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44章 师徒相聚(万更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1379更新时间:2020-07-22 21:43:27
    出了修心阁,苏宇满头大汗。

    刚刚的一幕,宛如梦境。

    他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万天圣居然也参与了当年那一战,看到了万天圣和叶霸天联手,差点打死了两位无敌,最终,暗中有两位无敌出手,打灭了万天圣的三世身,打死了叶霸天。

    他们是无敌吗?

    可能不是!

    万天圣和叶霸天,都可能只是准无敌,但是,不是一般的准无敌,可怕的两人。

    关键的关键……老万给我看这个干嘛!

    苏宇龇牙咧嘴的!

    你是想跟我炫耀一下?

    不!

    这一刻,苏宇恍惚了一下,“我明白了!”

    他隐约间,明白了什么。

    老万……在教他!

    对,教他。

    “他在教我,先不要捕捉过去身,而是捕捉未来身……然后,当未来身爆发的瞬间,再去捕捉过去身……”

    他隐约间好像懂了什么!

    震撼中!

    对啊,当你捕捉了未来身,你可能战力堪比无敌了,而你还没捕捉过去身的话,是否可以再去捕捉你爆发未来身之时的实力?

    比如万天圣,他就可以捕捉51年前的那一幕,当他的过去身。

    那他……就会很强大!

    苏宇咽了咽口水,那这么说,大家都可以的,前提是,你先捕捉未来身。

    当然,其中难度他不知道,但是一定很难就是了。

    “老万是教我这个吗?”

    苏宇喃喃一声,也许是吧。

    至于其他的,苏宇不想去想了!

    他只知道,全天下的人都小看了万天圣,当然,也许有人知道,那位重伤遁逃的天渊族无敌,听说那位没死,重伤中,可能就是被万天圣伤的。

    可怕的家伙!

    那位,也许知道什么,当然,万天圣身份大概率没暴露,但是,当日出手的那两位无敌,也许也知道,有个家伙没死,只死了一尊三世身。

    苏宇吐气,他们能猜到是万天圣吗?

    不清楚!

    当年的万天圣,只是山海巅峰,大概没人会往他身上想吧?

    那样强大的三世身,能杀无敌的存在,也许是一尊强大无比的无敌的三世身,比如大夏王的?

    说不定,他们以为打死了大夏王的三世身?

    这些,苏宇都不想去想了。

    他恍恍惚惚的!

    老万这么强,那蛰伏了这么多年,目的就不小了。

    苏宇之前也咨询过石雕,三世身是可以恢复的,当然,过去身最难恢复,过去身在的话,有过去,就有现在,有现在,就有未来。

    老万,陨落的大概率是未来身,那这么说,他是有可能恢复了未来身的。

    可怕!

    他没捕捉过去身,难道是不能,还是怕,怕捕捉了之后,进入了无敌境?

    证道,那动静很大的。

    对这个境界,苏宇还是不太了解。

    他不知道,捕捉了过去未来之后,是自动合一,证道无敌,还是需要先捕捉,然后再想办法证道合一,这两者,还是有些不同的。

    前者,代表只要捕捉了三世身,瞬间踏入无敌。

    后者,代表你可能还需要跟合窍一样,慢慢去合,那就需要大量的时间了。

    “捕捉过去中的未来身……”

    苏宇说的有些拗口,但是大体上的意思,他是知道的,先捕捉未来身,让未来身融合,然后未来成为过去……

    我勒个去!

    这也行吗?

    苏宇之前还真没想过这一茬,这一次,万天圣给他开眼界了。

    ……

    就在苏宇喃喃的时候,修心阁上,万天圣有些悲伤。

    喃喃道:“我不是让你捕捉过去中的未来,我是想告诉你,如此强大的我,都要蛰伏!你也要!我想告诉你,叶霸天的证道是有问题的,明白了吗?”

    蠢货啊!

    你的理解能力,为何如此优秀。

    我的目的不是让你去捕捉过去中的无敌之身的,气煞老夫了!

    蠢货!

    你觉得你可以做到吗?

    扯淡!

    有些无奈,算了,随你怎么理解吧,当你实力强大一些,你就明白了,明白,今日我带你看的一幕幕,有多惊人,而我,有多强大!

    罢了罢了,无知者无畏。

    对牛弹琴!

    这家伙,这一次也见识到了时光之河,学会了如何捕捉三世身……当然,没学会那是苏宇太蠢,这就不能怪我了。

    起码,这家伙到了日月九重,知道如何证道,如何强大自己。

    他走过时光之河,知道其中的危险,也知道该捕捉什么样的三世身,也算是我最后的馈赠吧。

    万天圣笑了笑,躺在了靠椅上。

    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老藤椅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

    ……

    而此刻的苏宇,还在思考着过去未来。

    “我融入了过去身中的未来身,那我的未来会不会更强大一点,要不要再融一个融入了过去未来的未来身?”

    “……”

    脑海中,小毛球头晕目眩,好复杂!

    苏宇倒是不觉得复杂,又在思考,若是只能融入一尊过去身,一尊未来身,其实也没啥。

    不行的话,自己把自己的一尊弱一点的三世身打爆。

    不断强化,然后,不断再融入?

    啧啧!

    苏宇在想一个问题,那我的过去身,是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强大,那我是否可以不断打爆自己的过去身,然后再融入新的过去身,然后更强大……

    我好像想到了无敌强大的途径了!

    难道说,大家也是这么干的?

    不断让过去未来强大,毕竟三世身汇合,每一次都是最强大的状态,而每一次,都可以再捕捉上一秒的自己。

    苏宇绕着绕着,把自己给绕晕了。

    那不是无穷无尽地强大下去?

    前提是,打爆三世身那么多次,自己还活着。

    要不然,自己把自己打爆了。

    “不对啊,我才肉身腾空,意志力凌云,我考虑这些干嘛?”

    苏宇暗骂一声,老万带偏了我!

    “两尊无敌,可能一尊是人族,一尊是外族,外族的都是对头,这个不怕,怕就怕,两个都是人族,那就麻烦了!”

    苏宇皱眉,这一次,他清晰地知道了,真的有叛徒。

    当然,也不排除两个都是万族无敌。

    但是他起码知道,叶霸天被人偷袭了,老万也是。

    叶霸天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嚣张猖狂,他很有逼数,他找了自己的好友为自己贴身护道,他的好友很强大,加上他自己,来两个无敌都没事。

    也许,还想钓鱼,钓两个无敌,干掉他们。

    结果,玩大了。

    这一次,来了四个无敌,两个在明面上,两个在暗中,就算如此,还被他们干掉了一个,重伤了一个,这也是不可思议的事。

    “真厉害啊!”

    苏宇感慨一阵,原来,准无敌也能杀无敌,还不止一个能做到。

    未来身……

    一个个念头闪烁,不想了,不能想了,越想越吓人,关键是,老万还隐藏了这么多年。

    “恐怕胃口不小啊!”

    苏宇暗暗揣测,老万蛰伏这么多年,现在冒头了,还带自己走时光长河,这是准备豁出去干一场了?

    ……

    从万天圣那边走出来,苏宇没再闲逛。

    回到了住处。

    苏宇愈发觉得自身实力的渺小,在万天圣面前,他就是个渣,这一次,算是确定了万天圣的实力,强大的可怕,就算如此也得蛰伏。

    看来,我也不能飘!

    到现在,我也才57铸,58铸得尽快了。

    趁早完成72铸!

    “师祖是日月境,但是可能才日月一重,太弱了,也许,日月玄黄液可以提升一下他的实力。”

    “至于老师这边,他马上快凌云了,不知道他有没有修炼我给他的五行功法,若是没修炼,到凌云九重就难了,修炼了的话,那就缺乏大量的意志力,最好用日月神文来修炼……”

    一个个念头,在他脑海中升起。

    这一次,他是为了复仇来的。

    至于为谁复仇……说实话,苏宇不太同情叶霸天,他只是为了老师,为了柳文彦,为了洪谭他们复仇而来,至于苏宇自己,也没啥仇恨,害我的人,几乎被我全杀了!

    “得跟老师摊牌了!”

    “老万既然在这坐镇,我就没啥好怕的了,这么强,无敌都未必能来捣乱……”

    想到这,苏宇修炼了一阵,克制了一下死气,很快,身影一闪,消失在原地。

    ……

    文谭研究中心。

    洪谭和白枫正在忙碌着,一如既往,这师徒俩,很忙。

    一旁,吴嘉也在,没打扰他们,帮他们收拾了一下卫生,很快离去,脸上,始终带着一抹忧愁,她的老师不见了,也许还活着,但是,也许很快会成为人境的叛徒。

    吴嘉一走,洪谭抬头,看了她背影一眼,轻叹一声。

    白枫也抬头,无奈道:“师兄这一走,还真干脆,就算别人不联系,联系一下我们也行啊,这倒好,连我们都不联系!”

    说着又道:“可怜我那徒儿,现在在诸天战场等死,要不然,撮合一下他和嘉嘉,也比现在强。”

    “你啊!”

    洪谭无语,“你就少想这些没用的,趁早弄出山海拆分法,到现在也只能拆分到凌云九重,怎么办事的,到凌云的话,帮助有限,唯有能拆分山海日月,才是真正的神技!”

    白枫无奈道:“还是缺乏一些实验素材,我都说了,您是日月,我是腾空,能弄出凌云的就不错了,师兄在的话,他是山海,刚好拿他当小白鼠,现在没了小白鼠,怎么弄啊!”

    别人又不放心!

    “没事,随便抓几个山海,研究一下,现在学府中,山海日月多的是。”

    “能抓吗?”

    白枫贼兮兮道:“要不您去抓几个?”

    “滚蛋!”

    洪谭骂了一声,没好气道:“我有多少人盯着,我能出手吗?”

    说罢,摸着下巴道:“你不是说你和猎天阁的人勾搭上了吗?要不让他们试试,抓几个来!”

    “没事吧?”

    “没事,抓几个最好……”洪谭阴森道:“把那几个不听话的都给弄死,弄死了,这些家伙背后的势力还得来人,越来越强的那种!最好惹怒了他们,来个几十个日月的那种……”

    白枫眼神一动,点点头,嘿嘿笑道:“明白,让他们狗咬狗去!不过在大夏府……他们弄死了,也不好吧!”

    “也是,再说吧!”

    洪谭说着,眼神微动,朝四周看了看。

    喝道:“谁?”

    喊了一声,没动静。

    洪谭眼神微变,迅速朝白枫抓去。

    就在此刻,白枫身后,出现了一只手,朝白枫脑袋捏去。

    “找死!”

    洪谭低喝一声,一掌拍出,拍飞了白枫,一枚神文爆发,下一刻,一柄巨剑和大盾出现。

    轰!

    暗中之人,一拳轰出。

    打的盾牌龟裂!

    洪谭变色,而白枫,被他一掌拍飞了,飞到了墙壁上,从墙壁上滑落下来,头晕目眩!

    神秘人一拳打的洪谭大盾龟裂,下一刻,身影一闪,抓住了白枫,将他提起,冷冷笑道:“还不束手就擒!”

    洪谭脸色变幻!

    被抓住的白枫,面如死灰。

    洪谭咬牙道:“不可能,你怎么进来的?”

    不可能!

    这是在研究所内,研究所被他布下了无数法阵。

    眼前这人,来自猎天阁?

    神秘人冷笑道:“这点雕虫小技,岂能难到我玄九!”

    “玄九!”

    洪谭知道对方是谁了,咬牙切齿道:“是你,之前出现在南元的那猎天阁高层!”

    “不错,本座乃是猎天阁坐镇大夏府分部部长!”

    洪谭冷着脸,猎天阁高层!

    没想到对方这么大胆子,真的潜入了大夏府,甚至居然潜入了到了自己的研究所,这不可能。

    万天圣呢?

    他不知道吗?

    “你想如何?”

    洪谭冷漠,苏宇冷笑道:“不想如何,你不要追我,我只要白枫,我看他细皮嫩肉的,我想抓他回去卖钱!”

    “……”

    安静了!

    瞬间安静了!

    被抓住的白枫,愣了一下,眼睛眨了眨。

    潜入了研究所……未必是潜入,可能是直接进来的。

    而这个研究所,能直接进来的,就五个人。

    除了他们在里面的三个,还有两个。

    一个苏宇,一个陈永。

    这实力……

    下一刻,白枫忽然骂道:“师兄,你过分了啊!”

    “没你这么玩的!”

    洪谭也是一愣,狐疑道:“小永?”

    要说陈永有这实力,也不是不可能,日月境实力,陈永当初就是一步踏入山海九重,只是……这神秘人,是肉身强大啊。

    小永,那是文明师。

    是陈永吗?

    洪谭不太确定。

    而白枫,忍不住踢了苏宇一脚,怒道:“师兄,很吓人的知道吗?”

    “我都吓死了!”

    “幸好是你,这要是苏宇那小子看到了,我自杀的心都有了!”

    白枫怨念深重,还好,是自家师兄。

    这要是苏宇……不敢想象。

    太吓人了!

    当然,苏宇还在当他的城主,现在能无声潜入进来的,也就自家师兄了,没想到啊,师兄居然在猎天阁混了个老大当当,真厉害!

    说着,又捶了捶苏宇的胸口,没好气道:“师兄,别玩了,还戴着面具干嘛!快拿下来!”

    “师父想你了,嘉嘉也是……”

    而苏宇,木木地看着他。

    老师,我没说我是师伯。

    你是从哪点看出来,我是师伯的?

    你还捶我胸口!

    你……好娘!

    而对面的洪谭,微微皱眉,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是小永吗?

    不是的话,白枫都逃脱了,还踢了他一脚,这要不是自己人,哪能这样?

    “小……”

    他刚想喊一声,下一刻,嘴巴张大,很快,嘴巴缩回去了。

    迅速道:“小宇啊,你……我……他……”

    而白枫,此刻还在说着话,抬头,忽然……彻底愣住了!

    整个人都愣住了!

    嘴巴张的大的吓人,半晌,干巴巴道:“那个……师兄……别闹了……”

    他肯定是眼睛发花了!

    而苏宇,干笑道:“师父,师祖,开个玩笑,千万别当真,我刚刚也没出全力,就是开个玩笑,试验一下大家的警惕性……”

    砰!

    一拳朝他脑袋砸下来,白枫痛的想哭。

    洪谭原本想劝劝,一听某人说“我刚刚没出全力”,瞬间到口的话收了回去。

    打!

    狠狠打!

    打死他!

    他么的,什么意思啊?

    没出全力?

    一拳把老子的龟甲打裂了,你说你没出全力?

    合着你的意思是,你全力的话,一拳打死我?

    而白枫,给了苏宇一拳,又来了一拳,苏宇一脸讪笑,而白枫,痛苦的想哭,好痛。

    艹!

    大爷的!

    打你,为何我这么痛?

    “玄九?”

    白枫不打了,抓着苏宇的衣领,咆哮道:“玄九是吗?”

    “那个……咳咳……”

    “你个王八蛋,你居然潜入进来逗你师祖和你老师玩?

    “我……”

    “你还有点长幼尊卑吗?”

    白枫再次咆哮,“你还打我!”

    “没有,老师,我没打您,是师祖给了您一巴掌,打飞了您,我只是扶您起来,不信您回想一下?”

    白枫瞬间回想了一下,暗骂一声!

    好像是!

    是我老师给我一巴掌,拍飞了我,然后这小子……去把我抓起来了,也算是扶起来?

    此刻,他没办法冷静。

    只能用咆哮掩盖一切!

    卧槽啊!

    是他!

    他怎么这么强!

    我在他面前,好像真的一巴掌能被拍死!

    气死大爷了!

    我不服啊!

    丢人啊!

    一旁的洪谭,也是一脸复杂,眼神异样,不动声色道:“小枫,教训弟子,不能用这种方式,太不友善了,千万别拿剑砍他,他肉身很强……”

    话落,白枫身边多了一把巨剑,他的!

    砍他!

    砍死他!

    不当人子!

    大半夜的,和你师祖,和你师父,开这样的玩笑,差点吓死了。

    我都以为我这次玩完了!

    大爷的,结果是这个小王八蛋。

    白枫的屠龙剑未必砍得动,那我的剑砍他!

    白枫顺手拿起剑,扭头看了一眼自己师父,无语,随手将剑一丢,“行了,师父,你要打他,你自己打,我不干!”

    “……”

    洪谭瞪了他一眼,这话说的,我是那种人吗?

    而苏宇,堆笑道:“师祖消消气,师祖很厉害的,刚刚给我一掌,掌风就把我打出内伤来了。”

    “闭嘴!”

    师徒俩同时怒喝,洪谭有些挂不住,白枫也是没好气道:“闭嘴吧你,你这王八蛋,你居然调戏你师祖,你师祖虽然打不过你,可他也尽力了!”

    话落,话音一转,感慨道:“我教出来的徒弟……哎,欺师灭祖,算了算了,下次别和你师祖没大没小的,你是我教出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欺师灭祖,我指使你干的呢!”

    话里话外就一个意思,你是我教出来的,我教徒真牛!

    洪谭狂翻白眼!

    没救了你!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疑惑和意外,看向苏宇,半晌,洪谭才道:“传闻是假的?”

    苏宇迟疑道:“什么传闻?我杀了几十个日月,还是让石雕老大为我出手,打爆了无敌,或者是我上了天榜第一,还是别的……前面是真的,后面我就不知道了。”

    “……”

    无声。

    白枫很想再打他一顿,你这是疑惑反问?

    不,你这是炫耀!

    “炫耀什么玩意!”

    白枫哼了一声,苏宇咧嘴傻笑,憨笑,笑的灿烂。

    好像回到了当初!

    我……就喜欢装一下,咋地,就要看老师惊掉下巴的表情,咋样?

    哈哈哈!

    心情好愉快!

    他仿佛回到了当初,白枫看了他一眼,也笑了,笑的有些发苦,都有些落泪的冲动,“你这蠢货,没啥事吧?”

    “没事,没事,很好!”

    “在诸天战场上,逞能什么玩意,现在全天下都要杀你,你开心了?”

    “没,我就是看不惯他们,我不怕他们……”苏宇憨笑道:“他们欺负我,欺负我多神文一系,我迟早一个个打死他们,老师放心,我现在真的全力以赴,日月中期也能斗一斗,我迟早要打死我们所有敌人!”

    “……”

    心塞,到了这时候,还不忘炫耀一下。

    白枫哭笑不得,洪谭也是欲哭无泪。

    够了!

    被刺激的够了,你可以了,差不多就得了。

    “嘉嘉呢?”

    洪谭忽然想到了什么,苏宇憨笑道:“怕师姐看到我太激动,刚刚顺手把她困住了,幻境,师姐还不知道呢。”

    “你这小子……”

    真有能耐了啊!

    这一刻,三代门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间,都是复杂不已。

    先是洪谭在诸天战场久久未归,接着是白枫被罚去先锋营,然后是苏宇被逼离开大夏府,之后,更是风暴不断。

    而今,三人总算再次站到了一起。

    物是人非!

    白枫最复杂,看了苏宇一眼,有些感慨,有些无奈,“你怎么这么强了?”

    “天赋强!”

    苏宇憨笑道:“还多亏老师,当初发现了我的天赋,慧眼识英才!”

    去你玛德!

    想骂死你!

    滚!

    早知道你这么打击人,我都不会收你。

    白枫暗暗吐槽!

    很快,又皱眉道:“真的是玄九还是假的?”

    “真的!”

    苏宇笑呵呵道:“我没说假话,我现在就是猎天阁驻大夏府的一把手,管着三个白面,剩下的人手还没抵达。”

    “这么说,保护我堂弟,是你下的命令?”

    白枫释然了,原来如此。

    苏宇干笑一声,喊道:“哥!”

    “没大没小的……”

    白枫骂了一句,接着,脸色一僵!

    真的僵硬了!

    再次张大嘴巴,看着苏宇,半晌,怒道:“你……你装的?”

    “咳咳咳……那个……就是有个正大光明的身份进学府。”

    “老子弄死你!”

    白枫彻底疯了,我要死了。

    大爷的,玄九是你,白俊生是你,潜伏者是你……合着你把我当傻子骗呢!

    不弄死你,我不甘心啊!

    师徒俩围绕着实验室追打了一阵,洪谭在一旁看着,看着看着,有些无奈,有些失笑,有些欣慰。

    苏宇,还活着。

    活的好好的!

    他回来了。

    没和大家想象的一样,快要死了。

    他回来了!

    以出人预料的方式和身份回来的,猎天阁玄九,日月实力。

    这一刻,洪谭真的有太多感触和无奈了。

    实力这么强了吗?

    很快,忽然道:“别打了,苏宇,我问你,你回来,还有别人知道吗?

    “有啊,大明王,朱府主,万府长都知道的。”

    “原来如此!”

    洪谭释然,我就说,在学府中,万天圣居然没啥动静,不应该啊。

    合着是知道了!

    暗骂一声,那老鬼刚刚可能在暗暗看我们笑话。

    不是个东西!

    稍微提醒一句,也不至于如此,丢人啊。

    被自己的徒孙,一拳差点打爆了龟甲,哎!

    而白枫,又踢了苏宇几脚,踢的自己脚痛,这才哼了一声,“行了,别装孙子了,你这混蛋东西,这次就是故意看笑话的,是吧?”

    “没有!”

    苏宇否认,笑哈哈道:“老师,我是怕你们见到我太激动,换个方式,让你们开心一下,开心吧?”

    很开心!

    开心的老子刚刚都想自爆了。

    白枫再次暗骂!

    不过别说,久别重逢的无奈、惆怅,都消散了,或者说压根没有,这小子活蹦乱跳的,连师祖都能一拳打退,还用担心的?

    ……

    很快,几人都安静了下来。

    苏宇笑道:“要不要把师姐喊来,我跟你们说说这一次我的见闻,可有意思了,诸天战场是真的好玩。”

    这是第一位说诸天战场好玩的家伙。

    洪谭想了想,点头道:“去喊上吧,你师姐自从你师伯离开,心情一直不好,看到你回来了,心情大概好一点。”

    “那行!”

    ……

    几分钟后,苏宇和吴嘉来了。

    吴嘉此刻一脸的欢喜和不敢置信,师弟回来了?

    对这个师弟,吴嘉还是很喜欢的。

    有师弟在的时候,都没人敢欺负她,师父和师叔也都很开心,结果师弟一走,一切都变了,现在师弟回来了,吴嘉抑郁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而苏宇,也很快开始和大家讲述自己的一切。

    从去了大明府开始讲,讲他如何坑杀那些日月,如何暴打单雄,如何伪装崔浪……

    尤其是星落山一战,他是大说特说。

    他怎么干死周平升的!

    他怎么把那些单神文一系的家伙,一个个给坑杀的。

    听的吴嘉和白枫激动不已,洪谭倒是有些复杂,毕竟多年的同僚。

    很快,苏宇说到了诸天战场。

    ……

    “哇,师弟,你一去就上了天榜啊!”

    “天榜很厉害吗?”

    “你没打死那个摩多那吗?”

    “……”

    “古城这么好玩吗?石雕可爱吗?”

    “……”

    洪谭和白枫无言,去你的,在苏宇口中,石雕好像很可爱的样子,可两人都知道,那是无敌!

    上古无敌!

    一拳打爆魔王的存在,打的四尊无敌差点死了的存在的,打的魔族半皇亲自出面的存在。

    你管这样的存在,叫可爱?

    尤其是说起死灵君主,那是万界皆恐惧的存在,在苏宇口中,好像成了他家护卫头子,没事就拉出来溜溜的感觉!

    危险无比的诸天战场,在苏宇口中成了一个游乐场,处处都是好玩的。

    白枫不得不打断道:“嘉嘉,别信他,不然你要是去了,容易被误导……”

    吴嘉不以为意道:“师叔,这个我当然知道,大家都怕,师弟不怕,那是师弟厉害,我又不傻,师弟觉得可爱,我才觉得可爱的!”

    给了白枫一个白眼,师叔好傻的样子。

    我会当真吗?

    肯定不会啊!

    白枫心累,女人啊,下次我再和女人说话,我打断自己的腿。

    而洪谭没吭声,他其实听出了危险,听出了艰辛。

    他脑海中,早已浮现一幅幅画面。

    死里逃生!

    一次又一次,靠着苏宇的实力,运气,机智,天赋……他逃过了多次死劫,否则,他早就死了。

    今日,还能在这和自己几人说这些,说的如此轻松,洪谭这一刻都多了一些怜悯,他才19岁,不敢相信,也不敢想象,苏宇还能没崩溃,如此活跃。

    换成自己,也许早就崩溃了。

    当年师父陨落,他就差点崩溃了,那时候,自己还没苏宇经历的苦难多呢。

    在苏宇口中,什么磨难都是好玩的,敌人都是傻乎乎的,石雕都是呆萌的,可唯有经历才能知道,那是一次次的大恐怖!

    白枫和洪谭对视一眼,都露出一抹无奈和无能为力的悲哀。

    苏宇遭遇的这一切,很多东西,对他们而言,已经是无法想象,无法参与的大事,他们根本帮不了苏宇什么。

    这一刻,他们的情绪是极其复杂的。

    而苏宇,依旧笑容灿烂,和师姐说着那一切,也不避讳,说着自己快要吓死了,说着拉德魔王一掌打爆城主府,吓得好几天没敢回城主府的事,说他在猎天阁中,如何混到了大佬的地位。

    这一切,都很温馨。

    温馨中,却是带着残酷和冷血。

    死了几十位日月,在苏宇的描述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些小事罢了,他更多的还是在诉说,在诸天战场上的自由和随心所欲。

    PS:晚上弄网络耽误了点时间,抱歉!先水一章为敬,明天继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