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17章 人皇真奇葩!(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2292更新时间:2020-10-29 11:16:33
    “人皇!”

    此时此刻,苏宇唯有一个感觉,人皇留下的这小石头印,到底是无意的还是有意的?

    星月埋藏这石头印,到底是不是无心之举?

    也许是吧!

    然而,此刻对苏宇而言,道源之地的压力,瞬间减轻了三分甚至更多。

    小石头,必然能镇压此地的规则之力。

    哪怕不是全部,哪怕只能镇压三成,那天王级强者,被镇压了三成规则之力,撑死了也就二等合道甚至是三等。

    “手段通天!”

    苏宇感慨。

    道源之地,上界强者大多集中在此,而此地,却是人皇的地盘,有人知道吗?

    万族的强者,还真不怕人皇有传承?

    一旦有,也许也可以掌控此地规则之力,小心被一网打尽!

    苏宇想着这些,悄悄融入道源之地,光幕没有引起任何波动。

    进入道源之地的刹那,苏宇也感受到了,感受到了无数的无主,无属性规则之力。。。

    “宝地啊!”

    苏宇心中惊叹,这地方,还真是宝地。

    这种无属性的规则之力,苏宇见过,在诸天战场,越阶杀戮的情况下,是有一些这样的规则之力奖励的。

    在这,其实就相当于天天被奖励!

    “上界……难怪那么多人想来上界,难怪大批合道离开下界,有道源之地这样的宝地,我也想来!”

    想当初,苏宇为了弄点规则之力奖励,多难啊。

    而这,却是有大量的无主无属性规则之力。

    要知道,此地还有许多强者在不断吸收,却是依旧浓郁无比,这代表什么?

    代表这种力量,在不断诞生。

    “时光长河中的河水就是规则之力,但是是固化一体的,无法引流出来……此地规则之力溢散这么多,难道是人皇从时光长河中抽取了出来,进行了拆分净化?”

    苏宇对道源之地,充满了好奇。

    他想看看,此地的时光长河,到底是什么样的。

    他想看看,人皇开的道,到底是什么样的。

    至于杀人……这个不急。

    来上界杀人,不是苏宇的主要目的。

    在这,增长见识,强大自己,加深大道感悟,探查情报,这才是苏宇这次上来的目的,至于杀了8位合道,那都是顺带的事。

    是的,顺带罢了。

    也不知龙族几位合道,死了后,能不能化为死灵,大概率是不能的,没有时光长河接引,若是能,大概死不瞑目。

    “别的地方死了,大概率是无法被接引走的,但是在这死了,我觉得有可能能复苏!”

    苏宇心中想着,抬头看天。

    其他地方,不是时光长河覆盖之地,但是这地方,被人皇的时光长河覆盖了,是有可能化为死灵的。

    苏宇朝四周看了看,这属于边缘地带,并未看到人。

    他也不深入道源之地探查,他要走时光长河。

    哗啦一下,虚空被撕裂。

    在这,能撕裂长河了!

    哗啦啦……

    隐约可闻的水流声,传入了苏宇耳中。

    每个人撕裂的长河地段不一样,当然,这里不好说,苏宇也很警惕,若是有人也在时光长河中怎么办?

    会不会遇到彼此?

    所以哪怕进入时光长河,也要小心一点。

    苏宇一步踏入时光长河,长河瞬间封闭消失。

    ……

    道源之地中。

    强者无数。

    此刻,就在苏宇进入的刹那,一座高山上,一尊强者,抬头看天,眼中露出一抹金光,有人进入了时光长河?

    好像感受到了一些微弱的波动。

    默默感知了一会,这尊强悍的存在,没有理会。

    这里,经常有人踏入时光长河,不过之前多,现在很少了。

    踏入时光长河,往往是为了融道或者开道,平时,倒是没有必要。

    ……

    一处谷地之中,也有一尊和大地融为一体的强者睁眼,朝上空看去。

    开时光长河,一些强者会稍微注意一二的。

    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还是要警惕一些,因为时光长河中,有东西存在。

    ……

    这一刻,数位强者都有微弱的感应。

    不过也正因为感应微弱,觉得开启者实力不强,波动不大,之后时光长河平稳,这些人也没再管。

    进入时光长河,是常有的事。

    一般人不用理会,但是若是有绝世强者,那就得理会一下了。

    ……

    这时候的苏宇,自然没察觉这一切。

    在他看来,开时光长河,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这里的人应该都能开,当然,能开多大,能走多远,那就是不确定的事了。

    有小石头在,镇压一切,人皇开的长河之力,苏宇一进入就觉得不如真正的时光长河,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压力。

    此刻,河水湍急。

    和真正的时光长河很相似,又有些不同之处。

    进入的瞬间,苏宇微微有些感应。

    默默体会着那种感觉,苏宇缓缓前行,带着一些凝重,一些郑重。

    这,其实是人皇的道。

    我想看看,人皇他修的是什么道,感的是什么理。

    死灵大道,死气为主。

    这条道,又是以什么为主?

    沿着河流,顺流而下。

    苏宇知道,顺流而下,应该是断口,逆流而上,才是真正的时光长河交接点,河水源头在时光长河。

    当然,此刻的他不急。

    感悟大道的事,急不得。

    先顺流而下看看。

    沿着河流朝下游走,越走,河流越是湍急,冲击着苏宇,好像小石头在手,同源之力,镇压效果更好点,对苏宇影像不大。

    “水之道?”

    “火之道?”

    苏宇默默感悟着,他好像体验了到了人皇的大道之力,仔细感悟,却是微微皱眉。

    不是!

    这些金木水火之道,只是有些混杂,不代表这道,就是这些大道之力为主。

    走着走着,前方的河道,越来越宽了!

    而苏宇,脸色越来越凝重。

    “又是万道合流!”

    果然,这个世界,真正的绝世强者,走到最后,都是万道合流!

    他有些感悟了!

    河流越来越宽,代表越来越多的不同大道之力,融入了河道之中,拓宽了河流。

    但是,人皇的主要力量,苏宇还是没感受到。

    这不对劲,一般情况下,应该是主要力量最明显才对,比如死灵大道,你一进入,你就能感受到,那死气的力量。

    “难道平衡发展,做第二条时光长河?”

    苏宇陷入了沉思,若是如此的话,人皇就是在仿照时光长河,单纯的合万道,而这也是苏宇之前的想法,但是哪怕苏宇,也有侧重点的。

    “人皇一代雄主,连一丝丝属于自己的独特大道之力都没有吗?”

    苏宇搞不懂,也没再多想。

    继续前行。

    走着走着,苏宇带着一些异样,两侧,也没有什么支流,没有几条……但是有!

    存在!

    苏宇眼神闪烁,正常人看不到,他能看到。

    “这……这也有支流!”

    相当于死灵大道上的墨道,在支流上开辟支流。

    但是,人皇的道,才开辟啊!

    “疯了吧!”

    苏宇吸气,很快有些骇然,“这……这是不是意味着,有人在人皇大道上,感悟了自己的道,开辟了自己道,可人皇的大道,自己就开了那么一点点,在这开支流,太容易出事了!”

    人皇的大道,又不是完整的大道,人皇自己都没开完。

    你在他的大道上再开一个道……那这条道可能不会太强,就算不弱,苏宇觉得,稳定性太差,太容易出事了,这相当于人皇大道的分支。

    “人皇若是想做第二条时光长河,那的确可以开道。”

    “死灵大道的主人,则是不想成为第二条时光长河,所以没给人在他大道上开道,而是所有大道,都融入死灵大道,化为一体。”

    死灵大道的主人,应该相当霸道。

    我的道,开在这,你们要不当我奴仆,要不就不要来,来了,只能修我一道!

    而人皇这残缺的大道,居然还有人在上面开道。

    苏宇古怪无比。

    仔细探查了一番,很快,继续前行,心中一个个念头浮现,隐约有些想法。

    他继续前行,顺流而下。

    走了很久,别看外面看起来时光长河断掉了,好像不远,真正走在时光长河上,苏宇发现,人皇其实开辟了不短的距离。

    走了好一阵,苏宇的小石头上,散发出淡淡的光辉,和整合人皇长河几乎融为一体,苏宇才能保持平稳。

    河流,愈加湍急了!

    陡然,前方如同大瀑布一般,苏宇迅速止步,他看到了前方的光亮!

    断口!

    人皇的大道,开到这,就断了。

    大量的河水,从这流出,如同瀑布一般,砸落在道源之地,这大概就是道源之地规则之力浓郁的由来。

    “我从这掉下去,是会直接掉入道源之地,还是被冲走,冲到不知时间的未来?”

    苏宇此刻好像站在瀑布巅峰,大量的河水迅速冲击而来,朝下方冲去,这些河水,都是规则之力,源头来自于真正的时光长河。

    时光长河被开了个口子,经过人皇的长河引流,到这,大道断裂,不再开辟,这些河水坠落化为了规则之力。

    “这是无主规则之力的由来!”

    苏宇仔细看着,默默体悟。

    他看着大量的规则之力,从河流中坠下,还没落下去,就化为一道道,一缕缕规则之力溢散开。

    此刻,冲击力越来越大,好像也想把苏宇坠下去。

    小石头光芒闪烁,稳固住了苏宇的身形。

    苏宇仔细看着,看着那瀑布,看了一会,忽然眼神异样,盘膝坐下,继续看着。

    只见,无数的规则之力,在这,好像被净化了一下。

    原本是万道汇流,有火属性,有土属性,有水属性,都是带着属性的规则之力。

    可苏宇之前在道源之地,明明感应到的是无属性的。

    之前苏宇还不懂,可现在,他看到那下坠的瀑布中间,好像升起了一层网,这网,好像过滤网一般,将那规则之力中的属性之力提取了出来,过滤了出来!

    “带属性的,掉不下去……”

    苏宇眼神闪烁起来,他忽然很想下去看看,到瀑布中央看看!

    他不知道这样会有何后果,会死吗?

    会迷失在时光长河中吗?

    他不知道!

    可是,苏宇想去看看。

    一条开天之道,才开启,还没完善,这样的大道,对苏宇的诱惑力太大了。

    “我若是迷失了呢?若是在这困了千万年怎么办?”

    苏宇忽然有些挣扎!

    他想观道,他若是一人,他毫无顾虑,他马上就会下去!

    “责任……”

    这一刻,两个字,映入脑海。

    责任!

    他还承担着许多责任,苏宇自己就曾说过,这人主,其实是负担,是责任,并非好处。

    这一刻,他纠结了起来。

    他承担着太多的责任!

    若是必要性的冒险,那是应该的,可此刻,只是为了观道,为了观道而冒险……若是在这丢了性命或者迷失在这其中,那自己带到上界的人怎么办?

    “朝闻道,夕死可矣!”

    苏宇喃喃一声,这是蓝天之前说的,他很想像蓝天一样洒脱,一样潇洒。

    我也是修者,我也想朝闻道夕死可矣。

    修道,修的便是一个求索。

    求未知,索未来。

    大道漫漫,上下而求索,探一个未知之道,求一个未来前路。

    可这一刻,他还是迟疑了。

    “我……终究还是给自己戴上了枷锁!”

    苏宇喃喃一声,而今的他,很多时候都在求稳,其实不再是当年光脚不管不顾的时候了。

    那时候,无惧一切。

    那时候,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无负担,无责任。

    “责任!”

    苏宇陷入了沉思中,这责任,这枷锁,是我自己给自己套上的。

    大周王他们推举自己上位,成为这人主,自己就入瓮了,那一刻,他三分不情愿,三分不乐意,三分故意,一分则是因为一些人,一些话。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万天圣曾告诉他,达则兼济天下,那时候,苏宇掌控三十六城,算是发达了。

    回归人境,还是带着一些尽责任的心思。

    责任这两个字,再次在苏宇脑海中闪烁。

    下去吗?

    算了吧!

    太危险了。

    而且付出未必还有回报,上次为蓝天付出,那是因为蓝天有希望成功,成功了,人族就会多出一位顶级战力。

    事实证明,上次苏宇赢了!

    这一次,只是为了观道罢了。

    “算了,以后还有机会。”

    苏宇心中带着一些遗憾,我其实想看看,但是,我带到上界的人,还在等着我带他们回下界。

    太过没必要的冒险,就算了吧!

    哪怕他知道,也许自己可以感悟一些东西。

    苏宇起身,转身,一步步朝上游走去。

    离开吧!

    再看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会跳下去。

    而此刻,人皇大道微微颤动了一下。

    苏宇微微一动,朝长河看去,此刻,湍急的河流,忽然呈现出一条小小的平稳之道,渐渐从水底浮现。

    苏宇怔神。

    那浮现的小小长道,有些类似于当日蓝天开道的血路,此刻,也为苏宇铺平了一条路。

    “责任!”

    苏宇喃喃一声。

    人皇!

    这……这是人皇道的核心?

    这么简单?

    不,或者说,人皇这位雄主,他的理念,他的感悟,居然是责任!

    “他觉得,庇佑人族,便是他的责任吗?”

    苏宇带着一些说不出的滋味。

    成皇了,就一定要背负责任吗?

    哪怕上古人皇也不例外?

    那些大道之力,朝苏宇体内涌入,苏宇微微皱眉,忽然浑身窍穴一震,这些力量忽然被他驱散。

    苏宇轻叹道:“你要找一个有责任心的继承者?我不是……抱歉!”

    苏宇摇头。

    此刻,他眼神带着一些说不出的无奈。

    他居然无意中触动了什么!

    人皇开的这条不完整的道,核心是责任,对人族的责任,对种族的承担。

    这条大道的核心,想让苏宇继承这些力量。

    “你也太草率了,都不考验的吗?”

    苏宇苦笑,人皇,在这条道中,居然也留下了一点东西,他居然轻易地要将这条半开的大道,传承出去!

    这是苏宇第一次遇到,这种因为你一时间的心境,就要给你继承大道的。

    “我若是真愿意继承,是否意味着,我可以渐渐掌控这条道,彻底成为道源之地的主人,然后沿着人皇的道,继续开辟下去?”

    苏宇觉得人皇太傻了,就这样?

    你都不好好考察一下?

    好吧,这条道的触发条件很多。

    人族,甚至是人主,对人族的责任心,对道的追求,对大道的感悟,对种族的庇佑……

    当然,苏宇却是不太愿意。

    不是因为来的太轻松,只是,不想成为下一个人皇。

    这道,并未开辟完全。

    这道,若是苏宇真继承了,也许需要很多时间去掌握,去开辟,而他,也就成了彻头彻尾的下一个人皇,连道,都是人家开给他的!

    “我有自己的道。”

    苏宇轻笑一声,“而且,我只是想借力,不想成为下一个你!”

    “你的责任心……和我理解的不一样!”

    “你我,终究不是一种人!”

    “我的责任,我的宽容,我的善良,只针对那些宽容我,善待我的人,你我的责任,是不一样的!”

    苏宇轻声说着。

    然而,大道之力,还是往他体内涌入。

    苏宇继续排斥!

    大道之力继续涌入!

    “艹!”

    苏宇忽然骂了一声,“没见过你这么贱的道,我都说我不要了,你给我套枷锁呢!套路我,是不是?”

    苏宇忽然觉得,自己被套路了!

    哪有赶不走的大道之力!

    我都说我不要了,我有自己的道,你还非要往我体内涌,什么意思啊?

    他迅速看向小石头,再看自己的人主印。

    果然!

    这两样宝物,都在镇压四周规则之力,唯独这责任之道,力量无法镇压!

    “套路!”

    苏宇忽然骂了一声,都是套路!

    我去你的!

    人皇这老东西,是不是早就算到有这一日了,套路后辈!

    小石头和人主印,可以镇压其他大道之力,唯独无法镇压这股责任之力,就是套路!

    “艹!”

    苏宇再次骂了一声,人皇这老不死的,当年一定在这设定了什么规则。

    “我不干!”

    苏宇拒绝!

    绝对不干!

    自己当这人主,是想尽一份责任,但是,不是把责任当枷锁,当己任,当成生命的核心。

    我去你的!

    这么搞,以后干啥,我都会想着,我的责任是庇护苍生,庇护人族,扯淡,这不是我苏宇的风格。

    以后有人欺负我,若是人族,也许我还会想着要宽容他,因为我是人族,照顾人族是我的责任!

    “老家伙,去死吧你!”

    苏宇狂骂一句!

    上套了!

    不行,我可不接受。

    可是,此刻撕裂长河离开,再进入,可能还会是这样。

    去你的吧!

    忽然,苏宇扭头,疯狂朝刚刚的尽头跑去,大骂道:“做梦去吧,我才不继承,这什么玩意,半开的大道,还要买我未来……当我傻呢!”

    轰隆一声,他从瀑布上跳了下去。

    刚刚只是一时间有感而发罢了!

    又不是说,我苏宇真的非要尽责任地去庇护人族,又不是说,我啥人都要庇护,就说狱王一脉,这些人也是人族,我要去庇护?

    就说百战这些蠢货,我要去尽责任地去保护?

    呸!

    人皇自己干去,我可不干。

    随着苏宇直接跳下,那浮现的责任之道,好像迟疑了一下,渐渐地,开始消散,隐入这条人皇长河。

    ……

    同一时间。

    真正的时光长河,深处,极其深处。

    一道虚影,再次呈现。

    带着一些唏嘘,一些古怪,一些茫然。

    “而今的人族,到底什么情况?”

    最近,时光长河动荡不断,人族可能有异变,这也就算了。

    另外一条人皇道,或者说,责任大道,这可是通天之道,刚刚好像找到了继承者,能触发这继承的,一定不简单,一定是自己心目中合适的继承对象。

    可是……可是什么情况啊!

    那继承者,好像在疯狂抗拒,抗拒完了,好像直接逆转了什么,硬生生地把继承的过程打断了。

    这……我的道,不强吗?

    “只要继承了这道,而今万界还没规则之主,定能横扫诸天……”

    “只要继承了这道,就有希望沿着我的路,再开一天,成为天之主!”

    “只要继承了这道,就能成为真正的人皇……为何……抗拒?”

    怀疑人生了!

    这世界,如此奇葩了吗?

    只是,让你尽一份责任罢了,可你既然能触动这道,你该有这份心才是。

    为何……又拒绝了?

    “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一声说不出的无奈,道不尽的沧桑。

    真是奇葩!

    能触发此道继承的程序,符合的条件是很多很多的,并非简简单单的事。

    当然,苏宇能触发,因为他真的都符合。

    比如,天门。

    比如,四极人王中,两位和两位以上的认可,当然,或者是后裔,或者是四极人王传承的认可。

    比如,浓郁无比的人族气运。

    比如,强烈的责任心。

    还有许多其他因素,人皇设置的考验,苏宇几乎没感觉到,可都是在无形中设置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是闯过几个关卡,你就可以继承的。

    而是慢慢的累积,最终产生了质变,如此一来,才能顺利继承。

    可是……被拒绝了啊!

    这一刻,虚影都有些发狂了,为什么啊?

    而今的人族,好像很麻烦。

    一些年前,好像出现了什么变故,导致人族损失惨重,气运消散九成之多,有灭族之危险,按理说,此刻不是急需强大自己,拯救人族吗?

    艹!

    为什么要拒绝啊?

    不懂!

    真想杀回去,看看这孙子到底是谁!

    真他么奇葩啊!

    ……

    “真奇葩!”

    此刻,跳下去的苏宇,也是暗骂一声。

    人皇真奇葩啊!

    这种大道之力,继承居然都不需要考验的,我就想了一下,居然就要我继承大道,神经病吧!

    “亏我还说人皇雄主,雄主个屁,就因为我想着要负责,你就要我负责到底?”

    “开什么玩笑!”

    “人族一旦平定了下来,我还要负责?我当几年的仆人还不够,你还想让我当一辈子?”

    “扯淡!”

    苏宇骂骂咧咧的!

    心中却是多了些心思,别说,现在自己还有退路,还有机会,他不太乐意继承。

    可是……若是哪天没有退路了呢?

    “也许,那时候我可以来捡个破烂!”

    苏宇此刻跳下来了,但是没落下去,而是被瀑布中间的那层网格阻挡住了,苏宇也不意外,只是有些古怪地想着。

    人皇的这条道,哪怕不完整,但是极其强大是真的。

    给苏宇的感觉,若是开辟完整了,未必比死灵大道差,也许还要更强点。

    “若是人皇能开辟成功,那他就是诸天第二人!”

    第一人,被苏宇暂时送给时光长河的主人了。

    当然,现在开辟失败,那就是诸天第三人?

    第二人,绝对是死灵大道的主人了!

    “比人族的肉身道还要强大,哪怕开辟了一点点,我要是从头融道到位,也许……也能堪比规则之主了吧?”

    “这条道,这么容易继承,前面居然没有人族继承?”

    苏宇古怪的很,为啥?

    有什么难度吗?

    没难度啊!

    我他么第一天进来,都不想要,这道还疯狂地逼着我要,那这么多年来,没人继承?

    “天才……太孤独了!”

    苏宇一声感慨,天才,真的太孤单了。

    大道都抢着被我继承。

    什么文王道,人皇道,时光道,这些强者的大道,都一个个地抢着被自己继承,我太难了,我压根不想要。

    当然,心底深处,苏宇知道,肯定没那么简单。

    不过,不妨碍苏宇自恋一下。

    的确太天才了!

    没办法的事!

    “不继承你的道,只是抱有一线希望……真的继承了你的道,代表我的道就终结在这了。”

    苏宇心中叹息一声,不到绝路,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想放弃自己的大道的。

    修炼,悟道,最终却是走上了前人给你安排的路,一模一样,复制了下一个人皇,何必呢。

    人皇都失败了,复制一个就能成功?

    一声轻笑,苏宇将刚刚的一切念头抛开,责任之道,是人皇的,不是我的。

    “奇葩的人皇,活该你没继承人!”

    苏宇腹诽一句,这么多人你不选,你选我,你不知道我苏宇就讨厌被人强加枷锁吗?

    “可以当个备选!”

    此刻,苏宇将这条道,安排成了自己的备胎,没有任何路可走,没有任何选择的情况下,可以想办法,再来一次,再试试看。

    他没再去想,也不去想,刚刚自己放弃了一个可能成为规则之主的机会。

    换成别人,也许会很遗憾。

    而苏宇,却是没有什么太多遗憾的,规则之主又如何?

    一条不完整的大道罢了!

    其实,还是看不上,若是把完整的死灵大道和时光大道送给我……咳咳,可以考虑一二。

    是的,没说错,没太看上人皇的道。

    主要还是你开了一点点,你开的更强点,我还能重视一下。

    苏宇露出笑脸,没再管这个,仔细观察自己所在的网格,上方,大量的河水继续冲击而下,而这层过滤网,好像将属性规则全部给过滤了下来。

    苏宇盘坐在大网之上,默默观察着,感应着,感受着。

    任由河水冲击自己,小石头和人主印都在抵御这些力量。

    渐渐地,苏宇看到了一点东西。

    他看到了,大量的火属性规则,聚集到了一起,很快,这些属性规则,被聚拢,没多久,这些火属性规则之力,化为一条小小的瀑布流。

    如同一条小龙,正在网格上挣扎游荡。

    这小龙,好像想钻出去,钻到网格之下,但是力量明显不够,这样的小龙,不止一条,而是很多条,都想钻出去!

    他们彼此攻击,彼此撞击,被过滤后的纯净的规则之力,从网格中溢散了下去,而这些有属性的,却是没有,一直在撞击彼此,在冲击。

    渐渐地,苏宇眼神异样起来。

    他看到了一条比较大的金色小龙在远处浮现,带着锋利之气,好像在切割网格,却是遭到了网格的锁紧,锁住了这条金龙。

    轰!

    一声巨响传来,那金色小龙,忽然爆开。

    网格上,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裂缝。

    爆开的金色小龙,还剩下一点点,迅速钻出裂缝,而这一瞬间,苏宇隐约听到有人在狂吼:“规则之道,兵道,残缺的!”

    一瞬间,好像有许多人在喊,在吼!

    很快,那破开的网格,在迅速恢复。

    而网格之上,已经没有了如那金色小龙那么强大的规则之力汇聚。

    苏宇眼神异样无比!

    “这……就是道源之地那些无主的,规则大道的来源!”

    “这道,残缺了!”

    为什么残缺?

    因为刚刚为了冲下去,被网格破碎了,所以,这一次掉下去的是残缺的大道,若是能完整的偷渡下去,那就是完整的大道之力了!

    “原来如此……”

    苏宇喃喃一声,带着一些震动。

    很快,眼神变幻了一下,卧槽!

    那这么说,他附近的这些小龙,其实都是一些雏形大道。

    苏宇皱眉:“雏形大道,规则具现……这网格过滤这些属性之力,汇聚成道?这网格是什么玩意?”

    “那这些雏形大道,其实我可以取走,交给别人,相当于继承了规则大道?”

    “不对……哪有这么简单,这些规则大道……不完善!”

    苏宇忽然摇头,眼神疯狂闪烁,这些大道,不完善!

    废话,人皇大道都不完善,何况是从人皇大道中,过滤出来的一些属性之力,那更不完善了!

    “比起万界的道,要差许多,但是更容易掌握,更容易融合……”

    苏宇想着想着,眼神闪烁,喃喃道:“上界的家伙,若是拿这个当自己大道的滋补,那是好东西,若是真的放弃自己的大道,万界大道,而是转修这些看似完整的大道……会死的很难看的!”

    有这样的人吗?

    也许有的!

    毕竟,给你一条完整的大道,没人修炼过的,你一人独掌,你能不心动吗?

    “那这么说,这人皇大道上的一些支流,可能是这些取走了大道,然后修炼,然后嫁接到了人皇大道上的强者?”

    人皇大道,也有支流。

    苏宇之前还好奇,还奇怪,就人皇开辟了这一点点大道,还有人能在这上面再开道?

    也没那么多力量给你开道啊!

    现在懂了!

    是汇聚而成的,无数的属性力量规则,汇聚成了一条伪道,而这伪道,被人修炼了,因为来源就是人皇大道,所以自动连接上了人皇大道!

    “合着……都是伪道强者?”

    苏宇失笑,“这……这……我去!”

    忽然脸色一板!

    人皇……人皇这道,怎么和自己的想法有些类似,借鸡下蛋啊!

    只是,苏宇是用图册,让人修自己的假道。

    人皇……不会也打的这主意吧?

    在这地方,用伪道忽悠人,然后这些大道,被人夺走,然后修炼,然后连接上人皇大道,为人皇大道提供稳定的来源。

    “呼!”

    苏宇长长吐气,眼神不断闪烁,人皇是这意思吗?

    还是意外之下造成的?

    若是的话,人皇……不是个好东西啊,居然和自己一样,也在借鸡下蛋,这万界的强者,会不会被我们玩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