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64章 南无疆(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0334更新时间:2020-07-29 16:21:42
    金翼死了,线索中断。

    银翼这条线,暂时放下,苏宇也不着急,按照他们的计划,这一次,那位无敌必然会出现,如今洪谭晋级,很快,夏云奇他们都会晋级。

    等到柳文彦归来,那无敌大概就忍不住了!

    此刻,已经进入11月了。

    距离上次柳文彦和苏宇一起干大事,还没到半年,才三四个月,也不知道柳文彦现在情况如何,是否踏入日月了,只要舍得破碎神文,柳文彦应该进步很快的。

    ……

    接下来几日,人境乱糟糟的。

    南元城内,洪谭晋级不久,夏云奇真的晋级了!

    日月!

    这位50多年前的天才,饱经磨难,这一次,总算是踏入了日月境,成为多神文系目前第二位日月境强者。

    洪谭是第一位,也是大家目前认知中的唯一一位日月。

    夏云奇,总算是突破了。

    而他的突破,也让所有人震动,这是机缘巧合,还是那文墓碑真的这么可怕?

    只是溢散出一些气息,就让洪谭晋级,就让夏云奇晋级?

    日月,哪有那么容易突破!

    然而,夏云奇却是在卡了几十年之后,这一次踏入了日月境。

    ……

    除了夏云奇突破,最近也是猎天阁最为活跃的时候。

    玄九疯了!

    带领猎天阁白面和黑面,四处杀人,带着那些投靠的教主或者副教主们,杀戮四方。

    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姿态!

    主要目标,就是万族教。

    万族教日月境不少,其中四位是日月高重,地火教主、巨力教主、始魔教主、原始教主!

    除了这四位日月,六翼神教两位,以及另外两位投靠了苏宇之外,还有五六位日月境强者,超过10位,若是算上之前被杀的毒尊那些人,超过了20位日月。

    然而,随着苏宇不断扫荡,三日内,苏宇再次斩杀一尊日月教主,逼迫两位日月教主投降,至此,整个万族教,只有4位日月高重,和两三位没露面的日月还保持独立。

    ……

    地下大殿。

    万族教再一次汇聚,昔日,十多位日月教主,数十上百位山海教主,而今,却是稀稀拉拉,没多少了。

    这一日,7位日月都到了。

    4位日月后期,3位日月中期。

    这也是整个人境,万族教最后的强大力量了。

    数百年的积累,不到一年时间,被扫荡一空。

    沉默。

    许久,有日月教主颓然道:“我曾想,万族教若是联手,除了没有无敌,可以和一家大府一战,开辟一府,自成一方势力,而今……却是知道,真的想多了!”

    想的太多了!

    去年,万族教还有20多位日月,今年,只有7尊了。

    伤筋动骨了!

    另一位日月教主,怒道:“各大府对我们了解的还不多,最可恶的还是银翼他们,他们对我们了解的很多,是他们,带着猎天阁的混蛋们,击杀了玄冥教主他们!”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同为万族教徒,哪怕不是一教的,可大家多少要打点交道,你的老巢,也许就有人清楚,甚至副教主都叛变了,这更可怕!

    这一次,苏宇击杀了一尊日月,说服了两位日月加入猎天阁,都是那些先期加入的人,给苏宇带路的。

    四位日月后期境,蓝天和原始教主没说什么。

    巨力神教的那位壮汉,咬牙道:“不能再这么下去了,现在我们是两难,猎天阁想收服我们,人族想杀我们,万族想操控我们,当日说好了,要齐心协力,抵御万族和人族,而今……都成了笑话!”

    说罢,他看向原始教主和蓝天的虚影,“二位,万族教经营多年,才有了现在的局势,真的要就此没落?成为猎天阁的附庸?”

    所有人都看向他们!

    有人不太甘心,有人还想着自由,不想成为什么白面黑面。

    现在,唯有这几位日月后期的大能站出来,才能改变一些东西了。

    蓝天笑呵呵道:“简单,都投入我麾下,受我庇护,多大点事!”

    大家不想理他!

    地火教主冷冷道:“你先屠了一城人再说,蓝天,始魔教是魔教,不是圣教,你们真把自己当圣人了?”

    蓝天失笑道:“白痴,杀人能解决问题吗?除了把自己弄的人人厌恶,没任何好处,何必呢!我们的宗旨是什么?是拯救人族,成为人族的救世主,打造万界和平……”

    又来了!

    众人头疼,蓝天的理念,才是真的烦。

    大家都是混口饭吃的,没那么大的理想,蓝天就是个疯子,一天到晚打造世界和平,始魔教都快成圣教了,也不知道始魔族为何能容忍他?

    “原始教主,你的意思呢?”

    原始教主,一如既往的淡定,淡淡道:“我没什么意思,夏龙武即将证道,我想看看,我能否趁机跟着一起,沾点便宜,其他事……我不太想管。”

    蓝天意外道:“你捕捉三世身了?”

    “你猜!”

    “不猜,没意思!”

    蓝天笑道:“原始,你还真淡定,那玄九最近杀戮四方,尤其针对我们,你还能淡定自若,佩服,难道你就是猎天阁的人?”

    “你是万天圣的人吗?”

    原始教主淡淡道:“蓝天,外界都传闻,你和万天圣关系极好,你是否是大夏府的人呢?”

    蓝天笑呵呵道:“是啊,肯定是!所以……我不怕啊,我有后路,万族教被灭了,我也能恢复身份,去大夏府活下去,你们不行啊!”

    几位教主气的肝疼!

    对蓝天,那是真的没办法。

    你说他是间谍吧……其实不太像,因为这家伙很疯狂,他是不太杀人,但是,他的理念很疯狂,已经鼓动了很多人,为打造万界和平努力。

    怎么努力?

    开放人境,设立万族驻地,打造万界交易核心,甚至主动开放通道,开放壁垒……

    现在,不少人受到了他的影响。

    说实话,不少教主都觉得,这家伙比万族教还要邪门。

    你杀戮吧,人族其实不怕。

    大夏府没少和他们厮杀,人家提起万族教,那是不屑一顾,杀不怕的。

    可始魔教,却是在各地宣扬和平的理念,真的有不少人上当。

    这东西,传播性也大,也快,有些大府,对始魔教的存在,甚至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很可怕了。

    他说他是大夏府的……反而不太可信。

    地火教主也懒得理他,很快道:“原始,我们知道你意不在此,不想为了这些事,耽误了自己的证道大事。可同属万族教徒,哪怕你成了一方霸主,手底下也需要人吧?今日帮我们一把,翌日,你真独立出去了,吾等也许也会追随……”

    原始教主淡淡道:“不需要!”

    “原始……你真要坐看我们被杀?”

    “投了猎天阁便是!”

    原始教主冷漠道:“他们需要强者,银翼他们不是投靠了吗?巨力、地火,你们都是日月七重,也许还能混个长老当当。”

    两位日月后期有些愤怒,到了这地步,谁愿意寄人篱下?

    日月后期,谁不想证道?

    可入了猎天阁,要受人指使不说,对方的无敌也会掌握你的一切,真的有希望证道吗?

    银翼他们不同,他们还弱,还有时间,还能进步,到了日月后期再考虑也不迟,都未必能到。

    他们呢?

    何况,大人物做久了,万族对他们也相当比较客气,现在去投入猎天阁,真的合适吗?

    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考虑,小人物有小人物的考虑。

    几人自然是不愿意的!

    原始教主淡淡道:“不行的话,就和蓝天说的,跟他一起好了,他也是日月八重,你们三人联手,再加上其他人,还是可以一搏的,猎天阁也会忌惮。”

    有日月强者急忙道:“原始,我们只信你,蓝天……我们不相信他!”

    蓝天幽幽道:“我说,这就不合适了!原始,也未必是什么好东西,欲擒故纵,我也会啊!原始也许才是真的大夏府的暗谍,小心被他卖了,还是你们自己送上去的!我曾查过原始的身份,神秘无比,但是隐约和大夏府有点关联,我一度怀疑,他就是大夏文明学府的三代府长南无疆!”

    蓝天笑眯眯道:“南无疆之死,疑点重重!我在大夏文明学府多年,三代之死,本就有些不同寻常,一代二代之死,都有迹可循,有确凿证据,三代之死,却是没有,只是有人看到他和一位神族的准无敌同归于尽!最后,留下了主神文,战!留下了大夏文明学府传承多年的战魔场!”

    “南无疆真的死了?”

    蓝天笑呵呵道:“未必吧!原始什么时候出现的?南无疆战死已经接近百年了,而原始……好像也就是在那个时期出现的吧?他如何成为原始神教的教主的?我听说,上一任原始神教的教主,临终前忽然推出他当传人,不少人不服,被他杀了,我就奇怪了,这家伙忽然冒出来,实力这么强,难道是凭空冒出来的?”

    原始教主也不说话。

    可此刻,大殿中却是死寂无比。

    巨力教主皱眉,凝声道:“南无疆战死,这一点万族皆知,蓝天,你少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

    蓝天幽幽笑道:“那随你们好了,原始这家伙,我怀疑他潜伏在万族教多年,未必是为了咱们这些小虾米,我甚至听过一些传闻……原始,这些年受伤不轻,是因为叶霸天的事,他蛰伏,也是因为叶霸天,你们说,有趣不有趣?”

    “什么意思?”

    “叶霸天证道,他这当老师的,你们不会以为他干看着吧?好像,我只是说好像啊,叶霸天证道的时候,其实是有人护道的,我也是从一些强者,以及始魔族那边听来的,那护道的强者,大概率是无敌,可能也是准无敌,有可能就是三代,是吧?”

    蓝天看向原始教主,笑道:“原始现在懒得管我们,因为,这一次他也许有什么大计划呢!”

    原始教主淡淡道:“蓝天,你魔怔了!”

    “我魔怔了?”

    蓝天笑了,“你说是就是吧!当然,为了人族,我喜欢!原始,我拆穿你,也不是为了对你如何,只是想说,留待有用之身,别做一些火中取栗的事,平白送死!这一次,大夏府风云起伏,我觉得吧,这人族背叛的那无敌……他也许要现身啊!你原始最近神神秘秘的,难不成……还准备狙杀对方不成?”

    蓝天幽冷道:“别想了,小心把自己折进去!你伤好了吗?”

    “蓝天,胡说八道,不是个好习惯!”

    原始教主这一次有些不高兴了,“南无疆之死,万族皆知!你蓝天想当这个领导者,我不想参与,你若是胡说八道,故意坏我证道之机,我不会放过你的!”

    两位强者,彼此针锋相对。

    这下子,也让其他教主们心中震动。

    原始教主……三代……南无疆?

    不可能吧!

    时间能对得上吗?

    若是南无疆真的没死,三代就是原始教主,那……他们不寒而栗!

    至于蓝天话中的意思,也是让人冷汗直冒。

    这是要涉及无敌的层次了?

    蓝天这疯子,什么话都敢说啊!

    这消息传出去了,不得了,骇人听闻!

    这一刻,地火教主和巨力教主,也是心惊胆战,绝口不提让原始教主统领他们的事了,这要是真的三代,真见了面,还不得卖了他们?

    蓝天笑眯眯道:“当然,我随便这么一说,大家信不信的,随意!”

    原始教主冷漠道:“你的随意一说,也许会给我造成很大的麻烦,蓝天,你管好你的嘴!若是让我遇到了你,你没有好下场!”

    蓝天笑道:“嘿,别这么说,我还真未必怕了你!你若是南无疆,不需要我动手,自然有人来杀你,原始,还是祈祷你自己不是吧!”

    原始教主冷笑一声,“贼喊捉贼的手段,倒是不错,可惜,你蓝天先洗刷了自己的嫌疑再说!”

    这一刻,那些教主们都胆寒。

    到底谁真谁假?

    原始教主,他们不敢信了!

    蓝天,大家也不敢信。

    这偌大的万族教,最强的两位教主,大家都不敢相信,下一刻,不少人视线投向了巨力和地火,一脸的担忧和无奈。

    我万族教……都快成筛子了!

    这俩最强教主,都不太靠谱的样子,二位日月后期的大佬,救救我们吧!

    蓝天笑呵呵道:“大家不相信我也没事,别轻易相信原始就行,这家伙……麻烦大着呢,投靠别的势力,还有活路,他,可能要自己疯狂找死,我可不想为他陪葬!”

    巨力和地火不语,心中却是打着冷颤。

    假如,只是说假如!

    原始就是南无疆,他蛰伏多年,是为了什么?

    不用说了,肯定是给叶霸天报仇,叶霸天证道失败,如今也有小道传闻,是人族那位背叛的无敌干的好事,也许昔年南无疆就参与过!

    他早就知道有人背叛,所以,一直在等待机会,在蛰伏。

    这一次,大夏府变动,也许南无疆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出那位无敌,和那位厮杀,甚至同归于尽……叶霸天那么强,南无疆会弱?

    哪怕受伤了,也许……也强大的可怕!

    真要那样,就很可怕了。

    原始教主,叹息一声,淡淡道:“不要多想了,蓝天只是在故意污蔑我罢了。”

    “那你告诉大家,你真实身份是什么?”蓝天淡笑道:“这人境,不可能平白无故出现一位日月九重甚至准无敌,你的过往,你的一切,你倒是说说看?”

    “而我蓝天,来历多清白啊!”

    蓝天笑呵呵道:“大家怀疑我和大夏府有关联,这也正常,我都不介意大家去怀疑,不怕人坏,坏人写在脸上,那不坏,不写在脸上……那是真的坏!”

    “呵!”

    原始教主轻笑一声,身影消散。

    蓝天笑道:“看看,心虚了!跑了!我还是警告你们,小心点,最好别和他纠缠上了,很麻烦的!”

    话落,也瞬间崩溃。

    他们一走,其他人都呆若木鸡。

    怎么办啊?

    有人咬牙道:“靠人不如靠己!蓝天教主的话……让我害怕!真要如此,那我还不如直接投了猎天阁!”

    真可怕!

    太可怕了!

    原始教主可能是南无疆,你这还不怕?

    这么多年,也许人家只是把他们当遮掩身份的工具,否则,早就干掉了他们了。

    太危险了!

    巨力教主和地火教主没说话,看了一眼其他三位教主,传音道:“怎么办?”

    两大强者指望不上了!

    不坑死他们就是好事。

    巨力叹息一声,传音道:“真不行……就投了吧!总比死的不明不白强!原始……原始若是真的南无疆,那……那接下来不会出事吧?你们说,那位……会在咱们这些人中,安插棋子吗?”

    若是安插了,那蓝天的话肯定会传递出去的。

    几人不吭声。

    安插没安插,哪怕说话的巨力都未必靠谱,也许早就投了那位。

    真要这样,消息肯定会传递过去的。

    叹息一声,几人没再说话,联盟是不成了,真要不行,就投靠猎天阁吧,这一次,两位教主互相攻击,弄的他们彻底死心了。

    要不然,有强大的原始教主带领,在人境,他们还真未必怕了猎天阁。

    可现在,这俩可能都有问题,你说怎么办?

    当然,蓝天若是间谍,那就是污蔑原始。

    而原始若是南无疆,那蓝天有问题的概率不大,这秘密,都给原始抖搂出去了,这俩都是间谍的可能性很低。

    ……

    会议散了。

    没散会没多久。

    人境,某地,一尊仿佛永恒存在的身影陡然睁眼,喃喃道:“南无疆?原始?”

    南无疆!

    昔年出现在叶霸天身边的强者,是南无疆?

    若是如此,有些东西就能对得上了!

    原始,南无疆……是这样吗?

    那是南无疆的三世身?

    他一直在保护叶霸天!

    可南无疆为何要装死?

    难道……也是为了暗中证道?

    一个个念头浮现,身影喃喃道:“南无疆……捞取了三世身,这几十年来,都在养伤,三世身破碎,大夏府……局!”

    这是一场局!

    引诱自己的局?

    也许是吧!

    而底气,就是南无疆?

    南无疆昔年那么强大,三世身可屠永恒,也许已经恢复了,也许还没恢复,不管如何,南无疆若是真的活着,那大夏府这边,就有极大的危险等着自己。

    “蓝天……”

    人影笑了,蓝天,很有意思啊。

    是故意的也好,是污蔑也好,可蓝天的猜测,也不是无端端产生的,一切都太巧合了。

    当然,百年前,叶霸天还没展露出那样的天赋,南无疆如果真的是原始,那他隐藏身份,不是为了叶霸天,而是为了他自己证道。

    当年,叶霸天证道,也许不止叶霸天一人,南无疆可能也有这心思,借机证道,或者等叶霸天成功了,为他护道,再证道?

    “原来如此!”

    人影眼中,天旋地转,仿佛回到了多年前,很快,一道道身影浮现,那一尊被打爆的身影,仿佛和南无疆重合了。

    “危机……就是他吗?”

    人影呢喃,也许,还是要试试。

    ……

    同一时间。

    苏宇这边,银翼教主忽然道:“大人,巨力神教教主联系我,说是想和猎天阁谈谈!”

    “巨力教主?那个日月七重?”

    “对!”

    苏宇摸着下巴,笑了,“日月后期都认怂了?有这么简单吗?不会是陷阱吧?万族教还是能和我们斗一斗的,好歹四位日月后期,那原始教主和蓝天,都是顶级强者,这就认怂了?”

    古怪!

    苏宇怀疑是陷阱!

    这几日,苏宇一直在扫荡万族教,要不杀了,要不纳入自己麾下,夺取的财物,几乎都按照功劳,分配给了大家,这些带路党,这几天都赚了不少。

    当然,对苏宇而言,看不上,没什么好东西。

    再次有两位日月投入他麾下,都是日月初期,苏宇麾下的日月初期,现在都有12位了,中期两位。

    这样的势力,不比万族教巅峰期弱了,当然,得加上八长老和玄甲才行。

    此刻,一位日月后期的教主,要和自己谈谈,苏宇真有些意外。

    日月后期,不好收买的。

    日月玄黄液都一般,他们更在意承载物。

    因为七重之后,就得考虑这些事了。

    猎天阁再富裕,也不是说随意能拿出承载物的,有,肯定是有的,但是数量有限,猎天阁本身就有不少长老在呢。

    苏宇看向身旁的玄甲道:“长老,会是陷阱吗?万族教按照资料,还有4位日月后期的,尤其是原始教主,可能是日月九重,也有可能是准无敌了!”

    玄甲淡淡道:“试试看就知道了,陷阱的话……喊上三长老和八长老,有陷阱也不怕!”

    “是这个理!”

    苏宇点头,笑道:“对,银翼,告诉他,可以见一面!最好真身前来,表达诚意!猎天阁不会亏待这些顶级强者的,连我也没资格收容那些日月后期,他若是愿意加入,可以先加入玄甲长老麾下,和我当同僚,等到了诸天战场,再论功行赏!长老的位置,跑不掉的!”

    他是没权利收拢这些日月后期的,但是玄甲这个工具人不是可以的吗?

    日月八重,也有足够的威慑力了。

    银翼迅速道:“诺!大人,那我告知他,希望巨力识趣一些!”

    虽然因为金翼被杀,导致线索中断,但是银翼这几日还是得到了不小的好处。

    现在,也是期待着,尽快回归诸天战场。

    而且这几日,他也体验到了大势力的好处,真爽啊!

    围杀昔日的那些对头,十多位日月一起上,一人一拳,就把对方给打死了!

    不像自己和金翼,杀个人,还得偷偷摸摸的,小心翼翼的!

    这几日围剿万族教,还遇到过一些万族强者,玄九也是霸道无比,直接让人滚蛋,不滚就杀,万族强者看到他们都得避退。

    太有面子了,也爽!

    这就是大势力,这就是无敌坐镇,八位无敌坐镇的猎天阁。

    银翼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玄九这样的一方坐镇者,率领大量强者,横扫四方,横行霸道,出了事,也随时能喊人来帮忙。

    日月八重的长老,准无敌的执法长老,这几日他天天见。

    一开始还紧张,现在都快习惯了。

    在这,也能增长世面,增长见识。

    大家消耗大了,都是吞噬天元气恢复的!

    平日里,修炼的时候,日月几乎都用日月玄黄液修炼的,这就是猎天阁,哪像他,三五年地,用一次日月玄黄液,都得心疼的半死。

    银翼心中没少腹诽,他若是和这些家伙一样,最少也是日月三重了,顺利的话,也许是日月中期了。

    浪费!

    奢侈!

    加入猎天阁,银翼才体会到了自己的贫穷!

    这不是他一人的想法,最近加入的几位强者,都是这心思,此刻,万族教已经足足有5位日月,归入了苏宇麾下。

    而几次任务下来,大家都感受到了和以往的不同。

    玄九霸道归霸道,但是,分配战利品还是很公平的,谁出力多,那就是谁的,他也很少克扣,当然,也许是玄九看不上这些。

    ……

    苏宇准备和巨力见面。

    与此同时,人境,一些日月强者,收到了消息,寻找原始教主!

    试探对方!

    当然,杀了对方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原始教主明面上就有日月九重战力,杀对方,非准无敌和无敌,几乎没办法做到。

    至于原本对万天圣的怀疑……本来就不算大,现在,降低到了无限低点。

    万天圣,就算隐藏了实力,日月七重够了吧?

    不行的话,八重?

    再不行,给你九重又如何!

    九重是强,可是,也要看和谁比。

    然而,当年和叶霸天一起的那位,才是真的可怕,天赋实力都是强大的可怕,因为能杀无敌的三世身,真的太少,夏龙武都不行。

    那样的卓绝之辈,人族大概没几个。

    如果是叶霸天的师父,三代南无疆,那就有可能了,也唯有这样的人,才能让叶霸天如此信任。

    不怕敌人强大,就怕敌人隐藏在暗中。

    对大夏府而言,怕的是那位隐藏在暗中的无敌。

    而对那位无敌而言,怕的是叶霸天身边那人,其实没死,还活着,知道一些什么。

    而今,双方想的都是将对方挖出来!

    此刻,叶霸天身边那位……好像先露出了马脚了,这一切,都源于蓝天,这个家伙,提出了骇人听闻的想法,原始是南无疆!

    以前,大家都觉得南无疆死了,没人往这上面想。

    原始成为教主也有许多年了,和叶霸天好像也没什么关联,可现在,先假设原始的身份,再反向推导,那很多东西,就明确了!

    查起身份来,更简单一些!

    ……

    就在有人暗中查询原始教主身份的时候。

    南元,一次次地引起所有人注意和震撼。

    11月1日,洪谭晋级日月二重。

    11月3日,夏云奇晋级日月。

    11月4日,赵明月晋级日月。

    11月5日,胡萍晋级日月!

    震撼四方,震动万界。

    5日之内,接连3人晋级日月,都是多神文一系,而洪谭,甚至有晋级日月三重的征兆,更是让所有人激动,眼红,振奋。

    文墓碑!

    天地至宝!

    至于小人物白枫,在他们晋级的时候,晋级了凌云,没几个人在意了。

    开什么玩笑!

    日月都接连出来了,谁在乎你一个凌云?

    哪怕白枫晋级凌云,动静不小,也没人在意,再强的凌云,那也只是凌云,强如摩多那,就敢说自己能战日月?

    这一刻,最激动的不单是那些万族强者,还有大量的人族强者。

    从各个小界来的天才们,纷纷前往南元,甚至一些大人物亲自为他们护道,想和夏家谈判,让这些天才,也能进入苏宇家,在苏宇家那边感悟一二。

    多神文系都晋级了,那其他多神文系也一定可以!

    这可是千古难寻的机会!

    同为多神文一系,多少给点面子吧?

    夏家,同为人族,也不能太自私了吧?

    小小的南元,这一刻,吸引了所有人注意,连猎天阁肆无忌惮地横扫万族教,都没几个人在乎了,那都是小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