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2章 冲突(第一章求保底月票)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1056更新时间:2020-08-01 15:39:49
    人境动荡。

    不知多少强者,或隐藏身份,或暗中潜伏,等待机会。

    承载物,文墓碑,这两者是这一次的核心。

    若是没有这两样宝物,这一次很难汇聚这么多人,这么多强者。夏家制造的假遗迹,也只能说吸引一些人,再借助神文拆分法吸引大众目光。

    而此刻,都不需要神文拆分法了。

    当然,神文拆分法,也是万族入境的一个引子。

    ……

    11月15日。

    消失的柳文彦出现了,距离他失踪,也有好几天了。

    此刻,整个南元都被无数强者包围。

    有万族强者,也有人族强者。

    有人看到了柳文彦,很快,消失传开了。

    “柳文彦!”

    有人冷喝一声,腾空飞出,俯视远方的柳文彦,喝道:“柳文彦,当初你说,你没办法取出五代神文,而今,你已经进入山海巅峰,甚至传承给苏宇五代神文,今日,你还有理由吗?”

    柳文彦看向那人,半晌才笑道:“理由?什么理由?你是……”

    那腾空男子,怒喝道:“柳文彦,你装什么!我父亲昔日追随五代,战死在诸天战场,五代神文,你曾说过,公开展示给所有人看,而今,你和苏宇自爆五代神文,那是你们的吗?”

    “……”

    柳文彦失笑,环顾四周,有人沉默,有人冷笑,有人等着看热闹,也有人不耻。

    柳文彦轻声道:“我没说过公开给所有人看吧?你们自己脑补的罢了,当年我是和周家说过一次,我师父留下的资料不见了,那周家为救我师父,付出了一位无敌的性命……我想了半天,也提过,神文一旦能具现,可以给周家之人看一看……可是……我和周家的事,已经结束了吧?”

    柳文彦轻笑道:“不要说我不讲理,我讲理!你父亲追随我师父,是很值得敬佩,战死在诸天战场,也很值得尊重,可是……你不能要求,所有战死在诸天战场的兵士,去瓜分那些无敌的家产吧?”

    柳文彦笑道:“大夏府,大秦府,哪家不是成千上万的兵士战死,难道说,这些兵士的后裔,都要去瓜分大夏府夏家他们的财产才行?我很奇怪,我师父留下的神文,怎么就成大家的了!是,大家是因为追随我师父战死,可是……我师父生前,没亏待大家吧?”

    “他去诸天战场的时候,没强迫大家跟着一起去吧,甚至要求大家不要跟着一起去!因为你父亲,因为其他前辈,敬佩我师父,崇拜我师父,所以,他们去为我师父护道了!”

    “可是,这不是你们瓜分我师父遗产的理由吧?”

    柳文彦笑容收敛,“何况,我师父也战死了,只剩下一些神文留了下来,当年我离开大夏文明学府,什么都没要,什么都没带走,只带走了这些神文,于情于理,这些也该归我吧?”

    “我还为此,欠下了一笔债务,用来偿还大夏府,因为是大夏府培养了我师父,我师父走到那一步,和你们没太大关系吧?”

    他看向所有人,看向万族,看向人族,笑道:“是不是欺负我们欺负惯了?觉得我这一脉很好欺负,所以,大家都来欺负一下?当年我这一脉,留下的东西不少吧?后来……该赔的赔了,该送的送了,我和我师弟,几乎什么都没留下!”

    柳文彦看向那人,轻笑道:“就连周家,现在跟我也是恩怨了结,我不懂,你哪来的资格,要我献出我师父的神文,凭什么?”

    那人冷冷看着他,“这么说,当年追随五代战死的那些人,都白死了?”

    柳文彦轻叹道:“前辈们陨落,我很悲痛,可是……这不是理由!”

    他摇头,“我讲理,也希望你们讲理!一位将军,带领成千上万的将士去作战,大家都战死了,原因并非在于那位将军,而是因为有人背叛了,你们不去找那背叛的人,一直来找将军的后人,这不应该。就因为背叛的那人,很强大,所以你们就去欺负将军的后人?”

    柳文彦轻笑道:“没必要吧?这么多年了,五十多年来,我们不争不抢,被欺负了也就被欺负了,门人弟子被杀……也就被杀了!派系覆灭,也就覆灭了!打压、针对,我们都忍了,还想如何呢?非要逼的我们鱼死网破才开心吗?”

    “不是第一次了吧?何必呢!”

    柳文彦看向他,轻声道:“你何必出这个头,我师父的神文,给了你,你用得上吗?你看得懂吗?本来,我们应该同心协力,找出那叛徒,结果呢?你们和我们斗了几十年,很痛快吗?还是说……有谁给了你们什么承诺呢?”

    那人冷冷道:“柳文彦,别找这些借口,我父亲因你们而死,自然要你们来偿还代价!”

    “哎!”

    柳文彦叹息一声,“真的是没法说理,我都说了……好吧,非要逼我说的更直接一点!我师父,给了那些陪他一起的人报酬,平时给工资,上了战场给补贴,战死了也给津贴,当年那些人,谁没拿过我师父好处?后来,我师父死了,你们就说要偿命了……这是不是过分了?”

    柳文彦笑了笑,无奈道:“真的,这些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该给的,该赔偿的,我们都给了,都做了,我师父的神文也爆的差不多了,非要连最后一点东西都不放过吗?”

    此刻,空中那人还没说话,四周,有人冷笑道:“柳文彦,你的意思是,追随五代的那些人,死了就死了,因为付钱了,所以,死了也不关你们的事?果然,你多神文一系,说的情分,都是假话,不把那些人当人!”

    “……”

    柳文彦心累,“我和你们说理,你们跟我说情分。我说情分,你们说要赔命。反正,我说什么都是错,这么多年了,你们也习惯了,也许觉得,我也该习惯了。”

    有魔族强者,笑哈哈道:“柳文彦,不如把叶霸天的神文拿出来看看如何?”

    柳文彦看了那魔族一眼,也笑道:“可以啊,你要看吗?”

    那魔族强者,微微一滞。

    柳文彦又看向四周,想了想道:“你们非要看吗?一定要看才行?那……只看不拿,如何?”

    之前空中飞出那人,眼神微动,“你果然可以具现出来了!柳文彦,你先取出来看看,至于这神文归属……不是你一人说了算……”

    “那谁说了算?”

    柳文彦笑道:“我师父传承下来的东西,他又没后裔,当然,他还有个姑姑,还有一个徒弟是我师弟,现在,叶姑奶奶就在这,我师弟也在城内,除了我们仨,难道还有人比我们更有话语权?”

    脸色微白的叶鸿雁,冷哼一声,冷冷道:“理会他们做什么!若不是念在当年那些人的情分上,我早就对他们不客气了!”

    这些人,有的亲人和叶霸天一起战死了,有的是八竿子打不到的关系,也有些是直系亲属。

    今日发难,显然不是没有准备的。

    应该是一直在等柳文彦!

    这样的发难,不是第一次了,以前也有过,包括上次在大夏府单多之战,也发生过这样的事,九天学府的汤云飞就是用这个理由,说的是他师兄战死。

    此刻,城内,洪谭几人也纷纷浮空。

    隔着那些人,洪谭喝道:“师兄,和他们说这些没用!这些人,早就鬼迷了心窍,说不通的!”

    柳文彦抬手,笑道:“我们要讲理,凡是都是要讲理的,理这个东西,越说越通透!”

    有人心中嗤笑!

    柳文彦又来了,这个家伙,就是个书呆子。

    讲理?

    这个时代,谁和你讲理!

    柳文彦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了,昔年,甚至有人亲自去南元找他讨要,当然,被夏家驱逐了,而柳文彦,选择的也是讲理。

    柳文彦笑道:“这样,今日觉得,我师父神文应该给你们的,站出来,我看看,当年的那批人的后代,有多少人是这么觉得的,觉得我师父战死,他的神文都该被瓜分。”

    没什么动静。

    人群中,还是有人忍不住,叱骂道:“柳兄,理会这些狗东西做什么?当年追随五代战死的那些主力,谁的后人找你要东西了?我们的父辈,追随五代,不是为了瓜分他死后的神文!当年我们的父辈,也是为了理想,为了梦想,为了人族而战!”

    “现在,一些投机倒把的家伙的后代,也好意思来要东西?”

    那老人叱骂道:“就说这王冲,他父亲我知道,当年五代说过,不需要大家跟着,他父亲非要去,因为实力弱,大家不给他去,他反而骂大家看不起他,实际上,他父亲去,只是为了观摩五代证道过程,卖个好罢了,哪来的什么护道之心,五代需要一个山海三重去护道吗?笑话!”

    空中那男子,闻言怒道:“你说什么?”

    老人不甘示弱,怒斥道:“说什么?说实话!平时给你面子,懒得搭理你!还一个劲地怂恿大家,一起去逼迫五代这一脉,你算什么东西?欺软怕硬的东西!当年杀五代,杀你父亲的凶手,就在这,起码他那一脉在这,天渊族就在这,你怎么不去杀他们?在这逼迫柳兄,你什么心思的,大家看不出来?”

    老人手指人群中看热闹的咒魂几人,喝道:“你去杀啊!真正的仇人不杀,来逼迫柳兄,要脸吗?”

    空中男子冷冷道:“杀不杀,那是我的事!我找柳文彦要回属于我父亲的那一份东西,有错吗?五代的神文,是五代自己的吗?那是大家的……”

    老人都气笑了!

    刚想回骂,柳文彦笑道:“算了,黄兄,别说了。没事的!我这人,讲理!王冲,除了你,还有谁?你一个人,就算按照当年的战死人数平分,你也分不到什么吧?还有多少?真要多,神文如何处理,那就有的商量。”

    王冲心中微喜,喝道:“大家一起站出来,五代的神文,不是他柳文彦的,大家都有份!”

    他呼喝了一阵,还真有几人站了出来。

    过了一阵,加上王冲,七八个人聚到了一起。

    柳文彦笑道:“还有吗?8个人,我就不问到底哪家的了,当年战死的人可不少,算下来,死了数百人还是有的,就8个人,分不到多少的……”

    王冲低喝道:“柳文彦,我们八人,足以代表那些人的后裔……”

    人群中的老人再次怒道:“你代表你祖宗,你祖宗都羞于与你为伍!你代表个屁!”

    王冲懒得理他!

    他又不跟这家伙要,他找的是柳文彦。

    而柳文彦,向来好说话。

    因为他师父牵连了那么多人,这么多年来,大家多多少少都得到了一些补偿,包括柳文彦偿还债务,包括当年五代留下的一些其他宝物,全部都分了。

    如今,只是故技重施罢了。

    柳文彦很无奈,叹道:“行吧,你们过来,只有你们8个,有资格看一下,其他人……没资格。”

    王冲有些迟疑,喝道:“你自己取出来!”

    柳文彦无奈,片刻后,手上浮现出一枚神文。

    没有什么波动,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就那么安安静静地悬浮在他手中。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

    那王冲几人,眼神微动,几人对视一眼,不再犹豫,纷纷朝柳文彦飞去!

    没想太多,因为柳文彦是个讲理的人,是个书呆子……

    好吧,他们以为而已。

    万族的一些强者,却是有人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

    远处,摩多那身边,有人嗤笑一声,“摩多那,柳文彦真会给他们吗?”

    摩多那瞥了他一眼,“你觉得呢?”

    “我觉得……笑话!”

    是笑话!

    当然,他们也不是太清楚人族的习惯,柳文彦难道真的会给?

    ……

    就在此刻,8人都飞来了。

    柳文彦叹道:“算了,给你们就给你们吧,拿好了!”

    话落,神文飞向王冲。

    王冲大喜,此刻,探手朝神文抓去,而神文却是直接朝他意志海飞去,看起来慢,实际上却是极快!

    神文直接进入意志海!

    轰隆!

    一声巨响,意志海炸碎,肉身粉碎。

    王冲什么话都没留下!

    只有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四周,陡然气氛一凝。

    柳文彦笑道:“我讲理的,给你……你拿不住啊!”

    话落,那神文朝其他人飞去。

    有人惊恐无比,“不,我们……”

    轰!

    再次一人炸的四分五裂,柳文彦笑道:“给你们,当年这些神文,就在我意志海中存着,现在,也放在你们意志海中存着,都别客气!”

    轰隆隆!

    一声声爆鸣,一瞬间,炸死了五六人。

    剩下的几人,大惊失色,惊恐无比。

    不,这不是柳文彦。

    柳文彦不是这样的!

    柳文彦哪怕不满,哪怕不高兴,哪怕愤怒,也会和上次对待汤云飞一样,当时自爆了神文的柳文彦,有能力杀他们,却是最终选择了杀一个不相干的单天昊。

    因为柳文彦记情分!

    有人凄厉道:“不,我二叔曾经为五代征战……”

    轰!

    肉身炸裂,意志海崩溃,柳文彦轻笑道:“是啊,你也说了是你二叔,为五代征战,那是五代……我不是五代,抱歉了!”

    轰隆!

    最后一人,也一瞬间炸裂开,8人,一瞬间成了血雾。

    四周,还有人没反应过来。

    有人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怒喝道:“柳文彦,你敢杀戮人族,你疯了,你要当叛徒……”

    就在此刻,柳文彦眼神一冷。

    手中那枚神文,陡然化为一柄斧头。

    柳文彦气息暴涨,瞬间消失,再瞬间出现,出现在那人头顶,一斧头劈下!

    那人大惊,刚想还击,肉身却是被瞬间镇压了。

    噗嗤一声!

    整个人,从中间分成了两半,包括意志海!

    一轮月牙,瞬间坠毁。

    寂静!

    震撼!

    人族这边,无数人震撼,这……柳文彦彻底疯了!

    他居然当众击杀了一位人族的日月强者,这疯子,他是要和人族为敌?

    柳文彦瞬间退回,轻笑道:“背叛人族?也许吧!你们杀我们的人,就是正义,就是正道,我杀你们……为何就成了背叛?我多神文系当年那么多人……活着的可没几个了!”

    笑了笑,看向四方,“觉得我是叛徒,尽管出手便是!我师侄陈永,不也是如此吗?是,我告诉你们,那些人,就是他杀的!又如何呢?那些人,杀了我多神文系强者,真以为我不知吗?”

    柳文彦陡然怒吼道:“你们扪心自问,你们自己不知道吗?”

    “你们装聋作哑,不就觉得,我这一脉,可欺吗?”

    “杀我们,那是正道!因为,万族也觉得我们该杀!而多神文系,不少我们几个!”

    柳文彦气息大盛,冷喝道:“人善被人欺!叛徒?真正的叛徒没人管,既然如此……我今日就背叛了,又能如何?”

    “混账话!”

    有强者怒喝道:“柳文彦,注意言辞!什么背叛不背叛的,此事我会上报无敌,你等事后给个交代,莫要让外族看了笑话,夏侯爷,还请缉拿了柳文彦,简直混账!”

    “……”

    不少人看向那位大汉,有人无语,有人愤怒,和稀泥……不,偏袒柳文彦!

    柳文彦击杀了9人,还有一人是日月境强者!

    现在,这位让夏侯爷缉拿柳文彦……他么的,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而说话的壮汉,不少人也认出来了。

    有人传音道:“是他,大唐府的陌刀卫将主,他居然也来了,这家伙……明摆着偏袒!”

    “这事……不好说,柳文彦真要能拿出证据,陈永杀的那些人,杀过多神文系的,今日杀的这些人也杀过多神文系的,他屁事没有!”

    “……”

    众人议论纷纷,后方,夏侯爷有些异样,笑了笑,很快,化为严肃,喝道:“大胆柳文彦,同为人族,胆敢在大夏府内屠杀人族,当诛!速速束手就擒,来人,擒拿柳文彦入城!”

    此话一出,大夏府这边,赵将军就要出城。

    忽然,一位神族日月挡住了去路,淡淡道:“柳文彦急着入城做什么?吾等无意干涉人境内务,可是,柳文彦屠杀人族,其罪可诛,他是文明师,按理说,当交给求索境处理,求索境才是文明师圣地,夏侯爷,是吧?”

    夏侯爷笑了,“哟,你一个神族,比我人族还了解人族条例,不错啊!”

    他眼神冰寒,脸上却是带笑,“对,是这个道理,求索境来人了吗?柳文彦暂交我夏家处理,求索境有意见吗?”

    ……

    这一刻。

    不少人看向南元城内一角,那边,十多位日月境强者,都是来自求索境的。

    人群中,元庆东传音道:“当没听到,不要插手……”

    这事插手干嘛!

    夏侯爷既然这么说了,看那火气,都快大破天了,别无端端给自己找麻烦。

    他说完,有人却是不满道:“本来文明师就归我求索境管辖!柳文彦……好大的胆子,杀戮人族……抓了柳文彦,不要别的,苏宇那边的遗迹,得分我们一杯羹!”

    还是有人眼红的!

    元庆东有些恼怒,传音道:“夏家都红眼了……”

    “那又如何?夏小二还能杀我们不成?遗迹本就不是他一家的,何况,我们都是无敌后裔,要求也不高,起码,日月玄黄液和承载物要给我们,大不了……文墓碑我们不要了!”

    “……”

    元庆东都快气炸了!

    你是真觉得夏家不敢对付我们?

    他觉得夏家这一次,有些破釜沉舟的意思,说实话,夏家真要继续生存下去,那还真未必敢对付他们,可是……夏家这一次给元庆东的感觉,那是孤注一掷,不管一切了!

    这时候插手,就不怕死?

    夏家都快疯了!

    他还没来得及阻拦,就听人群中,有人喝道:“夏侯爷,按例,柳文彦作为文明师,杀戮同胞,当斩!不过现在事实不明,先缉拿柳文彦,文明师犯罪,求索境既然在,那当由求索境来羁押!”

    “……”

    四周,安静了。

    夏侯爷刚刚的意思很明显,他只是问一问,并没有将柳文彦交给求索境的意思。

    可此刻……真有求索境的人开口了!

    这一刻,诸天万族的视线都聚焦而去。

    有人低声道:“焚海王的孙女!”

    “张家的人!”

    焚海王,求索境八大家执掌者之一,张家的靠山,非开府之王。

    求索境这边,张颖开口了!

    她一方面是眼红遗迹的宝物,一方面,而是愤怒夏家,愤怒柳文彦,这些人无视求索境的威严,一次次地违背求索境的意志。

    此刻,她选择了开口。

    就在这时候,虚空颤动,一位老人,头发花白,面上带着一些愤怒和恼火,咳嗽一声,有些喘息道:“张颖,谁让你插话的?”

    说着,喝道:“还不退下,哪有你说话的份!”

    张颖很快认出了这老人,皱了皱眉,很快道:“王老,这是求索境的事!求索境,八大家执掌,共同决议,我代表张家,要缉拿柳文彦,这和王老无关吧?”

    那老人很愤怒,“你拿焚海王压我?昔年老夫征战诸天的时候,你爷爷……”

    “王老!”

    张颖皱眉道:“你都说是当年了,王老年纪大了,这次不在求索圣地闭关,出来做什么?”

    闭关!

    一群昔年的老战士,如今大多是苟延残喘,伤病在身,几乎都在闭关中拖延大限时间,等待最后一搏。

    这群人当中,牛百道算是精力最旺盛的。

    其他人,老的老,死的死,没死的也都重伤在身。

    这王老,也是重伤在身,至今未愈,闻言怒火攻心,咳嗽声不断,一位日月高重强者,却是如同风中残烛,怒斥道:“黄口小儿!闭嘴!求索境,不是张家的圣地,不是八大家的圣地,是我人族文明师的圣地!咳咳咳……张家……咳咳……张家只是执行者,不是主掌者!混账东西……”

    张颖有些愤怒,冷冷道:“王老,你伤势太重了!我看,您老人家还是早点回去闭关疗伤吧!这天下……已经不是四百年前的天下了!”

    你老了!

    都老的快死了,居然还有心思管这个闲事!

    “混账……你……”

    王老大怒,抬手,又放下了手。

    莫名有些悲哀!

    他不是没一战之力,有!

    区区一个日月一重,他想杀,还是能杀的。

    可是……这是当年战友的孙女,焚海王的孙女,这一刻,他只觉得很悲哀,很无力,求索境……变了。

    闭关多年,再出关,早已是物是人非!

    他看向其他人,咳嗽一阵,喘息道:“八大家……不,现在是九大家,九大家,张家答应了,其他几家不答应,张家……也代表不了求索境……”

    他喘息着看向其他人,“你们呢?你们也要如此?神魔,是我们的死敌,万族……没几个好东西!四百多年前,他们屠戮苍生,四百多年前,我和你们的父辈祖辈,征战诸天,不是为了给神魔卖命,而是……要他们的命!”

    这一刻,他挺直了腰杆,喘息声收敛,“四百多年前,我们和神魔厮杀,杀的他们低头,杀的他们退却,四百多年后,我们实力强大了百倍千倍!难道到了这时候……还要在意这些神魔?还要给他们面子?”

    他看向刚刚拦路的那神族强者,杀气冲天,“而今的人族,变了!搁在四百多年前,这群万族,这群畜生,早就全部杀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而今,大秦王他们穿上鞋了,忘了昔日,忘了当年的惨状吗?”

    他很愤怒!

    这些人,压根就不该出现在人族,出现在南元!

    人族哪怕内讧,也该在人境,而不是当着万族的面,让他们看笑话。

    他更愤怒,求索境这边,新生代目光短浅,无视大局!

    搁在往年,哪怕求索境此刻心中不满,也该压下去,不该反驳夏小二的话,岂能让夏家下不来台,夏家一直是抗击万族的先锋!

    岂能当着万族的面,让夏家在人境下不来台!

    混账!

    王老愤怒无比!

    可是,却是有些悲哀和无力,他老了,残了,这些人,谁会听他的?

    那边,柳文彦倒是没说什么,笑了笑,开口道:“王老,这是您老就别参与了,求索境要缉拿我?可以,来啊,缉拿我,我等你们!”

    他看向那边,淡笑道:“来,抓我!”

    张颖脸色一变,冷冷道:“你要违背求索境的意志?”

    “你……代表求索境吗?”

    柳文彦笑道:“你,真的知道什么是求索境吗?”

    “你可知道,求索境到底怎么来的?”

    柳文彦笑了!

    “求索境,成立在开府之后,300多年前,我的曾师祖,大夏文明学府一代府长夏辰夏先生,开创了文明学府,之后,各地陆续建立文明学府,我的曾师祖,联合当年的大明王、大汉王、大宋王、大商王、大周王……多位无敌,一起建立了求索境!只为求索文明之奥秘,求索境……可不是什么主宰势力,它是一个殿堂,知识的殿堂,文明的殿堂……”

    柳文彦淡淡道:“你们,只是执行者,不是执掌者!求索境,也代表不了天下文明师,尤其是我这一脉,你们也没权力来缉拿,因为……我不欠你们的!相反,你们欠我的,你们这些人,有今日之权柄,那是我曾师祖赋予的,你们哪来的资格,缉拿我柳文彦?”

    这一刻的柳文彦,一声冷喝,“让你家焚海王来,问他,求索境有没有资格,缉拿我多神文嫡传一脉!”

    死寂!

    夏侯爷笑了,王老也笑了,咳嗽道:“我看,焚海王大概不会说有这个资格……”

    那边,张颖这些人变色。

    张颖咬牙,很快,怒道:“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柳文彦,你要抗令?你要叛出人族吗?”

    柳文彦叹息一声!

    那边,夏侯爷眼神冷厉,刚要挥手,柳文彦朝他看了一眼,摇摇头,笑了,“侯爷,看来……我只能罪上加罪了!”

    话落,身影再次一闪,一斧头朝远处劈下!

    说不通,那就杀!

    张颖心中一惊,喝道:“杀了他!”

    身边,有几位日月有些犹豫,可看到柳文彦如此大胆,直接杀来,还是选择了出手。

    斧头落下,七八枚神文浮现,缠住了那斧头。

    不过,都感受到了巨大无比的压力。

    这可是叶霸天的神文!

    而就在此刻,柳文彦跨空而来,冷笑一声,都说我是叶霸天第二,师父是师父,我是我,我是柳文彦!

    下一刻,一柄长剑浮现在手。

    斧头,那是师父的。

    长剑,那是我的!

    “天断!”

    一声轻喝,却是响彻云霄,一剑耀射天地!

    山海巅峰的柳文彦!

    这一刻,他只是山海巅峰,这一剑,却是出奇的强大,出奇的快!

    这才是真正的柳文彦!

    嗡!

    剑鸣声震颤,后方,王老想伸手阻拦一下……忽然,叹息一声,选择了收手。

    噗嗤一声!

    一剑斩落,快的无法想象!

    砰地一声!

    一人头颅掉下!

    到死,好像都不敢置信,有人真的敢杀她!

    柳文彦轻轻喘息一声,迅速后退,斧头回归,其他人,却是个个呆滞,没有再动。

    轰隆!

    一轮明月,从天而降,坠毁在地,元气溢散,神文破碎。

    一剑,斩杀了无敌后裔,焚海王的孙女张颖。

    柳文彦一脸平静,“我就是叛徒,抓我便是!”

    今日,我就要当这个叛徒,若是人境如此,那便叛出去,何况,这些人也代表不了人境!

    安静了!

    一尊日月,被他击杀当场,还是无敌的嫡传。

    片刻后,远处,虚空波动了一下。

    一位老人走出,看了一眼陨落的张颖,踏空而来,落地,捡起张颖头颅,轻叹一声,“柳文彦,她就算有错,你便能杀她吗?”

    “张启!”

    王老眼神微变,张颖的父亲,焚海王的亲子!

    日月八重的顶级强者!

    他居然亲自来了!

    柳文彦不说话,叶鸿雁迅速赶到他身边,低沉道:“张启,你想做什么?”

    老人轻笑道:“他杀了我女儿,你问我,我想做什么?”

    他轻笑着,笑的有些毛骨悚然。

    将张颖尸体收敛,他起身,看向夏侯爷,“夏小二,你夏家,还要保他吗?”

    夏侯爷闭目,不语。

    态度,不言自喻。

    我要保,夏家要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