道还被彻底崩断。

    除了自己这边,应该没其他人了吧?

    “难道……武皇被杀了?”

    开天河口,他觉得可能性不是太大,但是武皇若是被杀了,被人崩断了大道……还是有可能的。

    武皇智商不太高,又被封印了,聚集几十号准王,去弄死他,还是没问题的。

    几十位也许都不需要!

    十多位,也许就能干掉他,毕竟被封印着。

    或者,聚集一些具备规则之主境界,但是没那个实力的巅峰准王,也许更少,七八位就能弄死他了。

    “武皇被杀了?”

    “之前我的星宇印也出现在时光长河……和此事有关吗?”

    “难道为了镇压武皇,然后,武皇就被人弄死了?”

    这一刻,他想的最多的还是武皇死了。

    这位规则之主挂了,也会引起这样的波动。

    至于开天河口……没太强大的实力,你开了,你也未必能封闭啊。

    开天河口,正常情况下,就是为了开天道而窃取力量准备的。

    然而,又不太像是开天啊。

    这一刻,这位开天者也迟疑了。

    很快,他浮现在河面上,四周,有声音传荡而来:“陛下,河水波动,难道是有规则之主陨落?”

    “万界不出规则之主,难道还有活的?”

    “文王他们回来了吗?”

    “还是有混沌古兽,连接大道进入时光长河,被杀了?”

    “……”

    一道道疑问声传来,虚影半晌才道:“可能是武皇被人杀了。”

    没有去猜测开天者,哪怕有开天者……也不要多提。

    他不希望开天者的消息,被大家知道。

    这未必是好事!

    知道的太多,未必有利,若是这些人生出此心,其实是灾难,十有八九会失败,还会反噬而死。

    当然,他觉得比起开天者,武皇挂了的概率更大一些。

    “武皇?”

    “就是被封印的那家伙?”

    “还活着呢?”

    “我以为他早就死了!”

    “这次是被人杀了?可惜了!”

    “有什么好可惜的,这家伙冥顽不灵,咱们真回去了,也许还得找我们麻烦,被杀了就被杀了,不过……万界无规则之主,他都被人杀了,难道是古兽下手的?”

    “丢规则之主的人,在这个时代,居然陨落了!”

    一群顶级的存在,彼此交流着,默默鄙视了一下武皇。

    死的真惨!

    这个时代,你也能被杀?

    真的……活的太凄凉了。

    而随着他们的交流,虚影也沉默了下来,默默想着,是武皇被杀了的话,难道出变故了?

    武皇虽说和自己一伙人不算对付,可好歹也是人族,他死了,对人族而言,未必是什么好事。

    “可惜了!”

    心中微微叹息一声,也许被杀,还和自己的星宇印有关,难道说……星月选择的人,杀了武皇?

    那也是人族吗?

    人族的强者,杀了武皇?

    “何必呢!”

    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真的可惜了,武皇活到现在不容易,哪知道,在这时候被人干掉了,虚影一时间也有些小小的复杂。

    ……

    当许多强者,不断地念叨一人的时候,那人必有感应。

    尤其是,那些人意志之强大,震撼天地。

    意志之感应,烙印时空长河。

    星宇府邸。

    此刻,武皇虚影忽然呈现,脸色剧变,居然感觉大祸临头,心血来潮,掐指一算,脸色再变,这……好像无数人在诅咒自己死亡!

    该死!

    什么情况?

    “难道和天渊界域坠毁有关?”

    “苏宇……想杀我!”

    武皇喃喃一声,脸色变幻不定,给我制造了如此大的危机感,难道说苏宇真的可以杀我?

    不可能!

    然而,那种来自大道烙印的感觉,如此清晰。

    好像有无数人在说,“武皇死了!”

    “武皇没救了!”

    “武皇真可怜!”

    这种强悍的意志烙印,一定是大道感应到了危机,才会诞生的。

    至于其他人念叨自己……废话,我都被封印了几十万年,谁他么没事干,会去念叨自己,除了苏宇,还能有谁?

    “威慑我?”

    “恐吓我?”

    武皇脸色发青,“苏宇!我不怕你!”

    哼!

    你在威胁我是吗?

    对不对!

    这家伙上次就在大道中对自己动手,这一次,也许还是他,对,没错,也许他潜入了时光长河中,在自己大道附近,不断念叨自己!

    这下子,武皇知道了。

    他强悍的气息爆发!

    一瞬间,冲破天地。

    武皇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规则之主境的存在,这一刻,岂会就此认输。

    “你来便是!本皇不怕你!有本事就杀了本皇!”

    一声怒喝,响彻天地!

    天地震荡!

    想杀我?

    没门!

    我横行太古,称霸一方,太山败我,难道人人都能杀我?

    我不信!

    ……

    这一声暴喝,洞穿天地,响彻四方。

    哪怕天渊界域,都听到了这一声怒喝。

    所有人一滞,纷纷震动。

    万天圣几人也变了脸色,纷纷看向苏宇。

    “武皇?”

    万天圣问了一句。

    苏宇点头,皱眉,“这白痴家伙,跟谁打起来了?当今万界,能杀的他没人了吧?除非现在,他被封印,各方联手还有希望杀他……不然,他很难被杀吧?”

    如此憋屈,如此悲愤,一个“你”字,说的好像只有一人。

    “百战吗?”

    苏宇皱眉道:“难道百战提前回来了?”

    百战去对付武皇了吗?

    看看,把人家憋屈的!

    都快要炸了的感觉。

    算了,狗咬狗,一嘴毛,你们爱打就打,关我屁事!

    他没心思多管,反正和自己无关。

    他又没招惹武皇,有些天没去星宇府邸了,这家伙和百战打起来才好。

    此刻的苏宇,更担心的还是不断扩大的裂缝,他皱着眉头,许久,沉声道:“我上去修补一下,将那些龟裂的线条,先给修补起来!真麻烦!刚崩断,又得修补……再不补起来,我这是没办法继续维护口子的存在了!”

    得把刚刚崩断的一些线条给补起来,或者说,打个弯地补起来。

    留个口子就行,没必要崩断。

    这么说……艹,我刚刚就不该崩断,而是撑弯了就行?

    “对……”

    苏宇喃喃一声,“这就跟毛线似的,不能把线头给弄断了,撑一撑,网眼就大了!怪不得呢!”

    吃一堑长一智!

    苏宇忽然长教训了,顿时道:“以后不能乱开口子了,我就说,这崩断了不太对劲,果然,真的不对劲!”

    苏宇说到这,皱着眉头道:“崩断了,需要承受大道之力,还是有些麻烦的,相当痛苦,天灭,你知道那种感觉吗?”

    远处,天灭顺势便道:“知道,太痛苦了!”

    “……”

    说罢,天灭一怔,这话……没毛病吧?

    他抬头朝苏宇看去,此刻,不少人也纷纷朝天灭看来,一个个眼神异样,瞬间低头,继续自顾自地忙着,大家很忙。

    我们啥也不知道!

    苏宇……这是怀疑了?

    顺便给天灭下个套?

    不然,好端端地问这么一句干嘛?

    天灭脸色僵硬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苏宇也在看着他。

    艹!

    天灭心中狂骂,看我干嘛!

    又不是我一个人看到了!

    你这么看我干嘛?

    不要再看了啊!

    而苏宇,脸色变幻不定,笑了笑,笑的天灭毛骨悚然,他最怕这些人这么笑,笑起来准没好事!

    显然,他感受到了,苏宇……可能真的发现了。

    而苏宇,笑容灿烂。

    也不生气,不恼火。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们!

    等着瞧!

    行啊,我说不太对劲呢,合着……我刚刚的事,可能被发现了?

    真行!

    合着,你们都在看着。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哪一句开始的?

    骂人没啥,我哭,你们看到了吗?

    我喊老爹救命,你们看到了吗?

    扫视一圈,多少人,我都记住了。

    很可以!

    咱们流行秋后算账!

    苏宇笑容灿烂,也不说什么,踏空而起:“大家继续梳理万道,感悟大道,刚刚有肉身之力涌入,大家恢复一下肉身,哪怕不如之前强大,也要恢复一下!我再入时光长河梳理一下,把断掉的大道续接上!”

    苏宇眯眼笑道:“这一次,我开这个口子,付出的代价不小!诸位,回头我会考验大家的进度……若是进度不如我意……抱歉,我会觉得你在敷衍我,不尽心,大家都要有进步!”

    “起码,都要提升一个台阶,三等入二等,二等进天王,天王为天尊……若是没达到,等我开道结束,会一一和大家切磋,让大家明白……只有战斗出来的强者,才是强者!”

    冷哼一声,踏空而去,再次钻入时空长河。

    现场,一片寂静。

    下一刻,无数人传音天灭:“你个白痴!”

    “二货!”

    “打死你活该!”

    “笨蛋家伙,你接什么话?”

    “……”

    天灭脸色变幻,下一刻,哼了一声,冷笑一声:“我是四等合道,马上三等,我可是完成了目标,诸位……自求多福吧!”

    骂谁呢?

    等死吧你们!

    我弱我骄傲!

    我从四等入三等,毫无难度,你们这些家伙,尤其是骂我的几位天王,呵呵,呸你们一脸,等着被苏宇找茬吧。

    天王进天尊,你们可以吗?

    不可以……等着挨揍吧。

    天灭桀桀怪笑,下一刻,兴高采烈道:“干活!我的大棒之道呢?干活干活,大家别愣着了!”

    他心情不错。

    一个个让你们骂去。

    我才不怕!

    不少人心累,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

    真不是个东西!

    当然,此刻大家心情都不错,万天圣也没再说什么,喝道:“继续梳理万道,这一次,大家都能再进一步!合道要破百,咱们很快就能追上其他大势力!”

    这一次,合道真有希望破败的。

    别的不说,36镇守,都有希望晋级合道境。

    而人族这边,大汉、大唐、大商、大宋这些开府之主,都在朝合道进军,几位上古侯麾下,也有人朝合道进军。

    百位合道不是梦!

    正说着,一声欢快的咆哮声,响彻界域,下一刻,一个巨大的毛球,遮天蔽日,疯狂大笑。

    “哈哈哈,我要吃天古!”

    “哈哈哈!”

    大豆包疯狂飞舞,此刻,气息暴涨,轰隆隆!

    大道之力浓郁!

    之前,就被苏宇点破大道的豆包,这一刻,气息沸腾,明显是跨入天王领域了,在这个境界卡了太多年了,其他人都陆续晋级了。

    当初同等级的天古、大周王、监天侯、老乌龟,这些人几乎都跨入了天王境,唯独它,一直还卡在二等。

    今日,豆包汲取大量规则之力,明悟大道,总算是破境了!

    而万天圣这些人,也纷纷露出笑容。

    此次,第一位天王诞生了!

    二等强者,其实还有不少,大夏、大秦王都是,另外,英武、定军几位都跨入了二等,但是天王……不太好说。

    英武和定军原本都是三等,其实上次观摩大道图之后,就跨入了二等。

    可刚跨入二等不久,想成为天王,不是简单的汲取一些大道之力就行的,对大道规则的感悟,还没那么深厚。

    此刻,最有希望下一刻晋级天王的,反而是九月!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苏宇声音从时光长河中传荡而来:“浮土!”

    远处,正在独自神伤的浮土灵,微微一怔,抬头看天。

    苏宇正在修补天河口,此刻的苏宇,身影高大无比,虚影投射天地,宛如神人。

    苏宇悬空而立,一边修补,一边漫不经心道:“你若是不怕死,此刻上来,随我一起修补此地的五行之道,若是你能修补成功……你的五行大道,合一问题不大!若是修补失败……你恐怕合道难了,也许……没希望了,再等下次机缘吧!”

    浮土灵脸色变幻,下方,五行族五位老祖,纷纷变色,火行老祖吼道:“宇皇,浮土上去,有危险吗?”

    “有!”

    苏宇平静道:“修补五行,比我刚刚承受的痛苦还要大,连我都无法承受……浮土,你自己考虑吧!火烧,金劈,水攻,木化……也许还没修补成功,你自己就被这股五行之力冲击而死!”

    苏宇刚刚惨状,大家都看在眼中。

    浮土灵,比得上苏宇吗?

    显然不能!

    实力不如,天赋不如,大道感悟不如!

    他上去,苏宇是哭,他也许要崩溃。

    此刻,五行老祖都变了脸色,水行老祖都急了,“不要上去!”

    浮土灵脸色变幻,下一刻,冲天而起,咬牙切齿:“我要上去,几位老祖,我族……不能就此没落,我不入合道,五行无法合一,我族……再也不会出现合道!在这大争之世,我族无合道,只会泯灭在这历史长河中!”

    “今日,浮土不成合道,便葬身在这时光长河中,再诞生一尊新五行之主!”

    我要去修补五行道!

    一个没有合道的种族,算什么强族?

    当年的五行老祖何其强大,而我……不会一直这么弱下去的!

    他直接顶着巨大无比的压力,受到河水冲击,混沌冲击,不断咳血,依旧疯狂朝上空的缺口钻去!

    不入合道,还有机会吗?

    没了!

    这次不入,下次苏宇开道,他大概率也没办法进入合道,就此,他会错过所有机会,要不抓住这次机会,要不……就死在这算了!

    ……

    时光长河中。

    浮土灵钻了进来,浑身都是血,都是那五彩斑斓的血液。

    而苏宇,伫立时光长河。

    一指点在他的脑门,浮土灵脑门上浮现出一个小门户,苏宇五枚神文浮现,隐约间,那小小的口子中,浮现出五条断开的线条。

    苏宇平静道:“浮土兄,成败就在这!我给你机会,给你准备好一切,这里,是五条大道,你按照我的要求,编织成环绕缺口的弯道!编织成功后,你让五行之道,汲取五行之力,不出现河水崩断迹象……你再合道,合道无难度!”

    浮土灵沉声道:“那若是失败呢?”

    “你自己选择!”

    苏宇凝眉:“第一,放弃合道!第二,安心带着五行族养老吧,你跟我一场,我不会亏待你,但是无合道战力,你族……从此以后,还是安心在这地方养老算了!”

    浮土灵苦涩,养老?

    开什么玩笑!

    在这个时代,我会安心养老吗?

    他咬着牙:“那我试试,除非我求援……否则,你不要帮我,哪怕……我葬身在这!我知道,你不希望我死去,但是,我想试试,还请宇皇应允!我若是还没办法成功,宇皇请把我的五行之源,再次埋葬在五行界域,等待下一个五行之主复苏!”

    苏宇微微点头:“可以!不背水一战,谁也不会甘心,我理解你!”

    并非安慰,而是真的理解。

    到了浮土灵这个地步,他甘心一辈子就在永恒?

    不甘心的!

    尤其是现在,万界大乱,各个时代天骄齐出,他甘心就当这个永恒境的五行之主?

    “多谢!”

    浮土灵不再多言,迅速开始修补五行之道,刚接触,轰隆一声,一股火焰之力灼烧,他想忍住,然而,这股火焰之力和他掌握的不一样!

    他掌握的是温顺的,而这,都算是野生的大道之力!

    之前在下面接着,那是苏宇和蓝天两次过滤的五行之力,没那么疯狂,可此刻,浮土灵忽然理解苏宇了。

    他想憋着,可是……真的憋不住。

    下一刻,一声凄厉到极致的吼声传出:“好痛!”

    “不……不要烧了……啊!”

    浮土灵疯狂大吼,太痛苦了。

    那烈火,点燃了他体内那些温驯的火焰,其实比苏宇都要痛苦一些,好歹,苏宇体内的五行之力不多。

    这一刻,浮土灵一边接触大道,一边疯狂嘶吼起来,疯狂打滚!

    “不要烧了……啊,救我……好痛啊!”

    那种燃烧,仿佛在燃烧他的灵魂,燃烧他的意志,并非单纯的燃烧肉身。

    下一刻,一股强悍的锋锐之力传出,浮土灵肉身崩溃,一瞬间,一股木之力诞生,帮他修补肉身,一边修补,一边摧毁!

    “啊!”

    “我艹!”

    “救我……呜呜呜……”

    这一幕,投射到了整个天渊界域,小小的孔洞,造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虚影投射。

    ……

    也直到这一刻,众人才是凝然无比。

    这么痛苦吗?

    苏宇之前可是在梳理万道,而且持续了很久,浮土灵只是接触片刻,只是单纯的五行道罢了。

    浮土灵是弱者吗?

    不是!

    他是一代天骄,也是五行族的少主,他要是废物,五行族岂能服他?

    可此刻的浮土灵,满地打滚,疯狂痛哭。

    这让之前觉得,自己也许可以承受这些痛苦的强者,都心生凝然。

    在时光长河中,驯服大道之力,如此艰难吗?

    而这一刻,忽然,有人腾空而起,“宇皇,我想上去,连接刀道!”

    夏龙武!

    刚合道的夏龙武,此刻面色平静,朗声道:“我想上去,驯服断裂的刀之道,我要感悟这野生的刀之道,不需要宇皇为我驯服,感受不到原始刀之力的强悍之处!”

    是的,大道都是驯服的。

    不管什么道,只要被人开出来了,都是家养的。

    唯独混沌中,唯独时光之水中,那些大道之力,都是野生的,正宗的天然之道!

    苏宇没吭声。

    夏龙武再次高声喝道:“我要上去感悟原始刀道,还请宇皇成全!”

    后方,大夏王脸色微变。

    他的孙子,要去感悟原始刀道!

    而就在这时候,一声笑声传出:“陛下,我也想感悟一下原始力之道!”

    大汉王!

    这位还没晋级的永恒九段,带着一些笑容,他想上去看看!

    因为……他觉得自己追不上大夏王他们就算了,如今,被大夏王的孙子超越了,这可不行,老一辈,也是要脸的!

    “陛下,我也要去!”

    “陛下……”

    “……”

    一位位强者,纷纷开口。

    下一刻,苏宇笑了,“既然都不怕死,我成全你们,让你们感受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原始之道!”

    轰!

    天空裂开,一群人迅速腾空而起。

    苏宇一个个开虚天门,点出他们要续的大道之力!

    一分钟后。

    “啊!”

    “妈妈,妈妈救我……”

    “啊,好痛……”

    “呜呜,陛下,让我走……我不感悟了……”

    “……”

    一群人疯狂大哭大吼,好痛。

    不是作用在肉体上,而是灵魂,是意志,击溃你的意志力!

    原始的道,就是这么强悍,这么凶残。

    而苏宇,正在录制,一边录制,一边感慨:“这是生灵第一次驯服野生大道的珍贵视频,后世人当谨记在心,原始大道暴虐、凶残,针对意志力,针对意志海,针对灵魂……肉身上的痛苦可以承受,但是,灵魂上的,精神上的却是难以克制!”

    他手指一点,天灭身上亮起一道光芒:“此乃天灭,爆裂神猿一族!此刻,正在驯服野生长棍之道,他倒下了,他很痛苦,他在哭泣,他在求饶……但是,我们记住他,他是爆裂神猿一族,最强的存在,他正在为后世生灵,驯服野生大道之力!”

    “这位哭泣的,求饶的,喊妈妈的,是我人族的大明王,明王之后,他正在驯服野生阵法之道……他哭了,他正在喊他祖宗明王救命……”

    “这位是定军侯,人族上古侯,活了十多万年了,他要挑战的是长枪之道……此道,有数人在挑战,大秦王在挑战,大秦王之子秦镇也在挑战……秦镇哭了,他在喊他爹大秦王救命!大秦王坚持住,不要哭,你儿子求你,你没人可求……定军侯居然喊他女儿救命……我的天,他的女儿只是日月境!”

    “……”

    这一刻,下界,万天圣几人没上去,一个个不寒而栗。

    报复,来的如此之快。

    我们只是看到了,没记录啊,你不但记录了,还一点点地介绍,你干嘛呢?

    当个人行吗?

    大周王也没上去,可是,他环顾一圈,忽然传音道:“我觉得,有些人在演!演的不少,演完了,这事就过去了,咱们不上去的……可能后面还会被报复!”

    他觉得,一定有人在演!

    肯定的!

    因为,不是什么道都那么凶残的,大明王的阵法之道,哪有那么凶残,可你看大明王,惨叫的比谁都厉害。

    呸!

    老朱家,向来都是如此无耻!

    万天圣哭笑不得,却是开口道:“上去吧!”

    他脸色郑重不少:“苏宇给我们创造了最好的感悟野生大道的机会,这是原始道则!他甚至帮大家开了伪天门,机会其实很难得……也许会痛苦,但是,所有压力,他在扛着!”

    苏宇肩膀上有座山!

    水山!

    他一个人,在顶着那些河水倒灌,此刻,星宇印被压的要爆炸了,文明志被那河水压的要爆裂,上千道苏宇的虚影,正在铸造一层网!

    阻挡这些河水,冲击正在修补大道的家伙。

    而苏宇本人,还在笑呵呵地录像。

    有时候,修道不需要那么痛苦,何必呢,大家开开心心就好,然而,所有人都明白,苏宇压力巨大,一旦星宇印崩溃,文明志崩溃,苏宇必然遭受重创!

    大周王见状,微微点头,叹息一声,忽然传音笑道:“死鸭子嘴硬,这家伙……总说,老子不干了,撂挑子了,可是……终究还是撑起了这天,我相信,他有朝一日,会成为人皇的!哪怕不是第二位人皇,也是一尊受人敬仰的皇!”

    这一刻,他笃信,苏宇能成皇!

    皇者,未必武力第一!

    但是,皇者必有皇者气度。

    开天辟地以来,人族只有一皇,什么武皇都是扯淡,苏宇,会成为第二位皇的!

    这位年轻的小子,渐渐地成长了起来。

    他在嬉笑怒骂间,还是背负起了一些责任,那么的可笑,却是让人笑不出来。

    下一刻,大周王冲天而起,露出笑容,帮忙续道,再下一刻,大周王凄厉惨叫,而苏宇,一脸嫌弃。

    实在没忍住:“眼前这是大周王,一个老阴货,他修炼忍耐之道,按理说,此道越是原始,越是忍耐到了极致,杀了他全家,他都不会喊一声,他喊的这么痛苦……就是个骗子,我怀疑他在修骗道!”

    我去你的!

    大周王演戏演过了,这让苏宇瞬间没了成就感,很生气!

    你演戏认真点!

    四周,一些人惨叫着,顺便偷偷看一眼大周王,去你的吧,你这老骗子,忍耐之道,什么时候会让你喊的这么凄惨了!

    果然,这骗子不是个好东西。

    大周王面色稍显僵硬。

    下一刻,继续惨叫起来,只要我不承认,谁也不能否认我是假痛苦!

    这一刻,明明是危险无比,痛苦无比的事,被这群人闹腾的古古怪怪!

    一些人对视一眼,眼中都露出了笑容。

    修道修道,修个开心便是!

    争霸争霸,争个爽快就好!

    前行道上,最怕孤独,有这样一群志同道合之辈,起码,前路不会孤独,真好!

    轰隆隆!

    一股股气息升腾而起!

    第一个参与修补的浮土灵,在这种情绪下,在这种氛围中,忽然觉得没那么痛苦了。

    剧烈咆哮一声,一股五行之力,瞬间合一!

    轰!

    一股强悍的气息,在他身上升腾而起,合道了!

    “五行族,拜谢宇皇!”

    浮土灵声音宏大,洞传四方,哈哈大笑,下一刻,下方,五位五行老祖,忽然气息波动,一个个仰天长啸,泪水横流!

    我族,出合道了!

    不单单是浮土灵的问题,当浮土灵踏入合道的瞬间,原本分叉的五行大道,忽然被他强行合一了。

    早就达到了永恒巅峰的五行族五位老祖,一瞬间,纷纷跨入合道境!

    一眨眼,最弱小的五行族,忽然多出了6位合道境强者!

    “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响彻天地!

    今日,是大家的狂欢之日,今日,是大家的胜利的狂欢!

    这一刻,被苏宇留在文王故居的人主印上,忽然,多出了一幅幅图像!

    人主印,不再是人主印了!

    这一刻,空间古族,五行族,命族,食铁族的界域之像,纷纷呈现,在那人主印上闪烁不停,无数的气运之力,升腾而起!

    原本有些镇压艰难的人主印,一下子将整个文王故居镇压的稳稳当当!

    人主印上,气息变幻不定,一眨眼,多出了一道道金纹!

    此刻,也许……这该称之为宇皇印了!

    不再局限于人族!

    ……

    而就在这一刻,无尽虚空某处。

    忽然,一人睁眼。

    监天侯。

    他气息瞬间变化了一下,一眨眼,气运之力暴涨,监天侯实力气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强大。

    他皱眉,看向沉没的天渊界域方向,眼中带着一些震撼和迷茫。

    苏宇……又做什么了?

    惨败?

    开什么玩笑,苏宇这家伙,好像打了一场超乎想象的胜仗!

    不可思议的胜利!

    “多宝那个蠢货……永远也不会懂,这些人,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监天侯喃喃一声,只觉得,不可思议。

    苏宇,又在创造奇迹了。

    他明明没做什么,明明只是带着人撤离。

    为何……会如此?

    这一刻的监天侯,忽然觉得,看运,也许自己真的看不透!

    “苏宇……好一个苏宇!”

    监天侯呓语,瞬间闭目,不再去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