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1章 低调点,少杀点(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3839更新时间:2020-10-23 16:22:31
    “侯爷?”

    “父亲?”

    此刻,白发老人和定军侯的女儿,都有些疑惑,怎么了?

    定军侯不语,却是迅速起身,眼神有些凝重。

    无数次的生死危机,让他觉得,可能出事了。

    不要小看任何一次危机警示!

    人族在上界和万族不同,万族可以大意,人族不能。

    一个大意,就是陨落的下场!

    “戒备!”

    定军侯一声轻喝,声音传荡在花盘之中,一瞬间,刚刚打坐的、聊天的、睡觉的、吃饭的,此刻纷纷惊起。

    上千人,迅速结队。

    按照平日的组合,老人在外,青壮年在中间,至于一些弱小的孩子,则是收入了兵器空间中。。。

    只是,一旦携带兵器的强者陨落……那代表其他人全部陨落,再无机会。

    这携带空间的兵器,具体藏在谁身上,大家不问,不说。

    反正不会给侯爷!

    因为定军侯需要战斗,一旦空间波动的厉害,很容易震死里面的人,关键是,侯爷也必然是万族第一针对目标!

    众人沉默,警惕,不安,绝望,也有一些茫然和木然。

    逃跑了太多年!

    上界,不是那么美好。

    听起来高大上,实际上,日子过的很苦,尤其是最近6000年,前面还好,哪怕无法霸占上界,也能和万族分庭抗礼。

    新生代的强者,都没感受到那种美好,只有一次次的绝望和悲伤。

    “又来了!”

    人群中,有人嘀咕一声,带着一些释然和解脱。

    这样的警戒,很多次了。

    当然,大部分时候,敌人并未到来。

    但是,侯爷不放心,所以有些人也没太当回事,真来了……大不了死战,死了,也是一种解脱,当初数十万人,如今就剩下他们了。

    定军侯身边,几位永恒巅峰强者迅速汇聚而来。

    那白发老人,也是巅峰境强者。

    甚至接近合道的地步,之所以没合道,不是不能,而是没机会,一旦合道,动静极大,容易暴露。

    当然,若是大战爆发,已经暴露了,那合道就没问题了。

    此刻,白发老人也是全神贯注。

    警惕无比。

    侯爷感受到危机了吗?

    定军侯手持长枪,侧头看向女儿,沉声道:“去那边!”

    没收起来,不需要。

    他定军侯的女儿,虽然只是日月,可要死,也得战死,不能死在兵器空间中。

    女人没说什么,迅速朝千人队伍中飞去。

    一群人,警惕,不安,纷纷看向上空。

    有强敌吗?

    ……

    而此刻,苏宇意外。

    “好像……被发现了!”

    苏宇带着一些意外,不需要他一个个去找了,他看到了定军侯所在的花朵,因为此刻,隐约有一些不同的大道呈现。

    一般人看不到,却是拦不住苏宇。

    这时候,几人行走虚空,那月光照射而来,结果还没靠近苏宇他们,就被蓝天一脸享受地给吞了。

    “好地方,我想炼朵花!”

    他笑了笑,他要当一朵花!

    既然炼分身,那当然要走这花的大道,苍生道,兼容性太强。

    此刻,这些月光,对他人剧毒,对蓝天而言,却是感悟大道之力的媒介,他恨不得全部给吸收了。

    大周王懒得理他,沉声道:“毕竟是老将了,被人追杀多年,危机感肯定敏锐无比!未必是发现了我们,但是肯定有一些危机感!”

    苏宇点头。

    大周王沉声道:“那现在怎么办,强攻?”

    强攻的话,动静就太大了。

    而且这是明月花谷,一旦惊动了这里的那些花朵,虽然几人不怕,可少不得也是一场大战。

    因为这些花朵,都不弱。

    甚至隐约连成了一体,也许也能爆发合道战力,险地的危险,就在于这些东西。

    苏宇看了看天色,因为已经抓了一位合道,时间拖久了,恐怕会出问题,沉思片刻,吐气道:“不行就强攻!反正就一位合道境!当然,能说服对方最好,不能……就拿下他!”

    “好!”

    拿下定军侯问题不大,关键就在于动静不能大。

    “上!”

    一声令下,一瞬间,一道大阵浮现。

    大明王主阵!

    隐匿大阵!

    这是和西王妃学的,西王妃给大明王可是提供了很好的思路,在阵法一道上,进步很大,否则也没办法进入合道。

    大阵瞬间将那朵闭合的花朵覆盖。

    就在此刻,一杆长枪戳破天际,从花朵中杀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带着决绝之意!

    定军侯怒吼道:“分散逃!”

    完了!

    当大阵覆盖的瞬间,他知道,可能要完蛋。

    合道大阵!

    主阵的就有一位合道,何况其他?

    “逃什么逃?”

    一声轻笑传出,下一些,四面八方,无数人影浮现,蓝天笑呵呵的,一尊强悍无比的蓝天浮现,带着妖娆,“小定军,跟我玩嘛!”

    定军侯带着无限的震动,惊呼道:“准王?”

    “不是呀,算天王吧?”

    蓝天嘻嘻笑着,一掌朝他拍去,与此同时,大周王轻声道:“定军侯,自己人,别动手,大家都稍安勿躁,都是一家人,忍耐一会,听我说。”

    定军侯眼神微微恍惚一下,却是瞬间摆脱了大道影响!

    心中再次骇然!

    谁?

    又一尊顶级合道!

    该死,为了杀自己,到底来了多少顶级强者?

    为何我没见过这些人?

    不,第二个人说话,他有些耳熟,却是记不起来对方是谁了。

    他没什么事,可是,那千人队伍,却是瞬间一个个迷茫,站立,不动,带着一些痛苦和挣扎之色,明知道发生了什么,想跑,却是耳边传来大周王的声音。

    别动!

    听他说!

    永恒之下,毫无反抗之力,哪怕永恒,也只是能挣扎着走几步,却是一度想放下武器,不想作战了。

    不!

    他们绝望无比,他们知道,遇到绝世强者来袭了。

    还不止一位!

    “杀!”

    定军侯再次怒吼,不行,哪怕知道不敌,也不能放弃。

    杀!

    杀出去,就算杀不出去,也要击杀一尊合道,甚至借用花谷之力,打破阵法,惊动整个花谷中的花朵,明月花谷的花,也都是强者。

    就在他一枪杀出,要击穿蓝天手掌的时候,忽然,一尊白色身影浮现。

    “放肆!”

    一声低喝,震动大道,定军侯眼前一个恍惚,就见一个巨大的石头,朝自己砸来。

    “镇!”

    苏宇一声低喝,石头出手。

    他的人主印,未必能镇压定军侯,可是,若是小石头是上古人皇用的,可能对这些家伙有些镇压之效。

    果然,轰隆!

    一声巨响传出,定军侯大道震荡,整个人都有些麻木,一瞬间,被蓝天捏在手中,嘎吱一声,捏的他铠甲爆碎。

    噗!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定军侯持枪再杀,然而,他绝望了。

    长枪刚出手,忽然眼前一花,长枪被一位白发男子擒入手中,瞬间被对方夺走。

    “大胆,见上不拜,还敢反抗?”

    一声低喝,再次震动定军侯大道,一瞬间,无数蓝天,化为巨网,将他包裹在其中,蓝天桀桀笑道:“小小的一尊侯,胆子不小,见宇皇而不拜,还敢反抗?”

    “宇皇?”

    定军侯心中一震,什么?

    这些人……好像都是人族!

    人族……人族哪来的这些强者?

    他还没来得及去深想,忽然心中大骇,惊涛骇浪升起,忍不住道:“文王大人?”

    就在这时候,一支笔浮现。

    苏宇手持巨笔,一瞬间勾勒无数神文,将对方封锁。

    而定军侯,却是下意识地收回了一些挣扎之力。

    带着茫然,带着震撼,带着不敢置信。

    你们是谁?

    “你们是谁!”

    他一声低吼,你们到底是谁?

    三大强者,都比他厉害。

    外围还有一位守大阵的合道,四大强者,从哪冒出来的?

    他都不认识!

    苏宇懒得多说,先拿下再说。

    一道道封印之力,从笔道中传出,眨眼间,在蓝天先封印的情况下,苏宇瞬间将他大道封锁,一旁,大周王不断默念什么。

    其他人,都被他困住了,一动不能动。

    苏宇笔道之中,一道道封印神文飞出,迅速落入那些人体内,一个个强者,都被锁定。

    很快,苏宇探手一抓,将那千人抓入自己的巨掌之中!

    这些人,都意识清醒,却是没办法反抗,一个个都露出不甘、愤怒、恐惧之色。

    这白发魔王,到底是谁?

    他们眼光没有定军侯好,只知道,来袭的几位强者,都强大的可怕。

    定军侯如此强大,却是被对方瞬间拿下!

    定军侯居然一个都不敌!

    这不可能!

    定军侯在合道当中,也不是弱者,按照苏宇划分,那也是三等合道,一等天王,二等合道巅峰,三等也是寻常意义上的顶级合道了!

    可是,蓝天也好,苏宇也好,都能镇压定军侯。

    这时候,所有人都是绝望无比。

    而苏宇,却是微微皱眉,看向远处,凝眉道:“不好,动静有点大了,麻烦!”

    说着,瞥了一眼还在呆滞的定军侯,皱眉,“蓝天,擒拿他,带走!定军侯,给我消停点!”

    说完,忽然一挥手,出现几道人影。

    定军侯一看,惊呆了,这……

    “魔什箕?”

    他认识这个家伙,上个潮汐合道的魔族。

    就在他意外中,苏宇一掌排出,轰!

    一声巨响,那刚呈现的魔族强者,被他一掌拍的四分五裂,连带着,三尊永恒也是被直接打成了肉泥,苏宇文明志浮现,魔族页面还在,此刻直接将四人一切吞噬!

    轰!

    上空,陡然一朵乌云呈现,并非规则异象,而是顶级强者陨落导致的规则暴动,大道断裂。

    苏宇直接将对方给杀了!

    杀了一尊合道,三位永恒,吞噬对方一切,苏宇也是怕麻烦,怕这些家伙带着什么东西,或者血脉之力,被人追踪到了。

    刚上来,低调点。

    不用活捉,杀了就行。

    杀人,也是为了低调,是的,就是如此。

    灭杀了几人,苏宇单手握住上千人,瞬间收入自己的文明志中,挤一挤,也能过。

    “焚!”

    滔天火焰出现,焚天灭地!

    整个花谷中,陡然冒出无数火焰,将一些花朵瞬间泯灭。

    大周王、蓝天也是纷纷出手,将附近所有花朵,全部击碎,不留痕迹,火焰焚烧,气息泯灭。

    大明王浮现,大阵收缩,迅速道:“快走,好像有人感应到了动静!”

    “不急,把痕迹泯灭,不留任何气息!”

    苏宇不急,免得忙中出错。

    很快,清理了一切痕迹,将附近花朵全部焚烧,整个明月花谷,瞬间成了死亡之地。

    不止如此,大周王笑了笑,玩味道:“老朱,把大阵留下,我们给后来的家伙留点好东西玩玩,你隐匿大阵气息。”

    大明王龇牙:“大阵要花钱的……”

    “少废话!”

    “好吧!”

    大明王无奈,只好将大阵迅速呈现,苏宇见状,也笑了笑,迅速在大阵中压缩力量,无数元气被他压缩,大量的规则之力被他压缩。

    那边,蓝天笑嘻嘻的,嘿嘿笑道:“我留个分身玩玩,找到最好的机会,炸死他们……”

    说着,陡然化为一朵花,焦黑无比,残缺不全,嘻嘻笑道:“他们肯定要来搜索,一看就剩下一朵残败的花朵,一定会来的……嘻嘻,把大阵埋在我分身内!”

    几人不说什么,迅速开始动手。

    眨眼间,大阵化为一个圆球,被蓝天那残败的花朵分身一口吞下,他的分身,很快埋藏到了地底,嘻嘻笑道:“隐藏的如何?制造点难度,让他们好一会才能找到我,不然不真实……”

    苏宇笑了一声,点头,蓝天玩这些还是可以的。

    轻易找到了,那反而不容易让人相信,就这样,制造点小难度,反而更真实。

    苏宇很快擒拿着定军侯,淡笑道:“别挣扎,别乱动,不然……你会被我当叛徒处决掉!”

    此刻,定军侯被封锁,但是还能看到,感受到。

    他带着一些惊骇,一些莫名色彩,看着这几人。

    四大强者!

    一出现就袭击他,然后……击杀了魔族一位合道,现在好像要算计其他人。

    都是人族!

    宇皇……文王……蓝天……

    这时候的定军侯,不知道自己该去想什么,他很激动,又很疑惑,还有些恐惧。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人族吗?

    是人族,为何要袭击我!

    不是人族,那……那这几位,明明都是人,除了那个天王级的家伙,他看不出来之外。

    迷茫,不安,不安中又带着一丝丝希望。

    他不敢问,不敢说,只能默默等待。

    起码,目前这几位没有要杀自己的心思。

    “走了!”

    苏宇喊了一声,很快,众人汇合。

    大周王神文波动,空间撕裂,苏宇小石头浮现,镇压空间波动。

    笑了一声,几人瞬间传送离开。

    一眨眼,出现在千万里之外,而苏宇手中的小石头,发出一阵阵波动,将刚刚传送的空间波动全部镇压。

    空间很快愈合!

    如此一来,追踪都没办法追踪。

    这里,集合了人族最精锐的一批力量,哪有那么简单被人追上。

    ……

    他们刚消失不久,一道道气息浮现,很快,七八道身影出现在花谷中。

    此刻,花谷已经焦黑一片。

    这群人当中,一尊气息强大的存在,扫了一眼,皱眉,怒道:“该死,魔什箕死了!本座让他不要打草惊蛇,只要在这盯着就行,混账!”

    他觉得一定是魔什箕打草惊蛇了,被定军侯发现了!

    该死!

    混账东西,如此一来,那些家伙逃了,再想追,不好追了。

    “追!”

    “他带着不少人,就算杀了魔什箕也没那么容易逃,也许也受伤了!”

    领头的强者,愤怒无比。

    该死!

    混账!

    他四处探查,却是感应不到什么波动,就这么一会,人跑了?

    不会躲在这附近吧?

    他迅速探查四方,微微皱眉,很快,陡然眼神一变,下方好像还有活物。

    他一掌拍碎大地,此刻,一朵残败的花朵,焦黑一片,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位顶级强者,眼神微动。

    还有一朵花!

    也许可以回溯时光,看看那家伙逃到哪去了。

    他迅速落地,其他人也急忙跟上,现在不知道定军侯跑哪去了,到哪追去!

    先查查情况。

    “大人,这明月花还活着,也许可以回溯出来定军侯跑哪去了……”

    “废话!”

    领头者愤怒,用你说?

    马后炮!

    他一把抓住那花朵,花朵上,渐渐呈现出一双眼,带着一些迷茫,一些恐惧。

    领头者懒得去问,耽误时间。

    活着就行!

    规则之力波动,回溯时光!

    有活物在,对方泯灭此地一切也没用,定军侯大概也来不及清扫战场,没找到这朵侥幸活下来的花朵。

    时光,开始回溯。

    而就在这一刻,领头者忽然心中危机一起,眼神一变,一瞬间,低喝一声,破开虚空就要逃离。三九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响彻天地,整个明月花谷,直接化为黑洞。

    轰隆隆!

    这一行人,除了领头的是合道境,其他还有7人,两位合道,5位永恒。

    总共3位合道境,5位永恒境。

    伴随着这一声惊天巨响,五位永恒,直接被炸的四分五裂,大道破碎!

    而两位合道境,其中一位合道,肉身瞬间泯灭,怒吼咆哮一声,忽然,又一身浮现,三身法!

    这位,显然是上古之后的合道,走的乃是三身法。

    此刻,倒是救了他的命!

    爆炸的威力很大,但是只持续了一会,等到他第二身被炸的粉碎,第三身浮现,爆炸的威力没了,这被炸的只剩下一身的强者,脸色惨白!

    带着无限的惊惧!

    他差点就这么死了!

    而跟他一起来的那位合道,倒霉的很,那位实力比他还强,走的不是三身法,而是融兵法,此刻,直接被炸死了!

    果然,有时候还得看运气,而非实力。

    这时候,三身法反而比融兵法保命能力强的多。

    而虚空裂开,刚刚逃走的那位顶级强者,脸色难看,忽然,怒吼咆哮:“谁?”

    不是定军侯!

    他制造不出这么强大的爆炸威力,这种强大的爆炸威力,还能瞒过自己的危机感应,一定是有一尊顶级存在做的!

    甚至……比自己要强不少。

    别看只是一次爆炸,涉及到的东西太多了,隐匿气息、压缩规则之力、屏蔽危机感应,还有,那朵花本身就存在一些问题。

    这不是定军侯这个莽夫可以做到的,他也没那个实力。

    此刻,这尊强者又惊又怒!

    带来两位合道,5位永恒,若是加上之前的魔什箕,一下子,居然死了两尊合道,8位永恒境!

    这样的损失……太过惨重了!

    还有一尊合道,三身直接被炸了两身。

    他怒不可遏,却是心中骇然。

    不能追!

    对方,应该比自己强大。

    他虽然差不多接近二等合道之力,可是,他知道,对方比自己强大,不然不可能瞒过自己的感应。

    不是定军侯,绝对不是!

    他没有追,而是迅速一挥手,下一刻,一朵巨大的金色烟花在虚空绽放,很快,一道道强悍的意志力迅速朝这边蔓延。

    两尊合道陨落,外加那巨大的爆炸声,其实也惊动了附近的强者。

    “跋掘,发生了什么?”

    有强者脸庞呈现,朝下方看去,带着一些意外和古怪,这……明月花谷,据说定军侯可能藏身其中,跋掘好像准备带人围剿,这是……出纰漏了?

    来的人,并非魔族,而跋掘,是魔族强者。

    对于魔族死了两尊合道……说不上心疼,本就有竞争关系,死了就死了,他们更在意的是,怎么会?

    跋掘也是上古侯!

    战力极强的存在,他带着几位合道,能被定军侯给算计了?

    被那家伙跑了?

    不可能吧!

    随着此人问话,更多的巨大脸庞在上空汇聚,跋掘冷冷看着他们,很快,咬牙道:“出意外了,不是定军侯,是有强者暗中相助定军侯!魔什箕被提前击杀了,对方在此地留下了无数的压缩规则之力,爆开了!”

    众人了然,带着一些古怪之色。

    也就是说,你被人算计了!

    这家伙……真够倒霉的。

    一下子死了两尊合道,对任何一族而言,也是巨大的损失,很快,又一尊巨大无比的头像浮现,带着一些震怒之意:“跋掘,你这混账东西,定军侯一伙人呢?”

    跋掘脸上露出一抹愠怒,还是压着火气,迅速道:“断血侯,我来的时候,人就没了……”

    “废物!”

    断血侯!

    此刻,其他大脸都带着一些异样之色,迅速避开这位。

    这位,可是和仙战侯同等的存在,之前和仙战侯为了一道规则大道,两人征战多年,前些时日,仙战侯好像打赢了,这位还带着火气呢。

    今日,魔族又损失了两位合道,这位没发飙就算不错了。

    “你还不追!”

    断血侯愤怒无比,“等我真身前来,追你祖宗吗?”

    愤怒!

    这废物东西,虽然和他同为上古侯,断血侯却是没当回事,他真身距离此地太远,否则,早就本尊杀来了!

    而跋掘侯却是一直在这等着,等你妈啊!

    他恼怒无比!

    无外乎怕死罢了,可你一尊上古侯,哪有那么容易被杀,现在动静闹大了,很快会有大量强者赶来,你先去追啊,不然待会还能追到个鬼!

    跋掘脸色带着一些恼火。

    外族还在看着!

    断血就直接叱骂自己!

    尽管恼火,他还是低沉道:“我马上去追,只是对方……可能比我强许多!”

    “闭嘴,快!”

    断血侯怒喝!

    跋掘不再多说,咬着牙,迅速穿梭虚空消失。

    追个屁!

    自己来的时候,对方就跑了,到哪追去?

    算了,随便找个方向追追看,此刻,跋掘心中也是不断思考,是谁?

    谁在帮助定军侯?

    人族的强者?

    人族几位活着的强者,有那个实力吗?

    最强的岷山侯,已经被杀了,现在剩下的几位,就算比定军侯要强,也强的有限,除非联手行动,否则,哪有这么强大的实力,瞬杀魔什箕,还能制造出那么大的爆炸力。

    “不是人族的话……难道……”

    他一个个念头浮现,眼中带着一抹凶气。

    不是人族,那难道是食铁古族这些强族?

    也不对,这明显有点文明师的味道在其中,食铁古族这些强族,强者不少,可这么隐蔽,更大的可能还是文明师做的。

    仙族?

    仙族最为擅长这些。

    带着无数想法,他四处探查,寻找,半晌,有些无力,找不到了!

    哪怕之前有些痕迹,现在也没了。

    至于明月花谷,更是被炸的四分五裂,大概也找不到什么了。

    “该死的……”

    心中怒骂一声,这次麻烦不小。

    死了两尊合道,魔族议会也许会找自己麻烦。

    倒霉!

    他很快没再追了,追远了,断血侯若是没追来,他要是被人伏杀了怎么办。

    这一次出手的强者,也许是巅峰合道,甚至是准王?

    他不好判断,反正不能再追了。

    ……

    同一时间。

    葬魂山附近,苏宇朝远处看去,此地距离那边极远,反而,规则波动,还是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合道大道破碎的样子,苏宇都看在眼里。

    苏宇露出一抹笑容:“这是没吃过苦头吗?居然炸死了一位合道……这些白痴,难道一点防范之心都没?”

    他都意外了。

    只是设下一些陷阱,想着炸死一些永恒罢了,居然有意外收获,把一位合道炸死了!

    苏宇失笑,“这上界的家伙,很愚蠢的样子!”

    大周王也笑了,“不,只是没想到,没料到罢了,人族一直式微,只有逃跑的命,哪敢主动设下陷阱反击,何况……没有天王战力,也难做到这些。”

    苏宇微微点头:“也是,不过……还是很蠢!”

    苏宇笑了,“开门红,不错,弄死了两位合道,都是魔族的,魔族我就杀了一尊魔荡侯,还有些遗憾,现在还可以了!”

    大周王笑道:“下次杀神族的,仙族死了兵王、陨星侯,神族可是一个没死!”

    苏宇也笑了,也是。

    神族……运气不错啊。

    有那位老皇妃在,也不好杀,对方上次更是没下来人,更难杀。

    几人聊着天,而被擒拿的定军侯却是恍惚无比,喃喃道:“死了……两位合道?”

    什么时候,合道这么好杀了?

    上界愚蠢……下界的!

    这些人,来自下界!

    他带着不敢置信,带着一些期待,有些紧张,出声道:“你们……你们来自下界?”

    大周王看向他,笑了,“你还没认出我?”

    “你……”

    定军侯看了他一会,陷入了回忆中,许久,骇然道:“你……你是周天生?”

    “咳咳,周天齐!”

    大周王轻咳一声,笑了,定军侯却是摇头,“不,你是周天生,我记起来了……是不是?”

    “那是上个潮汐的名字,现在周天齐!”

    大周王笑道:“名字,代号罢了!”

    反正他经常换名字!

    而定军侯,却是震撼无比,也不在乎名字了,“你们……你们来自下界?怎么可能!”

    他不敢置信!

    这些人,都是下界来的?

    杀兵王,杀陨星侯,杀魔荡侯……

    这些人杀了多少合道了?

    下界的人,如此强大吗?

    就算这周天齐,是他认识的,不是这个潮汐的人,可下界……什么时候都出现准王境的强者了?

    还有,这白发青年是谁?

    这时候的定军侯,脑袋一片浆糊!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人在家中坐,忽然就被抓了,被抓了就算了,忽然死了两位魔族合道,接着,这些人告诉自己,他们来自下界,自己想象中可能要覆灭的下界!

    他要疯了!

    为什么下界这么强?

    那我们还想着,下界不行,等上界一开,去拯救下界,那岂不是……岂不是个笑话?

    苏宇懒得多说,迅速道:“先回去,搞不好接下来万族会搜索,强者真多,才死了两个合道罢了,我看四面八方,合道都出现十多位了……”

    苏宇感慨一声,“上界的水挺深,不好对付,先回去,从长计议!”

    “诺!”

    几人回应,在定军侯骇然的眼神下,连那尊有些变态的准王,好像都很听话,没再废话,迅速带着他朝葬魂山深处飞去。

    宇皇?

    他想到了这些人之前的称呼,想到了自己看到的那支笔,带着一些不敢确定,带着一些激动,忽然道:“这位……是这个潮汐的人主吗?”

    只有如此了!

    不然,没法解释,为何这些人会听话。

    下界,这个潮汐又诞生了一尊人主?

    而且,感觉实力不弱,起码比自己要稍强一些。

    当然,比起前面的人主,好像还弱一些,而且远不如百战王。

    他刚想着,大周王笑道:“不是人主。”

    定军侯一怔,不是?

    “是这个新时代的人皇!”

    定军侯骇然,“你……你胡说什么,你们……”

    大周王笑道:“我是传火者,一代传火!你的儿子,还算是我晚辈,我的下属,不要质疑我,不要和我说太多,明白吗?”

    定军侯怔神,传火者!

    一代传火者!

    他再仔细看大周王,看了半晌,带着一些茫然,一些疑惑,这周天生,他上个潮汐见过几次,但是很低调,只是永恒实力。

    可是,对方是一代传火,显然,他隐藏了实力。

    难道说,这一代人主,是他扶持上去的?

    若是如此……那就可以理解了。

    人皇?

    好大的口气,难道说,这位传火者,准备扶持这宇皇,当什么人皇,幕后操控他?

    一瞬间,他浮现了无数的念头。

    而苏宇,却是平静的很。

    蓝天,则是好像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桀桀笑了一声,摸了摸定军侯的脑袋,在定军侯有些愤怒的眼神下,蓝天幽幽笑道:“乖哦!我还没杀过人族侯,不要成为第一个被我杀的人族侯哦,听话。”

    定军侯心中一寒!

    认真的?

    这位,也是他感觉中最强的一位,比传火者还强。

    蓝天幽幽笑着,苏宇微微皱眉道:“别吓唬前辈,都是人族,前辈为人族征战多年,还是上古侯,失了礼仪!”

    蓝天笑嘻嘻道:“宇皇哥哥说的是,不吓唬他,交给大周王,他搞不定,咱们就吓唬大周王,那他切了看看。”

    大周王心累。

    见定军侯看向自己,带着一些无奈,不再理会。

    别看我,我又不是话事人!

    有点眼力劲,老子在这,是他们打压的对象,打压的目标,反正有事大周王,没事就是百战王的余孽!

    我到哪说理去!

    扶持百战的,又不是我,我只是觉得,百战实力强大,可以为人族出力罢了。

    现在好了,扶持百战的你们出现了,我算是摘出来了吧?

    大周王也懒得管了,定军侯这边,识相点,问题不大。

    苏宇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杀戮一尊人族上古侯的。

    而定军侯,毕竟活了无数岁月,又东躲西藏无数年,该有的眼力还是有的,此刻一看,心中再次震动,这位传火者……不是这些人的话事人?

    正想着,地方到了。

    一瞬间,定军侯看到了更多的人,还有一些熟人。

    比如星宏,他认识。

    这些镇守,他都认识,见过!

    毕竟这些人镇压通道多年,他见过好多次。

    “宇皇!”

    “陛下!”

    众人纷纷出声,带着一些欢喜,那姿态,让定军侯再次微微震动,这些人,都没管那位准王,也没管这传火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白发青年身上。

    这……不是傀儡人主可以做到的!

    要知道,在这,这位宇皇的实力,是不如那两位的!

    为什么会如此?

    定军侯这时候有无数问题想问,但是却是问不出来。

    而定军侯,没看到那边的柳山和杜兵,已经瞪大了眼睛,惊掉了下巴。

    侯爷……被抓来了!

    卧槽!

    才多久啊?

    真被抓来了!

    这些人,太恐怖了吧!

    此刻,两位永恒,都快吓破胆了,侯爷藏身险地,就这么被抓来了,那……那些侯爷的下属呢?

    自己的朋友呢?

    家人呢?

    死了还是被抓了?

    而苏宇,面带笑容,随意道:“没事,别都看着我,定军侯抓来了,顺道杀了两尊魔族合道,消停几天,这几天上界也许会四处找我们!”

    星宏笑呵呵道:“找就找,还怕了他们不成?就知道这次出去,肯定有斩获,宇皇,咱们什么时候做大的?”

    苏宇失笑,“急什么!才上来,情况还不了解,再说!”

    说着,看向定军侯,随手一抛,上千人浮现,“先看押着,有些事,我不想多说什么,大周王,你和他们有话题,多聊聊,回头带定军侯来见我!”

    “诺!”

    大周王应话,看向定军侯,露出一抹笑容。

    而此刻,定军侯渐渐平复了下来。

    他很凝重,也想知道,下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此刻,他也想和这位传火者聊聊。

    至于他麾下那些人,这时候一个被镇压的无法动弹,一个个都带着一些恐惧之色,因为他们身边,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人。

    正在上下打量他们,吓得他们不敢喘息。

    “好多好可爱的小宝贝!”

    数千蓝天,都在笑,都在说,同样的话语,不同的语气,不同的声音,听的人心里发寒。

    “真想怜惜一下小宝贝们!”

    蓝天继续开口,他附近,大明王他们都避开了他。

    和这家伙在一起,真的有压力。

    而定军侯,心中也很沉重,沉声道:“大家……都不要乱动,稍安勿躁!”

    他感受到了,下界的人族,对他们……好像并无太多的尊重之心。

    除了这位传火者,好像还有些善意,其他人,看他们的眼神,和看陌生人,不相干的人,毫无差别。

    那种眼神,叫疏离!

    是的,疏离。

    因为大家都知道,苏宇,对上古人族不感冒,对上界的人族也不感冒,大周王因为这事,在下界没少被打压,他们可不敢和这些家伙有什么牵扯。

    定军侯还看到一尊食铁族合道,此刻也是低调无比,离的他们远远的,好像怕沾染上他们,好像是个大麻烦一样。

    要知道,上界的食铁族,和他们关系还不错的。

    为什么会如此?

    定军侯心中无数念头再次浮现。

    而他看向九月,九月被他看的有些心慌慌的,忽然道:“别看我,我和你不熟啊,宇皇,我族只和你熟悉,这家伙,我可不认识,他故意看我!”

    “……”

    定军侯茫然,这……我看一眼而已,用得着这样吗?

    不远处,苏宇失笑,“给他看好了,又不少块肉。”

    “那……那行吧!”

    九月倍感压力,看我干嘛,我真不熟!

    真是的!

    他挪了挪屁股,挪到了夏龙武他们那边,你看吧,看我,我也不搭理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