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41章 施恩图报(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2900更新时间:2020-11-07 11:32:35
    “呵呵呵……”

    苏宇喉咙里发出了笑声,笑的有些压抑。

    刚刚冒险吗?

    很冒险!

    第一次在两位敌对天尊面前暴露真身,这对苏宇而言,是一次巨大的生思考验。

    自从他实力大进,掌控了大量强者,苏宇很少会冒这样的险了。

    上次突袭封印山,那也是有把握的。

    这一次,两大天尊一旦翻脸,召唤其他天尊,暂时放弃搜索上界,放弃封锁混沌山,苏宇想逃命,难度极大。

    片刻后,蓝天来了。。。

    此刻,蓝天也是后怕,看到苏宇,吐气道:“太冒险了!”

    苏宇笑的灿烂,“可是……收获也会很大,不是吗?”

    “他们会合作吗?”

    蓝天露出不确定的眼神,“会不会很快就翻脸?”

    苏宇笑道:“在解决那些伪道强者的问题之前,他们不会贸然翻脸,三分之一的力量,哪怕没有天尊,五六位天王,外加近百合道,你觉得,他们在没有把握克制之前,会翻脸吗?”

    这才是核心!

    苏宇笑容灿烂道:“何况,与其一次打两方,不如联手一次打一边!我们想找他们合作,你觉得他们不想找我们合作?若是混沌山找他们,先灭了我们,你觉得万族会答应吗?”

    苏宇轻笑道:“万族现在的情况是,谁找他们合作,他们都有可能会答应,防着就是了,但是我们还是混沌山那边,死一个少一个,死一个,那就少一分力量!”

    蓝天点头:“他们一定会防范我们的!而且也会寻找解决伪道受控的办法,甚至一点点地让人转修真道,从而摆脱我们对他们的辖制!”

    苏宇点头,露出笑容,万族肯定会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的。

    他们不会让这么多强者,受苏宇控制。

    那太危险了!

    至于一次性把这些强者都给弄死了……万族也不可能会做的,损失太大不说,一旦暴露,哪怕真道强者也得兔死狐悲,毕竟很多人,包括三大族也有大量伪道强者。

    或是朋友,或者亲人,甚至是父子长辈,哪有那么简单杀了就了事。

    苏宇笑着道:“还有一种可能!”

    蓝天看向他,苏宇轻笑道:“找到我们,和混沌山合作,灭了我们!因为我们,才是控制伪道的威胁所在,他们哪怕不清楚到底哪些人可以控制,但是他们知道,当年的兵窟他们都不行……那我们这边,也许只有数人才可以。”

    “我算一个,把大周王抬上去,也算一个……”

    苏宇笑道:“所以,万族一定也有灭杀我们的心思!我们死了,伪道……那不就是真道吗?”

    合作,那是与虎谋皮!

    一定要处处小心!

    当然,若是合作谈成了,起码表面上,双方能过得去,暗地里就不好说了。

    如今,三方都是各怀鬼胎,为了利益联盟罢了,谁也不会真把对方当盟友对待,真付出真心,那才是取死之道!

    苏宇深吸一口气,又道:“只要狱王一脉,爆出一些实力,那这个联盟就能暂时稳固!别狱王一脉,弱不禁风,那就没法稳固这个联盟了!”

    蓝天笑呵呵道:“那狱王一脉要是伪装虚弱怎么办?”

    “哪有那么容易!”

    苏宇笑道:“刚出山,十万年来正面迎敌第一战,真要装虚弱,就不怕他们一脉士气丧失?哪怕士气不丧失,万族一路打到他们老巢,那也会付出代价,混沌山一脉,更大的可能还是防止万族冲破那原始森林进入内围!”

    蓝天再次点头。

    两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一些笑容。

    这一次,也许是一次转折点。

    双方仇深似海,万族杀人族强者无数,苏宇这边也是如此,可杀归杀,到了关键时刻,出现一个更强的势力,弱弱联手,也就成了必然。

    苏宇盘算了一下,有利有弊,不过合作的话,总体而言,利大于弊!

    “宇皇,那现在我们做什么?”

    道源之地,苏宇大概不会再去了。

    苏宇笑了笑,“现在?现在先回去,回食铁一族,你忘了,我们还是食铁族合道呢?这马上都要去万族山了,我们不去,岂不是被人怀疑!”

    蓝天笑了。

    “那要是万族那边真扫出了人族,交给了我们……”

    苏宇平静道:“没事,万族送来了,也不能马上信任,先关押着,等待时机合适再说!”

    苏宇压根没指望现在收服谁,那不现实,而且太危险。

    如今,内部不能出问题。

    作为三方中最弱的一方,内部出现问题,那接下来的战斗,没法打了。

    说完,苏宇想到了什么,忽然放出了一人。

    灭蚕王一出来,满脸的哀怨。

    我现在就是个工具人!

    要我血的时候,抓出来提点血,太伤人心了。

    苏宇笑道:“灭蚕前辈,刚刚也是为了咱们的大计划,前辈多付出一些,以后立下大功,也好早日进入合道!”

    “……”

    灭蚕王心累,幽怨道:“下次提前通知我一声。”

    苏宇笑了,点头,又道:“文起如何了?”

    “揍了他几次!”

    文起被镇压了,灭蚕王虽然实力没到合道,揍他还是行的。

    说着,又道:“不知道是不是怕被你监听,我让他投靠狱王一脉,他都没理我,是不是有心背叛不好说……但是目前来看,大概是没背叛的。”

    苏宇微微点头,“那就把他丢给百战,百战现在和月罗杀到了混沌山内围,那边很危险……算了,过些天再看。”

    文起这样的狗头军师,其实能用,但是苏宇现在不想费心思去镇压,太麻烦。

    还是去给百战当狗头军师吧!

    ……

    很快,苏宇和蓝天,向食铁族迁移的方向追去。

    至于骷髅头,到了食铁族再说。

    ……

    同一时间。

    道源之地。

    月天尊、摩天尊都回来了,六翼则是被他们镇压了,毕竟六翼之前杀了神族不少强者,无论如何,现在也要表示一个态度,镇压六翼,而不是让六翼大摇大摆地出现。

    下次六翼出现,最好也要改头换面,以免让那些被杀强者的朋友亲人暴动。

    两人回到了原地,此刻,摩天尊传音而来,询问道:“此事,到底要不要和大家谈谈?谈的话,三月他们,要不要参与进来?”

    月天尊传音道:“谈……最好还是谈谈!至于三月他们……当然要一起谈,若是他们和传火一脉有合作,那不喊他们,他们也知道情况!若是没合作,也趁着这机会,试探一下他们的心思!三月的心思,你我都知道一些,可雷暴和天命,你我都不知道具体情况。”

    “尤其是雷暴……百战和雷暴有联姻吗?为何我们都不知道!”

    这话一出,摩天尊也是抑郁,很快传音道:“此事恐怕也没几人知道,百战当年出事,雷暴也没参与,之前他解封,雷暴也没管……不知是隐藏的太深,还是在等待时机爆发!”

    月天尊也没多说,很快道:“我们继续扫荡,让冥天尊、道天尊、魔天尊几位派遣分身前来,趁早将此事洽谈清楚,至于是合作,还是围剿传火一脉,也该有个决定!关系上百伪道强者,不能不当回事!”

    摩天尊沉默一会,传音道:“你觉得他们到底如何控制伪道的?是随意控制,还是需要特定条件?”

    骨翼侯和六翼,都是爆发之后才出了问题,之前没连接大道之力,可能是这个时期,被对方抓住了破绽。

    而月天尊不太在意这个,直接道:“不管是不是特定条件,你忘了,之前六位准王如何死的?”

    那总不是特定条件吧?

    对方也许无法控制,但是压制,那是一定可以的,而且还不需要什么条件!

    当日6位准王,轻松被杀,瞬间被压制,这一点,当日魔天就在那边,还是有些感应的,他们也隔空感应到了一些。

    “另外,混沌一脉若是真如他们说的那样强大……此刻,联手这些家伙,削弱混沌一族,也是我们希望的结果!摩天尊,你说……这一族,真的存在规则之主吗?”

    月天尊问出了一个大家都在回避的问题。

    真的存在吗?

    不好说!

    有这个可能,但是一旦真出现了,一位规则之主,哪怕弱小的那种,也许三五位天尊都难匹敌!

    天尊,已经是这个时代的极限了!

    摩天尊也是沉默不语,不知道有没有,有些事苏宇并非无的放矢,他说混沌道不在限制中,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

    摩天尊想到这,又传音道:“他们来自下界,那下界现在……恐怕不太好过!”

    “寂无还活着。”

    “魔戟也还活着。”

    两人隔空对视一眼,没再多说什么,下界难去,也许……也许这一次合作,还可以谈点别的,比如,开放下界通道?

    哪怕传火一脉不答应,起码也要他们答应一些条件,比如……让寂无他们来上界!

    是的!

    这一刻,他们知道,下界恐怕难以保住了!

    但是寂无他们没死,这是真的。

    寂无也好,天古也好,包括魔戟这几位,都是顶级的合道战力,一直在下界待了无数年,上界的话,可能会实力再进一步!

    又或者,想个办法,让这几个家伙,打破下界的通道,让传火一脉失去最大的保障!

    合作,那也不是朋友,依旧还是对手。

    一个个念头浮现,很快,两人开始传讯混沌山那边的三大巨头,让他们分身前来洽谈大事。

    他们这边,三月几人都有些疑惑,不过这俩回来后什么都不多说,几人只好打消了询问的念头。

    一群人,继续开始忙碌,搜索道源之地。

    有了六翼他们的事,此刻这些人搜索起来,更加小心了!

    ……

    回到食铁族迁徙的队伍中,已经是第四天晚上了。

    食铁族并未将人装在兵器空间中迁徙,而是上万头食铁兽,也扛着多座大山,一路朝人山前行。

    是的,食铁族也搬山而行!

    一座座长满了竹子的大山,被他们搬离,哪怕去人山,人山光秃秃的,有啥好的,多少得带点土特产过去才行,又担心人山不适合竹子生长,这些家伙倒是敢想,搬了七八座大山,准备移到人山上去。

    小的食铁兽,都在山上打滚嬉戏,丝毫没有背井离乡的痛苦。

    大的食铁兽,一个个的,也都没怎么在意,就当一次远游了。

    而一座最大的山头中,食铁族那个巨大的竹子打造的大殿,都被巨竹侯他们给搬来了,就坐落在大山之上。

    ……

    此刻的食铁族,巨竹侯和四月都在。

    看到苏宇和蓝天回来了,两位都松了口气,巨竹侯急忙道:“之前道源之地,死了不少强者,是宇皇做的?”

    苏宇笑道:“恰逢其会,顺手弄死了几个。”

    巨竹侯都憨笑不起来了,后怕道:“那边天尊多位,宇皇还是要小心!太危险了!”

    既然投靠了苏宇,看的也是苏宇前途。

    苏宇冒险,这是大家不想看到的结果。

    苏宇笑道:“放心,我会注意的,只是如今,要说一点危险不冒,那也不可能,咱们还没到那个时候,此刻,高风险高回报!”

    说完,苏宇吐了口气,又笑道:“接下来,也许会稍微好过一些。”

    没再多说这些,苏宇很快道:“我们离开,有人过来探查过吗?”

    巨竹侯笑道:“他们不敢,我在这呢,不过催促我们快一点倒是有的,元圣侯那边派人过来了一趟,说我们动作太慢了,大部分种族已经抵达了,我们才走了一半。”

    说是10天内,可正常情况下,不需要这么久的。

    食铁族晃晃悠悠的,太慢了!

    “不用理会他们!”

    苏宇笑了一声,也不再说,很快,放出一具骷髅。

    琪蓉很警惕,出来瞬间,扫荡一圈。

    微微一惊,食铁族!

    她好像认出了巨竹侯,恢复清澈的眼神,瞬间投向巨竹侯,而巨竹侯却是没认出她,有些古怪,“骷髅一族的?”

    “……”

    苏宇笑了,“不是,人族的,只是闭关太久,快陨落了!”

    说着,又笑道:“巨竹侯认识她吗?琪蓉,女的。”

    身旁,蓝天都愣了一下,扫了一圈琪蓉,笑了笑,没开口。

    巨竹侯倒是不在意男女,想了想,摇着大脑袋,不认识。

    四月也是看向琪蓉,疑惑道:“琪蓉……没听说过!”

    而琪蓉,看向他们,也保持了沉默。

    苏宇轻笑道:“一位强者,能把伪道修炼到天王境,怎么也不会是无名之辈,琪蓉,看样子,你好像没什么名气。”

    “我一直在幕后……”

    苏宇笑道:“行了,不说这些,我对你的真实身份不感兴趣!”

    苏宇淡淡道:“你不是要见人族现在的最高首领吗?我现在在上界,无法回人境,就在这吧,巨竹侯他们都在,给你多个见证。”

    此话一出,琪蓉便知道他的意思了。

    沉默一会,问道:“你……是此代人主?”

    苏宇笑了笑,微微点头,也不废话,先是取出了星宇印,朝她镇压而去,琪蓉骨骼都被压的嘎吱作响,苏宇平静道:“人皇的星宇印,统一诸天前用的印章,认识吗?”

    琪蓉眼神中露出一抹骇容,许久,微微点头:“听说过,难怪……你可以在道源之地,控制那些伪道强者,难道……便是因为这个?”

    苏宇笑道:“也许吧!”

    说着,天门开启,朝她看去,看的琪蓉再次露出骇然之色:“你……开了天门?”

    “嗯。”

    苏宇平静道:“这些,足够了吗?不够的话,可以等下次回下界,去了人境再说。”

    琪蓉轻叹一口气,微微屈身,施了一礼,“琪蓉相信了,有星宇印和天门在,哪怕还有其他人主,阁下也是当之无愧的人皇传承……”

    苏宇笑道:“不算,我可没继承人皇什么。”

    他没多说这些,看向琪蓉,“之前你说,有事要见了人族最高首领才说,现在说说看吧。”

    琪蓉沉默一会,开口道:“请容我介绍一下我自己,我真名的确是琪蓉……不过,我有正式册封……”

    几人都看向她,神神秘秘的,上古侯他们见过不是一两位,到底是谁?

    琪蓉深吸一口气:“我是第三次潮汐,人主岳刚册封的琪妃!”

    “……”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巨竹侯瞪大眼睛,半晌才道:“你……是琪王妃?”

    他眼睛瞪大。

    见苏宇他们看着自己,急忙道:“第三潮汐,人族之主是岳刚,人主都算和人王同级……琪王妃是岳刚的道侣,可是……可是琪王妃早就陨落了,你……”

    琪蓉声音沙哑道:“并没有,我只是一直在幕后做一些事情,后来修炼出了一些问题,所以……我闭关了!因为大家都觉得我死了,所以我闭关也是悄悄闭关,唯有岳刚才知道我在哪。”

    她说着,有些感慨,唏嘘一声:“岳刚……陨落了。”

    死了!

    她第一眼看到苏宇,就问他,人主岳刚呢?

    而苏宇,给出的答案是陨落了。

    那是她的道侣,也是人主。

    临死的时候,都没能见一面,她知道,岳刚也许死的很突兀,或者来不及来见自己一面了。

    骷髅头上,露出一抹哀色,很快消失,轻声道:“琪蓉,见过当代人主!”

    她再次施礼,苏宇这次回了一礼,“怠慢了,原来是王妃!”

    苏宇其实有些好奇,还是第一次见到某位强者的王妃道侣……不对,神皇那边,他也见过先皇妃。

    而巨竹侯,却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忽然一变。

    不止他,四月也想到了什么,陡然道:“你……你假死?”

    琪蓉微微点头。

    四月震动道:“不对,你当年……当年不是……不是被处死了吗?你怎么假死的!”

    “……”

    苏宇愣住了,处死?

    什么鬼?

    而巨竹侯,也是眼神变幻,迅速道:“琪王妃当年好像是因为叛变,被人族亲手处死了吧?岳刚亲自下的令,此事当年还闹出了不小的动静,这也是多年来,第一位被处死的王妃……”

    “叛变?”

    琪蓉声音沙哑,有些自嘲:“我为何要叛变?我的夫君,乃是人主,人族地位最高的存在,我有必要叛变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人主……傀儡罢了!我只是不想岳刚当这个傀儡,被人忌惮罢了,最终落得个如此下场……好在我那夫君,虽然迂腐,却也知,我是为他好……暗中救下了我!不过,我大道的确被断了,否则,我也不会修伪道。”

    苏宇微微凝眉,大八卦啊!

    不过,感觉不是什么圆满的八卦。

    苏宇轻声道:“琪王妃的意思是,当年你被人族定下了背叛之罪,被处死了!岳刚亲自下令,断了你的大道,之后又暗中救下了你,为你续接了伪道?”

    “人主说的不错。”

    琪蓉轻叹一声:“时过境迁,也没什么好说的,我看人主身边没有一些老古董存在,也许旧时代的消亡,也是好事,起码……不会再当这个傀儡了!”

    至于巨竹侯,毕竟是外族。

    她看苏宇身边没有人族上古强者,这才多说了几句。

    苏宇却是笑道:“傀儡……你的意思是,第三潮汐的岳刚,受限很严重?”

    琪蓉自嘲:“受限?那时候,岳刚真要说……只能说,是一员战将!什么危险的战斗,都是他冲锋在前!那些人说是培养人主,实际上就是为了培养一些战将,而非真正的人主!因为他们都忠于人皇,等待人皇回归,在这之前,他们不会乐意让其他人,有任何取代人皇的机会的……”

    苏宇想了想,笑了:“有意思,百战好像也是这情况,不过百战好歹够强,岳刚……他实力如何?”

    “和人主应该差不多。”

    那就是刚踏入准王不久了,这样的实力,在那个时期,的确没办法掌控人族。

    毕竟那个时期,人族老古董太过,准王不少,天尊都有。

    “你是被冤杀的?”

    苏宇问了一句,琪蓉沉默一会,“也不算!他们说我背叛……其实……严格来说,的确不算太冤枉我。”

    苏宇皱眉。

    刚刚还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现在又说不算冤枉,你不是自我矛盾吗?

    琪王妃平静道:“这么说吧,那时候,我不甘心让岳刚成为他们的打手,暗中也做了一些事情!包括让人修炼伪道,包括想办法让岳刚再进一步,甚至让岳刚找机会,处死一批人族强者,杀一儆百……”

    苏宇笑道:“你做了?然后被人发现了?”

    “算是。”

    琪蓉叹息一声:“毕竟还是太势弱了,身边眼线太多,包括一些觉得忠诚的属下,其实也是那些家伙安排的!”

    她无奈道:“后来计划暴露了,那些老家伙震怒之下,便要灭杀我!岳刚为我求情,不过也没用,最后,岳刚只好亲自下令处决了我……甚至是他亲自动手的!”

    琪蓉笑道:“你说可悲不可悲?人主……连自己道侣都无法保住。”

    她再次叹息:“所以后来岳刚战死,我其实不意外,当打手的,哪有活的太久的!我当时见到人主,问岳刚是否还在,也只是抱有一丝希望罢了,这么多年,他都不曾来看我,恐怕早就陨落了!”

    一旁,巨竹侯闷闷道:“岳刚早就死了,死了数万年了!第三潮汐,也爆发了一场大战,五月的儿子,也就是我孙子,便是在那次潮汐之变战死的。”

    苏宇倒是想起了这事。

    不止如此,苏宇还想到了不少东西,开口道:“第三潮汐,的确好像出了不少变故。五月的后裔战死,传火者正式现身,据大周王所说,兵窟就是在第三潮汐正式露面的,第三次潮汐结束,传火者通道被废弃。还有许多事,这么说来,第三潮汐,变故不小。”

    巨竹侯点头:“嗯,岳刚也是一员猛将!琪王妃被处死后,岳刚蛰伏了一些年,后来,带着一些上古侯,主动掀起了第三次潮汐结束的那一次大战,那一次,战死的合道也有数十位!那一战,上古侯死了许多,万族也算是惨重,岳刚战死……”

    下方,琪蓉眼神中露出一抹苦涩,很快道:“他应该早有准备,我就知道,他会如此……迟早会对付那些上古侯的,只是可惜……还是没能扭转乾坤!”

    苏宇笑道:“这闹的,看样子,这人主不好当啊,都是丧命的买卖!也是,9位人主,除了百战还活着,其他的都死了!每一次潮汐之变,都以人主陨落为终结……也挺悲哀的!”

    人主死了,才会罢战,才算是一个潮汐的结束。

    直到百战,因为他太强,所以这个魔咒才解除了,尽管如此,百战也被封印了六千年。

    苏宇笑道:“人主,这还是个丧命的位置啊,大量的上古侯都活着,倒是人主死了一堆,真可怜!”

    也不好说什么对错,人主本就是上古强者培养出来的,前面九代都是!

    不,第一代不是,武王的儿子,那是个莽夫,自己把自己弄死了,否则,也未必有后面那些人主了,毕竟武王还是有大量麾下强者的。

    苏宇又笑道:“还好,我这个时代,老家伙都挂了,没挂的也都在上界,我也没吃他们的喝他们的,倒是不用太在意他们的意见!”

    琪蓉轻叹道:“感受到了,否则……人主不该一开始就把我封印,人主对待我的态度,让我感受到了,老辈强者,也许……在人主这,并非太吃香!”

    是的,她敢在苏宇面前自爆身份,其实早就猜到了一些,包括苏宇的身份。

    她是聪明人,苏宇对她这态度,让她觉得,这位恐怕对那些上古强者的态度,也就那样。

    苏宇说定军侯还活着,琪蓉骂了一句废物,结果苏宇连反驳都懒得反驳的,若是心向他们,或者受到控制,哪怕不反驳,也不会那副表情。

    别看琪蓉刚复苏,察言观色之下,其实很快就猜到了一些东西。

    而此刻,她看到苏宇在坐着,巨竹侯、蓝天这两位准王在站着,四月也是站着,整个大殿中,唯独苏宇坐着,神在在的,这不是一般的人主可以达到的。

    第三潮汐的时候,往往是一些老辈强者坐着,岳刚站着和他们商讨一些事情,这就是区别。

    而苏宇,听到琪蓉这么说,顿时笑了:“琪王妃可别挑拨我,我这边还是有不少上古强者的,比如定军侯、火云侯、暗影侯这些人。这些老人,我还是很尊重的!”

    “桀桀桀……”

    苏宇瞪了一眼传出怪笑声的蓝天,蓝天干笑一声,不再坏笑。

    你很尊重吗?

    好吧,当我没听到算了。

    就连巨竹侯,也有些异样,尊重个屁!

    说这话,你不脸红?

    那些老辈强者,在苏宇这边,可没什么面子可言,真正有点面子的,其实还是外族,人族这边,苏宇都压制的厉害。

    而琪蓉,忍不住看了几人一眼,轻声道:“人主……好像完全掌控了局面?”

    苏宇笑道:“多谢百战王,第九代人主,把人族坑惨了,老辈强大的死光了,剩下的都不咋样,我手底下有实力,有底气,自然不用太怕,当然,我这人心善,毕竟是前辈,还是很尊重他们的!”

    “嘿……”

    苏宇眼睛一瞪,蓝天闭嘴了,苏宇有些恼火:“出去!”

    蓝天无奈,我是真没忍住。

    你怎么对谁都睁眼说瞎话!

    琪蓉也是无语了,苏宇说这话的时候,巨竹侯他们眼圈都更黑了,显然有些不忍直视的意思。

    琪蓉大概猜到了,也不多说这些,也不给苏宇再说的机会,迅速道:“之前人主问我做什么的,我说我一直负责一件事,此事,其实很简单……”

    她看向苏宇,沉声道:“培养属于自己的忠实下属,这一点,和伪道有关!我当年想要做的,就是这个,用伪道取代真道,甚至是……击杀这些真道强者,取代他们!”

    她深吸一口气:“所以,他们杀我,我其实可以理解,因为我也想杀他们!我想培养一些同样大道的伪道强者,然后下界,去夺取这些真道强者的大道之力,将这些老辈吞噬了!”

    苏宇吸气:“够狠!”

    巨竹侯他们也许没听懂,苏宇倒是懂了,“你这是盯着这些老辈强者,想要逐步取代他们,又不损耗实力,是这意思吧?”

    琪蓉微微点头:“是!比如定北侯,他修枪道,那我就要培养一位修炼枪道的伪道强者,下界后,禁锢定北侯,让那位伪道强者,吞噬他的大道之力,甚至融为一体!”

    这话一出,巨竹侯他们都懂了,一个个脸色变幻起来。

    这女人……还真狠啊!

    最毒妇人心……咳咳,几人瞬间压下这心思。

    但是琪蓉当年若是真成功了,不敢想象,也许……也许真能取代这些强者,前提是,大道融合能否成功。

    琪蓉声音沙哑:“也许诸位觉得我狠,然而,岳刚既然成了人主,为何还要当这个傀儡?什么危险的事,都是他去做,无权无兵,一切都要听从那些人的话,我不甘心!后来,计划泄露了,那些老家伙震怒,计划破产……看样子,后期应该没人继续提及,否则,不会是现在这样!”

    苏宇摸着下巴:“你研究多年,不会一点把握都没,就贸然施行吧,你如何确定,一定可以融合?”

    “万变不离其宗!”

    琪蓉声音依旧沙哑:“我找人试过!巨竹侯也许知道,当年人族一位顶级合道失踪了……”

    “失踪?”

    巨竹侯想了想,开口道:“巫山侯?”

    “是他!”

    琪蓉沉声道:“我不是好人,也不会标榜自己是好人,巫山羞辱岳刚,动辄呵斥,后来……我让人暗中擒拿了他,让修炼同道的伪道修者,融合了他!吞噬了巫山!”

    狠啊!

    这女人,苏宇都觉得挺狠的,之前还以为是钻心搞研究的,合着,是个狠人啊!

    “吞噬巫山的那位,不但完全接收了巫山的大道之力,还更进一步,有跨入准王的希望……”

    巨竹侯忍不住道:“难道是后来的岳奇?”

    琪蓉微微点头。

    巨竹侯微微震动道:“还真是他!后来岳奇和岳刚一起发起了最后一战,岳奇也的确进入了准王境,他也是岳刚最得力的属下……原来……是这么来的!我说,岳奇年纪不大,在那个时期,短短数千年,居然就跨入了准王境!”

    说完,有些惋惜道:“可惜,后来和岳刚一起战死了。”

    琪蓉平静道:“猜到了,岳刚死了,他大概也死了,他是岳刚亲侄子,自家人,总比外人值得放心一些!他也是我唯一一位成功的实验者,后来,我也没机会再做了。”

    计划暴露了,自然没机会再做了。

    她自己也被处死,岳刚虽然救了她,可换道途中,她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不得不闭关解决,这一闭关,沧海桑田,早已和当初不一样了!

    这样的计划,当年若是爆出来,恐怕会引起大动荡,难怪后来无人提及!

    这是用上古强者的命,换新生代取代他们,都是要命的!

    苏宇摸了摸下巴,笑道:“有点意思了!不过……我这边也没合适的人手啊,取代谁呢?取代火云侯?算了吧,这些人都很听话啊!感觉有些鸡肋了!对了,人族可以取代万族吗?”

    “道则差不多,应该都行,在上界,在道源之地,和下界不一样,修什么道都有可能……”

    苏宇点头,笑道:“也是!别说……这要是在道源之地,修炼了肉身道,难道能取代百战?”

    苏宇忽然来了兴趣:“我找个修炼肉身道伪道的家伙,自己人,然后去把百战给吞了,你们觉得如何?”

    琪蓉忍不住道:“第九代人主……很强吗?”

    苏宇笑道:“强,强的离谱,都快达到上古人王的地步了。”

    “……”

    琪蓉不说话了,这第十代人主,好像很疯狂,第九代人主那么强大,他居然敢打对方主意。

    说归说,苏宇忽然道:“既然可以融合,可以取代,问你个问题,大道可以修补吗?”

    琪蓉微微一愣:“修补?”

    “对,人族的肉身道,应该出了一些问题,导致受损了,否则,不至于只能出一个百战这样的家伙,你说,伪道中的肉身道,能否修补人族的肉身道?”

    “应该可以……”

    琪蓉愣愣道:“修补大道……修补了,那也只是便宜了别人……”

    苏宇笑道:“怎么会!修炼肉身道的,人族肉身道的,那都是我的人,除了百战这家伙,都是我的人,谁厉害了,都是我厉害了,怎么叫便宜了别人?”

    “……”

    都是你的人?

    此刻,琪蓉忍不住多想了一些,这家伙,难道……真的彻底掌控了整个人族?

    那比岳刚要强多了!

    可他实力,也就和岳刚相当啊。

    苏宇又笑道:“有趣,太有趣了!修补大道,说实话,术业有专攻,这事吧,我自己都办不到,我一直在考虑,这大道出现了问题,我该怎么解决……你倒是送上门来了!取代大道,我没兴趣,当然,也可以试试看,伪道好修,我现在想的是修补大道,甚至是融合同种大道……你好像对这些有很大的研究,尤其是大道融合!”

    上次,大周王融合了两条道,累的半死。

    这也是一种融合!

    伪道和真道的融合,也是一个道理,这让苏宇想起了很多东西,甚至在思考一个问题,我能不能把大秦王和大夏王,再给他融回来?

    融到人族肉身道中!

    这俩本就强大,融回来,也许可以再进一步,而且还能抢占百战的大道份额!

    苏宇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中。

    再看琪蓉,笑容灿烂无比:“我这人,不喜欢战力太强的,唯独喜欢用脑子搞研究的,我本就是研究员出身,我很欣赏琪王妃,琪王妃,岳刚死了,也许我可以找到他的死灵身,让你夫妻团聚……但是,你帮我做点事,问题不大吧啊?”

    “死灵界?”

    琪王妃一怔,苏宇笑道:“对,死灵界现在我掌控,我可以帮你找人,当然,你要是不需要就算了!”

    琪蓉愣神了一下,“真的可以找到?”

    “不确定!”

    苏宇笑道:“死了这么多年,现在还没复苏,也许不能复苏了,也许还在死灵天河中,谁知道能不能找到,我不给你保证!”

    琪王妃深吸一口气:“那我若是不答应,人主会如何处置我?”

    苏宇笑道:“这话说的!我不是那种人!若是琪王妃真不答应,那就算了,顶多和文起一起,先关押个几年再说,我还能杀了你们?”

    “……”

    琪蓉试探道:“人主……不愿意放我离开?”

    苏宇失笑:“这话说的,你欠我一条命。还没偿还呢!这施恩图报,当然是必须的,我救了你,你欠我一条命,你不还我,我能给你走了?那你太小看我苏宇了!”

    琪蓉好半晌才道:“当年岳刚若是有人主这魄力……也许……不会有后来的事发生。”

    这施恩图报,说的那是大义凛然!

    琪蓉听在耳中,只觉得刺耳无比,这位新人主,真不是一般的人物!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