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42章 人族完了(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1632更新时间:2020-11-07 16:21:22
    苏宇当然不会放走她。

    甭管她会不会修补大道,融合大道,天王级的存在,苏宇放走了,成为敌人怎么办?

    而琪蓉,也不再指望这些。

    很快道:“人主,我之前建议你不要杀伪道强者,便是因为这些,伪道是可以剥离出来的,不管是用于真道也好,还是强化也好,都有很大作用!”

    “伪道可以吞噬真道,那真道,自然也能吞噬伪道!”

    苏宇一怔,忽然想到了什么,点头:“你的意思是,若是吞噬大道规则一样的伪道强者,那真道强者也会更强大?”

    “嗯!”

    琪蓉沉声道:“就是如此!当年人皇开建道源之地,其实我觉得,可能就是为了强化真道强者!至于伪道,我觉得人皇未必有兴趣掌握一些弱者……而是为了更好的强大自己麾下的那些强者!”

    这是一个强化大道的基地!

    人皇掌控那些弱者有什么用?

    琪蓉继续道:“还有,我之前说的,当修炼伪道的强者多了,我觉得,也有希望接引回人皇!道源之地的道,其实是一个路标,但是现在人皇找不到,或者没办法找回来。当这条道强大了起来,人皇也许可以直接穿梭回来。”

    显然,琪蓉对这些研究的很多,很透。

    苏宇摸起了下巴,陷入了沉思中。。。

    伪道,能强大真道。

    这个苏宇是知道的,他之前就让大明王他们吞噬过一些他自己取走的那些小金龙,但是,他没让这些人去吞噬那些已经被掌控的规则之道。

    都是直接杀了了事,崩断了伪道。

    如今,却是在思考,伪道可以弱吞强,那真道为何不可以?

    “也就是说,我手底下,现在有一位修炼火之道的永恒,我可以让他去吞噬修炼了火之道伪道的合道,也许我手下这人就能成为合道境?”

    苏宇问了一句,琪蓉想了想道:“差距太大的话,吞噬的效率不会太高,容易出现大道之力流逝!若是差距不大,那吞噬效果,应该是最好的!”

    “一位合道,吞噬一位伪道合道,那也许可以完全吸收对方的大道之力,不会浪费。而且如此一来,其实还拓宽了本来的大道,让大道潜力更大!”

    这番话,再次联系到了之前大周王说的同类型大道融合。

    苏宇也渐渐明悟起来。

    “你说的不错,那伪道强者,的确不该杀,这么说,我之前杀了不少伪道天王……”

    苏宇忽然心脏疼,“我好像损失很大!前前后后,我都弄死多少伪道天王了,若是被我的人吞了,岂不是都能成为天王?哪怕不行,成个顶级合道也可以啊!”

    太惨重了!

    这些伪道强者,其实就是死灵界域的龙血侯啊,当成工具人来用的。

    结果倒好……全被自己干掉了!

    苏宇眼神闪烁:“就说六翼,修炼的应该是速度一类的大道之力,速度……小周王的时光大道,其实算是一种速度类型的大道,极致的速度之道!能否让他吞噬?”

    哪怕不行,总有这个类型的强者。

    苏宇迅速盘算了起来,又道:“琪王妃,你修炼的是什么道?”

    琪王妃骷髅眼都变了色,半晌才道:“人主……”

    苏宇笑道:“琪王妃别误会,我就是问问,也好有个安排,也许还能给王妃找个真道强者来吞噬一下。”

    琪王妃有些无言,她不知道该不该说,可是,有些事瞒不住。

    许久,琪王妃沉声道:“我修炼的乃是石化一道,类似于禁锢,不过禁锢方式不同,是将人石化,大战之时,对方若是不强,可以将他石化封印!”

    这算是封印中的一种……当然,苏宇觉得,搞基建其实是把好手。

    瞬间石化,盖房子绝对一流。

    自己手底下,好像没有这一道的强者,封印一道,其实也没几个人擅长,狱王一脉其实擅长封印。

    苏宇笑道:“那倒是不错,我这边,擅长封印的还真没几个,倒是弥补了一下空白。”

    “王妃早点恢复实力,如今任何一位天王,对我而言,都是举足轻重的存在!”

    琪王妃微微点头,松了口气。

    她不是心善之辈。

    然而,在苏宇这小年轻面前,她不觉得自己有苏宇毒辣。

    这人炸死那些天王,跟炸死小鸡崽似的,面不改色,笑容依旧,这样的狠角色,哪怕琪王妃也觉得不好惹。

    何况,能轻松掌控人族,哪怕老古董不多,手底下有准王是真的,他身边的两位准王,未必就比苏宇弱,不也照样乖乖听话。

    琪王妃点头,苏宇笑了,“那王妃还请继续入文明志中小住几日,最近上界不太平,怕被人感应到了王妃,王妃不嫌弃吧?”

    嫌弃!

    其实琪蓉很讨厌那种狭小的封闭空间,闭关多年,她受够了。

    不过这时候,反对不了,她很快道:“不嫌弃,人主能给琪蓉一个容身之地,便是琪蓉的荣幸。”

    “这话说的!”

    苏宇笑道;“好歹也是王妃,人主的道侣,岳刚前辈也是我的榜样……咳咳,我会善待王妃的!”

    榜样就算了!

    混到这个地步,连自己道侣都保不住,榜样个屁!

    琪蓉不再说话,苏宇文明志呈现,琪蓉主动走了进去,苏宇也往里面塞了不少宝物,给她恢复。

    ……

    等琪蓉进去了,苏宇忽然笑道:“我在思考一个问题……”

    几人都看向他。

    “你们说,百战到底是真的蠢,还是假的蠢?”

    几人露出疑色,蓝天笑道:“宇皇的意思是?”

    “前面几代人主那么惨,都是傀儡,百战可不算傀儡,不少人赴死给他让道,后来都听他的,传火者为他赴死,被封印了这么多年,大家还在期待他归来……百战真的蠢到家了?”

    苏宇眯眼笑道:“弄死了那些老古董,不会是因为那些老古董管的太多了吧?百战顺道把他们都给弄死拉倒。”

    蓝天笑呵呵的,摇头:“不觉得!你也说了,老古董其实后来都听他的,既然如此,何必这样?我看,还是他蠢,和其他的无关!百战实力太强,过的可不会和岳刚那样凄惨!你看他,连巨人族都能勾搭上,谁会因为这些,去找百战麻烦?说他勾结外族的?你再看,岳刚若是娶了个外族女人……所以,老古董也是看人下菜的,实力强大的话,说什么都是对的!”

    苏宇顿时笑了,“也是!倒是我想多了。话说回来,百战打到了混沌山深处,人怎么就没消息了?不会被弄死了吧?”

    “那不至于,真死了,别人不说,下界的大唐王、大汉王这些人可能都晋级合道了!”

    蓝天说了一句,笑道:“我更怀疑,他是不是和月罗打着打着,打出了旧情,旧情复发了?”

    蓝天幽幽笑道:“可惜,我不知道月罗是什么样子,什么气质,什么风格,否则……我也可以试试百战的滋味……”

    “……”

    咳咳咳!

    苏宇开始咳嗽,瞬间看向他,咬牙:“出去!”

    “……”

    蓝天幽怨地看着他。

    苏宇恼怒道:“先出去,我缓缓!”

    “……”

    蓝天幽怨无比,带着一些不情愿,化身一位妩媚妖娆的女子,扭着小腰,不情不愿地离去。

    而苏宇,长吐一口气,大爷的,你为何会产生这种想法?

    试试百战的滋味,啥滋味?

    你大爷的!

    和蓝天在一起,最近蓝天正常了许多,苏宇都快忘了之前的一些事,现在被他又给提及了,顿时深感无奈,算了,这变态,还是离我远点好。

    而一旁的巨竹侯和四月,对视一眼,都一脸的不寒而栗。

    真变态!

    宇皇这些属下,没几个正常人。

    ……

    迁徙还在继续。

    陆陆续续的,一些种族都抵达了人山。

    而扫荡,也在继续。

    ……

    道源之地。

    距离苏宇离开,过去了一天时间。

    这一天下来,随着几位强者的扫荡,不断有沉眠的强者被扫出来,当然,也有一些腐朽的枯骨被直接挖了出来,真有人闭关闭到了陨落,陨落到死都没人知道,因为规则之力早就消散了。

    此刻,三月他们这边,挖出了一具完整的尸体。

    身体栩栩如生,只是,气息早已泯灭。

    三月看了一眼,一声叹息:“这好像是人族的东祁侯,居然老死了,可惜了!”

    摩天尊也看了一眼,认出了这位。

    当年360尊人侯中,较为强大的一位了。

    资历不比岷山低,只是消失很多年了,没想到在这挖出了对方的尸体。

    在道源之地,扫荡了一天多时间,这是他们发现的第二位人族强者。

    至于第一位,现在正在后面被几位强者看押着,被他生擒了!

    而后方,那位被看押的须发长到拖地的老人,看到东祁侯的尸体,眼中也露出一抹哀色,又一位老伙计陨落了!

    死的无人知晓。

    若不是这次扫荡,恐怕尸体还会埋藏在地下无数岁月,直到有一日,被人意外发现,那时候,也许已经无人认识这位,只当是某位远古强者的遗蜕。

    后方,一位天王级强者,面带笑容:“二位天尊,这家伙虽然死了,不过尸体依旧强大,不如炼化了,化为精血,分给一些需要精血的小辈去修炼……”

    三月瞥了他一眼,没吭声。

    而摩天尊,也没理会,看了一会,淡淡道:“先收殓了!”

    尸体,提取精血,意义不大。

    起码对他而言,毫无意义。

    这尸体,也许可以交给传火一脉,哪怕换几枚能进入混沌山不被排斥的阵符也是好的,何必和尸体过不去。

    后方,那天王见他这么说,只好闭嘴。

    很快,看向后方被看押的老人,咬牙道:“天尊大人,这南溪侯,当年也杀过我们不少人,现在被擒拿了,不如就地斩杀了,也免得给我们制造麻烦!”

    南溪侯,虽然不是天尊,可隐约也有天王之力了。

    当然,现在很虚弱就是了。

    这位天王觉得,不如趁着他弱小,杀了了事,何必和现在这样,封印了对方,还需要人来看守,浪费人力物力。

    对人族,都该斩尽杀绝!

    “断血!”

    摩天尊微微凝眉:“看守就好好看守,不要一直废话!”

    身边的天王,正是断血侯。

    断血侯无奈,好吧,我不说话了。

    今日,摩天尊有些问题。

    抓到了人族强者,却是没杀,倒是一些万族强者,一旦反抗,摩天尊下手可不轻,就在前不久,一尊仙族的强者被他挖了出来,对方以为摩天尊是来杀他的,反抗了起来,被摩天尊打的肉身都快爆了。

    断血侯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又担心被呵斥。

    正想着,远处,忽然一阵轰鸣声响起!

    轰隆隆!

    剧烈的响声,响彻道源之地。

    爆发之地,在月天尊他们那边。

    此刻,一尊强悍的存在,冲天而起,大战瞬间爆发,月天尊和雷暴联手压制对方,不过雷暴有些打酱油的姿态,而这一次出现的强者,实力也是强悍无比,一柄巨斧,劈的天地变色!

    三月一看,顿时一怔,“巨斧侯!”

    摩天尊也是微微皱眉:“又一个人族的家伙,居然还真扫荡出了一位天尊级人族!”

    有些意外,又在情理之中。

    作为诸天霸主种族,人族总有些快要老死的家伙选择闭关。

    果然,还是扫荡出了一位顶级的存在!

    真正的天尊级!

    此刻,那持斧强者,一斧头劈出,天崩地裂。

    摩天尊这边,被看押的南溪侯,被封印了,此刻,耗尽了力气,凄厉吼道:“巨斧,逃啊!”

    他疯狂挣扎!

    又一位人族侯被挖出来了,不是东祁侯那样的尸体,而是活人,而且实力极强的存在!

    人族,恐怕完了。

    否则,在这道源之地,岂会放任这些外族强者,扫荡四方,整个道源之地,此刻,南溪侯连一位人族都没看到,除了东祁侯,就是现在这位刚冒出来的巨斧侯了!

    ……

    远处。

    巨斧侯剧烈喘息,他听到了南溪侯的吼声,却是带着苦涩。

    逃?

    往哪逃!

    此地,两大和他实力相当的强者,都是全盛状态,而他,闭关太久,处于一个休眠期,战力不到巅峰,一对一都未必能赢,何况是一对二。

    不止如此,附近这样实力的强者,居然不止这两位。

    他感应到的,足足有6位!

    而且,稍弱一些的准王,也有五六位,这样的实力,他是完全没希望逃离的!

    而对面,月天尊也是眼神闪烁。

    天尊!

    人族闭关修炼的老家伙,居然还真冒出了一位天尊。

    要生擒,抓住,交给传火一脉吗?

    天尊,可是这个时代的顶级战力!

    要是天王,抓了,那交给对方,换取一些保证和其他的东西,月天尊觉得可以接受,可天尊,这就是真的资敌了,一旦被巨斧侯恢复到了巅峰,也许能要了他们的命!

    “巨斧,束手就擒吧!”

    月天尊淡淡道:“你觉得你可以逃掉吗?”

    四周,摩天尊、荒天尊他们迅速朝这边赶来。

    巨斧侯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到了绝路。

    他带着一些愤怒,一些不甘心,咬牙切齿,手持巨斧,怒道:“人族如何了?”

    道源之地,可是人族在掌控!

    为何会变成了这副样子?

    “三月,你也背叛了人族!”

    巨斧侯感受到了三月的气息,愤怒无比:“食铁一族,乃是我族世代盟友,连你也背叛了人族?”

    “……”

    三月撇撇嘴,这话说的。

    老家伙做主,就是讨厌!

    看看人家苏宇,多客气啊。

    张口就背叛,我又不是人族,何况,你说了又不算。

    不过扫荡出一位人族天尊,也出乎他预料,此刻三月也在思考,接下来怎么办?

    苏宇这边,还没天尊级强者……那肥球不好说,但是除了肥球,其他人绝对都没到天尊级,若是能放走巨斧侯,被苏宇收服的话,那人族这边,算是有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尊天尊级强者了!

    至于苏宇能不能收服,成功率很大!

    百战,三月直接无视了。

    此刻,三月迅速思考着。

    其他方向,天命侯不动声色,雷暴也不吭声,荒天尊几人迅速将巨斧侯围在了中间。

    巨斧侯满脸绝望!

    逃不了了!

    死定了!

    “我和你们拼了!”

    一声厉吼,巨斧侯持斧就砍,首当其冲,朝远处的三月砍去!

    “……”

    三月大眼睛都瞪爆了。

    艹你!

    干嘛啊?

    我惹你了?

    “叛徒,我人族对你食铁一族不薄,你居然也背叛我族……”

    巨斧侯愤怒无比!

    神仙魔为敌,那是正常的,没什么,他不在乎。

    可是,食铁族,一直是人族盟友,三月居然也背叛了。

    这是无法容忍的!

    老子死也要咬你一块肉!

    一柄巨大的斧子,瞬间撕裂了虚空,砍破了天地,一斧落下,逼的三月有些想吐血的冲动,干嘛?

    一根巨大的竹子,一竹子劈出!

    连击!

    轰隆隆!

    接连七八竹子,打的巨斧倒飞,巨斧侯吐血,三月这才喘了口气,眼中满是无奈。

    你大爷的!

    是你先打我的啊!

    我没办法才反击的。

    我不反击,你也逃不了,反而让三大族对我更加忌惮。

    想到这,三月只能暗暗说抱歉了,你这蠢货,从其他方向跑,我还能想想办法,直接盯着我来,大家都看着,混战都不算,我放跑了你,那我食铁族恐怕要倒霉了。

    巨斧侯算是栽了!

    很快,月天尊几位强者,纷纷一拥而上,这时候可不会来什么单打独斗,没意义。

    迅速拿下对方再说!

    数位天尊联手,眨眼间,打的巨斧侯血溅四方,肉身爆碎。

    眼看着巨斧侯有自爆的趋势,月天尊几人对视一眼,眼神闪烁,并未阻拦,巨斧侯自爆死了,那传火一脉也没什么话说。

    对方反抗的厉害,我们无法生擒,那没办法。

    总不能冒着生命危险,去阻拦他自爆吧?

    几人正想着,甚至等待着他自爆,忽然,一股特殊的力量波动,朝巨斧侯覆盖而去,天命侯身上,一股让人安静到极致的气息爆发,覆盖到其他几位天尊,几位天尊忽然都心神安宁了下来。

    正要自爆的巨斧侯,也是一下子忽然安静了起来,带着一些享受之色。

    不过,很快巨斧侯清醒了过来。

    然而这时候,一根大竹子一竹子打来,直接打的他晕头转向!

    三月的想法是,活着比死了强。

    活着,还有救援的希望。

    死了,那真是什么希望都没了,天命侯阻拦了对方自爆,他顺便给他一竹子,打晕了巨斧侯再说!

    而这时候,月天尊几人传音:“天命侯和三月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阻拦我们,或者说阻拦巨斧侯自爆?”

    “他是传火一脉的人?”

    “传火一脉,到底在我们这边,埋了多少钉子?”

    天命侯的举动,在他们看来,有点保住巨斧侯的意思。

    此刻,巨斧侯被生擒了,这时候再强行杀他,就有些故意杀人的意思了,传火一脉知道了,会不会报复回来?

    若是报复,伪道强者,恐怕要死许多!

    月天尊眼神闪烁,陡然,暴喝一声:“大胆狂徒,找死!”

    这一声暴喝,听的三月几人是莫名其妙。

    都被抓住了,还喊个屁啊!

    而就在这一刻,远处,一座小山上,一块石头,忽然睁眼,好像复苏了,瞬间化为一道人形,看了一眼那边,隔空和月天尊相望。

    过了一会,石头化成的人影,撇撇嘴,砰地一声爆裂,死了!

    ……

    月天尊几人脸色难看。

    石头?

    这附近,还真存在传火一脉,关键是,他们之前也没在意,没扫描到那边。

    那身边,有吗?

    这一刻,几人都不敢确定。

    虽然没出来人,可是,谁知道是不是故意隐藏了?

    而三月,眼神微变,啥情况?

    天命侯也是一声不吭,不断盘算,到底什么意思?

    雷暴更是满头雾水:“刚刚那边是什么玩意,怎么忽然爆了?”

    月天尊几人没说话,而是迅速封印了巨斧侯,接着,将怒目圆睁的巨斧侯,丢到了南溪侯身边,月天尊扫了两人一眼,幽幽道:“一位天尊,一位准王!”

    这可是大鱼!

    真要送给传火一脉吗?

    越想,越觉得不妥。

    可是……杀了他们,自己几大族,那上百合道和五六位准王还要吗?

    头疼欲裂!

    摩天尊也是冷冷道:“再看吧,道天尊他们分身要到了,到了,我们再商量!”

    雷暴有些忍不住了,皱眉道:“几位,道天尊他们分身前来,到底所为何事?”

    摩天尊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商量擒拿百战,击杀百战,雷暴天尊觉得如何?”

    雷暴皱眉看着他,你这语气……不太对劲。

    月天尊笑了笑,“摩天尊,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摩天尊淡淡道:“该说,还是要说的,免得大家揣着明白装糊涂!”

    摩天尊环顾一圈,平静道:“在场,我们六位,立场恐怕都不相同,只是想说,在人族眼中,我们毕竟都是外族,人族所谓的万族,从来不包含人族自己,人族是人族,万族是万族!哪怕食铁一族,也只是食铁族,而不会是人族食铁一脉!”

    三月干笑:“那当然,我一直都是支持万族议会的!”

    “……”

    摩天尊笑了笑,不再说什么,只是有些感慨:“有些事,让人心寒!不过,不得不承认,人族不愧是上天宠儿,诸天霸主,灭了一茬又一茬,始终不灭,始终强大……”

    传火一脉,混沌一脉,这可都是人族的!

    苏宇说,他们传火一脉和混沌一脉,下棋博弈下了十万年,以诸天万族为棋子,是真的吗?

    也许……是吧!

    雷暴皱眉不吭声,不明白这家伙为何突然感慨这些。

    而天命侯,也陷入了沉思中,没能推算出摩天尊想说什么,三月也是,不太懂这家伙的意思。

    摩天尊笑了笑,也没再说,看向那边被封印后,依旧不服不忿的巨斧侯,忽然道:“你们说,我们还能成为规则之主吗?据说,万族不能踏入规则之主境,是人皇的封印,天命侯,你智勇无双,你觉得,我们如何打破封印,跨入规则之主境?”

    月天尊也轻声道:“不错,我们境界都达到了,可始终距离规则之主一线之隔,好像被什么阻碍了,也许便是人皇的封印,这封印,如何打破,天命侯有头绪吗?”

    “人皇封印?”

    天命侯看向几人,陷入了沉思,片刻后才道:“几位……为何会觉得是人皇做的?”

    月天尊笑道:“难道不是?”

    天命侯思考一番,许久,开口道:“有这个可能!否则,不至于十万年,无一人踏入规则之主境!封印……未必是封印,这些年,我也曾思考过,因为封印不可能连人族一起封印了,所以我觉得……更大的可能,还是一种覆盖诸天的规则之道!”

    天命侯解释道:“当年,也许设下了一些规则之道,封锁了成为规则之主的可能,那打破这规则之道,就需要一些契机,需要引子……就如三身法证道,会被惩罚一样,现在成为规则之主,也被设定成了不允许的事!”

    “打破三身法的桎梏,需要强大的实力,压制规则惩罚。”

    “想打破成为规则之主的桎梏……我觉得,这其中,需要做到几点才行,第一,找到源头所在。第二,压制规则暴动。第三,驱逐以往的规则限制……”

    他一个个说着,既然大家问到了,都处于这个境界,他也不介意多说几句。

    而荒天尊,若有所思道:“源头……你觉得所谓的源头或者引子,会是什么?”

    天命侯想了想,开口道:“可能是一样物体,或者一个人,或者一件兵器……承载了这条规则之道的源头!不大可能是公开的规则之道,否则,当年万族的规则之主也有许多,大概率不会让人皇布置成功!只会是无声无息间,布下了这规则之道……”

    天命侯其实没细说,他觉得,万族包括人族一起被压制,也许和上古气运有些关系。

    当然,这样的猜测,不好提。

    摩天尊则是道:“那会不会和人族的存在有关?若是我们灭了人族,彻底覆灭,断绝人族的一切传承,这规则,有可能会被打破吗?”

    “有的!”

    天命侯这次没否认,点头:“是有可能的,所以灭了人族的话,这些桎梏是有希望被破开,让我们完成晋升的!”

    人族一灭,气运消散,还是有希望打破的。

    天命侯心中判断着,又道:“几位是想成为规则之主?”

    废话!

    荒天尊闷闷道:“谁不想?只是没办法罢了!”

    说着,荒天尊闷声道:“天命,你觉得,传火一脉,有没有可能,掌握破开封印,让人晋级的办法?”

    “传火一脉?”

    天命侯异样道:“大概不行吧,若是可以,早些年,传火一脉的兵窟,早就晋级了,不还是没晋级。”

    月天尊淡淡道:“兵窟只是个外围成员,传火一脉三大核心,死了兵窟和丹玉,第三人一直没出现,我觉得这位才是传火一脉真正的核心,所谓的脉主!也许他知道呢?”

    天命侯无言以对,只好道:“也许吧,就算可以,我觉得他们也不可能让我们知晓,毕竟人族本身没几个可以晋级的,一旦打破封印,我们都成了规则之主,人族反而没有,那……人族肯定不会这么做!”

    月天尊眼神闪烁:“也是,不过人族若是也能出几位规则之主,比如巨斧侯这些,你说,人族会不会多一些考虑,打破封印,让大家一起晋升算了?”

    他此刻在思考,巨斧侯这些人不杀,也许是好事。

    杀了,人族没有任何天尊存在的话,或者就个把,比如那脉主,那人族打死也不会让万族跟着一起晋升的。

    可人族,若是也有两三位天尊,可以晋级,那人族会不会铤而走险,让大家一起晋级?

    传火一脉,无法对付混沌山的话,会不会冒险?

    也许,这一脉真的有办法!

    对于成为规则之主,大家都太渴望了!

    此刻,摩天尊也传音而来:“月天尊,也许……此事可以和传火一脉谈谈,甚至试探一下他们,到底有没有办法!我知道,你兄长还活着,就在神族!同样的,仙族也好,神族也好,魔族也罢,天尊,我想……不止我们看到的这些,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行的话,抓几位人族天尊,给那传火一脉,又能如何?若是都能晋级……那人族晋级两三位规则之主,而我们,可能是八九位……甚至更多!”

    月天尊传音道:“再看吧,现在只是一些猜测,之前那家伙也没说这些,不知是不知道,还是故意隐瞒了,若是真的愿意合作,可以趁机和他们再谈一次!”

    “下次若是见面,我觉得,可以试探一下,我们不晋级,没有规则之主,若是他说的是真的,混沌一脉有,下界也有,我们真的可以赢吗?”

    “也是!”

    几人交谈着,很快,纷纷散开,不再交流,继续扫荡!

    ……

    而被擒拿的南溪侯,此刻扶起了重伤被封印的巨斧侯,一脸悲哀,看向巨斧侯,叹息一声:“巨斧,看来我们都难逃此劫了!”

    巨斧侯咬着牙,“死就死,本就寿元无多,闭关也是为了减少损耗!不过,我人族如何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我也刚被逼出来,不知情况。”

    南溪侯看向四周,叹息一声:“除了你我,只有东祁侯的尸体了!难道,这诸天万界,只有你我两位人族存活了下来?”

    太悲哀了!

    很有可能就是如此。

    否则,万族岂敢扫荡道源之地?

    哪怕还有人活着,恐怕也是苟延残喘,流落四方,东躲西藏。

    巨斧侯咬牙切齿,看向那些还在继续扫荡的天尊。

    一路跟着,渐渐地,有些古怪道:“这些家伙,扫荡出来这么多老家伙,镇压的镇压,驱逐的驱逐,对我们,还不算太苛待,难道想收服我们不成?痴人说梦!”

    他的确有些奇怪,断血侯对他们不太客气,可是,几位天尊,看到他们,往往只是一扫而过,也没说杀他们,更没说把他们送走关押,就这么一直带着他们。

    奇怪!

    万族到底想做什么?

    也不杀,也不问什么,好像把他们遗忘了一样。

    自己好歹也是接近规则之主的强者,就这么丢在这不管了?

    都没个人来逼问一下?

    想到这,巨斧侯忽然心灰意冷:“人族恐怕真的完了,也没必要从我们这询问什么,因为不需要了!”

    南溪侯也是一样的想法。

    是的,人族大概完了。

    要不然,拿他们去威胁人族也是好的,真不行,换一些宝物也是好的,结果,这些人压根不管他们,自顾自地扫荡着。

    越想越悲哀!

    两人心如死灰,一时间,一句话都不想说了。

    而道源之地,随着他们的不断扫荡,不断有强者出现,人族倒是很少,不过,等深处扫荡结束,还是出现了第三位被擒的人族强者。

    同样的,也没击杀,只是封印了,丢在一边,让他们三个自己抱团安慰彼此去。

    这下子,几位人族强者,愈加觉得,人族彻底完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