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5章 重操旧业(万更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1906更新时间:2020-10-24 21:13:37
    查探了半天,苏宇和大明王挖开了一片山石。

    在半山腰,还有一个坑洞,封的严严实实,几乎看不出曾经被挖出过通道。

    苏宇和大明王钻入其中,很快,可能都抵达了山峰的核心区域,这才看到了一些亮光。

    那是一块不大的玉石,溢散出淡淡的光辉。

    整个山头上的屏蔽之力,都是从这里为核心,溢散出去的。

    苏宇刚想走近看看,大明王一伸手,拦住了苏宇。。。

    仔细观察了一番,这才轻声道:“别动这个,这是阵法核心的阵基,我算是知道狱王一脉为何不撤走这个阵法了。”

    “为何?”

    大明王笑道:“这一脉应该是在这里做实验,这玉石,是这座山头的元脉核心!简单来说,就是这座山头的基点!这东西一旦拿走了,这座山可能会崩塌,动静太大了!”

    “崩了一座山,动静这么大,可能会引起一些麻烦和变故,所以干脆就放在这没管了,反正也没几个人能感受到这阵法的存在。”

    “你若是不说,我都难以察觉。”

    大明王解释了几句,术业有专攻。

    苏宇对神符一道,神阵一道,炼丹一道都是门外汉,不可能全部精通,铸兵一道他倒是拿手。

    此刻,看这阵法,也不是太懂。

    大体上可以看出一二,这玉石,便是整个阵法的核心源头。

    “也就是说,这阵法的核心,是基于这座山,而不是外来的宝物?”

    “是的!”

    大明王点头:“倒是好手段,好想法!这山,在这伫立多年,没被摧毁,自然也是宝物!这玉石,其实应该叫玉精,以这个为阵法之基,浑然天成!”

    大明王感慨道:“狱王一脉,一定极其擅长阵法一道!若是如此的话,他们建立起大型的屏蔽之阵,其实不需要耗费太大代价!”

    苏宇点头,这一脉,手段的确不弱。

    苏宇沉声道:“我们可以将这阵法缩小吗?缩小到,我们带在身上,可以屏蔽掉混沌规则的压制,要不然,在这战斗,倒是可以,不过很快会引起整个混沌山的排斥,导致四周古兽杀来。”

    在这战斗,你感觉没事,混沌规则有些压制,其实影响也不大。

    可是……一旦你战斗时间稍长,在你没察觉到的情况下,整个混沌山都会排斥你,然后你就完了,必死无疑!

    因为一定有大量古兽,会随着混沌山的排斥,而过来杀你。

    因为你的爆发,让古兽也会感受到难受。

    这种无形的排斥,往往会被人忽视,只会觉得,是因为自己倒霉,战斗起来,引起了古兽的注意,实际上,古兽压根懒得管你!

    这些家伙,苏宇其实也一直在观察各大山头的动静,几乎没动弹。

    其实混沌山也有一些弱小的生物,发生了战斗,动静也不小,那些山头的古兽也懒得去管,因为这些家伙战斗,不会搅乱此地混沌之力,不会让古兽觉得难受。

    大明王沉吟一会。

    想了想,开口道:“那得好好研究一下,另外,就算可以,也需要这些玉精,哪怕压缩到个人使用,那起码也得有才行,这东西一旦被取走,这山很快会被此地的混乱力量冲击的爆碎。”

    大明王低声道:“动静一旦大了,很容易惹出麻烦,第一是古兽,第二是狱王一脉。古兽其实还好,狱王一脉一来,看到山峰被毁,第一时间就会想到玉精,一看,玉精没了,那很容易联想到我们这边,发现了他们的大阵。”

    苏宇点头,也是。

    想了想,苏宇问道:“除了山峰,别的地方没有玉精了吗?”

    “肯定有!”

    大明王解释道:“不止山峰,其实也不一定非要玉精,比如此地古兽强者的骨头、牙齿、尖角之类的,只要足够强大,都可以!既然古兽可以在这生存,那自然也能避开排挤!”

    苏宇了然,“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击杀古兽?”

    “对,而且你想屏蔽合道的波动,那就得杀合道境的古兽……”

    大明王解释道:“得对应自身等级,否则,你全力爆发,这玩意也会破碎。”

    苏宇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我明白了!严格来说,还是玉精更好点,毕竟这是一座存在无数岁月的大山,是这样吗?”

    “算是。”

    大明王笑道:“比如这座山的玉精,就足以让一位合道境,肆无忌惮地出手了!”

    苏宇盘算了一下,龇牙,自己这边合道不少。

    若是想让他们在混沌山肆无忌惮地出手,那得需要不少玉精,或者击杀不少古兽强者才行。

    “那再看看吧!”

    苏宇苦笑,不行的话,先不管混沌山这边。

    这次上来,也并非一定要杀人,关键是探查清楚上界的底细。

    现在,又有了点意外收获,狱王一脉的情况。

    总的来说,其实收获已经不小,包括苏宇本人对大道的理解,也增强不少,在上界,苏宇到现在没发现时光长河的存在,现在倒也不好融笔道。

    找个机会,找到了时光长河,他感觉自己还能在时光长河中的笔道上走上一截。

    不走时光长河也行,那就得自己慢慢磨,顺着笔道走,那样速度会慢一点。

    心中想着这些,苏宇很快道:“那你在这研究这大阵,我先回去。”

    “行!”

    大明王倒是没意见,在这研究大阵还是很爽的。

    狱王一脉的阵法之道,在大明王看来,比狱王一脉的封锁之道都要有趣的多,当然,封印和阵法往往不分家,阵法也能封印,封印也能当阵法来用。

    “宇皇哪天若是拿下了狱王一脉,还希望宇皇能带走感悟一下狱王一脉的阵法道,我们可能走的不是一个体系……”

    大明王笑着说了一句,有些期待。

    苏宇点头。

    对大明王,他帮助不大,实际上大明府和自己的牵扯比大秦府都要深的多。

    既然大明王觉得狱王一脉的阵法道,对他有帮助,回头有机会再说。

    ……

    安北侯所在的那个洞穴。

    苏宇很快回来了。

    此刻,洞穴也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一群人都在等着。

    看到苏宇回来,不等其他人说话,星宏就道:“宇皇,咱们这么多人,不能都在这等着吧?合道境的,跟你一起行动还行,合道之下的,其实没必要跟着你一起。”

    “我的想法是,让霞光他们单独出去行动,上界战争也不少……”

    见苏宇要说话,他马上道:“放心,我们这些镇守,之前一直没怎么动弹过,认识老大的多,认识天灭的也多,但是认识我们的还真不多!”

    他解释道:“就跟宇皇你一样,你合道境,你会管人家合道的属下有哪些人吗?”

    “……”

    苏宇失笑,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苏宇其实的确有些担心,担心他们会被人认出来。

    现在听星宏的意思,老乌龟和天灭张扬的很,其他人倒是没几个人认识,之前也一直是大石头,大概也没人会在意他们到底什么样子。

    不止他,下一刻,夏龙武也沉声道:“宇皇,我也是这意思!来上界,不是为了游玩的,也不是为了扎堆的!我的想法是,我们分散开,各自寻找机缘,寻找对手!顺便也收集一下情报之类的,总比在这待着强。在这,我能感受到,感悟大道之力要简单一些。”

    “我们若是被发现了,就冒充天阳侯麾下,按照之前的方案进行。”

    他迅速道:“合道毕竟是少数,上界极大,不是宇皇你所想象的那样,随便就能遇到的,只是你们所在的圈子太过高端,你在哪个圈子,才会接触到哪个层次的人物。”

    这话倒是不假!

    苏宇之所以经常遇到合道,那是因为他能杀合道,小人物他也能遇到,但是看不上眼,看到了也懒得去管。

    不代表这上界,到处都是合道境。

    以前苏宇接触不到永恒圈子,也觉得永恒太罕见,见不到。

    后来发现,你到了那个位置,你眼中的只有永恒,永恒之下你都懒得多看一眼的。

    这一次,他上界,带了几位人族。

    非合道的,夏龙武、灭蚕王、南无疆、云尘、小周王、胡显圣这6位。

    胡显圣最惨,日月巅峰。

    其实进步飞快了,他踏入日月都没多久,还是苏宇给他开了小灶,大量的宝物给他堆上去了,因为胡显圣是人族少见的几位能运用空间一道的强者。

    这一次带他们上来,的确有让他们更进一步的心思。

    不过,苏宇还是皱眉道:“单独行动,太过危险了……”

    夏龙武沉声道:“宇皇,我们是战士,不是孩童!跟你上来,也不是为了蹭点好处,而是想找个能全力一战,再次体会当当初那种生死危机感的地方!而今的下界,已经没有这种感受了,大战我们掺和不上,合道之战,没我们的份,永恒都被杀的不敢出门了!”

    夏龙武低沉道:“我们是战者!也是天骄!并非普通的士兵,听令行事就行,我们有自己的道,也有想冲击更高层次的心思!”

    夏龙武看向苏宇,沉重道:“我是夏龙武,日月能杀永恒的夏龙武!我是万族不愿让我证道的血屠王,还请宇皇成全!”

    他是天才!

    也是苏宇这些人之前,领先一个时代的天才。

    他年岁不大,比很多人都年轻,在杀苏宇之前,那是万界皆杀夏龙武,虽然没有针对苏宇那么夸张,也是那个时代最拔尖的人物!

    现在,他上来,是为了强大自己的,他不想一直跟着苏宇,那样对他没有任何挑战!

    一旁,南无疆和云尘,这两位也是眼神复杂,南无疆轻声道:“让我们自己去闯荡一番吧!庇护,是无法庇护出强者的!”

    南无疆轻笑道:“我们,怎么说也是一个时代的领军人物,虽然现在落伍了,可不想一直落伍!”

    苏宇身旁,大周王笑了笑,开口道:“宇皇,让他们出去吧!雄鹰翱翔于空,不是靠庇佑就可以的,需要放飞他们!”

    “要说战斗经验,夏龙武领军作战数十年,从东杀到西,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天元蛰伏猎天阁多年,也是步步惊心,南无疆冒充玄甲隐姓埋名,多年无人发现。云尘冒充原始教主,也是主动暴露……”

    他一一说着这些人,笑道:“你既然带他们上来,就有心想让他们强大起来,你自己也是一步步,在厮杀中成长起来的,还不放心这些老前辈?”

    老前辈?

    一旁,定军侯迟疑了一下,传音九月道:“食铁族的朋友,忘了问了,这宇皇……多大了?”

    “22?”

    九月好像记得是22,因为到新宇元年了嘛。

    此刻,定军侯好像投降了,九月也没那么避讳了,传音道:“咋了?”

    “没事。”

    22岁!

    定军侯心中泛起了嘀咕,想了想又传音道:“那我为何感觉他寿元不多?”

    “哦,好像是为了蓝天开道,燃烧了寿元。”

    九月倒是无所谓,又传音道:“你可别招惹蓝天,也别在蓝天跟前说宇皇坏话,要不然你就死定了!当然,跟我说说没事!”

    九月这么说的,心里想的却是,你说了,我马上去告状!

    这样,我还有检举的功劳。

    定军侯则是没去管他了,而是在想着九月刚刚的话。

    苏宇才22岁!

    为了蓝天开道,他燃烧了自己的寿元,难怪自己觉得他寿元无多,还有些奇怪,以为自己看错了。

    此刻,定军侯也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心思。

    很复杂!

    一方面是苏宇活不久,让他担忧。

    一方面苏宇为了别人开道而燃烧寿元,这算是仁主吗?

    可是……苏宇的仁慈,好像只针对他亲近的那些人。

    复杂的心思。

    ……

    苏宇这时候也没管定军侯如何。

    他看了一眼场中的这些非合道境,许久,点头:“好!自己小心,另外,每个月要回来一次,也许会离开。”

    “诺!”

    众人大喜。

    苏宇却是心中叹息一声,罢了,只能如此了。

    他知道夏龙武他们是对的,只是想着,会不会让他们死在这。

    算了,就这样吧。

    道理苏宇都知道,庇护下,是不可能出现真正的天才和强者的,那样的强者,也一定如泥糊的一样,一推就倒。

    这时候,定军侯的女儿,也有些激动,开口道:“宇皇,我也想出去历练!”

    苏宇瞥了她一眼。

    历练?

    日月巅峰,但是未必战斗过几次,甚至一次生死危机都没经历过,夏龙武这些人都身经百战,问题不大。

    这位……算了吧!

    不是苏宇看不起,这位出去了,三天后横尸街头都是看得起她!

    人族本就被万族围剿,一个日月巅峰的雏,出去了,能活三天苏宇算她厉害。

    果然,定军侯也有自知之明,闻言顿时冷着脸道:“不可,胡闹!”

    自己这女儿,几乎没经历过什么像样的战斗。

    和一群杀气撼天的家伙比,那真是找死了。

    在场的,日月巅峰也有几位。

    胡显圣、长河、吞天,就这三位,给定军侯的感觉,哪个都能轻松击杀了自己女儿。

    “父亲!”

    定军侯的女儿有些不甘,“我知道,我没经验,可是,经验都是积累出来的,你们越是不让我出去,我越没有经验!现在如此,以后如此,不出去,一辈子都不会有经验!”

    “宇皇之前说,让我见识一下,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我想见识一下!”

    苏宇瞥了一眼定军侯,定军侯一脸阴沉,沉声道:“你会死的,不是为父不想让你去历练,而是……时机不合适……”

    “父亲,那只是因为我是您女儿!新生代的上界人族,不止我一人,若是时机不合适,那人人都不会有进步了!”

    这个,好像还挺有道理。

    定军侯却是头疼,而这名为月希的女子,却是眼巴巴地看着苏宇。

    月希,明月花谷中的希望。

    定军侯给自己女儿取名的时候,显然也带着一些期盼和渴望。

    此刻,月希也知道,苏宇才是这里的话事人,自己父亲说了不算。

    苏宇沉吟片刻,想了想道:“你想出去?”

    “想!”

    苏宇笑了,“行,胡院长,你和她一起!”

    “我?”

    胡显圣愣了一下,想吐血。

    苏宇笑道:“你是院长,教书育人,这些都是老师该干的!而且你擅长空间一道,可以逃跑!两个日月一起,目标要小的多,不会引起太大的关注。”

    说罢,苏宇笑道:“月希,你要全程听话,听胡院长的……”

    说到这,苏宇脸色淡淡道:“不听话,猪队友害人的事不是一次两次,那时候,胡院长可以放弃她,直接自己逃回来!你的重要性,比她重要的多!空间传送大阵,还等着院长来做!单纯从重要性而言,院长比她父亲都要重要一些,不用顾虑太多。”

    苏宇淡淡道:“定军侯若是觉得不妥,现在可以拒绝!不然,死在了外面,我不会管!她死了没事,胡院长若是被她害死了,我还要追究定军侯的责任!”

    “……”

    定军侯想吐血。

    郁闷的想哭。

    我女儿死了没事,这胡显圣死了,你还得追究我的责任……这……我感觉我好惨,连一位日月都比我重要吗?

    他看向女儿,无奈道:“月希,你也听到了,还是算了吧!”

    都没把你当侯爷的女儿对待!

    你爹我,都没这日月重要,关键时刻,你把人坑死了,你爹我还得背负责任!

    这下子,那月希也是脸色微变。

    苏宇平静道:“自己考虑!”

    一旁,胡显圣倒是乐呵呵的,这话听的舒服。

    听听,自家人还是自家人。

    上古侯怎么了?

    我把你女儿丢了没事,你女儿把我坑死了,你还得倒霉,这下子,优越感凭空而起,舒坦。

    之前他还埋怨,苏宇给自己丢了个包袱。

    现在一听,有啥啊!

    月希则是一咬牙:“我……我愿意跟着胡院长出去!生死自负!绝不会牵连胡院长!我若死,胡院长也不用来救我,我也是军中长大,这些我都清楚,我父亲也是军中侯,我自然明白新兵最容易拖累老兵!宇皇,我只是没经验,并非愚蠢!”

    苏宇微微一怔,笑了笑:“也是!倒是有些自知之明,那就这样吧,你自己对自己负责!你若是死了,你父亲若是迁怒胡院长,或者干脆心一狠,背叛了我,那就杀了祭旗,正嫌弃上古侯太听话,找不到一个祭旗的呢!”

    “……”

    艹!

    定军侯心中都快骂死苏宇了。

    你……你这感觉,为何都感觉你想故意弄死我女儿,然而逼我造反,给你杀了祭旗算了。

    是这意思吗?

    他都有些担心了,这胡显圣会不会故意坑杀了自己女儿,然而苏宇找个机会,把自己干掉拉倒,谁让自己说了,二主并立这话。

    何止他,这一刻,不少人看向胡显圣,一个个眼神意味深长。

    苏宇是这意思吗?

    包括胡显圣自己,此刻也是眼神闪烁,传音道:“宇皇,咱们……出去了,我那个……把她坑杀了?这……不合适吧?挺可怜的一个孩子,这……这我也不好下手啊,要不你让蓝天去干?”

    不太合适啊!

    他都觉得,苏宇是不是真有这心思。

    有可能啊!

    杀个上古侯,震慑一下其他几位上古侯。

    而苏宇,都想翻白眼了。

    去你的!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我只是故意这么一说,让这月希,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因为苏宇也是最讨厌猪队友的,猪队友往往破坏力比强大的对手更可怕。

    我吓唬一下而已,你们真他么能联想!

    还故意坑杀了这月希……我都佩服你们了!

    苏宇无语,开口道:“好了,都不要多想,只是说一些事情可能的后果罢了,没让你们杀了月希!”

    月希脸色一白,定军侯也是一脸讪讪。

    你这么说,不会是为了安抚我吧?

    真的是伴君如伴虎,心惊胆战的。

    苏宇懒得再说什么,淡淡道:“行了,就这些,该说的都说了,出门在外,大家自己小心!若是谁接近合道境了,要突破了,不要突破,先卡着!此地突破,动静一定很大,比下界大的多!真要突破,找个机会,一起突破,不给敌人逐一击破的机会!”

    众人点头。

    “长河、吞天、空空,你们三位,最好是单独行动,而且回到各自种族,探听一下情况。”

    九月急忙道:“那我呢?”

    苏宇看向他,笑了,“你实力太强了,他们还好,日月境,冒出来了,也没人在意!你一个合道冒出来了,食铁族的高层都得疑惑,族中怎么多了一个合道。”

    “那好吧!”

    而此刻,命族这边,长河轻声道:“宇皇难道不担心我回到了上界命族,会出卖宇皇?”

    “我信任你!”

    长河有些忐忑,信任?

    真的吗?

    苏宇很快笑道:“放心吧,我撑死了让蓝天派几十个分身跟踪你们,最多不会超过一百个!对你们的信任度,我还是有的,当然,我这人,喜欢把稳一点,你一旦和命族接上头了,一旦有何异动,蓝天会尽快干掉你,我会迅速回归下界,先灭了你命族的,放心好了!”

    “……”

    长河无言以对。

    这话说的,亏我还想着,你居然信任我,我要不要感动一下呢。

    无语!

    苏宇笑道:“信任归信任,必要的保障还是有的,我这人,不太喜欢将命运交给别人掌控,你们也别觉得不妥,现在是特殊时期,监视什么的,可能会有!可能只是吓唬吓唬你们!当然,你们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是蓝天,自己脑袋聪明点,别把谁都当好人。”

    “……”

    一群人个个呆滞。

    这话的意思是,我们出去了,不但要小心敌人,还得小心,我们身边的人,甚至是路人?

    苏宇又笑道:“另外,这次上界的人,有些人其实并非本尊,而是蓝天分身,大家知道就行,别太在意,蓝天冒充人,本事还是有一手的。”

    心太累了!

    而苏宇身边,那吃着棒棒糖的小女孩,一脸的单纯,嘻嘻笑道:“放心吧,我伪装很厉害的,灭蚕王是知道的,对不对?”

    灭蚕王脸都白了!

    对你大爷!

    他看向苏宇,咽了咽口水道:“宇皇,我要单独行动!另外,任何人不要接近我,不要找我,我提前说好了,哪怕是自己人,我不理你们,你们别理我,谁理我,我都当敌人给杀了!”

    “……”

    苏宇想笑,憋住了。

    这大概是灭蚕王最后的倔强了。

    我只管我自己,谁来找我,我都要杀,我都提前打过招呼了,非要来找我的,肯定是敌人,不然就是蓝天。

    苏宇笑道:“行,大家都不要去找他。”

    其他人,此刻也是无语。

    有蓝天在,说实话,真有人想叛变,也得考虑一下,会不会和你接头的,就是蓝天分身!

    太可怕了!

    一群人也不再说什么,倒是夏龙武想到了什么,开口道:“宇皇,设个意志海封禁吧……”

    苏宇皱眉,很快笑道:“不用……”

    “不是那意思。”夏龙武解释道:“是担心遇到了强敌,反应不过来,自爆都没机会,被人探索到了记忆。一旦被知晓了这条通道所在,知道了下界的局势,可能会带来一些麻烦。”

    他倒不是为了自辩清白,没必要,他是真担心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一旦出现一位天王,瞬间突袭他,缉拿他,搜索他记忆,他可能没机会去反抗,去自爆。

    苏宇凝眉,夏龙武又道:“不需要弄的太复杂,就压缩一点规则之力进去,一旦接触到第三方规则之力,就爆炸的那种!”

    夏龙武笑道:“都放在意志海深处了,都被其他人的规则之力探入了,那代表没救了,这时候爆了就爆了,没太大关系。”

    此话一出,其他人也点头,几位镇守也道:“这个倒是方便,连我们意志海都入侵了,那正如夏将军说的,的确没救了!”

    苏宇想了想,点点头。

    探手一招,大量的混沌之力出现在眼前,迅速压缩,压缩成了一个个圆球,丢给众人道:“意志海很脆弱,大家自己小心,别给弄爆了!这东西,接触除了我和你们本人的意志力和规则之力,都会爆开!就是防个万一,别没事干,把自己意志海敞开了给人玩……”

    众人无言。

    这话说的,谁有病才这么干!

    自己的意志海,还敞开了给人玩,你把咱们当傻子吗?

    众人也不多说,纷纷将圆球植入意志海,苏宇笑道:“这也有个好处,我能找到你们,有定位的效果,你们要是丢了,我还能去找找看。”

    “遇到了强敌要探查意志海,也别急着死,就说会爆,拖延一下时间,也许我还能救你们!”

    “多谢宇皇!”

    众人纷纷应声,片刻后,这些家伙也干脆,很快,一个个收敛大道之力,从洞穴口飞走,他们要去上界闯荡闯荡了。

    与此同时,蓝天的一道道分身浮现,迅速消失在虚空中,看的众人牙疼。

    大周王都忍不住苦笑道:“我还以为你随便说说。”

    苏宇失笑:“怎么可能!又不是关系我个人的小事,长河这些家伙真要把我卖了,那死的可不止我一个!我为了装大方,就不管,随便他们,真把你卖了,你都不知道!”

    苏宇笑道:“我都提前打招呼了,若是还出现这事,那我不是傻子吗?”

    苏宇才不在意这些!

    面子值几个钱?

    一句我信任你,就对你掏心掏肺,转头,长河或者吞天他们,把苏宇他们卖了,苏宇完蛋了,这里的人都完蛋了,下界人族大概也完蛋了。

    就为了一个面子,把自己坑死了?

    苏宇才不会干这事!

    就实打实地说,不太放心你,让蓝天分身暗中跟着,就这么简单!

    大周王想了想,点点头,苦笑道:“也是!”

    苏宇,是真的警惕到家了。

    而就在他们说话间,定军侯一脸不舍地看着远去的女儿,带着忧心,带着忧愁。

    他不想女儿去,但是,再想想,也不能一辈子如此,经验,还是靠积累的。

    这位军中老将,关键时刻,还是能放手的。

    正忧愁着,忽然脸色微变,迅速取出怀中一枚玉佩,苏宇几人也纷纷看向他,此刻,那玉佩正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定军侯仔细看了一下,很快将刚刚的儿女情长丢下,沉声道:“是暗影侯!他是我们几位活下来的人之间的联络人!也不算联络人,只是他平时收集到一些情报,会通过一些手段告诉我们。之前,他主要和岷山侯联系,现在岷山死了,他也很久没联系我们了。”

    苏宇挑眉:“他找你?”

    “嗯!”

    定军侯沉声道:“这玉佩,不是传讯用的,其实也没任何传讯功能,当玉佩亮起,代表暗影侯想见我。亮一次,代表真的想见,亮两次,代表有危险,亮三次,代表他不确定要不要见我,由我来选择。”

    此刻,玉佩再次亮起,这是第二次。

    等待了一会,又亮了一次。

    三次!

    定军侯笑道:“他在试探我,想看看,我是否背叛了,背叛了,会不会出卖他,考验我呢。”

    苏宇笑道:“你真要背叛了,又主动答应去见,他不还得上钩?”

    定军侯叹道:“没办法的事,只能铤而走险,他可能也和其他人示警了!一旦他死了,玉佩碎裂,加上示警了,其他人就知道,我可能背叛了!死一个,比全部都被坑了强。”

    苏宇仔细一想,点点头:“若是此人没问题,倒是个果决忠义之辈!不过他主要联络岷山侯,岷山侯死了,他未必就是好人。”

    说着,又笑道:“暗影侯,我也认识一位暗影!大明府还有个暗影卫,不过那边是好人,这边就不好说了。”

    定军侯苦笑:“应该不至于……”

    “再说吧。”

    苏宇笑道:“你要见他吗?”

    定军侯考虑了一会,点头:“我想见见他!暗影一直在外行动,掌握的情报比我多的多,若是他来了,对宇皇帮助更大!”

    “他若是有问题呢?”

    苏宇平静道:“此刻,带着无数强者,在等着我们呢?”

    “……”

    定军侯凝眉,想了想道:“那就在混沌山边缘见面,他真带来了人,背叛了我们,那也要看他们有没有胆子,杀入混沌山了!”

    这倒也是。

    苏宇点头:“那你如何约他见面?”

    定军侯笑道:“找个地方,捏碎了这块玉佩,代表在哪见面,他能感应到。见了面,他会再次给我一块玉佩……”

    搞的很复杂,很麻烦。

    但是苏宇知道,这些人也是没办法,暗影侯的通讯方式,都是单向的,也是担心一个出了问题,其他人都会被牵扯进来。

    上界的人族,还真是水深火热。

    苏宇忽然笑道:“原本还指望你们下界来救我们,现在一看,你们才是水深火热,需要拯救的那批人。”

    定军侯很尴尬,干笑道:“宇皇说的是,这……其实也出乎我们预料。”

    心中叹息,我们还以为你们水深火热呢!

    哪知道,你们小日子过的逍遥,在下界打的万族胆寒,就差灭了三大族,一统万界了!

    早知道是这情况,我就不让那么多人下界了,还死了不少。

    不用我派人下界,搞不好这位迟早也得找上来!

    苏宇没管他怎么想,很快道:“迟两天再见面,不急于一时,等夏龙武他们走远了再说!”

    “好。”

    定军侯答应的痛快,而苏宇又道:“这两天,我会探查一下四周的情况,先把邻居们认熟了,若是真出了问题,带邻居们出来玩玩!”

    众人无言,大周王劝诫道:“小心一些,借力的话,小心把自己折进去了!”

    古兽的力量,可不是那么好借用的。

    苏宇笑道:“放心,我也该重操旧业了,干点老本行的事。”

    定军侯有些疑惑,大周王他们却是知道苏宇说的啥意思。

    老本行?

    不是骗就是忽悠,不是忽悠,就是冒充,就这些了。

    苏宇就是靠这些起家的。

    也不知道对古兽有没有用。

    几人也不多说,随苏宇玩去,他天门开启,不至于轻易把自己玩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