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72章 太山!(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6165更新时间:2020-09-06 00:12:29
    此时此刻,唯有杀了大秦王,才能挽回所有损失。

    这一刻,血火魔王看了一眼上空的九叶天莲,咬牙,喝道:“先杀大秦王!”

    九叶天莲,可以再等等!

    等九次开放!

    还有一点时间,他一声暴喝,第一个朝大秦王杀去,直接缠住了大秦王的现在身,喝道:“尔等灭杀他过去身!”

    他也拼命了!

    他之前也怕受伤太重,导致接下来抢夺九叶天莲无力。

    可此刻,他也发飙了。

    大秦王都受伤成这样了,再畏畏缩缩的,其他几族,大概真不敢杀下去了。

    “血火……你倒是奸诈!”

    大秦王喘息着,笑着,“不过,就你这样,一辈子也合道不了,你若是早点拼命,何至于死那么多人……”

    血火魔王不吭声!

    咬牙,轰杀!

    时光通道呈现,环绕大秦王现在身,他压制大秦王现在身还是可以做到的,没有三身合一的大秦王,现在身实力还是要比他低一些的。

    此刻,血火魔王更担心的还是天部部长!

    这才是接下来的劲敌!

    而那八尊死灵君主,此刻,正在围杀人族,人族那几位,包括五行族的都不用去管了。

    ……

    没人去考虑苏宇和蓝天了。

    而蓝天,这时候,有些惆怅,朝大秦王那边看了一眼,踏空朝那边走去。

    去,是送死。

    可是,有些时候,人就是喜欢犯贱。

    我知道是去送死,但是,我还是要去。

    我是人族!

    蓝天心中想着,他是人族,哪怕万道合一,还是人族,所以,明知前方死路一条,他还是朝那边走去了。

    而苏宇,没吭声,没阻拦。

    人都是如此!

    双标的厉害,也劝不住。

    那一日,万天圣前脚教了他,掉头就去救夏龙武了,不,救了夏小二,哪怕知道是夏小二了,还是去了,他们哪个不比夏小二重要?

    可是,还是去了,哪怕去了,可能不会回来了。

    “人族……”

    苏宇失笑,笑的苦涩。

    人族,好讨厌。

    我讨厌生在这一族,不,前面18年我不讨厌,可是,这两年,他厌恶人族的勾心斗角,厌恶高层的为了大局抛弃多神文,厌恶很多人在算计一切,厌恶那些人!

    然而此时此刻,每次当他绝望的时候,对人族失去信心的时候,都会有人站出来,告诉他,这个世界,你看到的不是全部黑暗。

    有一群人,他们是光明的。

    他们在赴死,在征战,在牺牲!

    “真讨厌啊!”

    苏宇呢喃一声,不断聚集一些无敌精血,灵怨的,天咒的……

    很快,他落了下去,在一位日月死灵身上,取走了星月放下的4滴仙族精血。

    苏宇先吞噬天咒的精血,这家伙不是无敌,先试试看效果,他比无敌不弱,但是境界毕竟没到,看看他的精血如何,自己应该可以承受。

    一滴精血入腹,很快,金身图册闪烁光芒。

    吸收了!

    ……

    与此同时。

    远处,天部部长微微一动,朝苏宇看来,面具下的面庞,微微变色。

    那一闪而逝的波动……一般无敌不会在意,他会。

    因为,他经常和猎天榜在一起。

    天部部长变色脸色。

    时光师传承吗?

    这有些熟悉的波动,这……这是时光师传承,对吗?

    文王是时光师?

    不,这是文王的传承,是吗?

    一个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文王……时光师……苏宇……监天侯……

    猎天阁!

    天部部长,脸色挣扎。

    猎天阁,文王麾下的势力,监察诸天。

    时光师,诸天之敌。

    文王,却是人族领袖之一。

    复杂的情感!

    苏宇若是得了文王传承,那他便是文王嫡传,那他名义上可以说是监天侯的小主子,然而……一位上古活到现在的侯爷,真的愿意自己头上多一个小主子?

    “天岳,进入星宇府邸,一切都可以不管,遇到苏宇,确定一下,他到底得了什么传承,是文王大人的,还是时光师的!”

    此刻,天部部长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浮现出进来之前,监天侯和他说的那些话。

    “若是时光师传承……杀!”

    “时光师,万族之敌,当杀,文王都说,当杀!”

    “若是文王传承……”

    说到这一句,监天侯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

    而那一刻的天部部长也问了一句,“若是,两者都是呢?”

    是的,若是两者都是呢?

    怎么办?

    文王为何不能是时光师?

    谁说文王不是?

    这一点,昔年上古时代,不是没人猜测。

    而现在,天部部长看向苏宇,他感受到了有些熟悉的特殊波动,那代表什么,代表文王吗?

    可苏宇的书册,他其实是知道的,更像是时光师的传承。

    果然,被他说中了!

    时光师的当杀,文王的传承,监天侯没说,显然,那一刻的监天侯也是复杂无比,纠结无比。

    虚空中,九叶天莲在绽放。

    而凤族那位无敌,见河图好像有些走神,看了一眼河图,悄默默地想去杀苏宇,结果见河图看来,很快,不再犹豫,瞬间朝大秦王那边杀去!

    既然站队了,那就别无选择。

    此刻不杀大秦王,真被人族翻盘了,那大家都要死,绝无意外!

    凤族这位无敌,虽然知道这很危险,然而……不杀了大秦王,一旦大秦王活着出去了,杀入凤界,谁能抵挡?

    不可让大秦王活着!

    轰鸣声响起!

    11尊无敌,围杀大秦王过去身,一身之力,岂能匹敌11尊无敌?

    一眨眼,大秦王过去身残破不堪!

    他唯有出枪,出枪,仿佛不会疲倦,仿佛失去了意识,只会出枪,杀戮继续!

    ……

    苏宇服用了天咒的精血,笑了,没大碍。

    那就不用迟疑什么了!

    下一刻,一滴强悍的精血,落入手中,苏宇咬牙,一口吞下,轰!

    强大的气息,在脑海中回荡!

    这一刻,他仿佛意志海都要崩溃了!

    可这一刻,金色图册出现了,在吸收力量,不止如此,金色图册之外,那文墓碑,也溢散出淡淡的气息,在镇压!

    远处……天部部长,脸色真的变了!

    这是……这是什么气息?

    很微弱!

    而遥远的地方,空空在晃悠着杀戮那些准无敌,也愣了一下,眨眨眼,朝苏宇那边看去,他皱眉,很快摇头,没感应到什么,但是,刚刚忽然有些空落落的!

    仿佛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

    “这是……”

    天部部长脸色变幻,这是什么?

    文道的气息?

    不对,这……他在思考,在想,片刻后,隐约有些猜测,这是……文墓碑!

    他忽然看向远处的空空,一脸异样。

    而远处,空空好像也感应到了他在看自己,朝这边看来,笑了笑,拱拱手,一脸的客气,别针对我,我很弱,我就是个打酱油的!

    “杀,还是不杀?”

    这一刻,天部部长纠结无比,到底杀不杀?

    苏宇,可能是文王的传承。

    可是……自己是监天侯的弟子,是的,弟子,他活了很久,来自第一个潮汐,他和河图是一个时代的人物。

    然而杀不杀苏宇……让他陷入了挣扎中!

    一边是师父,一边是苏宇……

    “哎!”

    一声叹息,响彻七层,天地之间,唯有这一声叹息,这是来自天部部长的叹息。

    这一刻,他忽然三身分离。

    他看向苏宇,眼神有些异样,轻声道:“我不知,我是否该杀你,我很为难,一边是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一边是人族……是,别看我,我是人族,人族……没错……我……抱歉……我做不了什么……”

    这一刻,他三身分离,忽然,三身自己战斗了起来!

    是的,战斗了起来!

    这操作,苏宇看懵了!

    真的懵了!

    “人族、师父、文王……”

    天部部长声音传荡而来,“既然难以取舍,那就分个胜负,让他们自己去选择,去决出胜负!”

    这不是假打,一瞬间,三身缠斗到了一起,打的天崩地裂!

    苏宇看呆了!

    何止他,一些死灵都惊呆了。

    活久见!

    不,死久见!

    天部部长,这位绝世强者,好像自己把自己逼疯了,这一刻,三世身打的头破血流,那是真的在生死搏杀,好像真的要分出个生死!

    苏宇忍不住喊道:“喂,这……你就不能先杀了那些人,再做决定吗?”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怨这位,好像……没法怨。

    听他的意思,监天侯要杀自己,但是这位是人族,他又在迟疑,所以,三身合一之下的他,可能真的把自己逼入了绝境,三身自己战斗了起来,谁也不服谁。

    这什么操作?

    苏宇懵了!

    而血火魔王,侧头看了一眼,却是笑了。

    大秦王咳血,看了一眼天部部长,叹息一声,淡淡道:“没必要如此,师父、种族、信仰,这三样东西,有时候的确会让人为难。”

    是的,文王是信仰!

    监天侯是师父和传承。

    人族,那是种族。

    这一尊古老的人族,在这一刻,选择了用这样的方式,去平衡这三种关系。

    而天部部长,三身同时道:“过去,我是人族!现在,我是阁主弟子,未来……我还会信仰文王……过去若胜,我去杀万族,现在若胜,我去杀苏宇,未来若胜……我是文王门徒,文王为人族,我当去帮大秦王……我的路,自己决定!”

    轰!

    天崩地裂,甚至比大秦王他们那边杀的还狠,三身彼此了解彼此,杀的不可开交,残暴无比,而且还是乱战。

    可他么的,过去最弱啊!

    苏宇也是无言了!

    对这位,他这一刻,真的没话说,疯了!

    都说我们是疯子,结果,他遇到了一位第一次潮汐之变的人族,这也是第一位,对方却是疯了,果然,老万说的不错,三身呈现,有时候会出现三种性格的冲突。

    不出意外,天部部长是出现了这种情况了。

    责怪吗?

    谈不上。

    师父和种族,这个不好去强求什么,比如苏宇,他的师父是柳文彦和白枫,他们若是说,杀了大秦王,苏宇该如何选择?

    一边是师父,一边是人族的定鼎神针……

    那时候,想必苏宇也会挣扎。

    只是苏宇没想到,会亲眼看到这一幕,看到一位绝世强者,会因为一些个人的理念,把自己给逼疯了。

    他有些悲哀,又有些无奈。

    明明是人族,这么强大,若是出手帮助大秦王,一定可以杀的万族喋血,可是……又有些庆幸,对方是人族,所以,监天侯想杀自己,他挣扎了,没有选择出手,一直在挣扎中。

    而此刻,河图忽然开口道:“你叫什么?”

    “天岳!”

    “……”

    河图愣了一下,喃喃道:“天岳……天岳……我好像记得你,你……你是当年那个刚证道的家伙,好像还是一位人王的后裔……原来是你……”

    他的确认识对方,同为第一个潮汐之变的人族,对方当年刚证道,比他差不少,但是,他记得。

    而这一刻,苏宇却是不管许多了,迅速传音星月道:“大人,再帮我一次……”

    星月看向苏宇,眼神冷厉。

    好像犹豫了一下,或者和其他死灵沟通了一下,片刻后,传音道:“那两个不答应,只有呆子没反对,我和呆子,只有两位……”

    苏宇一时间也是复杂无比。

    星月答应了!

    可是,自己在吸收星月的力量,星月力量现在其实不强,倒是那个呆子,强不少,我该怎么办?

    他服用了精血,此刻,气息越来越强了。

    但是,肉身有些涨破,还是差了一点的感觉,不过没关系,苏宇知道,自己还能服用精血,大不了莲藕多吃一点,到了这个地步,莲藕效果弱了许多,没什么,起码能保持他肉身恢复。

    至于大秦王他们,一方面是送不过去,送去了,也没太大作用,大秦王太强,这莲藕还没到那个地步,无所不能的地步。

    “我能战无敌了……”

    苏宇喃喃一声,一滴精血,再次入腹。

    “大人不用来了,让那呆子,跟我一起杀过去,大人……帮我一个忙,看看能否阻拦那些死灵君主杀人族……”

    夏龙武他们,现在局势也很难!

    星月很快道:“可以拖延一下!”

    话落,呆子木然地点点头,忽然朝苏宇这边飞来,而星月,迅速飞到了夏龙武他们那边,喝道:“住手!做什么?”

    那几位死灵君主,有的认识她,有的不认识,有死灵君主意外道:“星月,你做什么?”

    星月冷冷道:“我要把他们转换成我的下属,让开!”

    “什么?”

    几位君主愣住了!

    而星月,朝外喊道:“你们帮我还是帮他们?他们是规则传送而来,规则,是我们的死敌!让他们完成不了任务,最好让归元刀杀了他们,削弱归元刀之力,也许可以取走归元刀!”

    这话一出,苏宇都愣住了。

    我没教你这个!

    你会自己动脑子了?

    这歪理邪说,靠谱吗?

    而外围,此刻,一位位君主,也是意外无比,拓伐诧异道:“你的意思是……”

    “阻止他们完成任务,让规则之力去击杀他们,消耗归元刀之力,收取归元刀,彻底打开此地死灵之门!还要我再说什么吗?吾等非规则之力传送而来,不受规则约束,可归元刀在,迟早还会对付我们,惩罚我们,我们这次……违背规则了!”

    “会吗?”

    拓伐不确定。

    纷纷看向河图,而河图,眼神异样,半晌才道:“不确定,也许……听星月的会好点。”

    拓伐忽然怒道:“河图,那你是在坑我们?”

    回归之后,会被规则之力惩罚?

    这个他们真不知道!

    这也是河图第一次干这事,以前都是活着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惩罚。

    而星月,冷冷道:“事已至此,不想烟消云散……那就解决这些规则之力到来的家伙!”

    拓伐愤怒道:“就算不给他们完成任务,规则之力也只是稍微惩罚一二,不会消耗多少,星月,你真当给我们是白痴吗?”

    星月幽冷道:“是,一个没多少,现在有八个,待会再死一些,那就更多,10个,20个,都无法完成任务,归元刀惩罚,一次又一次,迟早会消耗大量力量,何况,之前苏宇已经消耗不少,归元刀,毕竟只是神兵,无主神兵,规则之力有限,此地,归元刀会先发动,而不是上古议会的规则……”

    此话一出,几位无敌死灵怒不可遏,愤怒无比,河图好像欺骗了他们!

    他们回归后,会受到惩罚的!

    可此刻,好像无路可走了!

    愤怒之下,八尊无敌死灵,还是迅速杀来,一眨眼,加上星月,9尊无敌死灵,纷纷围住了那八尊死灵。

    这一刻,七层再次死寂。

    夏龙武,周破龙,朱天方……

    这一位位平日淡定的人物,一个个看向苏宇,目瞪口呆,真的,这一刻连大秦王那边,一群无敌都有些想回头看了!

    卧槽!

    这也行?

    苏宇到底勾搭了多少强者?

    交际花吗?

    古城的,噬神族的,死灵族,五行族的……

    现在,死灵族的还不止一位,他么的,还给他勾搭了一个能说会道的,居然勾搭了八位死灵君主,去包围其他八位死灵君主!

    此刻,河图都愣了一下,看向苏宇,有些木然。

    这也行?

    你到底给星月灌什么迷魂汤了?

    苏宇也是张大了嘴巴,我……我就是那么一说,就是希望星月拖延点时间,我……我没想到,真的,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卧槽!

    星月居然会动脑子,会忽悠了!

    这……卧槽,怎么会!

    死灵很笨的,星月是吃了啥玩意吗?

    而拓伐这些家伙,一个个愤怒无比,也不战斗,而是围绕八位规则而来的死灵君主,咬牙切齿道:“别给我乱动,等着任务失败被惩罚,大概死不了,你们考虑好了,你们完成了任务,我们便会死!等到归元刀惩罚完你们,跟我们一起解决归元刀的威胁,否则……一个别活!”

    他很愤怒!

    可是,却是被绑上了战车,他想杀人!

    而星月,在一旁淡淡道:“解决归元刀,是我们以后出入星宇府邸的最好办法,有什么好生气的?归元刀没了,相当于星宏被我杀了,我若是你们,就该高兴,这一次,居然有这么多强者来帮你们一起解决归元刀的麻烦!”

    这么一想,几位死灵愣了一下,有死灵恍然道:“好像……也对啊!”

    解决了归元刀,我们就是星宇府邸的主人了啊!

    好像很爽的样子啊!

    他们纷纷看向拓伐,还要生气吗?

    而那边,夏龙武几人,小心翼翼地撤离,五位无敌,此刻小心的像个偷食的猫咪,一个个的,乖巧无比,悄咪咪地朝苏宇那边飞。

    长见识了!

    我去,真的长见识了!

    苏宇,才是人族第一狠人啊。

    比大秦王还狠!

    他到底勾结了多少无敌,夏龙武他们一数,心中都是骇然,大概可能比整个人族无敌都要多了!

    这才是霸主啊!

    比其他,大秦王除了实力强点,好像交际花属性为零,这么强大,那是一个没勾搭到。

    五位无敌,迅速冲到了苏宇这边,这一刻,都松了口气。

    喘了口气!

    而秦镇,带着哭腔道:“别松口气了,我爹,我爹啊!”

    好吧,大家没忘记。

    可是,都受伤不轻,此刻,纷纷看向苏宇,带着渴望和期盼,还能勾搭吗?

    还有吗?

    那边还有一个命族的无敌,你能勾搭吗?

    还有啊,九月、吞天这些家伙,包括空空,都能战无敌,你能勾搭到吗?

    别说,这一刻,苏宇真的看懂了他们的意思!

    而苏宇,想了想,一咬牙,喝道:“九月道兄在吗?我在人族,得了食铁一族传承,学会了食铁七十二铸,道兄可否愿意帮我一次?”

    下一刻,九月浮现身影,胖脸上满是异色,“你……果然,我族之前有强者看到过你,说你可能学会了食铁七十二铸,没想到……”

    苏宇急忙道:“不止如此,前些时日,我还得到了上古时代食铁皇的祝福,七十二铸完成时候得到的!”

    九月愈加异样道:“原来如此,难怪……难怪那一日有些不对,是那一日铸兵的时候吧?”

    “对!”

    九月叹息一声,爪子中出现一根巨大的竹子,“也罢,你人族,未必会输,本座,便帮你一次,算是尽了七十二铸之缘!”

    夏龙武几人,这一刻都惊呆了。

    真的行?

    “空空……”

    苏宇喊了一声,远处,空空迅速判断了一下形势,急忙道:“九叶天莲最少分我一瓣,最少,我需要,不然我一辈子证道不了,给,我就出力,出死力!”

    苏宇咬牙,“我们夺到了,那就给!”

    “好!”

    “吞天……”

    苏宇再喊,虚空震荡,一头狰狞的古兽出现,看向苏宇这边,一看,心中一惊。

    苏宇加上人族四位,五位了。

    空空、五行族、九月、呆呆,此刻,已经有9位强者了!

    吞天迅速思考,很快道:“我父王,说是你送他的明光鸟界?”

    “对对对……”

    “那我要一具仙王尸体,一具神王的,一具魔王的……”

    “可以!”

    吞天很快道:“那就没问题!”

    夏龙武几人惊呆了!

    下一刻,苏宇暴喝道:“去杀人,还愣着?”

    嗡地一声,他突破虚空朝那边杀去!

    这一刻,夏龙武几人纷纷激动的想哭,秦镇一边哭,一边笑,吼道:“苏爹,我叫你爹都行,救我爹!”

    而远处,血火魔王这些人纷纷变了脸色!

    卧槽!

    大秦王也是呆滞无比,噗噗噗地喷血,呆滞地挥舞着长枪,喃喃道:“人皇?”

    皇道?

    皇道是这样的?

    可今日……他仿佛看到了一尊皇!

    在统领诸天!

    虽然吞天的答应帮忙,好像是在判断局势后作出的决定,可是……吞天还是答应了!

    轰!

    剧烈的战斗声,响彻天地。

    蓝天、吞天、空空、九月都是非无敌,此刻,却是迅速纠缠了两位无敌,四人联手,打的那两尊无敌不断倒飞,那两尊无敌,都是龙族的!

    四大非无敌联手,居然压制了这两位。

    夏龙武四人,夏龙武和秦镇联手,对付一位,朱天方和周破龙一人对付一位。

    至此,6尊无敌被牵制。

    而且人族这边,都处于压制状态!

    11尊无敌,在袭杀大秦王的过去身,一眨眼,6尊无敌被人压制!

    呆呆更猛,一打二!

    八位被牵引走!

    大秦王的过去身面前,眨眼间,就剩下了三位无敌,这三位,却都是脸色狂变!

    还没完,五行族的强者,笑了笑,一瞬间,带走了一位!

    不该如此的!

    不该如此!

    而远处,命族那无敌看了看四周,好像……就他一位没参战了,是的,就他一位,哪怕河图,此刻都跑去和那些死灵玩去了,河图很复杂,不想插手人族的事,但是,又没兴趣杀万族,所以,他跑去和其他死灵,一起压制那些规则出现的死灵了,因为待会可能会出现更多的死灵君主!

    命族的无敌看了一眼四方,再看看血火魔王疯狂轰杀大秦王现在身,一时间,不好判断到底谁能赢。

    可是……不管谁赢了,自己好像会有麻烦。

    要不跑掉,要不参战。

    此刻,血火魔王也是疯狂吼道:“无算子,你命族,第三次潮汐之变,差点灭于人族之手,你也要看着,等待人族杀你吗?”

    轰!

    就在此刻,苏宇一拳轰向一位无敌,大秦王过去身,一枪扎的一位无敌倒飞,苏宇顺势一拳打出,轰隆一声巨响,那无敌原本还不怕苏宇如何,此刻被一拳打中,却是一下子肉身崩溃!

    而苏宇,也是大喜!

    “他……只有一世身?”

    是的,大秦王好像杀了不少无敌的三世身,这家伙好弱啊!

    这一拳打下去,对方肉身都崩溃了!

    苏宇大喜之下,疯狂轰杀起来!

    大战,再次爆发了!

    这一次,大秦王过去身彻底轻松了,他么的,就一个咸鱼了,老子宰杀了你们!

    至于现在身,他放弃了,唯一一个目的,缠住血火!

    然后,围杀血火!

    过去还在,那看机会,能不能恢复,不能恢复就算了,江山代有才人出,今日一战,起码让自己看到了一些希望!

    轰隆隆!

    大战迅速爆发,各处都是杀戮。

    那命族无敌,再看看战斗局势,又看看那九叶天莲,此刻,苏宇喝道:“你若出手,九叶天莲分你三瓣,说到做到!”

    三瓣!

    “不杀光了这些家伙,你以为你能活?你坐视他们死了这么多人,神魔仙各族都是霸道无比,你以为都和人族一样,局势危机,不敢胡乱杀戮?”

    苏宇吼道:“我人族,哪怕想杀你灭口,也担心会引起九月他们忌惮,而魔族,血火,你觉得他会怕?大秦王重创,我们很难再击杀其他人,大家都有秘密,彼此守秘,大不了,最后栽赃给死灵!”

    “……”

    远处,一群死灵看着他,十多双眼睛看来。

    星月也是暗骂一声,这家伙,真以为死灵不敢杀人?

    找死呢!

    而苏宇,却是不在意,再次吼道:“我知道如何开启死灵传送阵,我能让死灵死而复生,这一点,河图作证,诸位死灵君主,相信我,那就不要在意这些小事!”

    一群死灵,忽然都幽幽看来,很快,又看向河图,河图淡漠道:“我信,你们信不信……随意!”

    轰!

    就在这一刻,苏宇一刀斩出,文明志覆盖天地,一把将这尊被杀的家伙,迅速纳入图册。

    图册剧烈震荡起来!

    有些吃撑了的感觉,这是一尊魔王,现在,我的了!

    虽然只是三身之一!

    而很快,一尊死灵君主呈现,还处于茫然中,被河图一把抓住,拖到了死灵群中,塞入了其他8位死灵群中,外围,河图加上星月他们,10位死灵看守着9位死灵君主。

    拓伐冷冷道:“待着别动,再等下一个!”

    这尊新出来的死灵君主还是茫然,身边一位开口道:“待着,一起看戏算了……越多越好,多了,也许真有机会!”

    这位新来的,啥也不知道,有些渴望地看向苏宇,可是,我想去完成任务啊!

    这个是任务目标!

    我想杀了他啊!

    为什么不杀啊?

    ……

    外界。

    血云汇聚,血雨飘落。

    11尊无敌了!

    有无敌叹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死了11尊无敌了!

    而且,还在持续死亡。

    12尊,冥族强者变色,他们一族的唯一一位冥王陨落了!

    13尊,片刻后,龙族几位龙王也是变了脸色,里面到底是何等的龙潭虎穴,短短半月,死了13位无敌了!

    ……

    而此刻,七层中。

    命族那位无敌,突袭了一位龙王,见四周人看来,一脸无奈,叹息道:“杀吧,杀光了,一起保守秘密,哪怕这个秘密……可能保守不了太久,希望……可以活着出去!”

    到了这地步,杀人灭口吧!

    这也许是唯一的办法了!

    随着几位无敌死亡,局势越来越明显了,轰隆隆!

    这一次,剧烈的波动,震荡天地。

    这一刻,苏宇协助大秦王过去身,再次斩杀一尊无敌!

    而大秦王过去身,却是有些溃散的征兆,不是大秦王过去身完了,而是他的现在身,被血火魔王打爆了!

    虚空中,血火魔王喘息着,看向下方,幽冷道:“我真的没想到,太出乎本王预料了……”

    此刻,剩下的几位无敌,纷纷朝他那边撤离,却是不断被杀戮!

    片刻后,双方汇聚到了一起。

    对面,血火魔王外加三位魔王,一位神王,一位凤王……没了。

    六尊无敌!

    而人族这边,人族本身有五位,而今,命族、五行族在这,7位无敌境强者,不算死灵和空空他们。

    12位!

    外加一个疯了的天部部长,13位,存活下来的所有无敌了。

    死了17位!

    超乎想象的多。

    血火魔王看向这些人,笑了,“秦广,你还有多少实力?”

    大秦王沉默。

    没多少了!

    就一尊残破的过去身了。

    血火魔王再次笑道:“你就算赢了,你出去了,你觉得,你还能活吗?”

    “杀到现在,两败俱伤……”

    血火魔王叹息一声,很快,笑道:“不过,看起来,你们好像未必能赢!”

    他身后,几位无敌也是面色惨白!

    这一战,打的可以说憋屈无比,损失大的吓人。

    血火魔王看向虚空中已经绽放了七次的九叶天莲,笑道:“大秦王,你们好像赢不了!”

    大秦王平静道:“那就继续杀,谁胜谁负……看运气!”

    血火,还是完整身。

    他很强大!

    大秦王扬起长枪,深吸一口气,“我想,我还可以缠住你一段时间,诸位,杀光其他人,再来围杀他,再强,也会死,如我一般!”

    苏宇侧头看向后方的死灵,此刻,很多死灵君主!

    死了17尊无敌,除了灵怨和第一位仙族无敌,剩下的都出来了死灵君主,15位,现在被10位死灵君主看着,星月传音道:“别看了,帮不了你,帮你,这些家伙肯定会乱,不是每个死灵都愿意被规则惩罚的!”

    苏宇微微凝眉,当没了大秦王纠缠血火魔王,他才发现,永恒九段有多强!

    当然,现在的苏宇也很强。

    他刚刚协助大秦王,杀了两位无敌,此刻,他肉身正在进行第五次蜕变,这次,他原本想靠九叶天莲的,哪知道杀了这么多无敌,倒是帮他完成了五变!

    苏宇深吸一口气,到了这时候,最难缠的,还是血火魔王。

    厮杀下去,也许会死很多人的。

    苏宇咬了咬牙,忽然传音道:“等会,九叶天莲开了,夺取九叶天莲,所有人跟我一起,闯入八层通道,我要发威了!”

    一群人,都是异样无比!

    大秦王传音道:“人太多,人族还有几百,没有古职,难以带走这么多人,你走吧,去八层,我们想办法杀了这些家伙,不能让他们活,否则,一旦我的消息传出去,人族会乱,苏宇,这一次……多谢了,希望……日后的人族,会有人自称人族苏宇……”

    “我死在这,大家会怀疑,但是,不敢保证,但是他们活着出去,我的消息会很快暴露……”

    他死在这,人族会有天变,但是,万族不敢肯定是他死了。

    有人在冒充他!

    可是,血火他们活着,那才是麻烦。

    大秦王死的只有过去身了,人族必然会被攻击的。

    “赌一次吧!”

    苏宇迅速道:“我是四城之主,也许可以多带点人,我想,其他人,也许还有古职在身,也许也可以多带点人,至于带不走的……别问我,我不想管了,放弃谁,你们自己决定……”

    “不放弃!”

    大秦王平静道:“放弃一次,就会放弃第二次……你走吧,你多神文一系的事,也许我该说声抱歉,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今日,便算做个了结吧,你愿意找谁报仇去,那是你的事,我……不会再管了。”

    也未必有机会再管了!

    苏宇皱眉,老家伙脾气还挺坏!

    不走,送死吗?

    血火实力太强,真拼命,这边未必占到便宜的。

    你都被打残了,你不知道吗?

    就在苏宇纠结的时候,忽然,远处,很远的地方,界壁颤动了一下,下一刻,一道云彩浮现,一人声音传来,带着无尽感慨,“今日,我云尘,得道了!”

    带着无尽唏嘘!

    我得道了!

    苏宇他们都愣了一下,有人证道无敌?

    云尘?

    我去!

    他从哪冒出来的?

    七层,都快被打爆了好吧!

    恭王府都快消失了好不好?

    你他么从哪冒出来的?

    界壁……

    苏宇愣了一下,他一直以为,自己师父他们都在秘境中,此刻,愣住了,急忙道:“我师父呢?”

    “不见了……”

    朱天方一脸尴尬!

    苏宇没责怪,而是意外,界壁,云尘,我师父他们不见了……我去!

    他们……进入细胞中了?

    卧槽!

    这一刻,苏宇迅速传音空空,“可以带着我们一起传送到界壁那边吗?”

    空空思考一下,很快道:“大概……可以,但是别反抗,反抗的话,肯定不行!”

    苏宇一个个念头升起,很快,迅速道:“能带上星月吗?迅速点,就带她一个……”

    “她不反抗,可以的!”

    苏宇迅速传音星月,“大人,待会传送你,别反抗,七层要完蛋,跟我一起走!”

    “哼,本座需要你教?”

    好的,明白了,你会听话的!

    苏宇懂了,迅速传音空空:“待会空间剧烈波动,和之前一样,你先传送去摘取九叶天莲,然后……带着我们一起走,传送到界壁处,明白了吗?”

    “你想做什么?”

    “少废话,听懂了保命,听不懂完蛋,就这么简单!”

    苏宇想好了,出大招!

    不弄死血火,不罢休!

    而此刻,九叶天莲,也开到了第八次了,还差一点点。

    眼看着血火魔王,蠢蠢欲动,苏宇忽然开口道:“血火魔王,我们没有解不开的仇怨,这样,等九叶天莲开了,给我们,我们帮助大秦王恢复三世身,这样,大家你好我好,我们不找你们了,你们也别找我们,出去了,大秦王的事,也不怕暴露,你看如何?”

    血火魔王轻笑道:“苏宇,这一次,可以说,我们败在了你手上,你真的会让我们走?你要知道,消息传出去……你会被万界追杀……”

    苏宇不以为然道:“又不是第一次了,我习惯了!”

    血火魔王一愣,笑了,好像也是!

    此刻,他看向对面的这群人,笑道:“那好……”

    就在这一刻,第九次绽放完成了!

    空空瞬间冲入虚空,而血火魔王也要冲入虚空,却是被大秦王一枪挡住了!

    空空一下子摘走了那朵莲花,露出了后面的时光通道,他也没管,虽然时光之力不弱,在吸他,但是他可是空间一道强者,苏宇还提醒了一句呢。

    瞬间抓住了莲花,空空大喜,都想跑了算了,可是……算了,跑,肯定跑不掉的。

    他空间之力,瞬间席卷所有人!

    都没反抗,任由他席卷而去!

    唯独大秦王,平静声传出,“我来挡他,否则,跑不了的!”

    轰隆!

    长枪杀出,他要阻拦一会这些人,否则,苏宇他们很难传送离开。

    苏宇脸色一变,开什么玩笑,其他人死了都没事,你死了,人族大乱,别闹!

    “你们想走?去哪?为何要走?”

    此刻,血火魔王也发现了什么,脸色微变。

    去哪?

    不许走!

    而就在这一刻,一直没说话的呆呆,忽然,朝苏宇伸手,艰难道:“你……生死果,给我……我闻到了……给我,我阻拦……他……”

    苏宇一愣,呆呆的眼神中,忽然带着一些光辉,复杂无比的光辉。

    “给……给我……”

    苏宇来不及多想了,一咬牙,一枚生死果丢给了呆呆。

    呆呆迅速吞下,眼中,复杂的色彩越来越浓郁。

    下一刻,气息大爆,强悍无比!

    忽然,一拳打出,朝天空中的血火魔王打出,实力强悍,却是有些挣扎的色彩,低不可闻道:“我……终究不是人了!我的死灵天性……很快会回归……秦广……你……走!”

    大秦王一愣,看向他,呆呆咬牙,“走……你……是旗帜……不能死……我……已经死了……”

    “你……你是……”

    “走!”

    呆呆暴喝一声,再次一拳打出,轰隆一声,此刻,血火魔王居然被他纠缠住了!

    强悍无比!

    大秦王看了一眼,脸色微变,刚想说点什么,苏宇咬牙,传音道:“放弃抵抗,走啊!”

    呆呆好像只是勉强压制了死灵天性,否则,倒是可以和血火他们斗一场!

    算了,不管了,反正呆呆是个死人!

    顾不得他了!

    大秦王一咬牙,没再反抗,空空松了口气,一瞬间,带着所有人传送离开。

    而呆呆,疯狂轰杀血火魔王,眼中的清明之色,渐渐消退,带着一些无奈和挣扎,暴吼一声,再次疯狂朝血火魔王杀去!

    而苏宇他们,瞬间抵达界壁处,大秦王直接浮现身影,一把抓住正在证道的云尘,云尘看到是大秦王,愣了一下,却是没反抗。

    苏宇吼道:“怎么进界壁?”

    云尘回头,界壁忽然打开,白枫一脸脏兮兮的,奇怪道:“你要进来?”

    “快,进去!”

    白枫茫然,只好打开界壁,让他们迅速钻入。

    而这一刻,苏宇咬牙切齿。

    都去死吧!

    “太山!”

    “太山!”

    “太山!”

    这一次,苏宇一连喊了几十声!

    轰隆隆!

    “太山!”

    这一刻,所有人都听到了那一声怒吼,不止是苏宇了,而是所有人,七层,天崩地裂,虚空中,一张人脸忽然浮现!

    带着怨恨,带着愤怒,带着杀气,带着无边的怨念!

    “太山!你该死!”

    轰隆隆!

    那人脸,好像看到了什么,看到了恭王府,看到了那荷花,暴怒无边,“该死,你在羞辱我!”

    一张巨掌,从天而落!

    太山,你该死。

    你在羞辱我!

    羞辱伟大的存在!

    所有人,所有看到这一幕的,都该死!

    而苏宇,迅速钻入界壁,吼道:“关闭,快!”

    白枫呆滞,迅速关闭界壁,界壁后,一群人,剧烈喘息,哪怕大秦王,也是一脸呆滞,看向苏宇,他么的,你又勾搭谁了?

    这谁啊?

    强的可怕!

    这一刻,他都在害怕!

    这是谁?

    只是一张脸,一张虚影,他居然怕了,感觉会被随时拍死!

    艹!

    大秦王都忍不住心中震荡,而外界,隐约好像传来了凄厉的怒吼,和不甘的咆哮!

    “太山,你在哪?”

    这一声怒喝,响彻天地。

    太山,你在哪里?

    你居然用我的屁股种花,我要杀你全家!

    七层,天翻地覆!

    那张巨大的脸,浮现在天地之间,下一刻,归元刀浮现,却是被大脸一口气吹落!

    “太山,你在哪?”

    “我要杀了你!”

    轰隆隆!

    巨大的手掌,席卷天地,整个七层,寸草不生,所有府邸,瞬间被他覆灭,混账,这是本座的屁股,谁敢在这盖屋子?

    PS:写不动了,这章一万二多点,好像过了12点了,勉强算完成承诺吧,周末不更新了,周一再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