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17章 书和笔(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2450更新时间:2020-09-21 16:25:12
    血脉纯粹的禁天王,反而是叛徒。

    这是大周王给出的判断。

    苏宇此刻也不去辩驳,没证据,他看了看还在生闷气的灭蚕王,想了想道:“灭蚕王前辈,那这么说,当初接触天羿教主,不是你去接触的?”

    “嗯?当然没有!”

    灭蚕王无语,“我干嘛接触他!”

    苏宇笑了,“这么说,对方知道你的存在,而且还曾接触过天羿教主,那代表那位死去的狱王后裔,一定把你的事全部告诉了他,包括你的具体身份……所以对方才会显露出血脉标志。”

    大周王也点点头,对方肯定是行动过的。

    苏宇又道:“对方当年在星落山和对方接触的,大周王陛下,你说,在星落山还能找到一些证据吗?”

    星落山!

    大周王看向他,“你还要继续探查?”

    苏宇笑道:“不是继续探查,我是担心又冤枉了人,大周王,你不对劲啊,灭蚕前辈有问题,你就深究到底,禁天王只是怀疑,你就想弄死他……这区别对待有点大啊,不会是有什么恩怨吧?”

    大周王想了想,开口道:“可能是感觉吧,有时候,对我们而言,感觉还是很重要的!你也是强者,你该知道,危机降临也好,推断功法也好,很多时候,其实还是看感觉的。”

    苏宇笑了,问道:“再问个事,西元的遗迹,谁去证道的?那边不是说,是狱王的地盘吗?”

    “我!”

    灭蚕王闷闷回应了一句。

    苏宇凝眉:“你?”

    “是我啊!”

    灭蚕王郁闷道:“你刚刚不是看了吗?”

    “我还以为只是寻常遗迹,没想到是西元遗迹,倒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

    “本来就没有!”

    灭蚕王摇头道:“除了两块承载物,什么都没,天元气倒是不少。”

    大周王笑道:“既然给你安排了身份,西元遗迹肯定得是你去证道,你不去证道,那才不正常了,你应该有些血脉感应,发现了那个遗迹吧。”

    “嗯。”

    灭蚕王点头:“不过你们不说就算了,一说……我觉得吧,那地方可能有人去过!”

    苏宇想了想又道:“禁天王呢?”

    “他?”

    大周王开口道:“他是后期直接在诸天战场证道的。”

    苏宇意外道:“直接证道的,那怎么才永恒四段?”

    诸天战场证道,很多起步就是三段了!

    灭蚕王插话道:“他证道时间不算太长,而且这家伙修炼的还是禁锢之力,禁锢之力其实相当难修,他禁锢手段很强的!”

    大周王也道:“不错,他禁锢之力强大,你要知道,这条道,比较难走……他肉身一道只能说一般,但是神文一道……其实相当强大!”

    苏宇若有所思,点点头。

    神文一道,在大家印象中,最强也只是日月九重。

    可实际上,神文一道是可以一直强大下去的,强大到,你的神文有一天直接化为规则,成为合道之上的存在!

    所以,神文一道的隐蔽性也很强!

    若是对方真是上古狱王之后,传承没断,那他知道,三身法是垃圾,神文能化为规则,那对方可能一直在主修神文一道,而不是肉身一道!

    禁锢之力,应该也是神文规则,而非肉身规则!

    苏宇想到这,开口道:“那对方一定有一枚强悍无比的神文,甚至已经融合了规则的神文!若是禁天王有这样一枚神文存在……他是叛徒,大概就铁板钉钉了!禁锢之力,可能也是狱王的传承!狱王走的便是这条道。”

    大周王点点头!

    这倒是真的。

    血脉之力……这玩意,说句实话,到了人王境,都有,传承下去,你也未必能超过先辈,倒是神文一道,还是有希望的。

    所以,真正的传承,其实就是规则之力,而不是血脉之力。

    血脉之力,只是血缘关系。

    规则之力传承,那才是传承的关系。

    大周王开口大道:“其实假设他是叛徒,从这一点逆推,还是有不少办法去验证的!最简单的办法……血脉不同,融合程度不一样!灭蚕一开始融合,也是有排斥力的,他自己没在意,以为刚觉醒!”

    “禁天若是真的狱王血脉……很简单,抽点灭蚕的血,融入他体内,不排斥,他一定是狱王血脉!”

    大周王笑道:“这事你不用管了,后续我真要对付他,我会让灭蚕验证一下的!”

    这倒也是。

    血液这东西,哪怕禁天王被抽离了狱王血脉,他也是。

    当然,若是对方是那位被杀的狱王后裔的徒弟,而非后裔,那就没得玩了。

    不过真想验证,手段还是很多的。

    苏宇淡笑道:“随你们,我和他又不熟!我就一个要求,他的尸体……我要!”

    听着就邪恶!

    大周王倒是没说什么,很快道:“你的一些试探,对方可能察觉到了!那按照他的想法,现在我们的怀疑目标就是灭蚕……”

    他看向灭蚕王道:“你回去后,本色出演就行,不当回事就完了!不要画蛇添足,非要自己给自己加戏,装什么委屈、不甘之类的。”

    灭蚕王哪怕被怀疑了,以他的情况,也未必知道有人试探了他。

    所以,完全不用当回事!

    就当不知道情况就完事了!

    真要演……也许会被人看出来,毕竟试探到灭蚕王都怀疑了,那也太明显了!

    灭蚕王觉得,大周王又在羞辱自己!

    什么叫不当回事就行?

    心累!

    我有那么笨吗?

    灭蚕王觉得,自己还是相当有智慧的,只能说,这些阴险小人,一天到晚不干正事,光去算计人去了。

    正经人,谁一天到晚的想着算计?

    正经人,都是一天到晚修炼为主的!

    难怪文明师实力弱!

    灭蚕王心中鄙夷,有这精力,不好好修炼,都跑去算计了,能强起来吗?

    “行了,别在心中骂了,文明师不弱,弱的话,文王就不会压制武王了!”

    大周王没兴趣和他多说,摆摆手道:“你先回去吧,他们问你,你就说苏宇没什么事了!”

    “我……”

    灭蚕王想否认自己没想这个,没在心中骂人,可是看大周王和苏宇都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有些无趣,哼了一声,转身离去!

    无趣的家伙们!

    走到门口了,想了想,咬牙道:“不许外传,不然……我不会客气的!”

    大周王笑道:“知道了,去吧!多大点事!”

    “……”

    很大!

    灭蚕王带着一些忐忑,有些无奈,只好离去。

    ……

    灭蚕王一走,苏宇和大周王对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刚刚没好意思继续笑!

    大周王笑着笑着,叹道:“蓝天……妖孽!可惜,他这条路,注定难走!万道合一,规则这东西,不同的规则,不同的道,你都去融合……难度太大太大!他可能会很强,但是,他想走到合道甚至之上,几乎不可能!”

    苏宇点头,“不过……也不是没希望!比如说,干掉一位规则的主人,或者说规则主人已经陨落,他还是有希望鸠占鹊巢的!”

    大周王再次感慨:“你果然都懂!”

    苏宇一脸淡然:“我懂不奇怪,大周王都懂,才奇怪!”

    大周王笑道:“毕竟修炼神文多年,多少还是有些经验的。”

    “呵呵!”

    “呵呵!”

    两人再次对视一笑,笑着笑着,苏宇疑惑道:“大周王陛下为何不亲自统帅人族?”

    “我不行。”

    “不行?”

    苏宇笑道:“怎么会!我看,现在的无敌,不少人就服大周王!”

    大周王摇头,“这么说吧,人族需要什么?需要什么样的统帅?”

    “大秦王那样的?”

    “大秦王其实很不错……但是也欠缺了一点东西,比如说,实力、运气、冷血、智慧!”

    他在羞辱大秦王!

    苏宇偷偷记录着,大周王平静道:“你录不下来,别费心了!”

    苏宇无语,不再录制。

    大周王认真道:“老秦也好,我也好,都缺一点东西!你,其实也不是个最好的选择,但是……你可能是现在唯一的选择!你在搅局!”

    “搅局?”

    苏宇若有所思,大周王点头:“你在搅局!这么说吧,没有你的存在,我有把握,还能延长五十年,不会爆发诸天大战!五十年后,可选择的人就多了!夏龙武、朱天方……包括很多人,其实再给他们几十年,还是有希望的!”

    “人族迟早会一统,这是必然的!”

    大周王认真道:“你要相信这一点,人族……一定会一统,但是我的想法,未必是现在。结果,你很让人意外,这时候,你站出来了,你是个搅局者!将这个时间缩短了,于是……你现在便是唯一的选择!”

    苏宇笑道:“我有这么厉害?”

    “当然有!”

    大周王笑道:“你要妄自菲薄吗?”

    “那倒没有,我的确挺厉害的!”

    大周王笑了!

    也没多说什么,很快道:“今天休息吧,明天,继续开会!后天,你父亲寿宴,我们会离开,我不会带走太多人,老夏、老朱他们会留下,我只带走灭蚕、禁天、天元、龙武这几位……”

    说着又道:“你需要为我们遮掩一二,若是明天顺利,后天,你父亲寿宴开启,你也能当上这个圣地之主,大宴天下,我们都会来道贺!那时候,你需要遮掩我们离去的事实,我会放几个神文化身在这……但是不能动手,动手就会暴露!”

    “时间很紧张啊!”

    苏宇摸着下巴:“再稍微等等,我还有点事没办,争取尽快办完!”

    “笑口莲?”

    苏宇瞥了他一眼,“陛下,别再自爆了,笑口莲的事,我敢打赌,如今诸天万界,见过的人不超过五个!”

    大周王笑道:“我没见过,猜的,不过得了一些上古传承倒是真的。”

    “随你怎么说吧!”

    苏宇说罢,又道:“陛下,再问一句,这诸天战场,开启具体多少年了?”

    “990年的样子,大体上便是这样!”

    “千年一到,就有老古董会来?”

    大周王摇头:“并非如此,老古董什么情况,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一点,正常情况下,人族处于弱势,老古董是不会来的,除非人族压制了他们……”

    “另外,我提醒你一句,不要一直触犯规则!”

    苏宇意外,“为何?”

    “因为诸天战场其实是受到规则保护的,规则之力……这么说吧,在诸天战场中形成了一个保护膜,你一直触犯,消耗规则之力,容易导致规则保护膜出现空缺部分,一旦被人察觉到了,很可能会被对方趁机潜入诸天战场!”

    知道的真多!

    苏宇是真有些意外,大体上倒是懂了,问道:“命族那边,上联天命,一旦规则之力消耗太大,那边可能会被人突破?”

    “你知道也不少,是有这个可能的!”

    大周王点头,“所以,命族说中立,就让他们中立去!免得命族发疯,自己去攻打一些规则之力,导致出现漏洞。”

    此刻,苏宇算是清楚了状况。

    和大周王聊天,相当省心,这位几乎什么都知道,不知道的,你提点一下,他马上就知道了。

    果然不愧是大阴王!

    什么都懂点!

    此刻,大周王起身道:“那我也先走了,你还是悠着点,搞不好有人会刺杀你!”

    “我不怕!”

    “知道你有依仗,不过……比如天古这种人真来了,潜伏进入了人境,你未必能挡住!”

    大周王说完,笑着离开。

    ……

    等大周王离去,苏宇正思考着今日的得失。

    有人来了!

    柳文彦他们。

    进门,白枫就道:“走不走?”

    “去哪?”

    “回古城啊!”

    苏宇笑道:“老师,我回古城干嘛?我事情还没办完呢!”

    “你被人针对成这样了,还不走?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受不得一点气……”

    苏宇失笑,“针对?老师,我不是把大元王打爆了吗?您啊,还是太小心眼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怎么还记仇呢?”

    白枫无言以对!

    滚你的!

    这狗东西,我替你生气,合着你不生气啊!

    他还以为苏宇真要气爆了!

    白枫郁闷,一旁,柳文彦倒是不在意这些,笑道:“外面好像来的种族更多了,你和大元王战斗结束,又来了一批使者,说是给苏龙祝寿的。”

    苏宇笑了!

    鱼,上钩了!

    而且今日和大元王一战之后,万族大概笃定,自己不会把九叶天莲卖给人族了,人族一没钱,二还针对苏宇,苏宇卖给人族才怪了!

    几人正聊着,屋外,有人高声道:“五行族,前来拜访苏城主!”

    “滚!”

    苏宇一声轻喝:“浮土灵,少跟我来这套,你想什么我知道,不卖,滚!”

    “……”

    屋外。

    浮土灵脸都绿了。

    去你大爷的!

    是你让我来的,现在倒好,跟我演戏呢!

    而身边,那长老急忙朝他挤眉弄眼,别生气,忍着点,苏宇现在恐怕在气头上,这时候来拜访,也是想趁着这机会,和苏宇多聊几句,用宝物安抚苏宇受伤的心。

    浮土灵勉强笑了笑,再次道:“苏城主别误会,浮土灵别无他意,只是今日,见城主受辱,浮土灵感同身受,特意前来陪城主喝一杯……”

    “滚!”

    “……”

    浮土灵无奈,大爷的,你演戏上瘾了是吧!

    行!

    我走!

    他也不再多说,传音长老道:“现在就算了,看他这样子……要不明天再来吧!”

    “我是担心明天来的人多了,这家伙会加码!”

    “不会的,放心吧,长老!”

    浮土灵也懒得再说什么,长老只好一脸挣扎地跟着离去,九叶天莲啊……可别没了!

    ……

    远处。

    龙族那边,有人传音笑道:“吃瘪了!这时候找上门,受辱才正常!五行族倒是迫不及待了!也是,这一族有永恒九段强者,若是真得了7瓣九叶天莲,也许真有希望合道!”

    “可惜,苏宇并没有卖他们面子!”

    “那当然,苏宇此人,霸道无比,随心所欲,喜怒无常,不卖他们面子才是正常事!”

    “……”

    龙族在议论,此刻,一些强族,也在议论。

    这时候的大夏府,汇聚的小族更多了。

    都有一个借口,来祝寿的!

    给苏宇的父亲祝寿,五十大寿!

    至于苏宇和大元王的争斗,倒是没几个人提及,这毕竟是人族的地盘,在这提起这些,容易惹下麻烦。

    人族现在大概很不爽,苏宇大概也是。

    这事还是少提为妙!

    ……

    屋内。

    柳文彦微微凝眉道:“都是来找你的,看这意思,可能是为了九叶天莲来的,你真要卖?”

    他都不知道,苏宇到底有多少。

    当日分配,也就在场的那些人知道,苏宇拿了3瓣,后来有没有拿到,大秦王他们都不敢确定,大概也就大周王笃定是假的,对,还有浮土灵这家伙!

    分配的时候,白枫他们其实是在场的。

    然而……没多想,也没在意。

    苏宇也许后来又弄了一朵呢!

    苏宇笑道:“再说吧,真要卖……那也得限制一下,一族只能买一瓣,一瓣的话,其实和承载物差不多,没太大的影响!又不是一起卖!”

    “小心他们通过小族来买!”

    柳文彦还是叮嘱了一句,别为了卖宝物,把自己坑死了,培养了一个大敌出来。

    苏宇点头:“我真要卖的话,肯定会查看,甚至限制的!和大族有关联的小族,再多的钱也不会卖的!”

    “这个你自己衡量清楚了!”

    他们正聊着,一旁,吴岚插话道:“九叶天莲的事,柳老师先别说了,都是假的,说多了没意义……苏宇,我有正经事找你。”

    “……”

    苏宇愣了一下,柳文彦也愣了一下,看向吴岚。

    吴岚见他们看着自己,诧异道:“怎么了?”

    柳文彦凝眉:“你说什么假的?”

    吴岚迟疑道:“怎么了?有……问题吗?苏宇这么坏的人,肯定不会卖给别人真的啊!”

    有问题吗?

    苏宇无奈,唯心是吧?

    反正我苏宇卖的东西,在你眼中都是假的!

    让人无言以对啊!

    苏宇也懒得多说,直接道:“少扯淡,我从不骗人!你找我能有什么正事?”

    我何时骗过人?

    苏宇郁闷!

    我骗的人,那都不是人。

    吴岚也不多说,很快道:“我和白老师最近研究,有一些进展,关于意志力方面的,你要听听吗?”

    别说,苏宇对他们的研究还是有点兴趣的。

    别人现在都忙着强大自己,要不在开战,要不在修炼,唯独这两位,最近都在主要搞研究,连带着陈永都被拖下水了。

    陈永,其实对这些方面相当精通。

    精血记忆提取法,其实是陈永研发的,白枫也是从陈永那边学的。

    “说说看,又有什么伟大的研究了。”

    吴岚也不在意他话中的调侃,迅速道:“你知道意志力的来源吗?”

    苏宇想了想道:“意志之文、元气中可以稍微提取一些、意志海天然诞生一些、一些宝物中蕴含……”

    吴岚点头,“所以说,意志力,来源其实很少!”

    “嗯。”

    吴岚又道:“那你见过,有人血液中蕴含意志力的吗?”

    苏宇凝眉:“意志力只和意志海有关,和神文有关,和血液无关……”

    “不,有关!”

    吴岚兴奋道:“你说无关,说明你根本不懂意志力!上一次,我们在星宇府邸提取的那些血液,你没忘吧?在那血液中,我们发现了意志力的存在!”

    苏宇心中一动!

    老周!

    对,周天元窍和周天神窍结合,苏宇之前也考虑过这事,很快道:“你们的意思是,那位存在,真的进行了意志力和元气的转换?”

    吴岚点头:“不错!但是应该会存在媒介……就是你当初说的元神窍,你元神窍开了吗?”

    “开了!”

    听到这话,吴岚大喜,“那你给我们研究一下!”

    “……”

    苏宇无语了。

    一旁,白枫也是有些小激动,干咳一声道:“那个……徒弟啊,你就受个累,给吴岚研究一下,她很弱,伤不到你的!我帮你盯着,不会有事的!”

    你是也想研究我吧!

    苏宇心累。

    这俩,现在都疯了,你们想把我切片了,也得看你们实力够不够啊,给你切,你都切不开。

    一旁,柳文彦几人无语,失笑,也不说什么,柳文彦很快道:“我去找你父亲聊聊,顺便喝一杯,许久没见了。”

    “您忙!”

    苏宇应和了一声,柳文彦带着洪谭几人走了。

    他们一走,吴岚迫不及待道:“把元神窍开启一下看看,再和我们说说原理!苏宇,要是研究成功了,你就可以一直转换力量了,如此一来,你的神文也能很快晋级的!”

    苏宇想了想道:“神文其实是一种规则……规则懂吗?”

    他很快将神文的源头说了一下,解释了一下什么是规则,什么是神文,什么是天门……

    两人都很认真地听着,不懂的就问。

    此刻,苏宇有些恍惚,弄的我跟老师似的,我都没当过老师呢。

    听了一会,白枫喃喃道:“所以,我当初说的天赋技,可能真的存在!不,不是天赋技,而是神文圆满的时候,一种规则之力!”

    苏宇点头。

    白枫迅速道:“不对!”

    “怎么不对?”

    白枫马上道:“我当初推演的是,多神文战技合一,神文合一,才是天赋技出现的时候!可现在按照你的说法,一枚神文就是一种规则……这就不对!我觉得,一条规则上可能蕴含无数神文,规则千变万化,神文也是,当一条规则上的全部神文,都结合了,这才是一条完整的规则!”

    他说着,眼神雪亮道:“神文战技……对,神文战技我知道是什么了,一种规则的简化!苏宇,你信不信,每一个神文战技背后,都可能是一条规则的存在!只是有强有弱!”

    苏宇凝眉,很快,忽然取出了文墓碑!

    “老师的意思是……这文墓碑中,其实是规则雏形?”

    “不不不……”

    白枫眼神闪烁道:“我明白了,你说,文墓碑中,可能存在一枚文王的神文,是吗?”

    苏宇点头!

    白枫迅速道:“那我有些懂了,这里面的神文战技,原本可能没这么多,但是后来,那枚神文自然而然地拓展出了许多神文战技……”

    苏宇还是不懂。

    白枫急躁道:“我的意思是,这文墓碑,其实就是一条规则!不信的话,苏宇你可以进行组合,我敢打赌,所有神文战技组合后,一定会形成一个重复的多神文战技图案,而不是无数个!”

    什么意思?

    苏宇陷入了沉思中。

    一旁,吴岚想了一会,好像懂了,迅速道:“白老师的意思是,将所有神文战技进行重叠,图形重叠!以相同比例大小重叠,最终,会得到一个新的图案,也就是这文墓碑所蕴含的规则神文!”

    “其中,许多神文基点,一定会重合,是吗?”

    白枫点头,“对,就是这个意思!”

    说罢,兴奋道:“若是如此,那我们重叠之后,就会得到一条直走规则大道的神文战技!”

    苏宇微微凝眉道:“你们确定?若是确定的话……我倒是觉得,可能就是我的神文战技!”

    白枫想了想,点头:“对,你有99个基点……苏宇,你可以现在进入试试,你将大部分图形临摹出来,进行重叠,未必需要全部,只要大部分图形重叠之后,和你的神文战技基点有一些重合,就说明我们的推测是对的!”

    是这样吗?

    苏宇不确定。

    他决定试试!

    很快,苏宇意志力侵入文墓碑,这一次的他,比以往强大了许多,和以往一样,苏宇进来之后,大量的神文战技模板围绕着他旋转。

    苏宇迅速深入,记录下来无数模板图形。

    一直记录了上千个,苏宇这才有些疲惫,迅速退出!

    ……

    出来之后,苏宇也不多说,记忆中浮现那些图案,迅速勾勒出来。

    一个个图案,不断重合。

    以相同比例,进行调整。

    渐渐地……一个新的图形出现,将那些线条去除,苏宇隐约已经感受到了不同寻常!

    大部分神文基点,真的在重合!

    没有出现成千上万的神文基点,而是……重合了!

    神文基点的数量,没有出现暴增迹象!

    而是随着重合,越来越少。

    渐渐地,一副60多个基点的神文图形出现。

    而苏宇,很快在一旁勾勒出99个神文基点的图形,那是他自己的。

    一对比……双方几乎也能重合!

    一时间,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意外,又有些理所当然!

    白枫吸气道:“厉害!文王厉害啊!若是谁能掌握大量的神文图形,最终都去勾勒了,也许可以重复走文王的这条道!苏宇,你若是把神文都给勾勒了,也许能瞬间直接掌控这条规则!不出意外,这文墓碑中蕴含的一枚神文,可能是规则的源头……当你掌握了99枚神文,全部达到了一定的地步,你可能直接瞬间超脱出去!”

    这和苏宇预期的不同!

    苏宇想的是,他得走99条道,而白枫的意思是,他这99条道合起来,才是一条真正的大道!

    文王,在文墓碑中留下了大道传承!

    苏宇忽然想到了那些传说:“有人说,拿到了文墓碑,就可以让半皇超脱出去……”

    一下子,苏宇懂了!

    文墓碑……真的能让半皇超脱,前提是,这位合道足够聪明,足够强大,甚至可以重组这些神文战技!

    今日,他好像无意中解开了文墓碑的秘密!

    关键是,他好像早就掌握了!

    而这一切,又是时光册让他掌握的。

    此刻,苏宇忽然升起一个念头……文王真他么不是时光师?

    这俩真不是一个人?

    要是不是,时光师怎么可能这么了解文王的道?

    “时光师和文王绝对有关系!不是一个人,那就是两口子,就是兄妹,或者是无话不谈的好友!一个仿造对方的时光册,一个知道对方在文墓碑中留下的大道之路……”

    两人若是不了解彼此,仿造也难仿造出来!

    苏宇还在想着,白枫忽然失了兴趣,“文墓碑就这样吗?一条大道传承?好没意思!”

    “……”

    苏宇愣住了,老师,你才凌云!

    上面有山海、日月、永恒、合道,然后才是大道级!

    吹口气吹死你,你……什么意思?

    白枫见苏宇看来,解释道:“主要是留下来的传承,解密太过简单了!感觉文墓碑没有想象的神秘,解开了秘密,有些不过如此的感觉……”

    苏宇无言以对!

    简单吗?

    我觉得……可能不太简单啊!

    我以前没想过这茬的!

    夏辰这一脉,守护千万年,大概也没想过吧,这一脉,应该是有机会天天看的吧,也没见他们解密啊!

    大道传承!

    文墓碑是一道大道传承!

    苏宇在想,这大道,文王到底有没有掌控?

    或者掌控了,现在放弃了。

    还是他已经真的死了,大道已经无人继承了?

    一个个念头,再次浮现。

    不管了,我距离那个还远,不行的话,我汇合了99个神文,看看能否直入大道!

    白枫又道:“文墓碑若是大道传承……苏宇,你的神文战技,应该和文墓碑最为匹配,如此一来,你也许可以融入其中,将文墓碑当成你的文兵!我看你的文兵,现在就一个文明志,文明志好像不够坚固,也不是直接杀人的兵器,文墓碑,我倒是觉得,可以化为你的兵器!”

    苏宇现在用开天刀,那都是以手为刀的!

    苏宇心中微动!

    他没想过这个,也没尝试过,自己可以把文墓碑,化为自己的兵器?

    还是说……这玩意就是真的兵器?

    苏宇不再犹豫,这也是他第一次尝试,试试看,就知道什么情况了!

    他的神文战技,迅速组合勾勒,一眨眼,化为一把刀!

    而文墓碑,迅速和他战技融合,也很快化为一把刀。

    仿佛尘封了无数年一般!

    当这把刀浮现,苏宇意志海剧烈震荡了一下,下一刻,苏宇意志力被吸空,嗡地一声,一道意志力为主的刀气,瞬间爆发了出来!

    轰!

    一声巨响,天空好像被这刀气切割开了!

    ……

    远处。

    大夏王瞬间回头,意外无比,“意志化刀?这么强!”

    苏宇意志力不算太强,撑死了堪比日月,然而此刻,这一刀给大夏王的感觉,好像都有日月七八重之力了!

    这小子又在干嘛?

    还在为大元王的事愤怒?

    这心眼……不大啊。

    你都把大元王打成什么样了!

    ……

    苏府。

    苏宇一脸的意外,“这……这玩意,可能真的是一把兵器!大道传承的兵器!”

    他之前没往这上面想过,倒是想过把这个当成承载物来着。

    这么说,自己可能拥有了除了文明志之外,第二把可以动用的兵器了,看样子还很强的样子!

    苏宇眼神闪烁,下一刻,刀化为了笔。

    苏宇文明志浮现……

    书和笔?

    自己一直觉得,自己的神文战技是刀,一把长刀,前头大,后面直……

    为何……不会是笔?

    毛笔也是笔!

    苏宇摸着下巴,看向白枫道:“老师,您觉得我刚刚的神文战技,是像刀还是像笔?”

    “笔?”

    白枫也愣了一下,半晌才道:“刀吧?那种长刀……”

    “不觉得刀把太直了?太长了?”

    白枫被他这么一说,也茫然了,摇头道:“这不是随意的事吗?刀还是笔,不是随你怎么用?”

    “不是那个理!”

    苏宇笑了,有意思了!

    是我误会了吗?

    文王传承下来的大道,是笔!

    时光师传承下来的,是书!

    你俩……好配啊!

    你俩要是没关系,我苏宇把自己脑袋割下来当球踢!

    之前豆包说,文王和时光师不是一人,苏宇还疑惑,又说时光师是女的……现在苏宇觉得,这俩九成九是一对!

    不然,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

    豆包不知道,可能只是文王不给它知道罢了。

    时光师先消失了,接着文王消失了。

    这是找时光师去了吧!

    到了此刻,苏宇觉得,自己算是摸清了这俩的关系了!

    难怪,大家都会误会,文王就是时光师!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苏宇把玩着文墓碑化成的笔,心中想着,这个笔,若是在真正的时光册上写点什么……不会直接可以杀人吧?

    脑袋里的那玩意,什么时候才能取出来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