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3章 苏宇的超级大杀器(第二章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1397更新时间:2020-08-01 17:44:38
    夏侯爷沉默。

    有人却是没沉默,洪谭此刻也走了出来,看向张启,轻声道:“张启,你也是老辈强者了,知道我师兄弟这一次齐聚南元的意思,现在……无人不可杀!张颖被我师兄击杀……便是活该!你焚海王一脉,此刻非要出头吗?”

    张启看向他,沉默片刻,“我是我,我父是我父,我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但是……柳文彦杀我爱女,张颖要抓他,也只是按照规矩办事,何错之有?”

    多神文一系齐聚南元,什么意思?

    引出那背叛的无敌!

    都快成公开的秘密了!

    而此刻,张家出头,不得不让人怀疑张家的态度,然而,背叛的无敌,这么愚蠢的吗?

    此刻,洪谭和柳文彦也是皱眉,没再说话。

    夏侯爷睁眼,叹息一声,开口道:“直说吧,你想做什么,要什么?”

    “一块承载物。”

    “……”

    四方安静的吓人。

    连柳文彦都愣了一下,他杀张颖,只是为了震慑四方,震慑这些求索境的家伙,张启露面,他以为要爆发战争了,都准备好了战斗。

    可是……张启在说什么?

    张启平静道:“柳文彦,我女儿只是按照规则办事,没有逾越之处,规则,也是八大家一起制定的!而非我女儿人一人制定的!你杀其他人,求索境制裁你,合情合理,你却是杀了他……多神文系有你们的目的,张家无意参与,张家只是按照规则来,但是……现在你坏了规则!”

    柳文彦震撼无比,看着他,忍不住怒道:“你一直在?”

    张启一直在附近?

    张启不语。

    四周,元庆东这些人都是不寒而栗!

    这……都疯了吧?

    为了证道,都疯了!

    张启快进入日月九重了,进入了,就需要承载物,才有希望证道,而今,他在做什么?

    元庆东这些人心底里都发寒!

    刚刚柳文彦杀人,他们虽然惊惧,但是也没这个害怕,此刻,真的害怕,真的心寒!

    张启如此……他们的父辈呢?

    这一次,他们来的都是日月前期,中后期的一个都没来,他们的父辈在哪?

    元庆东咽了咽口水,心中寒意大盛!

    疯了!

    都疯了!

    这些人为了证道,都成了疯子。

    张启一定早就来了,他故意的,他故意等柳文彦杀了他女儿,也许……就是他传音授意张颖的,要不然,张颖真的会说这些话吗?

    ……

    此刻,何止他们心寒。

    四周,一群万族强者,都是心寒无比,这人族的家伙们,太狠了吧!

    夏侯爷也是一声叹息,看向张启,半晌,沉声道:“你要承载物?”

    “对!”

    张启平静道:“我焚海一脉,并非叛徒!而是人族功臣!我父,为人族立下汗马功劳,我也为人族征战多年,我不是叛徒,我女儿也不是,柳文彦杀了她……你们哪怕真的引出了叛徒,杀了叛徒,也和我们无关!因为,我们不是,若是我们不是叛徒……柳文彦,你的错,就大了!”

    夏侯爷似哭似笑道:“所以,你答应私了?是吗?”

    张启沉默。

    “哈哈哈!”

    夏侯爷有些无奈,有些悲哀,“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张颖,不是叛徒,张家也不是。

    当然,现在不好说。

    但是,张启并非因为自己是叛徒而来,他是想卖了自己的女儿,换取一块承载物,这……夏侯爷无法想象。

    然而,张启说的不错。

    柳文彦杀人,终究还是坏了规矩的。

    除非这次他死了,否则,焚海王一旦不是叛徒……张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哪怕大秦王、大夏王他们出面,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张启心太狠了!

    因为他想证道!

    所以,他坐视女儿被杀,只为了一块承载物。

    夏侯爷叹息一声,很快,再次笑了,笑的莫名,“行,给你,我夏家或者柳文彦,若是夺取了承载物,给你一块!张启,你让我刮目相看,我只想知道,焚海王知道吗?”

    张启平静道:“不知道,我觉得我父亲是好人,当然,我不确定。你们尽管引诱便是,若是我父是叛徒……这承载物,不需要了,因为我也是叛徒之后,若是我父不是叛徒……夏家和柳文彦若是得到了承载物,必须给我一块。”

    “……”

    这一刻,真的让四方强者长见识了!

    柳文彦也是似哭似笑,好狠的家伙,他杀人,他不后悔。

    可是,他杀了张颖,最终出现的张启,却是让他打心底有些发寒,这家伙,有错吗?

    若是这家伙不是叛徒或者叛徒之后,他没什么错。

    他女儿被杀了,他选择了私了,开价一块承载物!

    给吗?

    再把他给杀了?

    这一切,和柳文彦预期中的完全不同。

    身后,王老也是眼神复杂地看向张启,许久,叹息一声,喃喃道:“最是无情……帝王家!”

    一声叹息!

    用一个不太中用的女儿,换一块承载物,划算吗?

    划算!

    但是,人是有感情的!

    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价值来算的,而张启,冷血的让人害怕!

    可他没错,他女儿又不是他杀的,杀人凶手是柳文彦。

    他只是选择了私了!

    没错,但是太过于冷血,甚至是自私到了极致,可此刻,夏家也好,柳文彦也好,都没再吭声。

    求索境……怎么成这样了?

    夏家可以拒绝,柳文彦也可以,他们都不在乎以后了,还怕什么?

    可是,这一刻他们答应了。

    没再拒绝。

    张启这人,疯了,无情到了冷血变态的地步,他们不想和他多说什么。

    张启却是很平静,收敛了女儿尸体,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好像,刚刚他来,只是为了给女儿收个尸。

    ……

    远处。

    “无情啊!”

    苏宇一声感慨,滋味莫名道:“这样的人,能证道吗?这样的人,配证道吗?”

    一旁,玄甲冷漠道:“能,也配!诸天万族,这样的无敌不是没有,只是……没这么直接罢了!张启……焚海王之子……我也算长见识了,当然,若是张颖不是他亲生的……搞不好是他老婆给他戴了帽子呢,这种人,也许会很强的,只是……希望不会有太多人学他!”

    张启把无情表现到了极致,冷血的不像活人。

    当然,诸天万界,生灵无数,这种人不是没有,可对于苏宇而言,却是有不小的冲击。

    冲击的他,都想杀了这家伙算了。

    这样的人,若是真证道了无敌,他会庇护人族?

    他会为人族征战?

    他女儿都不要了,为了强而强罢了,到头来,卖了人族差不多。

    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价码的!

    ……

    苏宇滋味莫名。

    人族都是如此,而万族当中,却是有人笑道:“干的漂亮!张启……焚海王之子,厉害!手段高明,佩服!倒是可以借鉴一二,哈哈哈!”

    有人幽冷道:“焚海王……也许就是那个叛徒呢!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老子,我看啊,别找了,夏家有什么底牌,尽管拿出来,和焚海王一决生死算了!”

    诸天万族,都在判断,夏家是否有什么底牌。

    也许就是原始教主!

    当然,也许不止。

    万族现在不敢贸然闯入遗迹,也是和这个猜测有关,夏家也许还有底牌。

    至于煽风点火,太正常了。

    万族巴不得人族内讧到了极致,自己和自己打起来。

    焚海王之子,让人大开眼界。

    此刻,抓到了机会,岂会不煽风点火,一个个笑的意味深长,有人看向元庆东那边,幽幽笑道:“八大家好算计啊,难怪来的都不强,不会都是打的这主意吧?柳文彦,多杀点,夺个八块承载物,一家分一块!”

    “哈哈哈!”

    一群强者狂笑。

    夏侯爷不理他们,看向柳文彦,叹道:“回来吧!”

    柳文彦也没再说什么,在叶鸿雁和柳家大伯的护送下,朝南元城内走去。

    夏侯爷平静道:“你们想死的,尽管拦!夏家奈何不得其他人,杀你们……还是有把握的!”

    有人幽幽笑道:“那当然,侯爷放心,你人族那背叛的无敌不出来,我们不进去,哪怕遗迹给你们夺走了,哈哈哈!”

    “诸天万族,看你夏家钓鱼,我们也想看看,那位是谁呢!”

    “是你夏家钓到了大鱼,还是鱼太大,把你们给拖下水了,我们都等着呢!”

    “……”

    一位位强者大笑,夏家的计,算阳谋。

    他们也想等等看,夏家的底牌是什么,也想看看,那人族背叛的无敌,到底会不会出现?

    当然,前提是柳文彦,真的能继承遗迹,有证道把握,否则……那位可未必会出来。

    大戏,要开幕了!

    一群人笑容满面,敢留下的,自然都有几分把握,没把握的,早就撤离了此地,在外围守着。

    这遗迹,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一群人都在等待着!

    等待着遗迹的出现,等待着那位无敌出现。

    ……

    柳文彦入城了。

    顺利入城了!

    而苏宇和猎天阁其他人,依旧在外围守着。

    苏宇看向南元,心情有些起伏,许久,开口道:“长老,就为了证道,什么都抛弃了,真的值得吗?”

    玄甲沉吟了一会,摇头,“别问我,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你!有人觉得值,有人觉得不值,有的人,暗地里做了什么都不稀奇,抛妻弃子,杀儿杀父……万物生灵,太多了,也太常见,张启这人……看到的人多罢了,你没看到的,也许不知道多少。”

    苏宇点头,想了想,传音道:“长老,那你觉得,他该杀吗?”

    “该杀!但是……”玄甲传音道:“不能杀,除非他被证明了是叛徒,否则,你杀一个无敌的嫡子,你凭什么杀他?他父亲为人族征战,他也为人族征战,你凭什么去杀他?”

    苏宇默然。

    这一刻,他想到了什么。

    心中,微微一动。

    有人说……他也许要遗臭万年了!

    他……和自己想的一样吗?

    他料到了这一切吗?

    若是……不管成功还是失败,他真的遗臭万年了,起码,人境容不下他了!

    苏宇,莫名地有些悲哀。

    你想做的,和我想的是一样的吗?

    你引来了这么多人,甚至早就在布局,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刻吗?

    ……

    这一刻,苏宇朝北方看去,那里,是大夏府府城。

    那里,有修心阁。

    ……

    修心阁。

    万天圣在看南方,隔着千里,在看南方,在看南元。

    当张颖被杀的那一刻,他好像笑了。

    当张启作出选择的时候,他笑的更明显了。

    “人心……人性……”

    喃喃一声,笑了笑,万天圣收回了目光,看向天空,好像在看诸天战场。

    诸位的顾虑太多了!

    诸位的牵制,太多了。

    我,清道夫。

    这世间黑暗,我来清扫。

    希望你们的怨,你们的恨,都集中在我身上,我来承担,希望,屠龙者不会成为被屠者。

    英雄,就继续当你们的英雄。

    “南元聚,南元陨……南元,是个好地方啊!”

    感慨一声,万天圣回到了藤椅上,打开一本书,开始看书,老藤椅发出吱呀吱呀声,万天生徜徉在阳光照射之下,显得有些瘦弱,表情却是很满足。

    阳光,终究会驱散这一些黑暗的。

    ……

    南元城内。

    伴随着柳文彦入城,大夏府全部力量,开始集中,大量强者不断进入南元。

    南元城主府。

    夏侯爷轻轻敲着桌子,半晌,开口道:“遗迹何时可以开启?”

    一旁,洪谭低沉道:“三日左右!”

    夏侯爷微微点头,淡淡道:“现在,大家敞开了下棋,明对明!我就是要引他出来,而他……也许就在观察!不,一定在观察!”

    夏侯爷笑道:“让陈永回来,晋级日月!我要让那位知道,他再不阻拦,多神文一系,迟早会找到他,迟早会报复他!”

    “好!”

    洪谭点头,“你觉得,他会出来吗?”

    “会的!只要柳文彦真的能做到,瞬间踏入日月高重,中期也行,就怕……这家伙不太给力!还有你,现在对外传授神文战技拆分法,我要让人境的文明师,都成为多神文!今日传授腾空拆分法,明日凌云,后日山海……”

    “山海还不行!”

    夏侯爷没好气道:“我说行,那就行!”

    “那好吧!”

    洪谭无奈,“我会对外传授,那夏家这边,还有其他准备吗?那家伙也不傻,没其他准备,他未必放心……”

    “有!”

    夏侯爷笑的意味深长道:“当然有,没有和无敌一战的底气,夏家怎么会孤注一掷?是吧?放心吧,会有的,那位会知道的,大家也都会知道的!”

    洪谭笑呵呵道:“那就行!”

    两人不再说话,纷纷看向苏宇家那边,柳文彦现在在那,不知道他要多久能晋级日月境。

    至于张启,他俩都没提这人。

    没意义!

    至于夏家真要夺取了一块承载物,会不会给他……会,但是,夏侯爷有自己的想法,也许会给……但是,也得要他有命去拿!

    张启这种人,真成了无敌,反而是个祸害。

    大不了,夏家这名,全都不要了!

    人都不要了,还在乎名?

    ……

    猎天阁分部。

    苏宇回来了,没继续观看南元那边的一切。

    柳文彦入城了!

    到了这一步,前期计划差不多全部完成了,到了此刻,说实话,苏宇的用处不大了,他其实可以离开此地,回到诸天战场最好。

    可是……能吗?

    不能!

    柳文彦、白枫、洪谭、陈永、夏虎尤、夏侯爷、叶鸿雁……

    很多人,认识的也好,不认识的也好。

    有人保护过他,有人帮助过他。

    这些人,准备赴死,苏宇不想离开。

    计划能成功吗?

    苏宇不知道!

    若是引不来那人怎么办?

    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

    纪鸿、陈永这些人,真的能确定他的身份吗?

    苏宇觉得,难,哪怕最后怀疑的人缩小到了一个目标,怀疑只是怀疑,没有真凭实据。

    “他杀叶霸天的动机是什么?”

    “不想开启人境压制力吗?”

    “还是说,真的只是私仇?”

    这个,无人能判断,无人能证明。

    现在最好的打算是,柳文彦能让对方感受到威胁,感受到证道的希望,对方出现,但是……要是不出现呢?

    “多神文一系,最天才的,不是柳文彦老师,是我!”

    苏宇笑了。

    对,是我。

    我才是最有希望证道的!

    柳老师若是引诱不出来,我呢?

    我可以吗?

    我……可以的吧!

    我才修炼几天?

    我还被古城死气逼迫,而我……若是能战日月高重呢?

    “阳窍开启,窍**元气往阳窍涌入,不断涌入,永不停止……我没那么多元气,可是……我有无穷无尽的死气啊!”

    “这还算阳窍吗?都成死窍了吧?”

    “我会不会把阳窍给玩坏了?”

    苏宇笑了,片刻后,逆转元窍,元气化死气,死气不断朝半开的阳窍涌入,之前明亮的阳窍,有些黑暗起来,充满了死气。

    “果然可以!”

    苏宇再次笑了。

    开启阳窍!

    全开的话,会有什么场景?

    白家白天浩,开启阳窍,凌云九重杀山海七重,诸天万界,做到这一步的,真的没几人。

    白家老祖,很妖孽吗?

    他开了360窍吗?

    他铸身超过36次吗?

    都没有!

    可他,却是达到了这个地步,阳窍的增幅,绝对没那么少,当然,苏宇现在一直都是在开启一小半阳窍,从未体验过,全开的时候。

    他不敢,因为这东西开了,没阴窍的话,没法关闭,一直持续的!

    这一刻,苏宇却是想到了一点,很有趣的一点,死气这东西……是源源不绝的!

    我体内的死气,永远都在增加。

    那么说,我阳窍吸收力量,不断吸收,到底是最后阳窍把死气吸干净了,还是死气把阳窍给充满了?

    到底是阳窍厉害,还是死气厉害?

    苏宇笑了!

    好有意思的一件事!

    阴窍,现在开启还早,苏宇也不急,这一次多杀一些文明师,万族的文明师,自然可以获得大量的神窍位置。

    他不急,作为活死人的自己,急什么。

    阳窍,越开越大。

    体内,死气不断涌入。

    苏宇只觉得自身实力,不断壮大。

    很强很强!

    那阳窍之力,比之前提升了太多。

    ……

    而就在苏宇尝试的时候。

    这一刻,星宏古城。

    通道之下。

    一座巨大无比的世界,一座死气沸腾的宫殿中,星月君主陡然惊醒!

    体内,死气微微沸腾了一下。

    不断流逝!

    越来越多!

    一条通道,无形的通道,贯穿了世界,将她体内死气传输出去,越来越多。

    某人,好像无底洞一般,在不断吞噬死气。

    吞噬的程度惊人!

    星月被惊动了,她起身,瞬间消失在与原地,下一刻,出现在通道下方,沉声道:“苏宇呢?”

    她看向城内,苏宇呢?

    星宏不理她。

    继续闭目。

    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星宏忽然睁眼,“你……你这死气,波动的有些厉害。”

    “苏宇呢?”

    星月冷冷道:“他在哪?他不在诸天战场,他去哪了?”

    该死的!

    他在做什么?

    他在疯狂无比地吸收死气,速度快的惊人,星月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星宏也是有些意外,苏宇在干嘛?

    这家伙,好像在疯狂吞噬死气。

    难道是那种功法,在逆转?

    这么浪费干嘛,你差这点死气?

    逆转的差不多就行了,你又没办法彻底切断通道,死气源源不断,你还想吸干一位死灵君主,笑话!

    人家是无敌,你才哪到哪?

    你这么给力……早知道,我多出去一会了!

    星宏没理星月,但是,忽然,石雕移动了一下。

    星月一愣,星宏居然离开了通道。

    此刻,大量的死气往石雕那边涌去。

    星宏没说话,也没吭声,那些死气,却是瞬间消失。

    星月呆滞!

    “你……想杀了他?”

    不然你怎么也把死气转移给了苏宇!

    石雕不理她,我试试看。

    那小子太给力了!

    既然疯狂无比地吸收你传输的死气,我也给他一点好了,这小子是不是觉得死气太少了?

    ……

    而这一刻的苏宇,肉身微微一震。

    更多的死气涌入!

    苏宇心中微动,石雕干的?

    随意吧!

    我怕啥!

    此刻,他的阳窍已经彻底成了黑色,无数的死气涌入其中,阳窍具备不断吸收的能力,好像非要把苏宇吸干了。

    而苏宇体内,死气好像也和阳窍较上劲了!

    谁怕谁啊!

    星月君主,不断将死气输入,她就不信了,自己堂堂死灵君主,还收拾不了一个苏宇。

    你转化是吧?

    你抵消是吧?

    我看你能抵消多久!

    还和我杠上了!

    死气不消散,她是不能不断输入的,只能按照规则来输入,可苏宇自己不断消耗,不断抵消,那也别怪我,不断给你加量了!

    阳窍和死气杠上了!

    而苏宇,却是体会到了强大的感觉,他的阳窍还没彻底开启,但是开启了很大一部分,此刻,吸收起死气速度极快。

    苏宇全身360窍,合成9个,此刻,这9窍围绕阳窍,如同10轮暗月。

    都是黑色的!

    9窍中,那些死气不断朝中间的阳窍输入死气,阳窍和9窍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体系。

    苏宇只觉得,肉身越来越强大了!

    这还不够,当9窍和阳窍隐约间要融合的时候,爆发出来的威力,更是强大!

    苏宇在思考,自己全开阳窍的话,加上62铸的肉身,到底能强到什么地步?

    这阳窍,不断在积蓄力量!

    厉害了啊!

    “白家老爷子……”

    苏宇此刻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人!

    白枫的爷爷!

    他一定全开了阳窍,但是现在,可能快被吸死了。

    这位……最好的古城居民人选啊!

    当然,前提是能逆转元窍,否则,死气太多,对方就挂了,阳窍也吸收不了。

    “若是这位化身居民,会元窍逆转之法,又开启了阳窍,阳窍的问题就解决了,完全可以解放战力啊!”

    苏宇想着,怕就怕,转换他的死灵不够强,被吸死!

    自己没问题吧?

    应该没问题!

    转换自己的可是死灵君主,苏宇这一刻,无比感谢星月,幸好是你,要是一般日月,这么被我吸,不会被我直接吸死了吧?

    那就太可惜了!

    带着这样的念头,苏宇不断修炼,不断铸身,不断开启阳窍,吸收那些死气,反正无穷无尽,先积累一些再说,阳窍积累大量力量,自己肉身更强,吞噬日月六重精血,再全开阳窍,也许可以吞噬日月八重的精血。

    到了那时候,一位无敌,为自己提供无穷无尽的死气,自己还是可以和一些人一战的。

    摩多那?

    这些人有古皇附体?

    呵呵,我也有,我有死灵君主附体,我怕你们?

    来啊!

    你们肉身能承受,我也能,我肉身绝对不比你们弱,你们古皇附体强大,我死灵君主附体,也强大,谁怕谁啊!

    柳老师引诱不出来,那就我来!

    我这样的绝世天才都引诱不出来,那这背叛的无敌,就乖乖等死吧,等我们证道一个个去查,再弄死你。

    ……

    苏宇得意,为自己的异想天开的手段而惊喜。

    而这时候,古城中,星宏呆滞。

    还在吸?

    卧槽!

    你还吸星月?

    我都把死气转移了大半给你,你居然还吸不够?

    通道中,星月君主也是震动。

    我……真的能把这家伙给转换了?

    我不管了!

    我继续输,我要你自己后悔!

    星宏也是偷摸着将所有死气,全部转给了苏宇,没事!

    苏宇没事人似的!

    还在继续吸星月的。

    星宏愣住了,这也行?

    艹!

    这也可以?

    他么的,我以前小看了这小子啊,我一直担心,他转换不过来,生怕我出去久了,他就死了。

    可是……

    什么情况?

    星宏活动了一下身子,忽然看向星月,“别给我捣乱,我出去看看,听到了吗?”

    星月呆呆地看着他。

    星宏不管她,忽然消失在原地,我要出去浪……咳咳,出去看看老朋友了!

    真轻松!

    完全没死气,苏宇那疯子,不知道在干嘛,疯狂无比地吸收死气,他离开了古城,都没感受到任何死气溢散。

    见鬼了!

    一闪而逝,没一会工夫,他出现在了一座古城上空。

    天灭古城中。

    天灭呆滞了一下,睁眼,他想揉揉眼睛,我见鬼了?

    他真的揉了,揉了一下,上空,星宏笑了,“天灭,外面变化好大,真美,我去看看,你……继续待着吧!”

    “星宏……”

    人没了!

    星宏走了。

    天灭瞪大了眼睛,卧槽!

    他来了?

    他走了?

    他真身来了!

    什么鬼,死气呢?

    死气无人承载,是不能走的,否则,通道就会被强行破开,那死气去哪了?

    他们这些石雕,短暂地离开瞬间还行,让城主和居民去承受,可是死气猛烈,也许三五秒,全城死绝了!

    可他么星宏从那边到这边,最少也要一段时间吧?

    他居然还要去别的地方浪!

    “不……苏宇……对,苏宇……”

    这一刻,天灭忽然疯狂了,陡然,一拳砸出,轰隆一声,前殿,天河被一拳砸中了后脑勺,整个人都要崩了!

    “我……艹!”

    怎么了?

    天河晕倒了!

    这一刻,他很崩溃,在城内能一下子打晕他的,除了那石雕没谁了!

    怎么了啊?

    千古奇谭啊,我是第一位被石雕打晕的城主,是吗?

    而天灭,则是睁眼瞪着晕倒的天河,愤怒无比道:“你为何不让位给苏宇?”

    “……”

    隐约间,天河听到了。

    晕乎乎的。

    啥情况?

    我招谁惹谁了啊!

    ……

    这一日,一尊石雕,在无人可见的情况下,浪迹天涯。

    星辰海中。

    星宏一步踏入苏宇当日差点遇到的那座古城,笑道:“老哥,还睡呢!”

    城中,那座昔日提醒,不要乱开死气逆转的石雕睁眼,看了一会,闭目,沧桑道:“换城主了?不要乱来,死气太重,可能是我上次看到的那人……逆转死气,小心死气太重,再开通道!”

    星宏一震,微微点头,“知道了!”

    说着,迟疑道:“可以去人境看看吗?”

    “不行,不要把死气通道带入人境!”

    “我那城主,他在人境!”

    古老石雕沉默一会,出声道:“尽快弄回来,你也不要乱跑!”

    “好!”

    星宏点点头,瞬间消失。

    古老石雕看了一眼他离去的方向,摇摇头,继续沉睡,闲的没事干的星宏,你跑,跑的不好,死气通道在人境开启,你作为城主联通之镇守……你去镇守人境的通道吧!

    真打开了人境通道,人境上古有皇……呵呵,在人境死灵界内的话,你等着天天被打的半死吧!

    傻子星宏!

    居然让你的城主跑去人境了,不知道会不会惹下大麻烦!

    睡觉,不管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