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40章 太山是谁?(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2457更新时间:2020-08-26 16:24:06
    星宇府邸。

    六层。

    一位神族强者,日月七重,此刻,忽然血液沸腾起来。

    这强者眼神微变,迅速找了个地方躲藏起来,避开了那些危机,这才有空理会,意识进入意志海,有些异样和怪异,父亲此刻找自己做什么?

    从外界渗透意志力进入此地,恐怕难度超乎想象吧!

    意志海中,渐渐浮现一道虚影。

    “一层……危险……”

    “父亲,什么?”

    “一层,死伤无数,危险!危机……在蔓延!小心!危机,很快会上来,不管你在几层,对方可能都会到来!你此刻,在几层?”

    “六层!”

    “当我再次联系你之时,不会再和你说什么,血脉沸腾之时,你迅速离开六层,代表危机在靠近六层……”

    这神族强者,急忙道:“那难道上去?七层更危险!”

    “愚蠢……七层强者多,反而更安全,六层,以你实力,必然属于顶级一批,危机……会率先找上你……活着出来……出来之后……就说曾去一层探查……”

    “父亲……”

    神族强者刚说完,虚影溃散。

    这神族日月,脸色有些怪异,危机?

    父亲再次联系自己,自己六层都不要待,去七层?

    什么情况?

    难道下面有大变故?

    可惜,哪怕父亲传信,也只是断断续续,时间紧迫,并未说太多,只是提醒自己,血脉再次沸腾就得跑。

    “出去后,说去了一层探查……”

    男子喃喃一声,没再多管,出去了再说吧!

    ……

    而这一刻。

    星宇府邸之外。

    一位无敌,身边的时光长河断裂,噗嗤一声,一口血液喷涌而出,那些血液之中的力量,瞬间被断裂的时光长河侵蚀。

    这无敌强者,喘着气,看向四方,“我用血脉之力和时光回溯之能,已经转告吾儿!他很快会去一层探查……希望一切顺利……”

    说着,眼神后怕道:“这地方,最好不要渗透,差点泯灭了我的时光长河!纵然如此,也损耗了我一滴精血,十分之一的力量,起码数十潮汐才能恢复……”

    他看向四周,一位位无敌也不多说什么,按照之前的约定,抛来一些宝物。

    倒是有人皱眉道:“阳玉神王,消息确定转达到了?”

    这被称为阳玉神王的强者,冷着脸,看向那人,“你是在质疑我的实力,还是觉得我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连几句话都无法传入?”

    “阳玉神王误会了……”

    那人也不再多说,对方时光长河断裂,精血流逝,这个大家看在眼里,付出的代价的确不小,要求也不算太高,众人也没再说什么。

    通知进去了就行,有个日月七重去探查,那倒是能让大家多点了解。

    至于对方没通知……废话,没通知,这阳玉神王耗费这么大的代价,去勾连干嘛?

    无敌的精血消耗,那可不是日月能比的。

    此刻,倒是没几人想到,这位跑进去了,传音的话,和他对外说的,大相径庭。

    阳玉神王也懒得多说,废话,明知道危险,还让儿子去送死?

    别看他儿子不少,这次进去这个,是最受宠的!

    原本就想提醒一下儿子,危险无比,现在好了,大家都想传递消息……顺手赚点好处,恢复一下消耗,挺好的!

    至于怀疑……谁有证据自己没传信?

    他也懒得管其他人如何,自家人没事就行,儿子知道了就行,下次再通知,不需要如何了,血脉震荡就行,儿子就知道危险来了。

    跑就完了!

    起码比那些毫无准备的人,活命的机会更大。

    此刻,大部分无敌,还是带着一些期待之心的,等待这日月七重去查看情况,少部分无敌倒是没太在意。

    而实际上,压根没有什么日月七重去找麻烦。

    闲得慌!

    ……

    而苏宇,此刻自然也不知道,有位神王在外界完成了一次骗局,完成了一次骚操作。

    花着别人的钱,通知了自己儿子有危险,至于其他人……那位神王压根懒得管,不是自己人,死了就死了。

    一层。

    这时候的苏宇,已经到了耳海。

    那是一片巨大无比的海洋。

    “耳海……”

    苏宇身后跟着几人,此刻,苏宇带着一些疑惑,耳朵为何会有海?

    耳海很危险,但是宝物少,所以此地的人倒是很少,一般人很少会来耳海,此地曾淹死过天才,这也是破天荒的新闻。

    此刻,苏宇也带着一些疑惑,看向夏虎尤道:“夏家有关于耳海的记载吗?”

    夏虎尤点头,“有一点,但是不多。这地方……没啥好东西,大夏府也有一些叮嘱,进入一层,来耳海没太大必要,当然,耳海其实也有宝物,海底中有一些水凝珠,蕴含极其浓郁的天元气!据说,在最深处,可能有堪比一些圣果的水凝珠,但是一般人下不去,下去了,几乎难以上来,耳海的水其实就是宝物,极其沉重!”

    所以,哪怕强者下潜的太深,也容易被上面的水给压死。

    苏宇没多说什么,看了一眼眼前的大海,耳海……这是积水导致的?

    还是说化脓了?

    耳朵受伤了?

    苏宇摸了摸下巴,打造的人,完全按照人类特性来按照的,耳海不会无缘无故成了海洋的,必然有一些原因。

    “水凝珠……”

    苏宇开口道:“水凝珠什么样的?”

    “黄黄的,圆圆的,跟水滴似的,所以称之为水凝珠,应该是耳海之水凝聚而成的……”

    苏宇听到这话,古怪道:“不,这是耳屎!有些懂了,耳屎太多,把耳道给堵住了,此地积水了!”

    “……”

    夏虎尤眨着眼,看着苏宇,一脸古怪。

    一旁,黄腾干咳一声道:“什么意思?水凝珠可是宝物,很好的宝物,铸体也好,凌云九变也好,都是宝物……”

    苏宇瞥了他一眼,“你吃过?”

    “……”

    是的。

    黄腾不吭声,我吃过,不止我,大夏府吃过的人不少。

    夏虎尤也干巴巴道:“这东西可是好宝物,每次10年一次的星宇府邸之行,大夏府多少有些收获,水凝珠也得到过一些,别说,比天元果效果都好。”

    苏宇平静道:“应该挺好的,这地方,就没有不好的东西!此刻,我有些懂了,万界养一府,岂能不好!”

    “不是,你刚刚说耳屎……”

    苏宇笑道:“耳屎,怎么了?耳海……可能是最近几千或者几万年诞生的,一开始此地应该不是海,后来大概是耳屎多了,不,水凝珠多了,堵塞了通道,导致外面元气积水,集合一些其他杂质,形成了耳海。”

    苏宇摸着下巴,喃喃道:“这么说,耳海中可能会有一些至宝,因为你们好像只到过耳屎之外,没进入过耳道。”

    “……”

    三人都看向苏宇,此刻,哪怕黄九都忍不住道:“那个,水凝珠其实挺好的,是宝物……”

    “我没说不是宝物!”

    苏宇奇怪道:“怎么了?这地方有不是宝物的吗?都是宝物!不过……耳海不是海,这只是积水潭,可怜的家伙,没人帮着掏耳屎,耳朵都堵住了,倒是鼻孔,鼻屎还能呼吸喷出来……”

    “……”

    夏虎尤真憋不住了,“苏宇,别因为它叫耳海,你就说耳屎行不!”

    “你懂什么!”

    苏宇没理他,四处查看了一下,这片海还挺大,看样子还是个大耳朵。

    海洋,微微有些倾斜感。

    苏宇腾空飞起,迅速查看了一下,再对比一下自己的耳朵,很快落下道:“走,跟我一起!这耳海可能没几个人深入过,要说宝物,我觉得此地宝物肯定不少!”

    “真的假的?”

    夏虎尤有些奇怪地看着他,“苏宇,你真把这人面界当人看了?”

    “废话!”

    苏宇没好气道:“愚蠢的家伙!这就是仿人打造的!这么多年了,难道没人在意?”

    “不是啊,我们人族之前也探讨过,根据人体,其实也发现过一些宝物,可是……感觉危险比机遇更大,而耳海……除了水凝珠,的确没什么其他宝物。”

    苏宇点头,这些人只是觉得,这地形的形成,可能有人为因素,或者有人恶趣味,故意如此打造的,可其他的,因为没找到对应的宝物,倒也没太多人继续去追寻了。

    不过,只有苏宇知道,这地方的锻造,都是有意义的。

    看起来不如承载物,不如那些宝物,可隐藏的东西,都是极好的东西。

    “走吧!”

    苏宇不说什么,水字神文呈现,化为圆球,带着几人迅速入水,消失在海面上,一路下潜,上方,海水越来越重,哪怕苏宇都被压的有些无法喘息。

    他也不管,夏虎尤几人都吓得够呛,再潜入下去,苏宇被压死了,他们都得挂。

    “行了,再深入,我们回不来了……”

    “谁说深入了?”

    苏宇瞥了他一眼,按照自己的判断,朝侧方潜去,耳朵又不是眼睛,埋在脸上的,这东西是镶嵌在两侧的,得走耳道进入。

    只是外面的耳廓被淹了,导致耳道被堵住了,一般人没看到耳道所在罢了。

    苏宇一边朝一侧挤压,一边说道:“再往下潜,那就到尽头了,没啥好处,这是左耳,得外右边走,右边才是耳道入口。”

    “真的假的?”

    夏虎尤古怪道:“人族探索几百年了,也不是没人探查过,可右边……那是实体的,实心的,星宇府邸的地面很难打穿的,打穿了也没啥好处……”

    “不信算了!”

    过了一会,苏宇判定了一下位置,很快,开始朝海岸轰击,轰击了一阵,那海岸深沟却是纹丝不动。

    夏虎尤吐槽道:“我就说嘛……”

    “说个屁,让让!”

    苏宇全力以赴,一拳轰出,轰出一个不大的小缺口,一点点轰击,一边轰,一边道:“待会开个小口子,咱们进去,海水一点点渗透进去,最好小心点,按照人体反应,一旦耳朵进水,人家甩耳朵……咱们就麻烦大了!”

    “怎么可能!”

    夏虎尤失笑,还甩耳朵,你逗我呢。

    心中,却是多了一些异样。

    不会真会甩耳朵吧?

    那多可怕啊!

    这可是一界,号称人面界,这一旦甩耳朵,那岂不是山崩地裂?

    而苏宇,以他日月之力,一拳拳地轰击,轰了半小时,也只是打碎了一点点区域,一般正常人,早就放弃了。

    神经病啊!

    谁会对着一堵石墙一直轰的?

    日月都轰的这么艰难,山海凌云,那不得一个月全耗在这上面了?

    而苏宇,不管这些。

    他笃信,这堵墙壁背后有耳道,这墙壁,其实是后来诞生的,也是耳屎的一种,打通了,就能进入耳朵了。

    至于水凝珠,大概率是耳屎的残渣。

    这墙壁,才是堵住了耳朵的耳屎。

    一个小时后,苏宇也喘息了一阵,此刻,黄腾都忍不住了,“苏兄,要不算了吧,这上面海水压着,又打不穿……你确定这背后有通道?”

    苏宇懒得理会,一边轰击一边道:“你们仨抓紧了彼此,待会,抓住我的胳膊,通道打开,进水了,对方就可能会有动静,耳朵一甩,耳海就没了……以后未必有耳海了……”

    开什么玩笑!

    几人心中想着,可苏宇说的笃定,其实几人也是心虚,不会吧?

    正想着,咔嚓一声!

    面前的墙壁,破碎了!

    这一刻,几人脸色一变,真有通道!

    而苏宇,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大喜过望!

    此刻,那墙壁背后,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元气汹涌而出,此刻,整个人面界好像都听到了一声舒服的呻吟声!

    耳朵,被打开了!

    舒服!

    堵了太久,哪怕这人面界,都觉得不舒服了,此刻,总算有人敲碎了一点点耳屎,真舒服啊!

    不过,舒服之后,那一点点海水,蔓延进来,却是让人面界有些不太舒服了。

    而这时候,夏虎尤几人早就惊呆了。

    那无数的元气,席卷而出!

    伴随着冲击出来的,还有大量的宝物,水凝珠,很多,很大!

    一个个大圆珠子,如同至宝一般,溢散出浓郁无比的天元气,夏虎尤眼睛都绿了,“卧槽,这一颗能铸就一位腾空九重的战者,不,进入凌云变都够了……卧槽,好多!”

    这都是淬炼肉身的至宝啊!

    他看了一眼苏宇,苏宇头也不回道:“都是垃圾,耳屎残渣而已,想要就捡一点……我要进去,你们一起吗?”

    “当然!”

    夏虎尤急忙示意黄腾,和自己一起疯狂收取那些水凝珠。

    随着这股喷涌之力消失,海水,也开始朝那幽深的耳道中蔓延了,苏宇迅速抓住几人,“走了,都是垃圾,待会再捡!这耳朵……我觉得要抖动了!”

    正说着,天崩地裂!

    夏虎尤只觉得头晕目眩,此刻,从上空看,整个耳朵,好像在摆动,那耳海之上,滔天巨浪席卷天地!

    耳海附近,一些寻宝的天才或者强者,此刻,被大浪拍击!

    巨大的浪花,轰隆一声便将一位位寻宝者拍成了碎片,彻底粉碎!

    那巨大的海洋,在咆哮,在席卷四方。

    这一刻,整个人面界都感受到了那股异动,所有人朝远处看去,看到那滔天的浪花,高达数万米,拍击而下,那重的能压死山海的海浪,轰隆砸下!

    别说腾空凌云,此刻山海在这,也得被拍死。

    “跑啊!”

    “人面界巨变!”

    “……”

    四面八方,一位位强者和天才,脸色狂变,这是无数年来,第一次人面界出现这样的巨变!

    大浪拍击,那耳朵好像想要将耳朵外的水给摇晃走。

    耳朵进水了!

    左耳进水了,右耳虽然听不见,但是被耳屎堵住了,倒是还好,所以右耳的耳海倒是没太大动静,但是左耳的水,在进入耳道,所以,这种习惯自然的反应,此刻呈现出来了!

    轰隆隆!

    山崩地裂!

    巨大的浪花,拍死了耳海边数十修者,一个个被拍死的修者,都是满脸绝望和不甘,怎么会?

    为何会如此?

    耳海,忽然暴动了!

    以前传说有人被淹死,大家还笑话,现在,没人笑话了,因为也有人被浪花砸死了!

    ……

    外界。

    一瞬间,通道再次破碎三十多道。

    一位位无敌,脸色剧变。

    该死的!

    又来了!

    不少人看向那位阳玉神王,阳玉神王还在恢复,一边恢复,一边皱眉道:“可能是吾儿进入一层了,和对方爆发了大战?或者,是那家伙又大开杀戒了?”

    有人忍不住了,“一层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再来一位,联络一下一层中的后裔!谁的后裔,能确保此刻就在一层中,还没死去的?”

    一位位无敌,你看我,我看你,很快,仙族这边,一位仙王低沉道:“我这一脉,有一位在一层,但是不知道有没有离开……”

    “联系一下问问看!付出多大代价,我们来出!”

    那仙王凝眉,考虑了一下,点头道:“我问问情况,这一次,还有几位人族死亡,感觉……”

    感觉不太像人族的手笔了!

    这一次,苏宇可没管那么多了,他见到人族不杀就算好事了,可没义务一个个去通知,赶快走远点,我要寻宝了,通知了,也没人会当回事!

    入了星宇府邸,生死有命,你去通知他们走,也许别人还以为你要独吞宝物。

    这仙王,此刻也是好奇和焦急,他的人,在一层也死了好几位了。

    很快,他盘膝坐下,开启时光长河。

    ……

    与此同时。

    一层中,一位仙族强者,正带着不少仙族逃命,此刻,意志海忽然在颤动,血脉在沸腾,他顿时大喜,大喜之后,又是大悲,看着身后跑的慢的几人,被大浪拍碎,一路狂奔,燃烧精血!

    一直逃了好一会,那大浪不再追来,这才急忙进入意志海。

    此刻,意志海中,一道虚影呈现,有些焦急,“发生了什么……”

    他已经维持一段时间了!

    快承受不住了!

    “老祖宗……人面界剧变,耳海咆哮,天崩地裂……死了……死了好多人……”

    “耳海导致的?”

    是本身界域中的危机?

    这位仙王,下一刻感觉承受不住了,迅速消失。

    ……

    界域之外,这仙王喷了一口血,时光通道崩碎,一脸惨白,带着一些异样和古怪,看向四方,声音都变了:“不是谁在屠杀……是……人面界剧变!耳海咆哮,大浪滔天,击杀了那些寻宝者!”

    “什么?”

    “不可能!”

    “那人族为何死的那么少?”

    “……”

    一位位无敌,都有些惊呆了。

    星宇府邸内部剧变,和人无关?

    艹!

    那他们之前一个个信誓旦旦的觉得是人族的强者干的好事,结果不是?

    不少人看向远处的道王,道王这家伙,还笃定就是苏宇干的!

    人家苏宇还在城内不说,关键是……这也不是人干的事啊,是天地剧变,难道是星宇府邸出问题了?

    ……

    与此同时。

    猎天阁中。

    一些无敌也是意外,“我还以为真是人族出了强者,屠杀各族呢,原来不是!”

    “星宇府邸内部剧变?”

    “这么多年都没变化,这次居然被遇上了,这些人……倒霉!”

    “哎!我阁也损失了几位好苗子!”

    “……”

    一位位无敌,有些感慨。

    而这一刻,猎天阁中,大殿之巅,无人看到的地方,书生喃喃道:“耳海剧变……耳海……耳海原本可是不存在的……是苏宇吗?耳海剧变……难道是耳道被打开了……”

    喃喃一声,书生有些疲惫,他觉得此事可能和苏宇有关。

    不过,这些事没必要和外人去说。

    至于耳海,上古是不存在的,哪有什么海。

    可能是耳道被打开,引起了应激反应,导致人面界剧变。

    “是苏宇吗?是的话,他是发现了什么秘密?”

    书生呢喃,人面界……第一层。

    这一层,以前,都是一些人皇附属居住,万族倒是很少有人会去,人面界的一些宝地,他其实也不是太清楚,但是他知道一点,人面界,有不少秘密。

    整个星宇府邸,都存在秘密!

    “这是代表,新皇真的要降临了吗?”

    他越来越确定了!

    先是白玉门震荡,接着是人面界剧变,传送途中还出现了一些变故,这一切的一切,都在昭示着,这一次进入的人中,有人很不简单!

    ……

    就在外界议论纷纷,意外无比的时候。

    苏宇几人也是头晕目眩,苏宇死死抓着耳道附近的凸起,抓的手掌都破了,等待了好一会,这才吐了口气,总算消停了!

    再往外看……别看了,海没了!

    那无数的海水,都被抖飞了!

    此刻,不知道飞到哪去了,也许砸死了不少人。

    海水飞走了,原本的海底,也就是耳廓表面,倒是出现了不少巨大无比的珠子。

    淡黄色的!

    都是夏虎尤空中的水凝珠。

    沉入海底无数年,都黏在了耳廓之上。

    此刻,夏虎尤他们也渐渐清醒,等朝外看去,一个个都惊呆了,再看他们下方,此刻,他们在耳道口,好像站在悬崖峭壁的中间洞穴一样。

    朝下看……夏虎尤疯狂咽口水。

    无数的水凝珠!

    说的吓人!

    有的很大,大的仿佛一座山,夏虎尤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水凝珠,这是假的,我小时候只吃过一颗蚕豆大的……”

    黄腾也是呆滞,“我也用过几次,最大的一块,跟包子一样大……”

    老子惊呆了!

    真的呆了!

    合着,水凝珠还有一座山那么大的?

    哪怕见多识广的黄九,她吃的好东西多,这一刻,也是呆滞无边,“我……我以前在猎天阁,见过磨盘那么大的……”

    她张了张胳膊,示意了一下,再看外面下方那一座大山一样大小的水凝珠,也是呆滞的无法回神!

    什么都不说,就这一座山大的水凝珠,能培养上千,甚至数万腾空凌云!

    肉身铸造,元气蜕变!

    这都可以!

    甚至……这玩意也许能当成一块承载物来用,而且,这不是唯一,只是最大的一块,其他的也有很多,太小的,都被巨浪带走了。

    可一些如桌子大小的,都黏在了耳廓上,这样大小的,很多很多!

    而苏宇,也有些意外,笑道:“这个不错,这最大的一块我要了,剩下的你们自己想捡就捡吧!”

    这一刻,夏虎尤瞬间落地,疯狂抢夺。

    他疯了!

    老子哪都不用去了,就捡这些宝物回去,大夏府之前伤到的元气,很快就可以恢复了!

    最大的一块……他不指望。

    可是,哪怕小的,他也发了!

    真的发了啊!

    黄腾也迅速下去捡!

    黄九蠢蠢欲动,很快,哼了一声放弃了,她和那俩家伙不一样,现在还处于被控制状态呢!

    捡的再多,苏宇也能轻易夺走。

    苏宇也不着急,才过去一天呢。

    急什么!

    慢慢来!

    他书册漂浮下去,十多头日月巨兽呈现,一起齐力搬运那巨大的水凝珠,居然有些搬不动的感觉,很快,更多的日月巨兽出现!

    一声巨响,那巨大的大山般的水凝珠,落入书册之中。

    黄九见夏虎尤他们还在搬运,苏宇默默等着,忍不住道:“就这一块水凝珠,起码能换两块承载物!”

    “太少!”

    苏宇平静道:“最大的一颗耳屎,三块以上可以考虑一下!数万年的积累。”

    算下来,他现在加上那两根鼻毛,起码获得了价值5块承载物的宝物了,不,还有许多稍微弱一些的鼻毛,苏宇也切割了不少。

    一天多时间,他搜刮了超过6块承载物价值的宝物。

    而这,只是附带的。

    苏宇原本自己有8块承载物,用掉了两块到文明志中,还剩下6块,现在,又收集了差不多数量的承载物,虽然不是真的承载物,拿出去换,还是可能换到手的。

    这么多宝物,苏宇只花了一天时间便拿到了。

    而无数人,包括一些无敌,都在为一块承载物疯狂。

    苏宇乱花了许多,不然,早就超过10块了。

    黄九无言了,不想说话。

    片刻后,夏虎尤和黄腾回来了,没捡完,太多了!

    夏虎尤知道苏宇有事,飞了上来,急忙道:“你忙你的去吧,我和黄腾再捡一些,不然太浪费了!”

    苏宇笑了笑,“没事!黄九来捡,打点杂,我们进去,也许还有一些好处,有些垃圾,我看不上,你带回去倒是不错!”

    “……”

    黄九吐血,夏虎尤干笑道:“那……算了吧……”

    苏宇笑道:“没事,走吧!大夏府之前损失不小,这些东西说实话,对我而言,都是垃圾!进去吧!”

    他转身朝通道口走去,夏虎尤和黄腾对视一眼,还是没能忍受住诱惑,再看看黄九,两人干笑一声,迅速跟着苏宇一起朝内部走去。

    神人啊!

    跟着这神人,那是真的随便漏一点,就够他们吃饱了,不,够半个大夏府吃饱了!

    头一次知道,在星宇府邸内夺宝这么简单的。

    夏虎尤一边跟上去,一边感慨道:“我怎么感觉,这地方跟你家似的,苏宇,你……这星宇府邸,带个宇字,你也是,不会跟你有关系吧?”

    不得不怀疑啊!

    苏宇倒是没那么多想法,走在耳道中,四处看看,边走边道:“这地方,就是我的了!现在不是,迟早也是!人面界……人面界其实给的提示很明显!就是你们不会方法而已,待会找到了地方,你们把左耳割下来,丢下去玩玩,保证很有意思。”

    疯了吧!

    两人无语,真的假的?

    一路上,两人又收获了不少宝物,苏宇那是眼光高,或者收取一些能锻造兵器的材料,或者收集一些对自己有帮助的,不然,不到天兵级别的宝物,他都看不上眼。

    一直走到尽头,夏虎尤和黄腾忽然都吐血不止,苏宇也是左耳涨痛,血液从耳中流出。

    他也不废话,迅速将左耳割了下来,耳窍震荡,耳朵直接丢入了前方那个巨大的平台,一股特殊的声音,在震荡整个耳朵。

    夏虎尤和黄腾,都看的呆滞无比,此刻,都是大脑剧痛,好像要被粉碎,见苏宇这么干,两人都咬着牙,将耳朵拽下,拽的血肉模糊,丢入了平台。

    而这一刻,那种剧痛感消失了!

    而他们的耳朵,都在平台上被一道道音波冲击!

    苏宇开口道:“若是不懂的人,在这持续时间久了,日月都会被音波粉碎脑子,非人族的话,在这,也会被人弄死!这地方,其实就是人族的宝地!星宇府邸,属于人族的……当然,我说的这个人族,大概率是我!”

    “……”

    两人无言,黄腾这次真的有些感慨了,“苏宇,你……你是自己摸索出来的,还是有什么上古资料?”

    “自己摸索出来的。”

    苏宇侧头看向他,笑道:“这玩意,需要资料吗?给的提示那么明显,都人面界了!眉山、耳海、双龙峡……这还需要什么资料?”

    一层的提示太明显了!

    如此明显,能不发现吗?

    夏虎尤无语道:“哪有那么简单!谁到了这地方,会闲着没事,把自己耳朵割下来的!”

    正常人做不出这种事吧!

    大不了耳朵倾听一下!

    直接把耳朵给割了……他忍不住道:“你之前把鼻子都给割了?”

    苏宇点点头,没看他古怪的眼神,此刻,他感受着自己的耳朵变化,他在倾听,倾听之前听不到的一些声音。

    “好难受……”

    “难受啊!”

    那平台上,那股声音,好像在诉说着自己的难受。

    苏宇眼神微变。

    什么情况?

    什么意思?

    难受?

    这人面界,在苏宇看来,就是仿造人族打造的兵器而已,府邸而已,为何会有这种声音。

    “好难受……”

    “难受啊!”

    “为何要杀我……为什么……我没错……为什么……”

    苏宇眼神变幻不定,那股声音,若隐若现。

    他急忙道:“夏虎尤,你和黄腾听到了什么吗?”

    “什么?”

    “你们听到有人说话了吗?”

    “没有啊……”

    两人诧异地看着他,怎么了。

    苏宇皱眉,不,我听到了!

    我听到了痛苦的呐喊声!

    该死的……什么情况?

    他心中升起惊涛骇浪!

    打造这星宇府邸的人……杀了一尊绝世无敌的强者,用他的头颅,锻造了这个人面界!

    是不是这样?

    我能听到声音,为何夏虎尤他们听不到?

    苏宇眼神闪烁,此刻,他忽然将一个窍穴封锁,窍穴封锁之下,之前耳边传荡的声音,瞬间消失了!

    苏宇脸色变了!

    “周天窍!”

    因为,被杀的这位,也开了周天窍,所以,自己才能听到?

    是不是如此?

    他再次将封闭的那个窍穴开启,360元窍连贯,果然,他再次听到了那股声音,不是太连贯,不是太清晰,但是他听到了!

    “为何……我没错……太山……你杀我……我不服……”

    “……”

    太山!

    谁是太山?

    人皇?

    还是别人?

    锻造府邸的,到底是不是人皇?

    一个个疑惑,一个个念头,在苏宇脑海中疯狂闪烁。

    这一刻,他也是心中骇然无比,一尊绝世强者被杀了,人族的,锻造者同对方的头颅,锻造了第一层……这……好狠!

    “这是真的!”

    “真的人头!”

    “太山杀了他……这被杀的……合道?还是合道之上?”

    苏宇心中掀起滔天巨浪,这是合道吗?

    合道有这么强?

    死了,只是头颅,都能自成一界?

    可怕!

    苏宇越想越惊悚,这铸造之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对方是不是人族的?

    是的话,为何会斩杀这样的人族强者?

    “好痛……”

    那痛呼声,还在持续,苏宇惊的急忙封锁一窍,耳窍淬炼之下,他居然听到了了不得的声音!

    那股声音,在他脑海中不断回荡!

    苏宇怕自己再听下去,会疯。

    他脸色有些发白,只是一股怨念不息的声音罢了,冲击的他意志海都在动荡了!

    “太山……”

    最后一刻,那愤怒,怨恨,不甘的吼声还在回荡!

    太山!

    这是苏宇知道的,第一尊,真正的上古强者的名字,不再是代称,而是真名,太山!

    是时光师?

    文墓碑主人?

    还是人皇?

    苏宇对上古时代,最感兴趣的,其实就是这三位。

    这三位,可能都是人族的。

    时光师,人皇,文墓碑主人,太山是否是他们其中一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