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6章 圣族(求保底月票)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0505更新时间:2020-11-01 11:18:28
    苏宇在星宇府邸收获机缘的同时。

    上界。

    道源之地。

    等待了一天后,摩天尊和月天尊也有些承受不住了,巨大的长河冲击之力,哪怕他们,在里面待了一天,其实也是消耗巨大,不得不退出。

    至于苏宇死没死,他们不清楚。

    上界强者陨落,没有异象。。。

    所有异象,都是死亡瞬间,大道崩断,规则之力爆开导致的,引起了规则旋涡。

    若是死在了别的地方,除非同族同道,否则,是无法察觉的。

    苏宇在他们看来,是混沌一族的强者,那苏宇死没死,恐怕也只有那所谓的混沌一族,同道强者,才能知道这家伙到底活着还是死亡。

    ……

    摩天尊和月天尊从时光长河中走出。

    他们不确定苏宇生死,从常理上说,必死无疑,不过若是对方真开了天门……这种绝世妖孽,有时候命很大,难杀的很。

    不过这时候,他们也没别的选择了。

    两人走出时光长河。

    一眨眼,身边多了几道身影。

    来自大河之上的冥天尊,埋在土中的荒天尊,沉眠封印山的魔天,也是一位天尊级强者。

    加上两人,足足五位天尊级强者。

    摩天尊走出,微微凝眉,大体上知道了情况,问道:“他逃了?”

    那从土中沉眠而醒的荒天尊,不怒自威,微微点头:“逃了,毕竟是百战,规则之主下的极限,哪怕还有一道封印没解除,也不是随便能杀的。”

    说着,又道:“不过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短时间内恐怕没办法出手了,唯一能做的,便是解开那最后一道封印。”

    说到这,荒天尊又道:“那封印不简单,所谓的混沌一脉……是不是就是狱王一脉?”

    他看向其他人,不确定道:“当年那女人封印百战,我看那手法,可能就是狱王的封印之术,百战这么多年都无法解脱,如今又出了混沌一族……这两者,是不是能联系起来?”

    他感觉有些像狱王当年的风格。

    封印之术极强!

    这一点,从狱王封印二月大道便可知晓,大道都给你封印了,无法呈现,无法修炼。

    冥天尊微微凝眉道:“不管是不是,这一脉……都很可怕!另外百战能逃走……”

    他嘴角微微扬起,冷笑道:“逃就逃了吧!百战性格冲动,又被封印多年,若是去找那混沌一脉算账,自然是最好的!若是不找对方算账,以百战的性格,可能还会汇聚所有人族力量,集中到一起……那更好,一网打尽,也免得这六千年的事重演!”

    百战逃了就逃了,找混沌山麻烦最好,不找混沌山麻烦,百战现在不敌他们,大概率会去收拢旧部,定军侯这些人都和那混沌山混到了一起,现在可能都死了。

    那百战也许还会去找一些盟友,或者干脆等待下界开启,去收拢下界人族,虽然下界人族未必有多少强者了。

    可这些人知道,鸿蒙这些人和下界人族搅合上了。

    百战最好把人族所有底牌,所有底蕴,都给掏出来,也好一网打尽,免得和这六千年一样,人族到处跑,杀之不尽。

    此话一出,月天尊轻声道:“百战实力在那,还是要小心一些的!”

    冥天尊淡淡道:“那是六千年前了,当年的兵窟他们,都已经死了!如今,独木难支,指望百战一人,又能如何?”

    摩天尊轻笑道:“他若是和混沌山联手了呢?”

    此话一出,众人对视一眼,忽然都笑了。

    “那才是大喜事!”

    哪怕月天尊,也不由笑道:“他若是和混沌山联手了,那最好!百战加入混沌山,那隐藏的混沌山再也隐藏不住了,百战性格急切,容易冲动,又习惯了当领袖,那混沌山到底谁说了算?他若是说了算,那还真不怕什么。他若是说了不算,就他的性格,他能俯首称臣,给混沌山做冲锋之将?”

    几人都笑了。

    笑归笑,下一刻,几人都瞬间收敛了笑容,摩天尊轻声道:“混沌山……这一脉,也许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可怕!当年我们猜测,暗中可能还有一些人,也只是一些罢了,可如今,你们看到了……”

    这一次,被杀了八尊天王级强者。

    而对方,只是付出了一位天王陨落的代价。

    当然,另外两位可能也死了,就算如此,8比3,也是巨亏。

    不过要是那位真开了天门,就另当别论了,也许不算亏。

    他说到这,冥天尊问道:“那几个家伙呢?”

    摩天尊摇头:“冲入巨浪之地的尽头了,我和月天尊守了一天,我们也承受不住巨浪冲击了,对方无影无踪。”

    “那是死定了。”

    冥天尊说着,月天尊则是没给肯定的答案,轻声道:“也未必,巨浪之地的尽头,到底是什么,谁也不清楚。我一度怀疑,可能和时光长河有关,或者有什么特殊之处,真正的时光长河?还是下界的时光长河?总之,没看到尸体,就不确定对方是否陨落。”

    几人若有所思,都是微微点头。

    很快,荒天尊吐息,带起一阵阵规则波动,沉声道:“好了,既然那些人被逼入巨浪之地的尽头,那就当他们不存在吧!”

    荒天尊沉声道:“我在封印山,感应了一番,对方死了一位准王,名为紫烟!混沌一脉到底多强,目前不好确定,但是应该不敌吾等,否则,早就出山了!”

    他说着,又沉重道:“不过实力不弱是真的,万族议会尽快开启,对付混沌山一脉,必须要尽快决定!否则,人心惶惶,此次损失太大,也不好和各族交代!”

    说罢又道:“此次,我们几族,陨落准王8位,对方陨落3位,外加合道多位……说惨重,对方损失也不小!”

    荒天尊说到这,暂时给这次袭击定了性,很快又道:“另外,要注意一件事……后来的规则大道……存在一些问题。”

    此话一出,几人都是凝眉。

    荒天尊沉声道:“你们也感应到了,鸿鼎几人,最后一刻,气息下滑的厉害,甚至大道之力直接消散了……”

    他很沉重,“后来更换的大道,之前我们也查看过,有些虚浮,但是之前感觉问题不算太大,也能给大家提升实力的机会,现在看来是我们小觑了这其中的麻烦!混沌一脉也许有针对之法,若是如此……那更要灭杀对方,否则,换道的强者,不是一两人!”

    众人都有些凝重,这事要重视!

    他们的确都感应到了!

    若是混沌一脉真的可以针对这些换道强者,那混沌一脉必须要灭,各族换道的强者都有不少,有些实力极强,准王级强者增多,和这些规则大道关系极大。

    若是被针对了,起码有三分之一的合道境,无法发挥出战力,那才是巨大无比的损失。

    摩天尊也点点头:“此事的确值得重视!另外,三月和天命那边,也需要小心一些,天命还好,当年就不曾和百战牵扯,倒是三月,之前赶来这边,恐有心救援。”

    几人目光都投向远处,那里,有一座山,三月的山。

    魔天桀桀笑道:“跑了百战,不如吾等联手,先把三月斩杀了,也免得他有别的心思!”

    摩天尊轻声道:“三月面憨心黑,没那么好杀!真要杀,也不是不能杀,可是……混沌山一脉还没探查清楚底细,此刻若是和三月交手,若是你我当中陨落了谁,那反而便宜了混沌山!三月愿意帮人族,未必愿意帮混沌山一脉,毕竟当年百战被封印和这一脉关系极大,而且还有一点,人族底蕴耗空,也是这一脉做的……”

    说到这,摩天尊轻笑一声,“将消息传播出去,百战和月罗的恩怨,人族覆灭的真相,全部说出去!当年为了维持各族的威严,此事被封锁了,既然百战都逃了……那就传播出去!我也想看看,万族皆知,人族皆知,混沌山一脉就是造成人族底蕴耗空的罪魁祸首,他百战有没有脸面和对方联手?”

    “一旦联手,我就不信,人族全都成了软骨头,一个都不敢反抗?若是内讧,那最好不过!”

    “百战信任人族叛徒,色欲熏心,导致人族溃败,我也想看看,如今的人族,还敢不敢继续效忠他!”

    摩天尊幽幽笑道:“那些人族盟友,包括这三月,他们敢选择百战吗?败了一次,葬送人族底蕴,再败一次,人族还有多少家底够他败的?”

    众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笑容。

    杀人诛心!

    将消息,传播的上界皆知,下界皆知,人族难道就没一点硬骨头?

    有,那混沌山一脉和人族就凑合不到一起。

    尽管现在人族实力不强了,可谁知道还有没有底蕴了。

    就说这道源之地,谁敢保证,人族就没沉眠的强者了?

    下界人族,之前能杀陨星侯他们,别的不说,合道肯定还是有一些的,包括豆包、鸿蒙这些家伙,他们敢和百战联手?

    “善!”

    几人点头,此事就这么办。

    百战逃了,那就将他的一切都给传出去,人为制造混乱。

    百战若是没解封,没逃,那说不说出去,都没必要。

    人都被封印了,很多人都以为他死了,传出去了,反而容易让人族出现新的人主,新的救世主。

    ……

    有几大天尊许可,操控,很快,消息几乎是瞬间传遍了上界。

    混沌一族,正式浮出水面。

    三大准王,多位顶级合道进入道源之地,解封百战,双方一共战死准王11位,合道超过双手之数,解封百战的强者全部陨落!

    而六千年前那一战,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也传开了。

    当年百战信任混沌一族的强者月罗,色欲熏心,被月罗背叛,封印在了时光长河之中,导致人族和人族盟族战死合道上百!

    而今,混沌一族解封百战,只是为了让百战率领剩下的人族,继续成为他们的棋子,他们的先锋!

    万族为了刺激百战,甚至有传言,百战色心不死,哪怕因为他自己和月罗,导致人族溃败,此次,百战逃走,也许还会和月罗合作,为搏月罗欢心,不惜让人族再溃败一次,甘当混沌一族先锋!

    这些消息一出,哪怕万族一些强者,也是鄙夷。

    百战!

    吃了一次亏还不够,难道逃离了,还要再去和月罗勾搭,再卖人族一次?

    消息,传的沸沸扬扬!

    整个上界都在议论这事。

    百战的事情,混沌一族的事情,甚至压下了大量准王战死的事。

    至于百战逃离了,如今不是当年,百战独木难支,加上当年百战被封印,神话被打破,而今万族对百战,倒是没太多恐惧。

    逃就逃了!

    加上传言中,百战葬送人族底蕴,色欲熏心,天然让人低看三分,哪还有太多敬畏之心。

    ……

    食铁族。

    当消息传出来,巨竹侯脸色变了。

    整个大殿中,几尊合道都变了脸色。

    死了?

    他们纷纷看向九月,九月则是不太在意,摇头:“肯定是谣言,宇皇实力不说,手段极多,保命手段更是多的吓人,岂会轻易陨落。”

    说着,又笑道:“真要陨落了,也该有些动静,规则之力爆开。现在没动静,说是葬身在了时光长河中,那我更不信了!宇皇开了天门,时光长河他是一览无遗,别人死在了时光长河,我还信,宇皇这边,不可能!”

    九月又道:“退一万步说,真的没办法逃走,以宇皇的性格,绝对会决死一战,追杀他的强者,绝对会被杀,哪怕同归于尽!”

    九月反正没当真,没当回事。

    谣言罢了!

    就苏宇那性格,他真的无路可退了,他就是自爆,也得咬下敌人一块肉,不可能和现在一样,安安静静,连点浪花都没掀起。

    巨竹侯若有所思,看向他,“你这么相信他?”

    九月摇头:“不是我相信他,是老祖们应该相信所看到的一切,当初我食铁一族也不相信他能赢,六月老祖出手帮他,也只是因为盟族之情,加上他学会了食铁七十二铸……之后的一切,我族也没想到会是如此结果!”

    “之前,巨竹老祖相信宇皇能杀8尊天王吗?至于死去的紫烟,那其实也是敌人,其实是9尊!到现在,万族都蒙在鼓里,白痴一样,要去针对混沌一脉……”

    九月笑呵呵道:“既然如此,还担心什么?几位老祖放心吧,宇皇若是没事,也许很快会来竹山!人族还有不少人在上界,宇皇不会放弃他们的。”

    巨竹侯几位都没说什么。

    九月身边,那圆月倒是担心道:“九月,听说百战王也解封出来了,若是百战王来我食铁一族,我族又该如何自处?”

    九月笑道:“好酒好菜招待着,然后告知宇皇,让宇皇决定!先敷衍着,不宜和百战为敌,但是也不用为友,至于联盟,更是不用理会!”

    巨竹侯笑了,“就是敷衍他的意思?”

    “那当然!”

    九月理所当然道:“不说他和那狱王一脉不清不楚,就算他和狱王一脉没任何关系,百战和宇皇之间选择……几位老祖都知道该如何选择!而且消息也说了,宇皇可能跨入天王境了,若是如此,还用管百战如何?”

    “我族联盟人族,可不是为了送死的!”

    九月也是侃侃而谈,“我族和人族联盟至今,宇皇带来的只有好处,百战的话……还我爷爷命来!还有狱王一脉,杀了我二祖,更是仇深似海!岂能和百战合作!”

    他爷爷,也就是七月,可是去援助百战,被人斩杀的,这个他记着呢。

    四月也是微微点头:“百战这边,的确不宜联手!九月此话倒是不错,敷衍着吧,若是真来了,也不用敌视,百战毕竟实力强大。”

    几位食铁兽,很快都达成了一致。

    至于苏宇死没死,再等等看吧。

    九月笃信他活着,巨竹侯这几位考虑了一下,的确可能性不小,而且这位新人主,是个十足的狠人,让他去杀三个合道,他去杀了8位天王。

    若是觉得他死了,就如何如何……那也得小心后果。

    ……

    整个上界,都在议论这一切。

    而作为话题的中心,混沌一族,狱王一脉,此刻也是糟心无比。

    ……

    混沌山深处。

    那巨大的山谷平原中。

    宛如国度般的新世界。

    此刻,那古老的大殿中,传出了一阵怒喝声!

    “废物!”

    “一群废物!”

    “该死的,为何会这样?”

    “紫烟死了,她怎么上来的?”

    “她上来了,为何不联系我们?”

    “说是紫烟解封了百战,那其他两位准王从哪来的?”

    “……”

    咆哮声不断。

    狱王一脉虽然在上界极其低调,可不是一点信息都收不到,否则也不会知道上次龙族被袭的事了。

    此刻,那位被称为老祖的强者,愤怒道:“上次龙族被袭的事,我就觉得隐隐不妥!没想到这才几日功夫,翻天覆地,整个上界都知我这一脉存在了!”

    “隐忍了十万年,为何最后一点时间都忍不住?”

    老祖愤怒,很快,有人轻声道:“老祖息怒,这个潮汐,我族本就准备出手,其实也难瞒住,月罗姑姑当年出手,就已让万族警惕……”

    “混账!”

    那老祖一声怒喝,打断了面前中年人,怒道:“知道归知道,万族不知底细,只以为我们最多几十人,几百人,合道未必都有几位!而今,一连击杀万族9尊准王,杀合道8位……白痴都知道,我之一族,实力强大,当全力以赴,警惕万分,这能一样吗?”

    月罗当年出手,的确暴露了一些。

    可是,暴露,那也只是月罗一人。

    万族岂能知道他这一脉到底多强?

    这么多年,万族也没探查到什么,只以为这一脉只有几人,隐藏在了某地,哪能猜到,这一脉实力强大无比。

    结果现在好了……你杀了万族9位准王!

    你再说你实力一般,谁会信你?

    这老祖愤怒之下,又冷冷道:“此事不太对劲,紫烟陨落了,具体情况无从得知!但是紫烟如何上界的,这是一个问题!第二,紫烟真上来了,也不会贸然行事,除非她被人胁迫的,否则,紫烟岂会为了救百战,而导致自己陨落!”

    “第三,那剩下的两位准王,到底是何方神圣?下界上来的?若是下界的,下界有准王境存在吗?”

    “第四,现在万族要开议会,商讨如何对付我族,这是我们此次最大的损失!”

    “第五,百战解封了……以百战的性格,他一定会来找我们,找月罗报复!百战虽然还被封印着,实力却是依旧强大,能从几位天尊手中逃离,他封印之下,也强大的可怕……”

    被算计了!

    这老祖其实已经猜到了,他深吸一口气,看向大殿中不吭声的众人,沉声道:“你们觉得,谁在操控这一切,算计我们?”

    众人还真不好判断。

    下界有这样的实力,去算计他们吗?

    很快,一位年轻女子,轻声道:“要真被算计了,会不会是传火一脉的最后一人?”

    此话一出,众人眼神微动。

    这女子轻声道:“别忘了,下界到上界的通道,只有两条,第一条是命族那条,另外……传火者应该掌握了一条通道!”

    那老祖闻言,微微点头:“传火者有三大领袖,兵窟和丹玉陨落,但是据说最核心的那人,一直活着,没有现身!当年月罗问百战,百战也曾让兵窟邀请对方出山,兵窟却是说,那位才是他们传火一脉的主导者,他们可以战死,那位不行……百战最后也没办法,只能放弃了。”

    说到这,那老祖微微皱眉:“若是如此,紫烟上界,倒是有解释了!这位传火者的领袖,兵窟都有天尊之力,对方也许也不弱……那擒拿紫烟,威胁紫烟,也能解释的清楚。”

    “至于两位准王境配合紫烟行动……也许是传火者的余孽!”

    老祖说着,深吸一口气:“那按照这些线索,紫烟恐怕是被传火一脉的第三人给擒拿了,或者干脆出卖了我们,将消息外泄,这才有了今日的算计!”

    带着一些愤怒和无奈,失策!

    大殿中,之前发话的中年人,又开口道:“老祖,现在就算我们辩驳,恐怕……也是有口难言了!”

    “辩驳?”

    老祖冷冷道:“你会相信你的敌人辩驳?你会相信隐藏了十万年的我们说的话?你会相信封印了百战的存在,是好人?”

    扪心自问,换成他们是万族,也当你是放屁!

    扯淡!

    你们一脉隐藏十万年,还搞了不少动作,又是封印百战,又是解封百战的,杀了大量的准王,这时候你说你们是好人,谁信你?

    老人也不再多说这些,沉声道:“召集在外所有人,马上回归!闭关的,全部准备出关!万族议会一开,对付我们,也许很快会提上日程!之前万族不敢深入混沌山,但是现在,未必了!”

    “外围那些古兽,想办法惊动起来,汇聚到一起,免得给万族逐一击破,汇合起来,万族想杀古兽,也需要付出大代价!”

    “准备备战!”

    老人冷冷说着,“另外,不管万族信不信,将消息泄露出去,起码让万族和我们都有个准备,可能还存在第三方,便是这传火一脉!”

    说罢,又道:“还有,小心百战这边……”

    中年人迟疑了一下,“要不……让月罗再去试试,百战他……”

    老人沉默一会,半晌,点头:“我会通知月罗,哪怕不能再拿下百战,也要让月罗牵制住百战,免得百战给我们带来麻烦!”

    “既然无法隐瞒,无法隐藏……那就让外界知道,我圣族,到底有多强!”

    老人陡然直起了身子,气息强悍无比,冲荡大殿,冷冷道:“当年,我族之王,狱王为人族立下大功!平魔界,镇天渊,荡龙族……功劳之高,不下文王!结果,文王这佞臣,仗势欺人,人皇识人不明,听信谗言,惩我王,昏聩无能!”

    “既然人族不容我等,那就再立一族,有我圣族!”

    “而今,天地已变,我族积累十万年岁月,强者无数,这诸天……当尊我圣族!”

    老人慷慨激昂,“六千年前,百战无能,人族溃败!六千年来,人族气运衰败,我族昌盛,人族气运转移,我族人杰地灵,强者如云!而今,既然无法隐瞒,那就出世,当让万族知晓,我圣族,才是这诸天之主!”

    大殿中,一尊尊强者,此刻也是气势如虹!

    纷纷激动无比,高声应和。

    那中年男子,也是高声笑道:“无论是否是算计,万族陨落9尊准王是真,那传火一脉陨落两位准王,瞬间减少11尊准王,这些都是事实!万族之力,瞬间削弱一截,天佑我圣族!”

    是不是算计,现在追究不起来。

    但是,万族这边,加上龙族血龙侯,死了9位准王这是真的!

    死了,那就是实力衰弱,也是真的。

    否则,这第三方不冒出来,这些人也能战。

    老人笑了!

    从这个角度去理解,倒是舒服多了,是的,不管如何,万族实力大损,这是事实!

    只是可惜了紫烟……

    不,活该!

    这废物,也许出卖了他们,否则,传火者岂会那么容易栽赃给他们。

    就是不知道,当初安排紫烟去解封死灵界域的一些强者,收服西天王他们,这些计划有没有完成。

    老人心中想着,没再多想。

    紫烟死了,现在一切也无从得知了,等下界开启,自然就知道情况了。

    老人很快打发走了众人,考虑了一下,一步踏入虚空。

    片刻后,老人出现在一处无比黑暗之地。

    那地方,一道巨大无比的黑色门户呈现。

    门户附近,有不少强大的气息展露。

    这里,才是他在这一脉的核心地。

    也是当年狱王镇守的地方,地狱之门!

    黑暗中,随着老人到来,有人睁眼,有人问候,有人好奇……

    而老人,径直朝前走。

    很快,在那巨大的门户下,一位身材极佳的女子呈现在眼前。

    感受到老人到来,女人睁眼,眼中,带着绝世的柔情,看向老人,不用说话,只是眼神,便让人迷恋。

    “老祖……”

    女人声音轻柔,带着说不出的让人怜惜之意。

    老人看了她一眼,眼中露出一抹欲望,很快化为冷静,轻声道:“月罗你这实力,越来越可怕了”

    “老祖过誉了。”

    女人轻轻一笑,笑的老人再次露出一抹迷恋之色,很快又恢复了镇定,深吸一口气:“百战解封了!除了你那最后一道封印,万族封印都被他破了!”

    月罗轻柔道:“他……出来了吗?”

    带着一抹柔情,一些怀念,轻声道:“真好呢,当年封印他,我也是后悔不已,老祖,他出来了?”

    老人当没听到,月罗的话,你千万别当真!

    “我来找你……”

    “老祖不用说了。”

    月罗轻声叹息:“我去见他,当年是我对不起他,要杀要剐随他,只求他,能明白我心。我也是为了种族,他也是为了种族……怪只怪,有缘无分……”

    老人压下心中的躁动,也不多说,迅速道:“那你准备一下,哪怕没办法镇压他,也要把他拖住!”

    说罢,再次迅速道:“另外,传火者第三人可能出现了!算计了我们,若是有办法的话,你让百战想办法对付他……当然,没办法就算了……”

    月罗柔柔弱弱道:“老祖,你怎能这么狠心,百战才解封,还需要休养。”

    老人不回话,他知道月罗情况,也不想多说什么,最后道:“百战就交给你了,万族可能会进入混沌山。我族现在无精力去应对百战……”

    说完,老人转身离去,后方,月罗有些幽怨道:“老祖这就走了吗?月罗还没和老祖亲热一番……”

    老人走的更快了!

    整个黑暗之地,别的地方,还有人在一起修炼,唯独月罗这边,一人独占地狱之门,附近一个人都没。

    走出了地狱之门的范围,老人这才喝道:“准备备战!近期,随时准备出山!”

    “诺!”

    四周,响起一道道回话声。

    老人安心了许多,迅速离去。

    他刚走一会,黑暗中,柔弱的月罗走了出来,四周,瞬间悄无声息。

    “一群狠心人!”

    月罗说话带着娇弱,带着娇憨,带着一些幽怨,你们岂能如此对我?

    瞬间,有人起了怜惜之心,有了欲望,带着冲动,就想出声应和几句。

    很快,附近人轻咳一声,震荡虚空,让那些人瞬间冷静了下来。

    而月罗,一脸的心碎之意,幽怨道:“罢了罢了,我去找百战,你们这群狠心人,真坏!”

    说完,月罗脸上露出一抹妩媚笑容,和之前的柔弱截然不同。

    等她消失,四周,传出一阵吐息声。

    有人吐气道:“月罗总算是走了,她越来越可怕了!”

    “百战解封了?这下好了,月罗有的玩了,也好,让月罗陪百战玩去。”

    “百战搞不好还会上钩……这蠢货……”

    “不提他,看来大战要来了,诸位都准备一下吧!”

    声音,渐渐弱了下去。

    而深处,那地狱之门,随着月罗离去,巨大的门户上,好像浮现出几双眼睛,从门后朝门外看。

    眼睛中,带着清冷,带着寒意。

    PS:1号求保底月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