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06章 苏宇的演技(万更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0767更新时间:2020-09-17 20:58:00
    苏宇前行,左右两侧,大秦王、大周王伴随。

    三人同步,苏宇笑了笑,倒是稍微停顿了一下,让大秦王稍微先行了一步。

    大秦王侧头看了他一眼,苏宇玩味道:“秦王陛下带我走走看看吧,一年没过来了,倒是不熟悉路了。”

    大秦王笑了笑,不是那么僵硬。

    “还行,才一年,变化不是太大!”

    大秦王走起路来,速度很快,龙行虎步,大周王倒是没感觉,不过速度也不慢,好像缺乏一些存在感,在苏宇身边,苏宇都有些没感受到此人的存在。

    这样的人,才可怕!

    苏宇其实不怕大秦王这样的,但是怕大周王这样的。

    大秦王再强,大不了一枪捅死你!

    大周王这种……也许上一秒笑眯眯地和你聊天,下一秒,忽然一剑戳穿你的心脏。

    和这种人走在一起……不自在!

    而前方的大秦王,其实也不自在。

    苏宇和大周王差不多齐步,然而,都是轻飘飘的,让大秦王有些别扭,他的身侧,好像没人一样,但是他知道,他身边有两个人!

    而且都不弱!

    大周王不用说,苏宇其实也不弱,相当强悍,只是规则之力不太行,但是蛮力绝对是比得上那些永恒六七段的存在了。

    而现在……这俩都是气息若隐若现,好像存在,又好像不存在。

    大秦王走在路上,每一步都有声音,带着沉重的脚步声,而苏宇和大周王,走起路来,都有些飘,仿佛飘着走路一般。

    大秦王走了几步,忽然止步,苏宇和大周王几乎同时止步。

    大秦王侧头看向苏宇,笑的有些僵硬:“作为一方统帅,一定要让人感受到一点,脚踏实地!踏实!可靠!出奇可以制胜,但是,出奇打不了久战!”

    苏宇笑道:“秦王陛下教诲的是!”

    大秦王继续迈步,然而……身后依旧无声。

    四周,一尊尊无敌默默看着,并未插话。

    显然,大家知道大秦王的意思,苏宇也知道,然而,苏宇依旧我行我素,毫不在意。

    大秦王心中叹息,也不再说,一边走着,一边问道:“近日可有什么麻烦,需要帮忙的吗?星宇府邸中,若不是你出手相助,斩杀血火,击杀多位永恒,恐怕我也回不来了!”

    四周,有些无敌知道,有些无敌好像第一次知道这事。

    更外围,一些日月强者,也在后方跟着,听闻此言,都有些意外和震撼。

    大秦王什么意思?

    强悍无边的大秦王,是被苏宇救下来的?

    而苏宇,轻笑道:“没有,倒是不用劳烦秦王陛下了,星宇府邸之事,我自己杀的人,自己解决麻烦,倒也和秦王陛下无关。”

    大秦王凝眉,“话不能这么说,没你有你,万族知道我的身份,必然都会全力杀我!我三身爆裂两身,还是靠你赠药,送我神兵,我这才勉强恢复以前战力!”

    此话一出,四周,瞬间无数人止步!

    一个个面带骇然之色!

    哪怕一些无敌,此刻也是惊骇不已,面带惊恐之意。

    这事,真没几个人知道!

    而今日,大秦王却是自己说出来了!

    “老秦!”

    有人惊呼,骇然失色,瞬间喝道:“封锁此地,清除永恒之下记忆……”

    大秦王平静道:“慌什么?清除什么记忆?有何区别?我实力还和以前一样,没太大差别!只是以前能死三次,现在一次罢了!然而,别人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三次!有区别吗?”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大秦王平静道:“我说出来,也是让大家有个准备,知道情况,免得出事了,大家还不知道情况!”

    这一刻,一尊尊无敌,面色惨然。

    三身陨落两身了!

    怎么会!

    一旁,大周王也是眼神闪烁,没有吭声,他是知道情况的。

    只是没想到,大秦王会此刻当众说出来!

    大秦王很平静,看向身后,淡漠道:“有什么好怕的?我说了,有苏宇赠药,另外,赠送了星宇府邸中的归元神刀,实力和以前没太大差别!”

    说罢,又道:“死三次还是一次,都是死!一个个的,哭丧着脸,给谁看?”

    大秦王冷哼一声,“何况,人族永恒九段,也不止我一人!老周、老夏、老朱他们都差不多了,就算真少一个永恒九段,也没任何区别!”

    “老秦,这话可不能这么说!”

    那边,大唐王淡淡道:“老秦你要是不在,其他人上位,我们可不服!”

    “不错!”

    “老秦你说话,咱们听几句,其他人……谁知道怎么想的!”

    “……”

    大秦王凝眉,喝道:“闭嘴!”

    一群人瞬间安静。

    大秦王看向他们,冷哼一声,“真都这么听话,哪有那么多屁事?此地都是人族强者,装给谁看?我若真死了,只希望你们不要自己打出脑浆子来!我所能做的不多,这些年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人族永恒内讧!其他一切,无能为力!真若服我,人境何须如此?”

    一群无敌变色。

    大秦王冷淡道:“人境看似强大,实则危若累卵,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我知,你们中一群人,有各自打算,或退守小界,或一心开启人境禁制,或者干脆投靠大族……打算再多,人境真垮了,希望各大强族的允诺还能算数!”

    大夏王轻声道:“大秦王多虑了,退守小界、开启禁制之心,可能有人有,投奔大族,大概是没有的。”

    “没有?”

    大秦王冷笑一声,“连我,都有强者来劝说,带着秦家老少,投奔他族,转换人躯,当一尊位高权重的王,你们会没人来劝说?甚至许我仙皇血脉,魔皇血脉,神皇血脉,化为皇族后裔!你们没有?”

    他冷笑一声,有些霸道,有些冷漠,“我活着,你们别想了!我死了,你们自己考虑!我活着,你们都给我老实点,内讧我不管,叛变到他族……我必杀你!我看看,各族谁敢保你?”

    “大秦王!”

    大周王清喝一声,“一群小辈在这呢,少说几句吧!”

    大秦王冷漠无比,“就是小辈在这,我才说这几句!都是昔年袍泽,我也不想刀兵相见,让小辈看了笑话!”

    身旁,苏宇独身世外,只听不说。

    他也在默默观察,判断,去判断人族这些无敌的心思,他们的想法,他们的立场。

    人境现在不外乎几个派系。

    主战派,大夏王为首。

    主和派,大周王为首,大周王一直以来的想法都是这样,主和,开人族禁制,更多的心思用在内部,外部争斗尽量减少。

    第三种,退守派,找个小界,度过余生。

    第四种,投降派!

    这一派,有的,正如大秦王说的那样,大族许诺,你去了仙族,我给你转换成仙皇血脉,位高权重,身份崇高,只是从此以后,抛却人躯,不再为人!

    这一派,谁为首……不可能有人出头的,就算心中有想法,也是默默的去想,否则,会惹怒一直不掺和派系之分的大秦王的。

    主战也好,主和也好,或者退守小界也好,都是未来的出路。

    唯独投降派,大秦王是必然要打压的。

    投降派多不多?

    有多少?

    现在不清楚,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一派,一定存在,只是摄于一些人的威势,不敢去做,就如大秦王说的,你敢做,我就敢杀!

    暗杀也好,强杀也好,抛却性命也要杀了你!

    如此一来,才能让人族保持一统。

    大秦王见众人不说话,又道:“我知道,有些人知道一些上古往事,知道前面九次潮汐之变,甚至一些使者,都会特意告诉你,告诉大家,前面九次如何惨败!人族如何凄惨!然而,我想说,既然九次都灭不了人族,那第十次,就能灭了人族?”

    “我们是上古皇者!”

    大秦王冷冷道:“上古以来,人族九次都在争锋,都在征战诸天,失败也不怕,再来一次!到了第十次,骨头就软了吗?”

    一旁,大周王叹道:“不是我们骨头软了,是打了九次,老辈打完了!前面九次,多少都有一些上个潮汐留下来的强者,到了我们这一次……一个都没了!老秦,大家也不想这样,可是……现在更多的还是无望,没有希望!”

    大秦王沉声道:“没有希望?”

    他指了指苏宇,“年轻人,难道不是希望?能出一个杀智王的苏宇,就能出十个,出百个,杀他个诸天流血!”

    不少人看向苏宇,而苏宇,一脸的平静。

    甚至想笑!

    别看我,我又没说话。

    我就是个打酱油的!

    苏宇有些无聊,拿出了小毛球,盘玩了起来。

    大秦王原本还想再说一句,一看这情况……心中无力。

    苏宇,真的不着调。

    他怎么想的?

    而其他人,看着他盘玩那个毛茸茸的家伙,却是有些不寒而栗,就这玩意,有一双强悍无比的父母,动辄吞半皇,怕不怕?

    苏宇一脸的淡定,不管这些,很快,又取出了一瓣璀璨的花朵,笑眯眯地看着毛球,“乖,看你瘦的,吃一点……”

    “苏宇!”

    大秦王低喝一声,“做什么?你拿九叶天莲喂什么!”

    此话一出,四方震动!

    一群人纷纷看向苏宇,看向他手中的花瓣,苏宇微微凝眉,很快恢复笑容,轻声道:“秦王陛下,您有点失态了,毛球是我兄弟,喂一片九叶天莲怎么了?”

    苏宇笑了笑,“九瓣,分它一瓣有问题?”

    苏宇笑了起来,“对我用处又不大。”

    此话一出,有人忍不住道:“苏宇,这至宝,可以让人晋级合道!你若是真不需要,大秦王……”

    苏宇淡淡道:“我的东西,喂谁都行,诸位就不用多说了!何况,破损了一瓣,本就只剩下八瓣,哪有那么简单晋级合道!”

    他嗤之以鼻,很快,笑呵呵地将那瓣九叶天莲直接塞进了毛球嘴中,强行捏着毛球的嘴巴,不给其他人看出来,笑道:“给你一瓣,还有7瓣,咱们回头再吃!”

    而此刻,毛球身上,金光闪闪!

    苏宇笑了笑,随手塞进了脑袋中,脑袋上,也是金光闪闪。

    “……”

    一群人懵了!

    艹!

    畜生啊!

    一瓣九叶天莲,少说换一块承载物没难度吧?

    这畜生,他喂给了毛球!

    剩下的还要喂!

    畜生啊!

    一群人心中狂骂,后方,一群日月眼珠子都要瞪下来了!

    什么情况?

    九叶天莲喂宠物了?

    啊啊啊!

    一群日月恨不得狂吼一声,你不要,你丢地上,我们去捡都行,你怎么能这么干?

    大秦王先是生气,接着是……心中微震。

    哪来的8瓣?

    他眼睛没瞎的话,苏宇当初自己就分了3瓣。

    他哪来的8瓣!

    这家伙,在干嘛?

    而苏宇,一脸的淡定,他意志海中,毛球则是恶心干呕,委屈巴巴地吼道:“干嘛呀!好难吃!好苦的!真恶心!我麻麻在这,你还欺负我!”

    苏宇迅速道:“少废话,赚了钱,分你!前辈别见怪,我和毛球都是兄弟,赚了钱,我都分它的,毛球,是吧?”

    毛球一怔,很快沮丧道:“好吧好吧,真是的,提前告诉我嘛!”

    苏宇懒得理会,小家伙,胆子大了啊。

    还敢跟我斗嘴了!

    你麻麻不在,下次我收拾你!

    苏宇打发了毛球,见大家还看着自己,有些失笑道:“怎么了?秦王陛下,走吧,没什么好看的,秦王陛下难道想买一瓣?友情价,三块承载物,或者一具无敌尸体,我卖你?”

    “……”

    大秦王有些干巴道:“不用!一瓣对我无用!”

    苏宇笑道:“那就是了!我就说这玩意对合道没用,外界夸大其词罢了!”

    大周王则是轻笑道:“苏城主,真要是一整朵,还是有希望晋级合道的,可惜了。”

    苏宇笑着点头,“是可惜了!血火那个家伙,非要把我的一瓣叶子弄坏了,看,我就杀了他!这人啊,自己得不到的,非要搞破坏,那不是找死吗?”

    大周王深深看了一眼苏宇,很快,笑道:“苏城主对那噬神太子,倒是大方,这东西,哪怕一瓣,换取一块承载物,应该没难度的。”

    苏宇笑道:“不需要!承载物这东西,我多的是!”

    说罢,苏宇手中浮现一本书册,笑道:“外界不是传闻我在锻造邪兵吗?还真没说错,就这个,我花了40块承载物!”

    “……呼……”

    有人真的忍不住了,深吸一口气,一时间,四周都有吸气吐气声。

    艹!

    真的假的?

    大周王看了一眼书册,倒也没深入探查,现在探查,那是挑衅,只是稍微感受一下,大周王就轻轻点头道:“好宝贝,上次炼兵,出现雷劫的就是这个吧?邪兵……邪兵也好,圣兵也好,兵器都是杀人用的!没什么,只是……你这兵器,消耗真不小。”

    苏宇笑呵呵道:“还行吧,也就40件承载物,外加几具无敌的尸体!这玩意,晋级神兵才有点用,现在还没我拳头管用!”

    一群人无言。

    总觉得苏宇是在炫富!

    太有钱了!

    太奢侈了!

    疯了啊,用那么多至宝,去锻造这兵器,40件承载物,足够20位日月晋级无敌所需要了!

    疯子!

    此刻,大秦王也不再去想九叶天莲的事,而是看向苏宇的书册,吐气道:“你这是要融多少承载物进去?”

    “一万件吧!”

    苏宇笑道:“多了不嫌多,少了就少点,也没关系!无所谓的事!当然,承载物嘛,多多益善,大秦王陛下有吗?有的话,我可以用别的宝物换,换个三五件还是够的……”

    说着,两棵龙血果树浮现,下一刻,磨盘大的天河沙浮现,再下一刻,宛如小山的水凝珠浮现……

    接着,无数的缠龙木浮现。

    苏宇笑道:“这次来人族,遇到了秦王陛下,也想问问看,有没有多余的承载物了?”

    大秦王无言!

    其他人都是无声。

    一位位无敌心中震撼,苏宇这孙子,在星宇府邸到底捞了多少!

    这宝物,太多了吧!

    此刻,若不是还有些理智,大家都想干掉他算了,太有钱了啊,杀了他,任谁都要暴富啊!

    大秦王有些干涩,半晌,开口道:“算了,有也不能换,人族还需要承载物让日月晋级呢!而今,大量的日月,缺乏承载物,无法晋级……”

    苏宇笑道:“这还不简单?跟我学,杀几十个无敌,哪怕打破了一些,还有一些剩余!要不秦王陛下干一票,我可以出力支持一二,赢了三七分赃?”

    大秦王再次无声。

    我们想干一票……但是三七分账就算了!

    关键你这家伙,太有钱,懒得带你。

    大秦王淡淡道:“算了,我们自己慢慢筹集!”

    苏宇身后,大夏王忍不住道:“那大磨盘,是天河沙?”

    “对啊。”

    “那个……卖吗?”

    苏宇笑道:“这个回头再说,大夏王陛下,想买去开识海秘境吧?这个,我们可以单独聊!”

    大夏王欢喜,“那好!”

    苏宇也笑了!

    当然好,识海秘境是我的,又不是你的,你好什么。

    其他人,包括一些无敌,此刻有些人也矜持不起来了,天铸王急忙道:“那些缠龙木卖吗?那些都不是天兵级的,但是我可以锻造成天兵……苏宇,我免费帮你锻造,三七分……不,二八也行!”

    他看向苏宇,有些期待。

    见苏宇不说话,马上道:“真不行,一九!正常情况下,想找我锻造天兵,都需要准备两份天兵材料,我收一份当打造费,现在我只要一成!”

    苏宇笑了笑,“不用劳烦了!这些东西,回头送我老师当练手的,铸兵这东西,还是需要练练手的,练个几百次,我老师可能就是天兵师了,多谢天铸王了。”

    “……”

    天铸王要疯!

    他急忙道:“赵立?他上次铸兵,的确有所收获,可是最多也就地兵巅峰,而且他实力不够,这些材料给他打,他起码打废了五成!就算晋级了天兵师,也是得不偿失!”

    苏宇笑道:“没事,都是一些垃圾材料,我用不上的!我老师打造个几百次,应该能晋级的!”

    说着,苏宇笑道:“天铸王前辈若是想锻造……回头我送你个一两份也行,只要前辈愿意在我老师面前铸兵,让我们见识一下铸兵之术,那铸兵的材料,都算我送你的!”

    铸兵!

    天铸王微微一怔,有些迟疑,“这个……我和赵家铸兵不是一路的,铸天兵,可能会涉及一些我的个人理念……”

    苏宇笑道:“那算了!”

    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

    若是愿意……铸兵其实相当难,得全力以赴的,全力以赴……很有意思的,再强的血脉气息,也得暴露出来!

    天铸王……存疑!

    铸兵术的确会涉及一些私人的东西,但是,不铸证道之兵,问题不大的。

    苏宇正想着,天铸王咬牙,急忙道:“那……那也行!铸兵的材料,你出,铸兵结束,那打造完成的兵器……归我?”

    “当然!”

    苏宇笑道:“这都是小事,我老师想晋级天兵师,还是需要观摩一二的,包括我自己,我觉得我现在单纯铸兵,铸地兵巅峰也有希望……天兵师嘛,多看几次,我觉得我也行!”

    一群人这才恍然想起,这位,也是铸造过天兵的人!

    他手上的书册,就是他自己铸造的!

    因为底子太好,但是,这也代表苏宇铸兵之术,相当高超。

    而他的老师……大家也都知道了,说的不是白枫,而是赵立。

    赵立这是要发财了啊!

    那么多缠龙木,虽然不是天兵等级的,但是能铸天兵,铸成了天兵中等,就可以当承载物的!

    大家都觉得苏宇是在炫富!

    可是,人家是真的富裕!

    太有钱了!

    苏宇则是一脸的淡定,继续走走看看,边走边道:“秦王陛下,人族这边,有擅长炼丹的前辈吗?”

    “炼丹?”

    大秦王看向他,开口道:“你说的擅长,是多擅长?”

    “比如能炼制地阶巅峰丹药,甚至天丹的!”

    “没有!”

    大秦王摇头,“炼丹比制兵的还少,何况是到了天丹师境界,永恒中是没有这样的人物的。”

    苏宇一脸遗憾,随手取出一个炼丹药鼎,叹息道:“天兵丹炉,看样子,只能蒙尘了!我还想让人帮我炼丹一炉呢!”

    “……”

    身后,一群人眼睛都直了!

    无敌还克制一二,那些日月,伸长了脖子想去看看。

    天兵丹炉?

    苏宇随手把玩着,笑道:“小丹炉,给我露一个金纹看看!”

    那丹炉,好像有灵性一般。

    片刻后,真的呈现出了金纹,140道!

    “哇!”

    “这……天兵巅峰!”

    “……”

    这下子,无敌都忍不住了,天兵巅峰!

    那边,天铸王也是倒吸一口气,“这原本应该是天兵中等,但是这药鼎,一定经历过无数岁月,地火不断锻烧,没能摧毁此炉鼎,反而精炼了无数次,一次比一次强大,这鼎……至宝!”

    至宝!

    一位天兵师给出的答案。

    苏宇淡定道:“算是宝物,可惜,没有匹配的炼丹师,看样子,只能破碎了,被我的邪兵吞噬了!”

    苏宇收起了大鼎,又笑道:“其实这次来人族,还是有所求的,我炼这文明志,希望能强大一些,更强大一些,但是,还缺一些东西!上次,大明王陛下为我提供了天级大阵,牛府长为我炼制了强大的神符,但是……我这文明志,还是缺东西,缺一套禁锢大阵!”

    苏宇眼神灼灼道:“我要文明志一出,无敌都被我禁锢,任我击杀!最好能禁锢时光长河!这需要精通时光法则和禁锢法则的强者帮我!”

    苏宇侧头看向人族中的无敌,“灭蚕王前辈,禁天王前辈,二位若是愿意帮我,完善此宝,打造一套禁锢大阵,我愿以重宝酬谢!”

    重宝!

    灭蚕王吞了吞口水,“什么重宝?”

    苏宇轻笑道:“一般的东西,二位看不上!也没什么好东西……”

    说罢,苏宇取出几样东西。

    “这是水凝珠,铸体和九变的宝物,不算什么,但是量大,二位需要的话,可以给你们一人一吨!”

    一吨!

    灭蚕王原本没在意,此刻一听,嘴巴微张。

    玩呢!

    按吨来算?

    “这是天元果……当然,天元气量和质都差不多,实际上不是天元果,可以按照天元果来看,我给二位一人一万枚!”

    万枚!

    其他无敌都有些震动了!

    玩呢!

    天元果按万枚来算的吗?

    “这是日月精血,二位也用不上,我也不多,一人三百滴!”

    “……”

    不说话了!

    苏宇又笑道:“当然,这些都是小东西,等回头我老师打造出了天兵,我再送二位一人三柄天兵!缠龙木够多,打造天兵,多少可以出几把!”

    “……”

    苏宇笑容满面道:“而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大阵能瞬间爆发,禁锢时光长河,不需要禁锢太强的强者,永恒六七段就行,起码一秒钟,足够我一拳打爆他!”

    那边,灭蚕王深吸一口气道:“永恒六七段?还要一秒……这几乎不可能!”

    太难了!

    苏宇笑道:“那不禁锢也行,但是,起码能延缓对方时光长河开启速度,不影响对方战力,也不是禁锢对方肉身,我需要的,只是禁锢时光长河罢了!这不是一个概念,我不是说,把永恒六七段,给直接封印了,那难度肯定大,我针对的只是时光长河!”

    大秦王闻言,沉声道:“灭蚕、禁天,你们二位可以打造这样的大阵吗?若是可以……对我们帮助不大,但是苏宇拿到了,恐怕能发挥出巨大的威力!”

    他们拿了,的确用处不大。

    大家都是一样的实力,禁锢六七段的时光长河没啥太大作用。

    你杀上去,又杀不死对方。

    可苏宇拿到了……那就真的如虎添翼了!

    灭蚕王轻吸一口气道:“难!这玩意,还得喊上大明王,他负责提供大阵之基,禁天王负责设定禁锢手段,我来配合,填充时光之力,如此一来,才有希望完成这大阵的锻造!”

    一旁,禁天王考虑了一下,点点头道:“也行!”

    而苏宇,幽幽笑道:“小周王前辈,也擅长时光之力,不如帮个忙如何?前辈擅长时光加速,配合灭蚕王前辈的时光之力,定然更强!加速阵法运转速度,瞬间制敌!前辈和我师祖,五代叶霸天,可是至交好友,我想,前辈应该不吝帮点小忙!”

    此话一出,尤其是叶霸天的事一出,大家忽然沉默下来。

    不远处,小周王看了一眼苏宇,平静道:“可以。”

    苏宇笑道:“那就劳烦前辈了!这次回人境,也许……还需要前辈帮点其他的忙,我这勾勒神文,越是勾勒越是烦躁,我听说,大周王孕育了人工神文,不介意的话,我希望能去参观一二……当然,我不白看!大周府有任何条件,尽管开!”

    苏宇财大气粗,朗声笑道:“要什么,我没有,那就去买!去换!只求能一观神文如何能人工制造?”

    小周王沉声道:“此事,还需商榷一二,回头我大周府会给苏城主回复!”

    苏宇笑道:“那就劳烦了!希望这次能得偿所愿,能人工培养的神文……啧啧,厉害的手段!”

    身旁,大周王笑道:“雕虫小技罢了!还不如你曾推广的几部功法。”

    “而且其中缺陷很多,依赖性太大,你若是看到了,自然会明白。”

    苏宇笑道:“那也是神技了!”

    神文,那可是规则雏形。

    能制造人工神文……这是掌握了规则?

    还是其他手段?

    他是真有些好奇!

    一时间,苏宇好像和大家相谈甚欢,大家贪图他的钱财,他贪图大家的才华,这不,禁天王、小周王、灭蚕王都答应为他打造大阵,天铸王答应给他观摩铸兵。

    多好的事!

    希望你们尽全力!

    苏宇面带笑容,笑容灿烂无比,一旁,大周王看着他,若有所思,也露出淡淡的笑容,一时间,相谈更欢了!

    大秦王倒是没多想,他还在想九叶天莲的事。

    苏宇……哪来的八瓣?

    关键是,真奢侈啊!

    真给那毛球喂了一片,太奢侈了,太浪费了!

    难道说,苏宇到了八层,又发现了九叶天莲?

    大秦王不解!

    而苏宇,显然没有解释的意思。

    大家知道就行,我苏宇,有钱,九叶天莲当毛球的零食,这玩意对我用处不大,我这人,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宝物!

    日后,我出售这玩意,千万别惊讶!

    无他……狗粮般的存在,我卖了,换点我需要的东西,太正常了。

    不多了,就7瓣而已!

    今日,这么多人在这,苏宇笑容满面,我不信,这些人都是守口如瓶之辈,人多才好,消息,大概很快会外泄。

    一个人知道是秘密,两个人知道就不是了!

    一大群人知道……也许很快会成为诸天都知道的秘密,高层都知道,但是装着不知道的秘密!

    苏宇笑容愈加灿烂!

    别看只是轻松的一番谈话,他预演了很多次了,总算找到了机会,把我想做的,想说的,全部给完成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